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69章 卸什么货
    “回来了,陪我过两招!”

    赵倩刚打败了离和坎,正好看到叶伟来了,毫不犹豫的喊道。

    叶伟只能过去,在经过离和坎的时候,他低声问两人。

    “我说,你们两个放水了吗?”

    离摇摇头说道,“放什么水,我和坎都用出合击了,依旧无法压制少夫人。”

    坎媚眼如丝的笑着,“主人,你去试试就知道了,别看少夫人怀着孕,现在就是想让她流产都难!”

    叶伟闻言一阵的恍惚,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居然不把赵倩当孕妇了。

    而仔细回忆之下,应该是在柳雅庄园里的那次。

    “还敢分心!”

    “哎呀!”

    叶伟听到赵倩话的时候,一只漂亮白皙的大脚丫子已经到了面前。

    然后叶伟就被一股大力给踢飞了。

    “你也太弱了吧!”

    赵倩不屑的笑着说道。

    叶伟捂着脸从地上坐起来,说道,“你还知不知道自己是个孕妇,离和坎跟你对打的时候,都不好意思对你肚子下手。”

    说着叶伟跳了起来,突然消失在原地,紧跟着鬼魅般的出现在赵倩的身后。

    然后他轻轻的搂住了赵倩的腰,双手放在了她肚子上。

    “多想想自己的肚子……”“有破绽!”

    “哎呀……”叶伟一句话刚说完,赵倩直接一个背摔,就将叶伟丢了出去。

    后背重重的着地,叶伟夸张的大喊大叫起来。

    此刻八部众和多多一起排排坐,看着这对夫妻上演了这一场全武行。

    终于几分钟过后,叶伟不知道被摔了多少次,赵倩终于停手了。

    最后赵倩来到躺在地上的叶伟面前,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昨天晚上去西川王家的庄园,是不是卸货去了!”

    卸货!什么卸货!叶伟满脸的黑人问号,“卸什么货?”

    “还敢不承认,王千雪那个小妖精就在那儿,你说卸什么货呢?”

    说着赵倩一脚就向叶伟面门踢去,还好他反映的快,直接双手挡住了脸。

    嘭!这一脚看的八部众和多多都是一捂脸,不过好在叶伟反映快,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就站了起来。

    不过叶伟怎么可能受伤,同样的赵倩也在八部众那里了解了叶伟的实力。

    而八部众给出的答复很搞笑。

    少爷那是天纵奇才,我等就算是一起上,全力出手也伤不到少爷一根毫毛。

    于是赵倩对叶伟出手,那是真不手下留情啊!一句话,“反正也打不坏,那就往死里打!”

    总之能出气就行,而赵倩也想明白了,男人不乱搞就不是男人了。

    只要每次乱搞回来,能让她打一顿,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可叶伟不知道,一回来就挨了顿打,心里多少有点憋屈。

    如果让他知道是这个理由才挨打的,估计叶伟能吐血。

    因为他真的没乱搞,而且是在王千雪主动倒贴的情况下,他都没做。

    不过没人会告诉他,毕竟赵倩才不会主动告诉叶伟。

    然而今天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毕竟叶伟他们一来就招惹了,伊丽莎白家族和新加坡的柳家。

    现在这些人正在商量,怎么搞掉叶伟他们。

    尤其是伊丽莎白家族的劳拉,此刻正战战兢兢的站在家主,也是她的母亲吉娜·伊丽莎白面前。

    “母亲真不是我的错,我只是为了捍卫我的爱情!”

    “就是那个柳志吗?”

    吉娜五十岁,虽然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可她跟劳拉站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对姐妹。

    “不得不说,柳志是很优秀,柳君越也想让他继承柳家家主的位置。

    而且你跟她结婚后,柳家也会成为咱们家族的附庸。

    只是你要是知道,柳君越当年上位的手段,就不会这么想了。”

    “母亲!不管柳家如何,可是那些人把庄园毁成这样,我咽不下这口气!”

    吉娜闻言一摆手,冷冷的说道,“孩子万国岛要变天了,我回来后先联系的爱德华,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吗?”

    劳拉愣了一下,而吉娜却是深呼吸了一下,说道。

    “他把激流岛送给了你说的那些人,因为他们中有个人让丽莎长高了,而且这个过程还在继续。”

    “小魔女长高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东方永远比西方更神秘,他们拥有的手段,是愚蠢的西方人永远想不到的。”

    劳拉沉默了,贝齿咬着唇,心里异常的忐忑。

    吉娜慵懒的坐起身准备离开,而就在这时劳拉像是下定了决心,说道。

    “母亲,对不起!我已经派出了一支佣兵,去了激流岛!”

    吉娜闻言刚转过去的身体顿了一下,而后缓缓的回过身,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可惜了那些人的命,孩子!你还是太年轻,这个世界一切都围绕着利益,就算是仇恨也是能用利益计算的。

    所以,我希望你能知道,即便是要报仇,我们也要在适当的时候,从对方手里攫取到利益再对他们动手!因此,接下来不要做傻事了。”

    吉娜离开了,而后一名佣兵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小声的在劳拉耳边说了什么。

    劳拉听了这话后如遭雷击,根本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另一边柳家庄园里,柳菲菲跪在爷爷柳君越的面前,哭了好长时间。

    柳君越七十多岁,但身板很壮实,双眼入炬的看着孙女,脸色异常难看。

    “你说那个女人叫什么?

    柳君如!这怎么可能,当年的事情,我们做的可是很彻底的。

    为了那次行动,我的爷爷可是牺牲了家族里很多人,才让我顺利的拿到了……”说道这里老人不说了,此刻房门被推开。

    柳志沮丧的走了进来。

    “哼!”

    柳君越冷哼了一声,怒骂道,“为了个女人,就让你变成了这样,你让我怎么把柳家交给你!”

    柳志像是没听到,死死的盯着柳君越。

    “爷爷,那个人说的事情是真的,对吗?”

    柳君越很恼火,拍着桌子吼道,“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当年不那么做,能有你的今天吗?”

    “爷爷,你答应我和柳雅在一起吧!”

    “不可能!”

    “爷爷,你听我说!”

    “出去!”

    “爷爷!”

    柳志还想说什么,可是老人已经准备离开了。

    “爷爷,你就没想过以后吗?

    如果我和柳雅结婚,我就算娶了主家的女儿,那我的身份也就洗白了。

    这段恩怨也就过去了啊!”

    柳君越回头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柳志,怒道。

    “你有没有脑子,菲菲回来说那个女人叫柳君如,君字辈的跟你爷爷我是一个辈分,那么那个柳雅是什么辈分。

    如果按照柳家的族谱来,柳雅就是你姑姑,你娶你姑姑,天下有这个道理吗!滚!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柳君越转身走了,现在他不想动手,只要柳君如他们能离开这里,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毕竟几十年前的那件事情,现在如果翻出来,他还是觉得太丢脸了。

    然而柳志却像是着魔了般,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柳雅。

    “我不管她是谁,柳家这么大,我和她之间早就超过了五服,按道理说不算近亲结婚……”嗖!一只青花瓷瓶飞了出来,擦着柳志的脸颊飞了过去。

    哗啦……“滚!”

    柳君越要被气的吐血了,而此刻站在他身边一位老者。

    “君越,要不要出手?”

    老者年龄跟柳君越差不多,却是留着长长的胡子,头挽发髻像是个古代人。

    “你是三君之一,去对付那些小人物……”“他们可不是小人物。”

    柳君越不解的看向老者,“你可是地君!”

    “曾经的!现在不是了,四十年前我帮你杀了那些人的时候,就已经不是了。

    那个地方的地君现在另有其人。”

    老者面带笑意的说道。

    “你真的要这么做?”

    老者微微点头,说道,“那个地方肯定有人在找我,虽然当年我们都觉得做的很干净,可是现在有了漏网之鱼,就必须要除掉。

    你要知道,那个地方的人一旦发现了我,你和现在的柳家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柳君越脸色一变,微微的点点头,说道,“那你要小心,如有意外,保命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