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43章 她怎么回来了
    尚杰的惨叫声,在一楼听的清清楚楚,闫尚冷笑着看向楼上。

    其实常捷和穆宏宇没阻拦闫尚进去,可是他还是在楼下等着。

    他心里想的不是给尚杰治病,他就是要让尚磊难受,从而答应他的要求。

    在娱乐圈子里,都有这样的特殊癖好,他们喜欢把影视明星,当作自己家仆甚至是奴隶。

    在他们眼中,这些没有背景家世的明星,就是闫尚这种富豪的玩具。

    “尚磊下来,我来给你儿子治病了!”

    尚磊皱眉看向对面的离,“我下去一趟,如果你治不好他,就不要……”他没说完就下去了,离看着他走下楼梯,站在二楼看向客厅。

    发现在闫尚背后站着一个女人,这人是著名流行天后董锐。

    离不解的看着楼下的情况,尚磊走了过去。

    闫尚满是讥讽的看着他,“这次你要感谢董锐,你不答应的事情,她答应了。

    只不过她已经过气了。

    所以她只能让我帮忙缓解一下你儿子的情况,治好的话我做不到,但是如果你能按照我说的做,我能考虑一下找人治好你儿子。”

    尚磊身子在颤抖,离看的清清楚楚。

    “啊……痒……我受不了了,让我死……”尚杰的一声喊,让尚磊和离心就是一揪,然后离就听尚磊说道。

    “我是不可能答应的,但是我求你了,先帮我儿子缓解一下吧!已经三天了,孩子已经……求求你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尚磊为了儿子下跪,离这才知道尚磊对儿子是很好的。

    可是她现在的施针,已经不管用了。

    对于身为八部众的她,这是种耻辱。

    可是看着儿子痛苦的样子,如果对方真的能暂时缓解症状的话,到不妨让他试试。

    闫尚看着跪在地上的尚磊,皱眉说道,“你还是这么的不懂眉眼高低啊!算了,不过你要记得,你欠我的!还有董锐今天晚上,要去陪陆家的那位少爷,不过我听说你们要结婚了,是吧!哈哈……我觉得这个帽子送的很及时啊!”

    闫尚笑着大步上楼去了,董锐含着泪看着尚磊。

    “别怪我,即便是你不娶我了,我也要这么做,孩子是无辜的。”

    闫尚得意洋洋的来到楼上,当看到离的时候,他有点意外。

    一个老女人出现在这里,衣着普通看不出什么特别,显然对方不可能是医生。

    她是谁?

    闫尚带着困惑的从离身边走过去,直接来到尚杰面前。

    当看到尚杰身上的银针后,闫尚的瞳孔一缩,勃然大怒的吼道。

    “尚磊!这是谁做的,是谁做的针灸!”

    尚磊一惊冲了上去,“怎么了?”

    闫尚怒不可遏的冷笑着,“我知道你对你儿子的病很上心,但是我一早就说过了,除了我闫家没人能治得好他。

    现在好了,他的病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之前营造的基础,全被毁了。

    尚磊,不是我不帮你,现在想要控制病情,我要去请家里的高手来才行。

    所以……对不起了,这次我爱莫能助了……”尚磊闻言猛地看向了离,而离一脸的困惑。

    她自认为做的没错,而之前她在儿子身上,看到的施针痕迹非常的粗糙。

    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而她现在用的手法本就是治本手法。

    而且尚杰的病应该不是病,离有这个眼力,这是被人下套后下的黑手。

    不过离没说话,但是尚磊却爆发了。

    “你来干什么,你就不该出现的!你一来就把事情搞成这样,你按的什么心啊!”

    离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闫尚,尚磊却越发的愤怒了。

    “我让你滚啊!你没听到吗?

    滚啊!”

    啪!一巴掌重重的甩在离的脸上,离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有反抗。

    “小磊你干什么……她是谁?”

    董锐跑了上来,一眼看到离时就是一愣,质问道。

    尚磊脸色变了变,怒道,“还能是谁!”

    董锐闻言立刻变了脸色,不可置信的看着离。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如果他不说,我根本不敢人你?”

    而离这才说道,“我只问一句,是谁对孩子下的黑手,那不是病,孩子是被人下了黑手!”

    “你胡说什么,你这么厉害,早干什么去了,他这样已经十年了,你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吗!十年里是我,带着孩子在国内各大医院寻医问药,那个时候你在哪儿……”尚磊怒瞪着离,全身都在发抖,而此刻尚杰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离感觉说不清了,紧紧的握着拳头,就在这时闫尚悠悠的说道。

    “我说,你们最好快点,尚磊你给个话,我好去找人过来。

    你儿子可晕过去了,再晚的话可救不过来了。”

    “我的儿子,用不着你个外人在这里胡咧咧!”

    离听到儿子晕过去了,彻底放下了担心陡然发难。

    闫尚没想到离是高手,猝不及防之下,被离一拳打在胸口上,整个人倒飞出去。

    而后离连人带椅子一起扛了起来,一个纵跃从二楼跳到了一楼。

    这一幕看呆了所有人,而闫尚此刻爬了起来,对着外面喊道。

    “祡龙,拦住他!”

    紧跟着“嘭”的一声,扛着人的离就退了回来。

    她一只手接住了祡龙的拳头,脸上露出一抹狠厉。

    “让开!”

    离阴冷的说着,而柴龙却是吃惊的看着她。

    他可是已经触摸到极境边缘的人,居然被个老女人单手接住了自己的一拳。

    这让他感到异常的羞愧,作为一位古武修行者,他有自己的尊严。

    “你可以走了,我不是你的对手。”

    离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只差一线就能迈过那道坎,需要通天菊才能突破。

    不过也不是必须的,意守丹田避而不出,七日即可突破。”

    说完这句后,离扛着尚杰就走了。

    祡龙则像是被定身般愣在了那里,“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闫尚冲了下来,怒冲冲的吼道。

    “你他骂的傻了吗?

    为什么放她走,我说过打死了我来扛,你……”“你闭嘴,老子不用你了。

    我现在才明白过来,你们闫家如果有通天菊,至于整个家族都没有极境的强者吗?

    哼!老夫告辞了!”

    说完祡龙就走了,闫尚恶毒的盯着祡龙的背影,心里慌得不行。

    家族让他用通天菊笼络住祡龙,结果祡龙走了。

    回去后家里的长辈肯定不会放过他,而尚磊似乎也要脱离控制了。

    这让他感到了恐慌,毕竟华友娱乐当初控制这些艺人的手段,就有些不光明。

    现在那个奇怪的女人出现后,更是有可能就此暴露。

    “闫少,你没能治好小杰,所以我之前答应你的事,就此作罢!”

    董锐此刻说道,而后长长的出了口气。

    闫尚冷冷的看着他们,不屑的一笑。

    “不要这么说,你们还会需要我的。”

    言毕闫尚走了,董锐回头看着尚磊,质问道。

    “她怎么回来了?

    你给她打电话了!”

    “没有,是她给我发的短信,说来燕京要看看孩子!”

    “你傻啊!她怎么多年没出现了,孩子成年了她回来了!这是干什么?

    不养儿子,回来捡现成的啊!”

    董锐几乎要疯了,她不明白尚磊怎么就这么傻!“我不能对不起她,当年我的病就是跟她……才好的,现在孩子……”“别跟我说这些,你告诉我她住哪,我去把孩子接回来!我们不欠她的人情!”

    “董锐,够了!我相信她,孩子会回来的!”

    “我不信!”

    董锐眼中含泪的吼道,“小杰是你儿子,那也是我儿子。

    从小到大我陪他的时间,比你都多!现在她跑出来干什么,我不会让她得逞的!”

    另一边,扛着孩子的离,一路上没有打车,她是凭借脚力一步步跑回了王府街。

    景王府前院离纵跃而入,稳稳的落在院子里。

    此刻的她不知道跑了多远,不过从崇文区到这里至少要有百多公里。

    “救命……救命……”到了院子里,她虚弱的喊着,坎是第一个冲出来的。

    当看到虚弱的离,还有捆在椅子上的少年后,她就要上去解开绳子。

    离却一把抓住她的手,“去叫少爷,绳子不能解开!”

    此刻坎才看到,少年身上一道道的抓痕。

    很快叶伟来了,立刻叫人把他们母子送到了房间里。

    叶伟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经知道原因了。

    这孩子中了跟多多差不多的“阎王帖”,显然对方不想让孩子死,所以手法上留了余地。

    要不然这孩子恐怕早就死了!现在叶伟要做的,就是取出孩子身体里的“阎王帖”!当一根短小的黑色银针取出后,叶伟看着孩子的头顶,脸色异常的难看。

    因为银针的周围沾满了人体组织,说明这根银针在孩子的脑子里,已经很长时间了。

    而且下手的位置很阴损,这是通过银针的方式,刺激孩子某个位置的脑组织,从而让孩子产生奇痒难耐的幻觉。

    而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就算成年人也是无法忍受的。

    离看到这根银针,顿时痛哭起来。

    那个地方的人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个,这可是幽冥的阎罗针。

    而孩子之前所谓的病,就是这根银针导致的。

    “闫家,我与你们不共戴天!”

    离怒吼着,叶伟的脸色也异常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