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87章 犯错的代价
    “小伙子,她欠你多少钱,我替她还了!”

    柳君如的声音,突兀的在病房门口响了起来。

    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只有肖潇看到柳君如后有些不淡定了。

    可是她还没做好心里准备,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搭话。

    气氛一下子就僵在了这里,而杨灿却是一咬牙,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说道。

    “这位阿姨,您恐怕拿不出这么多钱,还是……”柳君如却是很温和的一笑,说道,“小伙子,你只管说多少钱就是了。”

    杨灿闻言对柳君如有些吃不准了,于是硬着头皮说道。

    “五个亿……”“哦!”

    柳君如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而一变看着的郑桂兰,却是不屑的笑着说道。

    “这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啊!居然还有替人还钱的,不过这颗不是三百五百的,五个亿……唉,吗的!还好我不是你亲妈,我要你亲妈非掐死你不可!真不知道,那个把你生下来的女人,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柳君如面无表情,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杨灿毕竟不是那种坏人,于是说道。

    “这位阿姨,这笔钱太多了,您是还不上的……再说了,她跟您也没关系……”“小伙子,这是全部的吗?

    没有其他人的欠债了吧!”

    杨灿被问的无语了,可还是说道,“是,就五个亿,真没了……”“哦!这也不多啊!才五个亿,算上利息,给你六个亿,能清账吧!”

    杨灿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郑桂兰却像看到了财神,立刻跑到柳君如面前。

    “哎呦,这位老姐姐,我家里欠了两千万的外债,您看能不能也帮我还一下!”

    可是柳君如却看也不看她一眼,而是看着肖潇,眼里满是慈爱。

    “孩子,你受苦了!”

    肖潇没说话,而是拼命的摇头。

    面对亲生母亲,肖潇想过很多种可能,却从未想过这种情况。

    柳君如的脸色很不好看,显然有病在身,但是为了她却强撑着。

    肖潇能看出,柳君如一侧的肩膀,下意识的靠在了门框上。

    杨灿看到肖潇的反映,要是再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那他就不是杨祝的儿子了。

    于是他上前扶住柳君如,说道,“阿姨,您别急,先坐下来。

    我慢慢跟您说其中的情况!”

    “唉,别慢慢说啊!我家肖潇就欠你们五个亿,她要多还一个亿,要不你那把多出的一个亿分我两千万!”

    杨灿是真的想骂人了,他是真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只不过他跟柳君如一样,选择了无视她。

    “孩子,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

    你呀!跟在小倩身边的时候,我就觉的跟你很亲,总想抱抱你。

    可是阿姨当时太爱面子了,现在想来那还真是……”“呦,你跟我家肖潇认识啊!那感情好啊!我是肖潇的妈,我儿子要结婚,需要点彩礼,要不然这婚没法结。

    所以我才来问肖潇有什么办法,既然您在这儿,要不您就帮帮我们这种穷苦出身……”郑桂兰厚着脸皮说着,可是柳君如依旧不搭理她。

    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不由悻悻然的说道。

    “得!我是发现了,你这是看不上我这样的啊!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穷人在你们这种人眼里就是空气啊!肖潇,你上吧!我是你妈一辈子都是,别忘了是我把你养大的。

    现在二十万已经不够了,我要两千万!”

    肖晴已经看不下去了,拉了拉郑桂兰的胳膊。

    可郑桂兰甩开她的手,“我还就实话告诉你,你要想知道你亲生父母是谁,你就伺候好我,等我死的那天或许会告诉你。

    不然等我死了,你这辈子也别想知道。”

    肖潇没有搭理她,而她看着柳君如的脸,那个字卡在喉咙里,始终是喊不出来。

    只是就在郑桂兰的这番话说出来后,肖潇感到胸口里有股气一顶,她喊了出来。

    “妈!”

    “唉!”

    柳君如看着肖潇,似乎也在等这个字,于是肖潇喊出来后,她也跟着答应了。

    而后两人都哭了,杨灿尴尬的看着她们母女,又看了看郑桂兰,这感觉既荒唐又感动!郑桂兰愣住了,她还没反应过来,很震惊的喊道。

    “死丫头,我说这些年你怎么不会家,原来是在外面认了干妈啊!行,以后你不回家也行,给我两千万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可是依旧没人搭理她,而这个时候赵永刚找了过来。

    “老婆子,你怎么在这儿,你……都知道了啊?”

    柳君如看着赵永刚,温柔的一笑,这让赵永刚不由打了个哆嗦。

    “永刚啊!跟小倩说,准备六个亿,帮咱们女儿还债!”

    “六个亿?

    还债……”赵永刚疑惑的看向杨灿,一时间没搞懂怎么回事。

    而杨灿却很尴尬的眨眨眼,示意了一下郑桂兰的方向。

    赵永刚这才看到了郑桂兰,“你是谁啊?

    你在我女儿病房干什么?”

    “你女儿?

    这是我女儿好不好,你也不看看你什么长相,我家肖潇能是你女儿吗?”

    “我知道了!”

    赵永刚闻言立刻反应过来了,“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当年拐走我女儿的人吧!好啊!你既然自己送上门了,那就别走了。

    你啊!去跟警察好好说道说道去吧!”

    赵永刚曾经也是纨绔,他明白怎么回事儿后,立刻拿出手机报警了!郑桂兰却不怕,“我拐卖你女儿,就她?

    用我拐卖吗?

    一个丫头片子,能值几个钱!还有你说你是她爸,你有什么证据?”

    赵永刚冷冷一笑,报警后就守在了门口看着她们。

    “我就是她父亲,至于为什么我跟你说不着。”

    说着他对肖潇有说道,“孩子,今天老爸在这里,她们这些年对你做过什么,你大可以全说出来。

    你吃过的苦、受过的罪,老爸这次一并给你讨回来!”

    郑桂兰闻言机灵了一下,她看着赵永刚,又看了看柳君如,突然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于是她一把拉起肖晴,就要向外走。

    可是赵永刚站在门口,她们出不去。

    “死老头子,你给我让开,不然我喊人了!”

    赵永刚一言不发,就这么站在门口,房间里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丫头,我说!我告诉你亲生父母的消息,你让我走好不好!”

    郑桂兰妥协了,可是肖潇却不为所动,而她却直接说了出来。

    “我是在中海一个叫夏美的手里抱走的你,你要找你的亲生父母,去中海药材市场找夏美就行。

    孩子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就让我走吧!我是真的没有拐卖你,当初抱走你的时候,我是一分钱也没花啊!”

    柳君如闻言看向赵永刚,只是他什么也没说。

    而赵永刚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过去的事情他不想多说。

    毕竟夏美的儿子赵子涵,也是他的儿子,他不能辜负了夏美。

    柳君如什么也没说,而是起身到了肖潇身边,说道。

    “孩子,当年是妈不好,对不起了!一不小心就把你搞丢了,我知道真相后是真的很后悔啊!”

    此时杨灿也来到病房门口,堵住了出去的路。

    他冷冷的看着郑桂兰,说道,“肖潇之前得了肝癌,刚刚做完手术。

    我不管你是她养母,还是亲生的。

    这样逼迫一个人,是不对的!所以你现在不能走!”

    郑桂兰呆住了,她不是真傻,而是反应慢。

    现在反应过来的他,怎么还看不出,肖潇这是找到亲生父母了。

    于是郑桂兰换了口气,对肖潇说道。

    “肖潇啊!我知道是我错了,可是这些年我也没亏待你不是,你可不能这么做啊!你弟弟和妹妹都还没成家,你要是让我进去了,我……我……”说着郑桂兰居然跪下了,可是肖潇却看也不看。

    肖晴也急了跪在了母亲身边,对肖潇说道。

    “姐,你就看在妈把你养大的份儿上,就放过她吧!姐……我求你了!”

    只是肖潇针不打算放过郑桂兰,这些年在她心里还有一些事情,是她无法说出口的。

    就比如在她高中毕业的时候,郑桂兰看她长的好看,就想让肖潇跟她儿子在一起。

    如果不是肖潇为了攒钱上大学去外地打工,这件事很有可能就成真了。

    后来同乡的人告诉她,郑桂兰说了只要她回家,就不再让肖潇上大学了,留在家里给他儿子当媳妇。

    她还在村里宣扬说,肖潇就是她给儿子准备的童养媳,现在年龄到了就该圆房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肖潇从大学开始,就没再回过家。

    终于还是等到了警察来,郑桂兰被带走了。

    而赵永刚却后悔了,因为郑桂兰肯定会把夏美牵扯出来,这样一来夏美就危险了。

    这让他在赵子涵面前,也会抬不起头的。

    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赵永刚接到了夏美的电话。

    “永刚啊!以后帮我照顾好子涵,这小子跟我这些年,没那么娇气是个好孩子。

    我……去自首了!”

    “你不能去……我不让你去!”

    “我不去君如姐能咽下这口气吗?

    你呀,别太自私了,本来就是我不对,我该为此付出代价的。”

    赵永刚还想说什么,可是电话挂了。

    柳君如此刻看着赵永刚,有些怒其不争的骂了一句。

    “你一辈子都这么窝囊,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赵永刚我看不起你!”

    说话的时候,她紧紧的握着肖潇的手。

    杨灿经历了整个过程,不免也有些头疼起来。

    不得不说,赵家的情况,实在是太复杂了。

    他是真不知道,叶伟和赵倩是怎么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做出这么大一番事业的。

    而此刻在赵崇岳的四合院里,叶伟和赵倩也在。

    此刻叶伟抓着赵子涵的胳膊,看着夏美被警察带走。

    上车前夏美笑着对儿子说道,“子涵,没事的!等你大学毕业了,我也就回来了。

    放心,你结婚的时候,老妈一定在场!”

    等警车走了后,叶伟松开了赵子涵,看着他追出了王府街。

    当叶伟找到他的时候,赵子涵正蹲在路边哭。

    “行了!你小子给我记住了,人生不能犯错,如果错了……是真的要付出代价的,不管你是什么人。

    而且正代价来的越晚,付出的就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