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81章 黄雀在后
    当刘萱抱着观音泪水母回到协和医院的时候,手术还没结束。

    赵国和赵绾看到刘萱回来,尤其看到刘萱手里的东西后,都很吃惊。

    “萱萱,这是什么啊?”

    刘萱抹了把汗,笑着说道。

    “这就是你们说的那种药,这个能救老爷子的命啊!”

    赵国不可思议的看着水母,“这是水母?”

    “对!一种很特殊的水母,在古国医医书里有记载的!”

    而此刻还多了一个人,赵逍遥也来了。

    他是知道九命章神的,其实就算是不手术,有九命章神老爷子也不会有事。

    可是知道这秘密的,就只有他和赵崇山了。

    并且赵逍遥想的是,赵崇山最好是死了,这样他就自由了。

    现在被赵崇山管着,让他很难受。

    “迷信的东西,居然敢要十几亿,你们是不是有钱没地方花了!”

    “逍遥叔,里面的可是你父亲,我们的爷爷!你说这话是不是太……”赵绾可不惯着他,可是他没说完,赵逍遥却说道。

    “就是因为是我父亲,我才会这么说的。

    中风……脑溢血啊!救回来又能怎么样,痴痴傻傻的活着吗?

    你觉得那样活着有尊严吗?”

    赵逍遥显得很激动,“我要我父亲有尊严的活着,手术是能救命可是不能保证痊愈,这是个世界难题。

    你们……”说道最后他居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装的!可是这番话的确唬人,在场的人都不说话了。

    但缓了口气的刘萱却说道,“放心,我可以保证,老爷子能跟以前一样的,真的!”

    赵逍遥急了,“你保证,你是谁啊?

    你是我的家人吗?

    你凭什么保证!”

    赵绾看出了赵逍遥的异常,立刻挡在了刘萱面前,怒道。

    “逍遥叔叔,请你注意你的态度,我朋友是好心,而且她也不是你能训斥的。”

    刘萱沉默了,此刻有医生出来了。

    “情况很不好,老人颅腔出血面积太大,恐怕下不了手术台啊!”

    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了,而刘萱却说话了。

    “我是九福医疗的主刀医生刘萱,我有办法可以让病人活过来。

    你看能不能……”医生看着刘萱,无意间看到她手里的东西,不由吃惊的说道。

    “这就是最近盛传的观音泪水母吗?”

    “是!”

    医生看着刘萱,笑了,“可以!当然可以了,去手术准备室吧!”

    说着医生看向赵家人,“这是你们的朋?

    友真的很及时啊!”

    赵绾点头,说出,“我爷爷他……”“有那个东西,我有九成把握,几乎是没有问题的!”

    赵绾露出个笑容,而看向赵逍遥时,她的笑容消失了。

    赵国看着刘萱离开的方向,却是疑惑的说道。

    “刘姐怎么能搞到这个,我可听说燕京没这种东西啊!”

    赵绾一愣,也疑惑起来。

    可是赵崇山还在手术室,他们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而此刻的叶伟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他们。

    两个小时后,刘萱穿着无菌服出来了,满头是汗的她面带笑容的说道。

    “不负众望,老爷子醒了!已经能说话了,直接去普通病房就行!”

    赵绾和赵国闻言喜出望外,赵逍遥却是阴沉着脸,表情难看的厉害。

    凌晨一点多,在高护病房里。

    赵绾和赵国都在,赵崇山已经可以做起来了。

    “逍遥不在,他没来吗?”

    “来了,可是逍遥叔,在你出了手术室后就离开了!”

    赵崇山闻言就觉的一阵头晕,“打电话,让他过来!马上!”

    赵绾立刻出去打电话了,赵国站在赵崇山面前说道。

    “爷爷,这次刘家的刘萱帮你找的药,可是出了大力气了!”

    “哼!那又怎么样!”

    赵崇山的态度让赵国很吃惊,“爷爷,她可是……”“九福医疗是伟业系的,你个傻子啊!”

    这话让赵国愣住了,伟业系他是知道的,那是叶伟牵头组成的超级财阀。

    “我宁愿死,也不想被他们研发的药物治好!可是……唉!”

    一声叹息,让赵崇山陷入了沉默,而赵国却被惊到了。

    与此同时,叶伟跟在赵逍遥身后,来到了位于协和医院不远处的山林里。

    燕京赵家的四合院就在这里,说是四合院倒不如说是座超大的庄园。

    叶伟悄无生息的跟了进去,赵逍遥却浑然不知情。

    不过赵逍遥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却了四合院的一个偏僻角落里。

    这里有一座半潜在地面上的房子,向下的台阶有十多个,进去后里面供着一尊章鱼头人身的雕像。

    叶伟也跟了进去,里面的空间很大,而赵逍遥此刻就跪在神像前,诡异的摇动着身体。

    好奇的叶伟静静的看着,大概一个小时后,赵逍遥起身走到雕像的脚下,打开了一个水族缸,里面是一只章鱼!叶伟看到章鱼的瞬间,瞳孔就是一缩。

    那是九命章神,叶伟的师父说过的一种生物,也是存在与古国医典籍中的神奇药物。

    “那个老不死的不能活,所以你不能在这里,我带你走!”

    赵逍遥伸出手,准备把九命章神拿出来。

    可他只感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赵逍遥发现自己被困在了这里。

    因这里的门只能从外面打开,而现在这道石门却是关着的。

    更让赵逍遥惊恐的是,九命章神不见了。

    空空的水族箱里,什么也没有。

    “妈的!完蛋了!”

    他骂骂咧咧的说着,无助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而在医院里,赵崇山根本睡不着,他有些后悔了。

    因为这次如果不是赵绾和赵国,他可能就死了。

    可他此前却只信任自己儿子,只把九命章神的秘密告诉了赵逍遥。

    但听了赵绾的讲述后,赵崇山意识到,赵逍遥是不希望自己活着的。

    每每想到这里,他就一阵的后怕。

    因为赵逍遥知道自己病了后,完全可以用九命章神救他的,可是他没有!反倒是赵绾和赵国出手救了自己,赵逍遥更是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他对这个私生子,是真的失望了。

    还好之前的那颗种子,让他给了赵国。

    如果再给了赵逍遥,这小子现在能造反!想到这里,他把赵绾叫到了病房里。

    十几分钟后,当赵绾走出病房,整人都在发抖。

    她现在要回家,去找爷爷口中的九命章神。

    只是她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那就是爷爷说的这个东西,可能已经不在他说的那个地方了。

    虽然赵崇山没说,但是赵绾不是傻子。

    赵崇山能跟她说这个秘密,那就表明赵逍遥已经失去了信任。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赵绾忐忑的到了家里,来到了那个偏僻的角落。

    可能是因为紧张的原因,赵绾的皮肤发生了变化,居然跟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了。

    只是赵绾自己没发现,现在的她连眼睛的颜色都变了。

    渐渐的走入这座半潜的房子,赵绾按照爷爷说的推开那道石门。

    随着上面的机关被转动,石门猛的打开了。

    赵绾在瞬间感到身上一阵异样的变化,而后她就看到了空荡荡的水族缸,以及满脸困惑的赵逍遥。

    这一幕让赵绾的心一沉,她知道自己来晚了,九命章神已经丢了。

    可是赵逍遥的反应却很古怪,他好像看不到赵绾一样,困惑的向前走着。

    反应过来的赵绾猛的关上了石门,毕竟九命章神丢了,总要有个人负责才对。

    关门后赵绾直接回到了医院,在病房里她对赵崇山说了自己看到的。

    “丢了!”

    赵崇山坐直了身子,痛心疾首的样子,让赵绾很吃惊。

    “混蛋,这个畜生!”

    赵崇山骂着,一把握住了赵绾的手,说道。

    “这件事你知道就行,不要告诉其他人,赵国也不行!那个畜生,就让他饿死在里面吧!”

    赵绾全身一寒,没想到爷爷居然这么狠心。

    不过她还是照做了,恐怕他们谁也没想到,叶伟此刻已经得到了九命章神。

    在景王府的一处地窖里,叶伟弄了个水族箱,将九命章神放了进去。

    似乎这只章鱼对他有好感,居然对叶伟不断的点头。

    叶伟丢进去两条活鱼,说道,“先吃着,回头我再来看你!”

    章鱼像是能听懂他说话,拼命的点头。

    而后叶伟离开了这里,并告诉叶青柠过几个小时,给章鱼喂食。

    现在还是凌晨,叶青柠哈气连天的答应着,叶伟已经开车离开了。

    等叶伟回到了酒店,已经是黎明五点左右了。

    叶伟索性没回房间,而是在车上眯了一会儿。

    大概上午八点的时候,叶伟看到赵永刚、柳君如、赵军和抱着孩子的闫妍一起出来了。

    上了车后,叶伟什么也没问,开车到了对面的协和医院。

    然后就是等待结果,他们就是要知道,闫妍的孩子是不是赵军的。

    其实赵军是不是赵永刚和柳君如亲生的,这个根本没有悬念。

    之所以做,还是为了平复柳君如的心情。

    不过结果出来后,叶伟也感到吃惊了。

    赵军是孩子的生物学父亲,这让叶伟很意外。

    毕竟按照叶伟的计算,闫妍怀的不可能是赵军的孩子,可事实却打了叶伟的脸。

    这让叶伟有点小小的失望,而赵永刚还帮叶伟开脱到。

    “怎么样,这就是小军的孩子,你个老太婆,都一把年纪了,瞎搞事情。”

    这时医生拿着另一份报告出来了,“你们这家人真有意思,你们的报告!”

    把报告给了他们医生就走了,只是医生脸上的笑容奈人寻味。

    赵永刚拿过报告看也没看,就说道。

    “这还有必要看吗?

    小军就是我儿子,根本不用看!”

    柳君如却抢过了报告,说道。

    “看,为什么不看!花了钱的,我就是要看看!”

    说着柳君如打开了报告,可只是看了一眼,柳君如就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赵永刚诧异的一把扶住了柳君如,“老婆子,你这是怎么了?”

    柳君如哭了,她指着赵军厉声喝问道,“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