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62章 九命章神
    此刻尚磊、常捷、穆宏宇、董锐和董菲,都在一个房间里。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呼吸都很沉重,在这圈子里最关键的就是资源。

    一位明星的曝光率,决定了他们能火多长时间。

    今天他们看到了,叶伟轻描淡写的让一位当红的明星,瞬间陨落的一幕。

    这是给千年俱乐部的一次警告,至少在他们看来是这样的。

    “太可怕了,原来咱们这个圈子,居然还可以这样玩。”

    常捷说着,打了个冷颤。

    “接下来,他会怎么做?”

    穆宏宇平静的说道,“我真的怕他把千年俱乐部惹急了,那样我们谁也没好日子过!”

    尚磊还是比较冷静的,“现在我们只能选择相信他了,既然我们签约了,就没了选择了。”

    董锐呆愣愣的说道,“我刚跟石让聊了很久,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她说我和我姐的高音,是世界范围内罕见的女高音。

    他说会为我们打造一张,专门的女高音专辑,并进行全球同步发行!”

    董菲很激动,紧紧握住董锐的手,说道。

    “姐姐托了你的福了,谢谢你啊!”

    而此刻叶伟正在洪平的房间里,洪平的妹妹就在叶伟面前。

    一个傻傻呆呆的十八岁的女生,很漂亮很可爱的小个子。

    洪平说道妹妹以前爱穿罗裙,他也是为了妹妹能买得起罗裙,所以才参加的选秀比赛。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比赛让他成了大明星,也让她妹妹变成了这样!“能治好吗?”

    洪平激动的说道,而叶伟看着她,脸色很是难看。

    他的想法是,怎么什么地方,都有闫家的参与。

    因为他在洪平妹妹的头顶,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

    如果不是他的眼力好,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

    叶伟把手放在了洪平妹妹的头上,下一刻他拔出了那根刺穿了颅骨的针。

    通体黑色的针上带着一些血色,叶伟捏在手里给洪平看了。

    只是一眼,洪平就感到脑子嗡的一下。

    “谁干的?”

    叶伟脸色难看,淡淡的说道。

    “这是燕京闫家的针灸用的银针,只有他们家用。

    不过可惜,这么多年,证据早就没了。”

    说着叶伟拿出自己的银针,开始给洪平的妹妹施针。

    渐渐的洪平看到妹妹眼神逐渐明亮起来,而叶伟趁这个机会跟他说道。

    “你要做好心里准备,她恢复可能不会记得曾经发生过什么,记忆会损失事发前后的几年。

    我能恢复但我不建议恢复,毕竟如果那段记忆很痛苦,受到刺激的她再疯了的话,我是真的没办法了。”

    洪平已经跪下了,“叶先生,按照您说的做就是,我现在只要我妹妹能好!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好!”

    大概夜里一点多的时候,叶伟才从洪平的房间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叶伟就看到王千雪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一刻他禁不住的上前,直接抱起了王千雪,将王千雪送回了房间。

    轻轻的关上了房门,叶伟回到自己的卧室,再次拿出那颗周敏说的种子。

    与其说这是一颗种子,倒不如说这是一团气。

    叶伟仔细观察了好长时间,他发现这是一团不断旋转的气。

    而气流自觉的压缩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继而形成了一种莫名的磁场,从而产生了大量了电流。

    在这股气流的核心,是一颗发光的点,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

    叶伟也是观察了好长时间才发现的,而这个东西真的能吃吗?

    如此想着叶伟收起了种子,只是他睡不着了。

    他想起了白天的赵逍遥,种子吸收了他身上的那些电流。

    叶伟脑海里一遍遍的出现这一幕,让他很是困惑。

    而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

    王千雪之穿着内衣就走了进来,叶伟不由坐了起来。

    “你不是睡着了吗?”

    王千雪却是一言不发的爬到了叶伟身边躺下了。

    叶伟一时间不知所措起来,不过他还是给王千雪盖了盖被子,而后离开了卧室。

    就在叶伟走后,王千雪却抱着被子哭了。

    她无声的哭泣轻微颤抖的身体,没人知道她为什么哭。

    可是王千雪却在心里想着,“为什么他不要我!”

    ……欧洲核子中心的地下,那个黑漆漆的静室里。

    一阵阵犹如野兽的吼声想起,吴德被黑漆漆的黑烟包裹着。

    此刻黑烟开始往他身上钻,一点点的减少着。

    而他本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此刻的他看上去不再是个老人,而是个冷峻的黑发青年。

    当黑烟消失,吴德看着双手,脸上露出妖异的笑容。

    下一刻他的身体化作一股黑烟消失在静室里,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静室外的走廊里了。

    格里高利还在,他一直没离开。

    看到吴德样子后,他吃惊不小。

    “这就是暗元素总之的能力吗?”

    听格里高利这么问,吴德冷冷一笑说道。

    “不,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而种子真正的能力,其实是这样的!”

    说着吴德突然化作雾气,将格里高利笼罩了。

    格里高利一点反应也没做,只见黑色的雾气翻滚,格里高利的身形逐渐的消失了。

    等吴德再次出现的时候,他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下一刻他变成了格里高利的样子。

    就这样他慢慢的向外走去,沿途看到他的人,都对他很恭敬。

    而吴德也从格里高利那里,获取了他一生的记忆。

    现在的吴德是他自己也是格里高利,暗元素种子的能力让他很兴奋。

    而且他可以用格里高利的身份,控制整个圣杯社了。

    他在种子监控中心,看到了昨天被融合的那颗种子,的确如他最初的猜测一样,那人就是赵逍遥。

    而且是个种子融合度达到90%以上的能力者,只是种子的消失让他变回了正常人。

    并且种子的消失,会带走他大量的生命,所以现在的他快死了。

    在燕京的医院里,赵崇山一个人守在赵逍遥身边。

    只是现在的赵逍遥,衰老的像个八十多的老头。

    而赵崇山却是无能为力,至于宫廷玉宴发生的事情,他并不在意。

    娱乐圈只是他们洗钱的一个渠道而已,没了的话是有影响。

    可是跟他这个私生子的命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郭琪琪推门进来,看到赵崇山的瞬间她跪下了。

    “赵爷爷,你救救他,都是因为我,逍遥哥哥才……”赵崇山一摆手,打断她的话,说道。

    “不关你的事,孩子回去吧!我在想办法!”

    就在郭琪琪离开后,赵绾捧着个奇怪的容器来了。

    “爷爷,你要的东西带来了。”

    赵崇山解开容器上的包裹,露出了个球形的容器,里面是一只透明袋章鱼。

    “始皇寻找的长生不老药,就是这个东西了,九命章神!”

    容器里的章鱼看到赵崇山时,突然变的激动起来,他开始拼命的撞击容器。

    “呵呵,你不用怕,我不会让你死的!”

    赵崇山冷笑着,拿起一把特制的竹制剪刀。

    一把抓住章鱼的一只触角,快速的剪下一小片触角。

    章鱼在容器里疯狂的挣扎着,而赵崇山已经把那片触角送入了赵逍遥的嘴里。

    “好了,这样就没问题了!”

    赵崇山松了口气,赵绾则是收起容器,快步离开了医院。

    果然赵逍遥的面色逐渐的恢复了,而且松弛的皮肤开始变得紧致。

    终于赵逍遥睁开了眼,看到赵崇山的瞬间,他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你救了我?”

    “你就是这样跟我说话的!”

    “你想我怎么对你,痛哭流涕的感谢你吗?

    很抱歉我做不到!”

    赵崇山叹息一声,说道,“离那个人远点,他不是你能对付的,我走了!”

    “他算个什么东西,我是不会放过他的,一介凡人敢伤我,必须要死!”

    赵逍遥的话让他停住了脚步,“你要寻死就赶紧的,我是不会救你第二次了。”

    言毕他走了,而赵逍遥却恶毒的看着房门的方向,只是他这才发现他的能力不见了。

    “我的能力……我的能力呢!我成凡人了……不……不可以的,我不能成为凡人……”赵崇山走出医院上车后对司机说道,“去王府街!”

    当赵崇山走入四合院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林道之。

    “道之大哥,好久不见了!”

    “这不是老二吗?

    来看你大哥?”

    林道之说着,转身去了客厅,赵崇山跟在身后,显得很恭敬。

    赵崇岳正在客厅里喝茶,一眼看到赵崇山他的脸就垮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

    赵崇山毫不拖沓,直入正题的说道。

    “我来是为了你的孙女婿,希望他能收敛一点,他这些天做的事情太出格了。”

    赵崇岳喝了口茶,头也不抬的说道。

    “烧了你们二十亿,你就坐不住了?”

    “他抢走了逍遥的种子!”

    赵崇山的话里带着怒意,不过他还在克制。

    “是吗!那太好了,那家伙做的事情,我最近也听了不少,只能说活该!”

    赵崇岳不客气的说道。

    “你!”

    赵崇山一阵无语,可是赵崇岳继续说道。

    “我有个问题要问你,爹娘的骨灰呢?”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是吗?”

    赵崇岳阴着脸,质问道,“当年母亲去世尸体消失,这次如果我不来燕京,我都不知道,我的好弟弟居然偷走了母亲的遗体!”

    赵崇山不说话,而赵崇岳继续说道。

    “小伟这么做是我授意的,你什么时候把爹娘的骨灰送回来,我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赵崇山闭口不言,脸色难看到了极限,他默默的低着头什么也不说。

    就在这时赵崇山的手机响了,是赵国打来的。

    只是他没接,可是很快赵国又打了过来。

    接通后,赵国的一番话,让赵崇山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

    怎么会丢的,你不是派人守着了吗?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赵崇山看着赵崇岳,冷冷的笑了。

    “哼哼,大哥好手段,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玩的不错啊!明明已经拿到了爹娘的骨灰,你还在这里跟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