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79章 无奈的蒋家
    萧家三姐妹的命运已经注定了,当记者涌入病房的那一刻,她们就成了大众对明星消费的最后一次。

    这次后她们会从当红的明星,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而且没有人能救得了她们,名这个东西一旦坏了,是多少钱也无法拟补回来的。

    不过同样的一幕在蒋家也在发生,蒋冽回到家后,孔二河就上门了。

    一同来而还有蒋冽的姐姐蒋华,只是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蒋冽的父亲蒋中,脸色也是很难看。

    “离婚!为什么?”

    蒋冽不解的看向孔二河,不明白姐姐和姐夫为什么要离婚。

    其实孔二河对蒋华很好,虽然这家伙在外面有不少女人,可是女人是女人、家是家,他分的很清楚,也更知道如何保护他的家人。

    只不过这次他不得不这么做了,因为他没的选择。

    “孩子跟谁?”

    蒋中直接问出了这个问题,孔二河很纠结但也很果断的说道。

    “跟小华吧!”

    孔二河是不舍的儿子的,可是面对这个局面他不得不这么做。

    “我们家马上就离开燕京,可是小华的二叔和三叔家,能不能留下!”

    蒋中这样问道,只是孔二河却是摇摇头,说道。

    “你知道郭家的事吧!他们全家都离开了,估计……”蒋中闻言怒瞪着蒋冽,一脚就踹了上去。

    蒋冽捂着肚子跪在地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良久他恢复过来一些,不解的问道。

    “爸,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走!”

    “怎么了?

    你还敢问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老子花那么多钱让你去读书,你都干了什么?”

    “因为我?”

    蒋冽觉的叶伟能压住那么多大人物,已经很厉害了。

    但是逼他们蒋家离开燕京,简直是痴人说梦。

    现在他才明白过来,刚刚姐姐离婚,整个家族离开燕京,居然都是他这件事的后续影响。

    那个姓叶的有怎么大能量吗?

    “我不明白,那个姓叶的,真的就有这么大的能量,我不信!你们别跟我演戏!”

    蒋冽爬起来不服的说道,蒋中看着儿子,已经被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孔二河很平淡的说道,“伟业银行知道吗?”

    蒋冽点点头,孔二河继续说道,“他的!不光这些,伟业保险,伟业人寿也都是他的,还用楚家的楚天集团,他是最大股东,控股的那种!刘家的九福医疗,他是第二大股东,不过九福医疗用的要,是他名下的药品公司提供的。”

    “我不信,你说是就是啊!”

    蒋冽心里震惊,可是嘴硬的很。

    孔二河叹息一声,说道,“最开始我也不信,可是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叶伟!而伟业倒过来念是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吧!”

    蒋冽愣了一下,他不是傻子,他真不是傻子。

    可是他在今天却做了这辈子最傻的一件事,可蒋冽依旧嘴硬。

    “我不信,也许是巧合呢!”

    蒋中却是冷着脸说道,“如果是巧合,那么咱们家的公司,被提前催缴贷款你怎么解释?”

    蒋冽想起来了,家里的公司似乎拿的,就是伟业银行的贷款。

    “什……什么时候的事情?”

    “中午,就是给你送跑车的人回来后!”

    蒋中怒冲冲的说着,不甘的闭上了眼。

    蒋冽无语了,他不得不认清现实了。

    “你追的那个女人叫楚天爱,知道她的背景多强吗?

    中海楚天集团的总裁的千金,一个市值千亿公司总裁的女儿!而且更可怕的是,这家公司也跟叶伟有关,是他伟业系的一部分产业而已!”

    蒋冽已经傻了,千亿级别的集团公司,只是叶伟旗下的部分资本。

    “他……得有多少钱啊!”

    蒋冽下意识的问道。

    “十万亿以上……”孔二河说道,同时很惋惜的感慨到。

    “如果你不那么豪横,如果你跟楚天爱做普通朋友,你知道会给你爸带来多少好处吗?

    你呀……”孔二河是咬牙切齿的说的,他指着蒋冽的手都是发抖的。

    蒋中此刻对蒋冽说道,“上次你姐夫出事儿,就是落在他手里。

    可就你姐夫这种背景,也是勉强做到了息事宁人。

    就咱们家……嗨!”

    蒋中一摆手,捂着脸不说话了。

    “咱们家不是还有闫家吗?

    还有……”他想说刘家,想说赵家,可是他想了一下不说了。

    “闫家……哎呦,闫家在这家伙身上吃了多大的亏你知道吗?

    还有,闫婧晶你今天见了吧!大学时期,她可是倒追过叶伟的!闫斌你们知道吧!之前他在中海混的很不错,可是后来呢?

    不也是灰溜溜的回来了,听说还大病了一场,也是跟这家伙有关!”

    蒋冽听姐夫孔二河这么说,不服气道。

    “那赵家呢……三叔……”“你还有脸提你三叔,他跟你婶子离婚了,吗的!你个小畜生,就是因为你,把整个家都闹的鸡飞狗跳的。

    你……你……”蒋中捂着胸口,死命的踹着地上的蒋冽,脸色难看的吓人!“爸……我错了,我错了!”

    蒋冽抱着头在地上打滚,孔二河和蒋华看着,也不上前阻止。

    这次真的是蒋冽自己找死,怪不得叶伟出手狠。

    而且并不是他们不生气,不记恨叶伟,而是记恨也没办法。

    叶伟现在跟燕京首府拉上关系,弄的整个千年俱乐部都很被动。

    现在想动叶伟的人是不少,可是敢动的人不多。

    毕竟明面上拼经济,叶伟身后的资本是真的太庞大了。

    而暗地里动手脚,赵家已经做过了,孔二河也听到消息了。

    据说是死了不少人,最终也没能达到目的。

    叶伟就像是燕京商界的一根刺,突兀的插了进来,让他们错愕之余,还没办法对付!不得不说,叶伟选了个让商界没法动他的大人物做盟友。

    杨祝首府这个盟友,让叶伟站在了聚光灯下,成为了站在阳光下,受到众多大人物关注的人。

    如果有人敢对叶伟出手,他们要承受的,就是来自官方的严惩。

    商业是什么?

    就算商业存在了几千年,但是说道底依旧是少数人,为了敛财而进行的某中交易而已。

    而且真正的暴利行业,在明面上是真的不被人认可的。

    孔二河以及蒋家做出的退让,实际上就是在叶伟最锋芒的时候,暂时的避让。

    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处于这种状态,所以现在的暗处都是等着对叶伟下手的人。

    只要有一点机会,他们肯定会扑上去撕咬的。

    而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蛰伏起来,等待机会而已。

    大家都不是傻子,明知不行还要硬钢的事,是不会有人做的。

    “行了!先这样吧!亲爱的,儿子放学了记得去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这段时间,别再有傻子去碰那个家伙了。

    被他抓到机会,他可以把整个燕京的商界杀的片甲不留的!”

    孔二河说着离开了,蒋家则是一片愁云惨淡。

    另一边叶伟回到景王府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在给受伤的众人检查了一遍,确认都恢复的差不多后,就去了赵崇岳老爷子那里。

    一进门,叶伟就看到了赵崇山和赵绾,叶伟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于是微笑着迎了上去。

    赵崇山阴着脸,冷冷的看着叶伟。

    赵崇岳却是笑眯眯的对叶伟说道,“来了!”

    “来了,爷爷!”

    叶伟恭敬的一礼,而后看向赵崇山,顺手拿出了赵绾的种子。

    “这是赵绾女士忘在面馆的,物归原主!”

    这话让本来想开口所要的,赵崇山半天没说出话来。

    赵绾接过种子,愣愣的好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实际上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叶伟会把种子交出来。

    难道他不知道赵绾的种子有多极品吗?

    可是看到叶伟把种子还回来,赵绾也没多想而是收了起来。

    只是他们没看到的是,叶伟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一刻叶伟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只有他能看到种子外有一层气流,而且这层气流是有颜色的。

    而其他人是看不到的,或者说至少赵崇山和赵绾是看不到的。

    其实叶伟给的那颗种子,实际上是凯撒三个人融合后的种子。

    至于赵倩的种子,叶伟是不会还回去的,能让他感到危险的种子,还是在自己手里的好。

    “原来是赵绾掉的种子,这就不能怪叶伟了。

    叶伟现在还回来,这事情算是解决了吧!”

    赵崇岳的话让对方无话可说,毕竟他们现在还是敌对状态。

    让赵崇岳信他们更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在这里根本说不出什么结果。

    好在种子回来了,赵崇山豁然起身,冷冷的说道。

    “大哥我真的很羡慕你啊!”

    “羡慕我干什么!对了,我们会在头七去祭奠一下爹娘,你也去吧!咱们是亲兄弟,一起祭拜的好!”

    赵崇岳的话让赵崇山的身形一僵,不过他还是回道。

    “好!听大哥的就是,告辞了!”

    两人走了,赵崇岳却是笑的见眉不见眼的。

    等看到他们真的离开了,赵崇岳才问道。

    “你还给他们的是……”“假的!”

    叶伟狡黠的笑着,说道,“真的我怎么可能给他们,不过我没想到他们没认出来,这就不能怪我了!”

    “哈哈哈……你小子!”

    赵崇岳大笑着说道,“就该这样!”

    “爷爷,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走了,家里那边还有好多事呢!”

    “嗯!去吧!对了,赵军现在怎么样了?”

    赵崇岳收起了笑容问道,叶伟说道。

    “这个我还没来得及问,等我回去看看吧!”

    “不用回去看了……”柳君如的声音突然响起,却见她气呼呼的拉着赵军走进了院子,恶毒的盯着叶伟。

    “叶伟,你要给我们赵家一个解释!我柳君如是对不起你,可是你的做法也太过分了吧!”

    赵永刚闻言当即呵斥道,“你又发什么疯!消停了这段时间,你是不是皮痒了!”

    “我他吗的就是皮痒了,他叶伟不带怎么欺负人的,如果不是赵军告诉我,我还拿着那个野种当我孙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