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68章 姐夫我错了
    一股惊人的力量,在四人之间来回的流窜。

    叶伟能清晰的感受到,身体里有四股不同的力量在流动。

    多多也很难受,他抓住赵倩和王千雪的手,也是为了缓解身上的痛苦。

    而现在他们就是想松开手也不可能了,叶伟能感受到他们之间,像是有股特殊的吸引力,相互接触的位置像是被吸住了。

    就的这时候,赵军从他的位置起来了。

    而在他手里拿着一支微型的注射器,他面带惊喜的走了过来。

    叶伟看着他却说不出话来,而赵军笑的很癫狂。

    “没想到吧!你很厉害,你和我姐一起,帮我赚了怎么多钱,马上都是我的了。

    哈哈哈……别急,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赵军小声的说着,抬手把注射器刺向了叶伟的脖子。

    可是就在刺下去的瞬间,一股澎湃如巨浪的力量,弹开了赵军!只见赵军犹如出膛的炮弹,重重撞在了库房另一端的墙上。

    嘭!声音还响,赵军更是被震的晕了过去,出气多进气少了。

    而注射器没刺进去,针头在叶伟的脖子上就弯了。

    “儿子,小军,你们谁去帮帮我儿子,小军……你没事吧!”

    这一幕发生的突然,没有人注意到他去了叶伟那边。

    柳君如发现赵军的时候,已经是赵军撞到了墙上晕过去后了。

    而叶伟看着赵倩和王千雪,发现她们闭着的眼睛动了动。

    要醒了!而且叶伟能感受到,体内的四股力量正逐步的恢复平静,开始有序的在四人的身体里循环着。

    终于叶伟感到手一松,在抽回双手的一刻,他能感受到属于自己的那股炽热的力量,瞬间安静下来。

    而他的精神也为之一振,疲惫瞬间消失了。

    多多更是直接跳了起来,“爸爸,我好了!”

    几乎是同时,赵倩和王千雪缓缓的睁开眼。

    “发生了什么?”

    王千雪揉着额头,慢慢的坐了起来,赵倩拉住了她的手说道。

    “谢谢你了!”

    “谢我?”

    王千雪迷茫的看着赵倩,而赵倩却是虚弱的微微一笑。

    “好累,我要休息一下!”

    赵倩没回答王千雪的问题,而是闭上眼睡着了。

    王千雪也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躺了回去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叶伟长出口气,好在大家都没事。

    他将多多抱在怀里,虽然还不是很确定,但是他尽力了,同时也相信经过刚才发生的一切。

    赵倩和王千雪应该没问题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给予那个在背后下黑手的人,最为惨痛的报复。

    而多多在叶伟怀里,乖巧的趴着。

    他从怀里拿出周敏给出他的那颗种子,此刻这颗泛着雷光的种子,已经变了样子。

    上面出现了四种不同的颜色,冰蓝、靛蓝、青绿以及橘红色。

    叶伟看着这些颜色,迟疑的看向了赵倩。

    多多的能力,在那次被叶青飞绑架那次,多多就表现了他的能力。

    王千雪的能力,和叶伟的能力都是源于体质。

    但是赵倩是怎么回事?

    只不过现在想要搞明白,已经不太可能了。

    毕竟叶伟的血以及让赵倩的身体发生了变异,现在赵倩身上的能力,根本无法判断是怎么来的。

    而这叶伟手里的这颗种子上体现的颜色,代表的就是四种能力。

    叶伟慢慢的把种子送到嘴边,这次他决定了,索性把种子吃了下去。

    一阵的酥麻过后,叶伟能感觉到,体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但变化的同时,他的身体并没有不适的反映。

    此刻他看向叶青柠,喊道,“青柠过来!”

    “哥,那个赵军……”“不用去管他,你回宫廷玉宴,那里的事情不能停,现在你全权负责。”

    叶青柠愣了一下,看向赵军的方向,说道,“我走了这里怎么办……”毕竟叶伟的脸色很难看,叶青柠很担心的。

    可是叶伟却是摇摇头,说道,“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叶青柠刚要走,叶伟有说道。

    “记得,我们只要最好的演员,对于坐地起价的人,不签也罢!”

    “知道了哥!”

    叶青柠走了,叶伟这才看向赵军在的方向。

    这家伙全身打着绷带,痛苦的哀嚎着,库房里回荡着他的声音。

    “多多,守着妈妈和千雪阿姨,爸爸过去一下!”

    多多乖巧的点点头,叶伟走到了赵军面前,冷冷的看着他。

    本来还在哀声叹气的赵军一下闭嘴了,他紧张的看着叶伟。

    “你又要干什么?”

    叶伟什么也没说,而是拿出了那个针头弯了的注射器,问道。

    “谁给你的,这里面是什么?”

    “这是什么我怎么知道?”

    赵军惊慌的说着,可是他很快改口了。

    “这是我从地上捡起的,怎么了你有意见吗?”

    “你很想替代我?”

    叶伟冷冷的问道,而此刻柳君如走了过来。

    “小伟,别怪他,他也不是故意的!”

    但是叶伟却是一把拦住了她,说道。

    “妈,这件事情我必须说道一下,这可不是小事!您现在也该看清楚他是什么人了,您觉得这样维护他还有意义吗?”

    赵军闻言一下子慌了,“妈,你可别听他的,我才是您亲儿子啊!妈,我要有钱了,才能给你养老,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给你养老啊!”

    可是柳君如听着赵军的话,却是后退了两步。

    她对于子女是无条件的付出,她希望子女在她老了之后,能够力所能及的照顾她。

    柳君如是个很现实的人,最不喜欢听的就是,等我如何如何了,我才能入如何如何。

    所以赵军说着刚才而那番话后,作为母亲他的心情是绝望的。

    一个没本事、没担当的孩子,在她眼中就不再是孩子了,那是恶魔啊!“小伟,我把他交个你了!”

    柳君如走了,她去了多多那边,看着昏睡中的赵倩和王千雪,不自觉的抹了把眼泪。

    “姐夫有话好好说,我什么都告诉你,是他们……是他们逼我的,我斗不过他们啊!”

    赵军慌了,他本就没骨气,更没立场。

    他就是一只见了好处就扑的食腐动物,看到任何好处只要有机会,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在任何人背后捅刀子的人。

    “说说吧!那个可以突然出现在让地方的家伙叫什么?”

    “他叫凯撒,是宋王朝的人,上次陷害你的人里就有他,还有他的两个同伙,上次他们也在。

    是他们把你的指纹什么的……弄到现场的!”

    三年后的今天,叶伟知道这个真相后,不免感到困惑和惊骇。

    似乎有人不希望自己和赵倩在一起,而阻止他们的人不是柳君如,也不是周雅。

    她们最开始的反对,都是作为母亲不想看到女儿受苦的真实反应。

    但是叶伟似乎看到了另外的一些人,他们似乎很怕叶伟和赵倩在一起。

    好像赵倩和叶伟在一起,会对他们造成很的影响。

    只是叶伟和赵倩还是在一起了,所以他们就对赵倩出手了,目的很明确就是杀了赵倩。

    而且他们还找到赵军作为内应,叶伟想压制自己的怒意。

    可是赵军吃里扒外的行为,让他无法忍受。

    啪!赵军被一巴掌扇了起来,整个人在病床上翻了个。

    “为什么对你姐出手,是谁让你怎么做的!”

    赵军此刻也反映过来,如果不是意外的活了下来,那他这次必死无疑。

    “姐夫我错了,我错了……是他们,他们说了,只要我能杀了我姐,他们就帮我得到我姐所有的财富,而你会因为谋杀我姐再次入狱。

    我就成了万亿资产的唯一主人,这样我就……”赵军不说了,他看到叶伟愣愣的出神起来。

    此刻叶伟想起了师父的话,“在富人面前善人被人骑,在穷人面前善人被人欺。

    你这辈子不能做善人,更不能做坏人。”

    当时的叶伟不解,曾问过,“那我做什么人?”

    “做普通人,做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普通人。

    当然这是在外人看来,而你要做的是,见穷人不可盲目施舍,见富人不可盲目追捧。”

    现在叶伟明白了,师父教他的是保护家人的方法。

    太过锋芒必被人嫉妒,而家有美妻的他,必被人觊觎。

    所以叶伟要内藏锋芒,外显朴拙!“我明白了!”

    叶伟想通了一些东西,呢喃着随手在赵军的脖子上刺下了一针。

    “啊……”赵军的惨叫声起,惊动了现场很多人,但是他们看到叶伟后,又纷纷低下了头。

    “我能救你,但是该受的苦,你也自己忍着!”

    叶伟说着,眼神变的伶俐起来,一根根的银针下去,赵军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他已经不想评价赵军了,这就是个废人,是个标准的啃老族。

    有再多的钱,也只会被他挥霍一空,这都是柳君如惯出来的。

    闫妍看着这边,眼神里全是冷漠。

    她怀里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手捂住了孩子的耳朵。

    其实叶伟、闫妍、赵军都知道,这不是赵军的孩子,而是闫妍和刘德显的孩子。

    当初叶伟设计让闫妍和赵军结婚生下孩子,其实就是为了报复赵家,报复柳君如。

    现在叶伟也没有放下这种想法,只不过他报复的方法变了。

    赵军现在的样子,才是柳君如心中最大的伤,恐怕柳君如这辈子都不会好过!“姐夫……我错了……求你了,我错了,放过我吧!我只是给我姐吃了一颗药,我也不知道我姐会吐血啊!姐夫……啊……”银针一根根刺下去,赵军全身颤抖,可是身体却不能动了,僵直的躺在那里。

    赵军的惨叫声,让听的人不由打颤。

    那是怎样的痛苦,才会让人发出这样的声音。

    而这一幕被一大早赶过来的杨灿看到了,叶伟的手段让他知道,既然与叶伟做了朋友,那就不要为了利益去背叛。

    这是他不能招惹的人,他把这句话藏在了心里引以为戒。

    “太一,天罡黄真求见!我们找到了那些偷袭飞机的人!”

    杨灿发愣的功夫,就听到个声音铿锵的说道。

    而跟杨灿一起来朋友的纪风,却是不屑的笑了。

    “我说灿子,这是什么套路,还求见……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