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62章 学狗叫
    叶伟冷冷的看着这些人,叶良烈并不生气,此刻他只是冷冷的看着。

    他们没穿防护服,不过站的足够远。

    毕竟老爷子的病可是传染的,这些人没有任何防护居然敢进来,根本就是找死。

    只要是感染了,他们就跟老爷子一样,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

    “呸!真他吗的臭,这老不死的怎么还活着,该死的不死,活着祸害人!”

    叶青辉骂咧咧的说着,仅仅走入门口十几步就站住了,而后露出个得意洋洋的笑容。

    “哎呀呀,很失望吧!放心我没那么傻,这是传染病,我还没活够呢!不过看着这老不死的这样,还真痛快啊!哈哈哈……”“叶青辉!”

    叶良烈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胸口剧烈起伏着。

    “注意你的言辞,这可是你的长辈!”

    “是!您说什么都对,他是我的长辈,狗一样的长辈,哈哈哈……”叶青辉猖狂的笑着,眼中满是不屑。

    那些跟在他身后的家伙,也都在笑。

    叶伟看向叶良烈,却发现对方很克制。

    这让叶伟很奇怪,因为就算是他,也无法忍受此等的侮辱。

    虽然叶伟对这个爷爷没有太多的认可,甚至于跟陌生人无疑,但叶伟还是有点忍不住。

    可叶良烈却忍了下来,穿着防尘服的叶伟大为不解。

    “狗一样的长辈,生了个狗一样的儿子,一家子都是狗!哈哈哈……”叶青辉极度猖狂,叫嚣着,“不服吗?

    过来打我呀!我告诉你,我哥说了,叶家迟早是他的,你还是赶紧把手里的产业交出来吧!否则……哈哈哈……”他没说只是猖狂的笑着,转身就要走。

    而这个时候叶伟却慢慢的离开老者一定的距离,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重新戴上了银色的面具。

    当叶青辉走到蒙口的时候,叶伟喊道,“嗨,这就走了。”

    叶青辉没想到会有人叫住他,而他也在等这个机会。

    按照他的想法,依仗他哥哥叶青阳在家族的地位,叶家没有人敢对他出手。

    所以任何敢叫住他的人,都是在找骂的。

    “怎么?

    哪条狗在叫?”

    叶青辉猖狂的回头,而他身边的那些保镖立刻警惕起来。

    而这也是叶青辉的依仗,如果真有人敢出手,就他带的这些保镖就足够对方受的了。

    啪!然而叶青辉万万没想到,刚转过头的他,被人一巴掌打的又把头扭了回去。

    “你妈……”他嘴里咒骂着,再次扭过投来。

    啪!又是一巴掌给他打了回去,连续两次他都没看到对方的脸。

    “你们都死了吗?

    给我把他摁住,老子要亲手杀了……”他怒吼着再次扭过头,然而……啪!又是一巴掌,这次比前两次更重。

    叶青辉能感觉到,嘴里的牙都松了,满嘴都是血腥味。

    他不敢回头了,嘴角挂着血迹,恶毒的咒骂着。

    “你们都是傻子吗?

    给我上啊!”

    刚说完,他感到后腰上挨了一脚,直接来了个狗啃泥。

    上颚的一排牙齿,直接啃在了门槛上。

    等他起来的时候,所有的牙齿就都留在了门槛上。

    “我的牙……是谁……谁打我……叶良烈,是你!就是你,你完蛋了!你给我等着……”叶青辉爬起来刚要走,然而眼前一花,紧跟着肚子上就挨了一脚。

    他整个人倒飞回去,此刻他才看到,他带来的所有保镖,全都一个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被人点穴了一般。

    而在他面前站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家伙,脸上带着冷笑的证看着他。

    叶青辉哆嗦了一下,但很快恢复过来,色厉内荏的叫嚣着。

    “你是谁?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敢对我出手,信不信我找人把你剁碎了喂狗!”

    叶伟冷笑着不说话,一步步的靠近叶青辉。

    “不要过来……滚开……不要过来……”下一刻叶青辉眼前一花,叶伟不见了。

    他惊恐的四下看去,没发现叶伟在哪儿。

    于是他连滚带爬的向外爬去,然而刚爬了没多远,就感觉后背一沉,整个人就趴在了地上。

    而后一个沙哑阴冷的声音响起,“学狗叫,爬出去!”

    “混蛋!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哥是叶青阳!”

    “学狗叫!”

    “我哥是叶青阳……”“学狗叫!”

    叶伟再次说道,同时脚上用力。

    叶青辉感受着如同山岳般的巨力,最终内心的坚持崩溃了。

    “汪汪……汪汪……”他学了狗叫,而后慢慢的爬了出去。

    等他爬出了这里站起身,回头恶阴鸷的盯着叶伟。

    “小子你是谁?

    你难道不知道,我哥是叶青阳吗?”

    叶伟此刻已经走了回去,开始穿防护服。

    听到叶青辉的话,他回头看去,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叫古伊,你可以让你哥来,我照打不误!”

    说着叶伟穿好了防护服,直接到了老者身边,再也不打理叶青辉。

    他冷冷的看着叶伟,此刻那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保镖,一个个的动了起来。

    当看他们看到叶青辉的样子后,满脸的惊骇。

    只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的,叶青辉看着这些保镖,气就不打一处来。

    最后他撂下一句话,“你给我等着!”

    而后就灰溜溜的跑了。

    然而叶伟却没搭理这些,而是认真的在老者身上采血,并且取了部分毛发样本。

    将这些认真的保存好后,他来到叶良烈面前说道。

    “交给九叔,让他想办法送回国内进行检查,今天的治疗先这样……”哗楞楞……就在叶伟说着的时候,远处固定老者的特殊平台,发出一阵响动。

    老人醒了嘴里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然而叶良烈听到这些声音,却激动得热泪盈眶。

    因为只要仔细听,就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来,老者喊的是,“良烈放开我!”

    叶伟停了一会儿,也听出了老人喊得什么。

    但还是对叶良烈说道,“快去快回,我会给他注射镇静剂,放心他会好起来的。”

    “好!我会把事情办好,大不了我亲自飞一趟中海!”

    如此说着,叶良烈做直升机离开了。

    叶伟径直的来到老人面前,正在挣扎的他突然停止了动作。

    老者呆呆的看着叶伟,可隔着防护服的面罩,根本看不清脸。

    然而仅仅两分钟后,老者突然那激动起来,喊道。

    “良仲,儿子!你回来了……”虽然声音很古怪,但比刚才说的更清楚了。

    看着老者挣扎的样子,叶伟轻轻的将一根银针刺入老人的脖子。

    轻轻的捻动之下,老人恢复了平静,渐渐的不说话了。

    叶伟此刻轻声的说道,“会好起来的!”

    说着叶伟检查了一下点滴,还给老者进行了把脉。

    让叶伟意外的是,老者的脉搏强劲有力。

    如果不是确定对方是人的话,还以为自己在给一头猛兽把脉。

    而且叶伟还发现,老者脉搏虽然强劲且稍有杂乱,但却隐隐的有规律可循。

    国医种有这样的说法,脉象强而乱人必疯,脉象快而不散心有症,脉象弱而杂人将亡,脉象强弱不定身有伤。

    叶伟收回手后,将一针镇静剂推入静脉,看着老人逐渐恢复平静,不免叹息一声。

    “福祸相依,希望您老能因祸得福!”

    “就是他!就是这家伙打的我,青鹏哥就是这家伙,看我的牙还在门槛上呢!”

    叶青辉说话漏风的声音传来,叶伟轻轻皱眉回头看去。

    却看到几名全副武装的佣兵,保护着叶青辉回来了。

    这让叶伟很烦,他只想给老者好好治病,为什么总是有人来惹事儿。

    “唉,小子!你叫什么?

    报上名来,等我杀了你,好给你立个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