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86章 种子又是种子
    里面是亲人相认的场面,而外面千玲珑看着叶伟,却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少爷,之前你在手术里做到的那一切,是怎么回事?”

    叶伟想了想解释道,“一种能力,很难跟你解释,这个以后跟你说。

    你今天的表现很好!”

    千玲珑却是摇摇头,说道,“少爷是不是得到了种子!”

    叶伟愣住了,如果这里不是高护病房,他还真不想说这个问题。

    只是现在千玲珑说到了问题的核心,叶伟这才说道。

    “是!你也知道种子?”

    千玲珑说着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后里面是一颗紫色的种子。

    叶伟只是看了一眼,就被种子吸引住了。

    因为种子本身跟他从赵绾那里得到的种子,有着相同的气息,让叶伟感到害怕。

    “这是我父母临死前给我的,他们说只有我激活了种子才能使用,可是星岩太少了……”千玲珑正说着,叶伟却是直接拿起种子,只是握在了手心里一会儿后,换给了千玲珑。

    “现在好了,如果你想用了,就直接吃下去!”

    千玲珑看着那颗变了样的种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少爷,这就已经可以了?”

    “是的!我已经吃了不止一颗种子了,我知道怎么去掉总之外面的这层壳儿!”

    “多谢少爷了……”去千玲珑不可思议的说着,当即把种子吃了下去。

    “找个地方去休息,大概几个小时或者半天的时间就可以了。”

    叶伟说着,看着千玲珑走了。

    对于千玲珑有种子,叶伟是真的很意外,他也开始对千玲珑的身份有了兴趣。

    “看来我身边的每个人都不简单啊!”

    叶伟怎么说着,开始思考起来。

    首先九叔跟师父的关系,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可是九叔到叶伟说的一些事情,显然有所隐瞒。

    而这些隐瞒并不是九叔不说,而是九叔记不起来了。

    毕竟以九叔的忠诚,他是没必要隐瞒的,而之所以隐瞒是因为九叔的记忆出问题了。

    至于千玲珑的身份,这本身就是个大谜团。

    通过几次手术的合作,叶伟能看出千玲珑的实力不光是在手术上,其他方面的能力也很强的。

    尤其是在体力上,否则她不可能做到那种超快速的缝合。

    毕竟缝合人体,可不是缝补衣服,这种对细节的要求,可谓极其苛刻!其次千这个姓氏,全国也就两万多人。

    但是多分布于中原和蜀中,只是千玲珑肯定不是这些地方的人。

    而叶伟也问过九叔关于千玲珑的问题,只是九叔的回答讳莫如深。

    叶伟能看出,九叔在回答的时候,不是不想说而是在回忆。

    似乎九叔忘记了千玲珑的出身,这让叶伟对九叔担心起来。

    显然九叔记忆出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而叶伟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九叔对最近十几年的记忆清晰。

    而十几年前的除了一些大事件外,其他的九叔似乎都不记得了。

    这个分水岭似乎就是,叶伟的师父入狱后。

    宋王朝收容局!如果说师父入狱,就躲不过这个地方。

    而舟山监狱,就是宋王朝收容局的一个收容地点,而叶伟虽然是顶罪进去的。

    可他也是收容局的人设计收容的,他也是被收容的人之一。

    九叔忘记的部分,似乎就是师父入狱的理由。

    并且九叔是真的忘了,而并不是故意忘记的。

    叶伟手中出现了赵绾的那颗种子,他一只手摩挲着种子,另一只手摸着那枚黑色的戒指。

    “还好有你,要不然这么多东西,我真不知道怎么带着!”

    他这么说着,种子消失了,而此刻的病房里,隐隐有哭声传出。

    没多久赵崇岳老爷子出来了,他很高兴。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女,跟赵倩一样很能干。

    而杨灿也出来了,他在卫生间是真的躲不下去了。

    他怕有人这个时候来卫生间,与其让人发现,不如自己出来了。

    不过他的出现,让其他人一个个的也都闭嘴了。

    短暂的会面结束,赵倩也很疲累了。

    于是叶伟送赵倩、赵崇岳和夏美母子回家。

    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赵崇山就得到了消息。

    当听说赵永刚的儿子不是亲生的后,他居然沉默了好长时间。

    因为他也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赵逍遥是不是他亲生的。

    毕竟当年赵逍遥的母亲,把孩子送到他面前后,赵崇山也没多想,下意识的以为孩子就是他的。

    可是现在看来,这好像也不一定啊!他心里产生了一阵莫名的恐慌,因为如果赵逍遥不是他儿子,那他岂不是成了笑话!而他现在因为有观音泪水母的加持,所以他的病基本上已经达到出院的要求了。

    并且为了保证他的身体足够健康,他特意服下了一颗种子。

    这是他在欧洲核子中心买来的,一颗能够提高人寿命的种子。

    经过了一天的吸收后,他现在已经可以离开这里了。

    他让赵绾连夜办理了出院手续,而后两人回到了位于山林里的四合院。

    在那座半潜在地下的房子里,他见到了关在里面的赵逍遥。

    “爸!我错了!”

    赵逍遥看到赵崇山来了,直接跪在那里不断的磕头。

    而赵崇山却让赵绾在赵逍遥的头上拔了几根头发,并且采集了血液样本等等。

    做完这一切后,赵逍遥又被关在了这里。

    而后赵绾去了协和医院,在这里她把赵崇山和赵逍遥的样本给了医生,做了DNA对比。

    赵崇山不是反映过激,其实当年收下赵逍遥,主要还是因为这个孩子跟他很像,其次就是为了面子。

    而那个年代的技术还不成熟,所以他也没做。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本已经忘了。

    而这次赵永刚的事情出了后,赵崇山想起了这件事。

    “基因对比,每天都有惊喜,这两天的惊喜可真挺多的。”

    负责的医生,在从赵绾这里接过样本后,调侃了一句。

    “这两天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赵绾故意问道,而医生下意识的说道。

    “头一天刚发现,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不是亲生的,第二天就发现亲生女儿的了癌症。

    这不今天就去做肝移植了,听说手术还挺成功,属于世界首例这种病例下的肝移植成功!”

    赵绾闻言很是吃惊,而医生看了看名字,又调侃道。

    “又是姓赵的,哎呀!这两天我们这里,被你们家的人包圆了!”

    那名医生说着回到了实验室,赵绾坐在外面足足一个小时才离开。

    回到家里她就把这些跟爷爷说了,赵崇山闻言也是很吃惊。

    不过他还是说道,“种子这两天就到,之前给逍遥的雷系种子就给出你了。

    其他的种子,其中有一颗是给宋猛准备的,只可惜他没活下来。”

    提到宋猛,赵崇山还是有些惋惜的,这家的火系能力是很弱,所以赵崇山特意订购了一颗火系的种子。

    现在看来,只能留着了。

    而在医院里,柳君如趁着赵永刚睡着后,她居然来到肖潇的病房外。

    她不是傻子,医院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柳君如多少还是留意了的。

    或许是母女连心,柳君如隐隐觉得肖潇,跟自己的关系很密切。

    所以她出来后,没费劲就打听到了肖潇的病房。

    此刻的肖潇和杨灿说着什么,两人显得很恩爱。

    柳君如就躲在病房门口,透过门上小小的玻璃看了进去。

    当看到肖潇的样子后,柳君如的心就是一紧。

    那样子跟自己年轻时,几乎一模一样!再想到赵永刚之前煞白的脸色,联想到肝移植手术,傻子也能想到其中的关系了。

    柳君如差点没站稳,而她已经怀孕有四个多月了,马上就要显怀了。

    她手摸着小腹,突然笑了……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肚子里的是儿子,这是自己女婿说的,而里面的是她的女儿。

    她柳君如很快也是儿女双全的人了。

    只是她没进去,面子问题让她不能现在就认这个女儿。

    然而这个时候,一对母女吵吵嚷嚷的出现在内科病房里。

    她们一路直奔这里,目标似乎就是肖潇的病房。

    柳君如微微皱眉,而对方很气势汹汹的样子,让她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果然这对母女毫不犹豫的推开了病房的门,肖潇看到她们后脸色就是一变。

    郑桂兰脸色难看的盯着肖潇,又看看杨灿顿时怒了。

    “小贱人,我让你找男人了吗?

    你居然还有钱住院,这一天得多少钱啊!现在马上给我出院,你弟弟还等着你的钱结婚呢!还有你妹妹这次我带来了,你在的那个酒店不是正跟明星签约的吗。

    你把你妹妹弄进去,也弄个签约的什么的,以后你妹妹也是明星了!起来……快……”郑桂兰的做法很惊人,她说话很快而且很清楚,不过她说的内容让人听了却很难接受。

    杨灿只是听了两句,顿时就火了。

    不过他是什么人,对付这郑桂兰这种人不能用骂的,更不能用打的。

    于是杨灿对肖潇一眨眼,立刻变了脸色。

    “你是肖潇什么人?”

    “我是她妈,怎么了。”

    “是吗?

    那太好了,肖潇做生意亏了几个亿。

    我是对方委托的律师,现在肖潇女士无力偿还。

    就连她住院的钱,也是我们垫付的。

    既然你们是家属,那这笔钱就请你们还吧!”

    杨灿很认真的说道,并且一丝不苟的,拿出了一份纯英文的资料。

    还别说郑桂兰被唬住了,她惊慌的看着肖潇,有看看杨灿。

    当看到肖潇愁眉苦脸的样子后,她是真的当真了。

    “欧呦,几个亿啊!吓死老娘了,不过可惜啊!我不是她亲妈,她只是我的养女,这钱我还不着!”

    郑桂兰再看向肖潇的时候,那可是一脸的厌恶。

    “病了?

    你怎么没死啊!你要死了,这世界也就清静了,你说说你这个贱骨头啊!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就这么报答我的啊!亏死了……亏死了……妈的,走了!”

    说着郑桂兰带着女儿肖晴就要走,可是一直站在门外的柳君如可把这一切当真了。

    看到自己女儿被养母这么骂,她怎么可能只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