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42章 痒
    “不用!”

    离显得很焦急,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叶伟没多说什么,他也觉得如果真的需要,离会说的。

    叶青河带着众人在景王府安顿好,叶青柠就叫嚷着要来一场接风宴。

    不过叶伟却是让她自己看着安排,他则是给赵永刚去了电话。

    “爸,情况怎么样?”

    赵永刚接通电话后,“不好啊!进不去公墓,我今天天不亮就过来了,跟这里的工作人员墨迹了半天,就是不让进!”

    “那你们现在住在什么地方,我到燕京了,过去看看你们。”

    “王府街11号!你自己过来的?”

    “嗯,收购了一家公司,过来看看!”

    赵永刚闻言很是欣慰的说道,“也好,你来了我就轻松了,你爷爷还在家里想对策呢。

    这些天来了不少人,都是你爷爷以前的学生,可是都不怎么给力啊!”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看看,你回来的路上慢点!”

    叶伟说着挂了电话,而后跟叶青柠和王千雪说了声就出去了。

    景王府是这条街的16号,于是叶伟左右看了看,朝一个方向走去。

    很快他就找到了11号,轻轻敲门,门自己开了。

    走入其中就看到两位老人坐在院子里喝茶。

    赵崇岳一脸的阴沉,在看到叶伟来了,惊喜的笑了笑。

    “你小子怎么来了?”

    林道之看向叶伟,不由眯起了眼。

    “崇岳这就是你的孙女婿?”

    “是啊!”

    “嗯,很不错的小伙子!”

    叶伟走到两人面前一拱手,说道,“两位爷爷好!”

    林道之微微点头,乐呵呵说道,“真的很不错啊!我是越看越喜欢……”可是说道最后,林道之的脸上闪过一抹异色,而后笑的更开心了。

    “行啊!你孙女婿来了,这事儿就好办了!”

    这话让赵崇岳和叶伟莫名奇妙,毕竟林道之第一次见叶伟。

    他怎么就知道,叶伟来了这事就解决了呢?

    不过叶伟是来了解情况的,短暂的尴尬后,而叶伟对目前的情况进行了了解。

    一直到了中午,赵永刚回来了。

    叶伟这才说道,“我现在住在景王府,要不爷爷和爸也过去吧!”

    赵崇岳闻言看向林道之,笑着说道,“不用了,我就住这里了,我不喜欢闹腾,这里安静。”

    既然如此,叶伟也没强求,就离开了。

    当叶伟离开后,林道之回自己住的小院子了。

    这是个两进的院子,赵崇岳和赵永刚住的是外院,里院林道之自己住。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林道之就看向了院子的角落,说道。

    “你怎么来了?”

    角落里缓缓的出现了个人影,混元的声音响起。

    “你还在这里,我是真的没想到!都多少年了,你怎么不离开这里呢?”

    “为什么要走,我在这里挺好的。”

    林道之说着,对混元招招手,“进屋吧!”

    客厅里,林道之看着混元,“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看到了吗?

    新的太一来了,我能不来吗?”

    林道之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他就是新太一,原来如此,我说除了你之外,乾和坤也在。”

    “你的这个两个徒弟,现在很不错,已经过了极境了。”

    听混元这么说,林道之微微点头,“还不错,算是没给我丢人。”

    “我再给你推荐个徒弟,你愿不愿意教?”

    林道之一听,连连摇头是说道,“他我教不了,这是那个人的徒弟。

    一手望闻问切的功夫,不亚于那个人。

    从他一进来,估计就看出我的年龄了,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

    混元笑而不语,林道之却是笑容一敛,说道。

    “你还是要去那个地方?”

    “是啊!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问你的,就算你是唯一活着回来的人,我也不会问的。”

    说着混元退到了黑暗中,“我走了,这小子手段野的很,估计这次要热闹了。”

    叶伟回到景王府,回忆着从两位老人那里得到的消息。

    他反倒没觉得事情有什么难度,原因可能是他们年纪大了,所以有些事情需要他去做。

    毕竟偷坟掘墓的事情,他来做比较合适。

    而且对方拿走太爷骨灰的时候,也是这种手段,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叶伟如此想着,已经到了景王府的花园了。

    刚到这里他就闻到了烤肉的香味,而后就看到七八个年轻人,居然在古色古香的花园里,搞起了烧烤。

    “哥,怎么样!喜欢吧!”

    叶青柠蹦蹦跳跳的到了叶伟面前,邀功般的说道。

    叶伟笑着点头应付,而后给了乾坤两人一个眼色,就去了自己的房间。

    很快他们就跟了过来,叶伟看到他们当即说道。

    “这两天你们去泽龙山公墓,跟我好好的摸排一下,看看太爷爷的骨灰在什么地方。

    搞清楚了,跟我说!”

    乾坤没说话,只是点点头,当即就离开了。

    ……至尊贵胄庄园,尚磊住的地方。

    离敲响了房门,这里是封闭式的管理,外人如果没有预约是进不来的。

    只不过离不管这些,她通过短信问出了地方后,就出现在这里了。

    “啊……让我去死……求你们了……”少年人的惨叫声传来,离的心揪了起来。

    同时门离开了,开门的是常捷。

    在开门的同时,常捷还喊道。

    “穆宏宇你别用这么大力气,小杰只是难受!”

    可是当他回头的时候,却发现门口已经没人了。

    然后他就看到离已经到了楼梯口,常捷一看立刻跑了过去。

    “这位阿姨,我们这是私人住宅,你不能乱闯!”

    而离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大步的向楼上走去。

    “我草,怎么个情况,不会是疯子吧!”

    常捷感觉事情不妙,赶紧追了上去。

    刚到楼梯上,他就听到了穆宏宇的声音。

    “你丫的是谁啊!”

    让然后常捷就看到,穆宏宇壮硕的身形倒飞过来。

    常捷一缩脖子,赶紧后退两步,然后就看到穆宏宇仰面躺在了他面前。

    “尚磊你个混蛋,为什么不把孩子送到医院去。”

    离冲到了孩子的房间,在看到孩子的样子后,她直接情绪失控了。

    尚磊仔细观察了半天,也没认出这人是谁。

    可是离却不管这个,拿出随身的银针,就在孩子身上刺了下去。

    下一刻,尚杰不喊了,他瞪大了眼,看着面前的这位老阿姨。

    “我不痒了,爸,我不痒了!”

    说话间又是几根银针下去,尚杰开始有些痛苦。

    “好疼,我身上怎么这么疼!”

    当奇痒褪去,那么之前身体受到的伤害,就显露出来。

    离没多说话,而是不断的调整着银针的深浅,仔细的观察着尚杰的变化。

    “这疯子是谁,老大让开,我把她赶出去!”

    常捷把穆宏宇扶起来刚到这里,尚磊就打了个手势不让他们说话了。

    尚杰也很震惊,这些天奇痒让他极度崩溃,如果不是实在太疲累,否则根本无法入睡。

    “爸,我疼……我疼……”尚杰而声音越来越弱,渐渐的没了声音。

    离的心头一紧,可仔细一看,发现尚杰睡着了。

    这才让离松了口气,重新调整一遍银针,她看向尚磊。

    啪!毫无征兆的尚磊挨了一巴掌,离红着眼怒吼了起来。

    “他还是个孩子,病的怎么严重你就不知道是他去医院吗?

    你是怎么当父亲的!”

    尚磊踉跄了两步,这一幕把常捷和穆宏宇惊到了,两人好半天没回过神了。

    只是这一巴掌让尚磊认出了离,“是你!”

    说道这里,他回头对常捷和穆宏宇说道。

    “你们下去,我有话跟她单独聊!”

    “老大……”“下去!”

    尚磊怒道,两人一看如此,灰溜溜的下去了。

    二楼只有他们和睡着的尚杰了,此刻尚磊才说道。

    “你终于肯见我了……”“我问你孩子的病,你别跟我说着这些。”

    尚磊闻言却是摇头苦笑的说道,“小杰的病!你还知道关心他,十年前他刚得病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这十年我带着孩子,几乎跑遍了全国每一家医院,我没有放弃过任何一次机会。

    可惜就是没人能治好,现在你在这里说我,怎么不把孩子送医院?”

    离看着他,不可置信的问道,“孩子这十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隔几天就犯病,每次几个小时到一天不等,这次的时间最长,已经三天了,孩子已经想放弃了。”

    尚磊说着抹了把眼泪,“你知道孩子对你说,爸让我去死的时候,你知道我多恨你吗?

    你不负责任的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受苦,你生了她却不养他,你知道他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吗?”

    离面对尚磊的质问不知所措,这跟她想的不一样。

    现在她可以断定,孩子如果醒了,知道她是自己亲生母亲后,肯定会破口大骂。

    她不敢面对,也懊悔不已,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可是,就在这时尚杰醒了,迷迷糊糊的说道。

    “痒……好痒……”离吃惊的看着尚杰,想用银针继续治疗,可是几根银针下去,却并不见好转。

    “尚磊在吗?

    尚磊……出来……”楼下传来闫尚的声音,“我来给你儿子治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