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83章 肖潇的病
    叶伟见到杨灿的时候,他眼红红的坐在病房外,病房里有几位医生在会诊。

    “到底怎么回事?”

    “叶先生,肖潇她得了是种罕见的肿瘤,必须整个切除肝脏,还说需要肝移植!”

    听到这番话,叶伟下意识想到一种肝脏肿瘤,多源发肿瘤。

    这是多个肿瘤同时在肝脏爆发,发展的很迅速,一般在三两天里就可以达到致命的程度,存活率异常低。

    叶伟记得不错,已知的病例中似乎没有活下来的。

    其中最重要的是,移植用的肝脏不好找,患者的病太急,一般坚持不到供体出现。

    而就在他们商量的时候,会诊的医生出来了。

    结果跟叶伟想的一样,多源发性的肿瘤,目前直接介入化疗了。

    可这只能延缓肿瘤扩散,一旦肿瘤到了肝脏之外,人是肯定保不住的。

    就算是叶伟有观音泪水母,也无法对肿瘤有遏制效果。

    原因很简单,观音泪水母的特性是,创伤的快速修复治疗,对肿瘤是无效的。

    而他刚得到九命章神,实际上就是观音泪水母的升级版,对肿瘤也是没办法。

    于是叶伟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在争取赵倩的意见后,他决定就这么做。

    而杨灿听到叶伟的想法后,直接被惊得呆住了。

    “在燕京范围内,进行大范围的筛查,每个来参与筛查的人,可以直接得到一千元的奖金。

    如果匹配上,直接奖励一个亿!”

    而这笔钱是叶伟和赵倩出的,这让杨灿不由的联想起来,肖潇真的只是赵倩曾经的秘书吗?

    不过杨灿还是说道,“叶先生,我还是觉得,如果去中海的话更好。

    毕竟中海那边的国医堂,在这方面比协和要好很多。”

    旁边协和的医生也说道,“说到肝癌和肿瘤这块,国医堂的确比我们要好太多了。

    不过病人的情况不太适合长途转院了,所以如果能请来国医堂的核心手术团队就好了。”

    叶伟想都没想,直接说道,“这个我来安排,我只希望协和这边能尽力配合!”

    这名医生闻言愣了一下,居然不屑的笑了。

    他不知道叶伟的身份,不过叶伟之前提出的寻找供体的方法,让他觉的叶伟是个有钱的富二代而已。

    “国医堂的核心手术团队可不是有钱就能请到的,所以你们也别抱太大希望!”

    不过叶伟却是什么也没说,默默拿出手机打了出去。

    “九叔!”

    “少爷!”

    “在肝肿瘤的手术上,最有资历的几位主刀,谁的技术最好,让他代团队到燕京的协和来会诊。”

    “这是谁病了?”

    “你不用管,什么时候人能来!”

    “嗯,其实人已经在燕京了,玲珑在肝肿瘤手术上的造诣最高。

    如果少爷你能出手的话,我只需要派几个副手过去就行了。

    毕竟这些副手跟玲珑的配合最好,对手术的成功率有很大提高!”

    “那你尽快安排,这边我来通知玲珑!”

    叶伟说着挂了电话,这番话却让那名医生,更加看不起叶伟了。

    在他眼中叶伟这就是在装逼,哪有人一个电话就能把整个手术团队搞定的。

    那些主刀医师可都是有架子的,你说请就能请动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如此想着这名医生,摇摇头就走了。

    而杨灿也很困惑,不解的问道,“叶先生也是医生?”

    “嗯!我以前也是国医堂的医生,放心!这次的手术团队,我会包机让他们过来的。

    你把肖潇的所有病例资料准备好,一会儿主刀医师会过来,我让她现在就开始制定手术方案!”

    “好!”

    杨灿听了叶伟的解释,突然有了希望,激动的说着去整理资料去了。

    此刻爱德华突然出现,叶伟吃惊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叶,你果然来了。

    这里是摩根家族百年前投资的,你不知道吗?”

    叶伟一愣,这才反映过来。

    没错!协和是在那个特殊年代,由摩根家族的医疗基金创建的,现在这笔基金还在起作用。

    叶伟笑着说道,“我的朋友得了多源发性肝脏肿瘤,急需要肝脏供体的比对!”

    “你说的是肖潇吧!杨最先求助的我,事情我已经在操作了。

    你的方案我也听说了,其实不用的。

    就一个亿的奖金就足够了,保证很多人能来的!”

    爱德华说着,叶伟也是苦涩的一笑,他也是太急了,现在想了想的确如此。

    “我让医院启动了DNA筛查,他们将在协和做过的DNA测序的人里对比,如果发现基因相近的,会立刻联系那些人的!”

    叶伟对爱德华的做法很赞同,并表示了感谢。

    “这可不像你,我很好奇,得病的人是你什么人?”

    “是我妻子曾经的秘书,不说了!我们只能尽力了,我会把国医堂的医疗资源也尽可能的调过来,配合这次手术的。”

    爱德华还是有些不解,毕竟西方人的价值观里,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是不会像叶伟这样出手相助的。

    其实就算是亲人,他们也不会投入如此大的财力和物力的。

    叶伟看出了他的疑惑,不过没心情解释,他和赵倩去了病房看了看肖潇。

    此刻的肖潇已经陷入了昏迷,面色蜡黄的吓人,这是肝损伤导致的。

    赵倩看着肖潇的样子,心里一阵的难受。

    “她是个很努力的人,养父母对她并不好,以前她跟我说,她能考上大学就已经很侥幸了。

    而她想的是,以后能找到亲生父母与他们相认!”

    叶伟是第一次知道,肖潇的身世原来是这样的。

    “走了,等手术后,你们有的是机会聊天!”

    “还会有机会吗?”

    “有的,你放心!有我在,我就有办法,从阎王爷那里把人抢回来!”

    赵倩不舍的离开了这里,到了协和的妇科柳君如的病房里。

    但看到柳君如呆滞的样子后,赵倩又是一阵的心疼。

    赵永刚看到赵倩,挤出个笑容说道。

    “小倩来了,你妈没事的!”

    赵倩坐在柳君如身边,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

    她清楚,柳君如怎么可能没事。

    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居然不是亲生的,这是多么大的打击啊!“妈!”

    赵倩轻轻的喊了一声,柳君如木讷的回头看去,露出个笑容。

    “小倩啊!你弟弟快放学了,你去接一下,我是做饭!”

    “嗯!”

    赵倩哭了,点头答应着,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唉!这都什么事儿啊!”

    赵永刚抱着头,痛苦的说道。

    赵倩无助的看向叶伟,看着她求助的眼神,叶伟也很无奈。

    这种情况谁也没想到,现在只能用时间来抹平了。

    “小军呢!我想见见他!”

    赵倩看向叶伟,而叶伟看向外面,摇摇头说道。

    “事情太多了,我去机场接人后,就没见过他了!”

    “他走了!这小子还算有骨气,他说要自己去干一番事业,在那之前他不会回来的!”

    赵永刚说着脸上流出了些许不舍,“二十多年啊!虽说不是亲生的,可是那份投入是真的,怎么可能说割舍就能割舍的!你妈是那种下得了狠心,却承受不了结果的人,小军一走她就这样了。”

    叶伟默默的扶着赵倩,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唉……”赵永刚的一声叹息,让叶伟发现他头上的白发似乎多了不少。

    同样的柳君如的头发里,也出现了不少的白发。

    上次观音泪水母的效果,让柳君如变年轻后,她的头发就全黑了。

    而这件事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以至于两人无法在思想上转变过来。

    “你们说,他怎么就不是我儿子了,跟我长的这么像,脾气也像……什么都像……可他就不是,老天这是开的什么玩笑!”

    赵永刚说着,神情愈发落寞起来。

    等叶伟和赵倩离开病房的时候,千玲珑已经到了内科病房了。

    当那名医生看到千玲珑时,吃惊不小。

    “千玲珑医师,你怎么会来这里?”

    千玲珑解释道,“院长让我过来的,这里有个多源发性的肝脏肿瘤患者是吗?”

    杨灿听到声音一眼看到千玲珑,拿着资料就过来了。

    “资料在这里,我都准备好了,您就是叶伟叶先生说的医生吧!”

    “嗯!”

    千玲珑说着接过资料,开始翻看其中的内容。

    只是那名医生却暗暗吃惊,他不太相信千玲珑是叶伟请来的。

    国医堂九爷,不光是在国医上的成就斐然,在西医的手术方面也有极高的成就。

    一个小小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请到九爷真传弟子。

    肯定是这位首府公子,通过人脉请来的,应该是这样了。

    如此想着,这名医生很满意自己的推理,笑眯眯的跟了上去。

    而就在这时叶伟来了,“玲珑你来了,怎么样对病情你有什么看法。”

    这名医生却很生气的抢在千玲珑之前说话了,“作为病人家属,请不要打扰玲珑医生对病情进行判断。”

    可是千玲珑却说道,“少爷,病例我看了,情况不容乐观。

    目前手术的前提是供体,肝脏的供体到位,这台手术的成功率是不低的!”

    少爷!医生疑惑的看向叶伟,不明白千玲珑为什么要叫叶伟少爷。

    而接下来叶伟的一番话,却让这位医生呆住了。

    “爱德华已经下令,让协和全力以赴的进行供体的筛查了。

    不过手术过程里的体外循环部分,你准备怎么解决?

    我的意见是剥离式切除,虽然冒风险,但是有你在应该是没问题的。

    等供体到位后,在进行缝合时,可以用……”一串串的专业术语,让这名医生目瞪口呆。

    而千玲珑在叶伟面前,就像是学生听老师讲课频频点头。

    “那就按照少爷的方法做,还有我联系了其他医院,只要协和这边对肖潇的测序出来,立刻进行共享,其他几家医院也会同步进行筛查的!”

    叶伟微微点头,跟赵倩离开了。

    而这名医生在叶伟走后,问千玲珑,“玲珑医师,刚才这位是?”

    “他?

    我家少爷,国医堂的老板,不过他在手术上的造诣,比我更厉害。

    所以这次手术,我是副手,他是主刀!”

    “什么!”

    这名医生惊愕的看着叶伟离开的方向,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而在协和DNA测序实验室里,一名工作人员惊呼道。

    “太有意思了!这位患者的父母,居然都在协和做过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