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55章 绝对不可能治愈的病
    来到几位老者面前,叶良烈坐在其中一位胖老头的身边。

    “太爷,青柠丫头把人请来了。”

    叶良烈很随意的说着,看不出对老人有多尊敬,但也看不出有什么冒犯的地方。

    感觉就是像是普通家庭里,年轻人对老人的态度差不多。

    “祖爷,我回来了。”

    青柠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直接站在电视前面。

    “丫头闪开,别耽误我们看电视,你爷爷在偏殿,你带医生过去就行。”

    坐在中间的老头,左右摇晃着身子,想要看清青柠身后的电视画面。

    若不是在这宫殿式的超大房子里,叶伟还以为自己到了某个奢华的敬老院。

    然而现实告诉他这里不是,这里就是赫赫有名的环太平洋叶家的庄园。

    而在宫殿外的广场上,还停着两架鹞式战斗机。

    叶良烈一摆手,说道,“走了神医先生,我带你去看病人。”

    叶伟快步跟上,叶青柠跟几位祖爷告辞后,这才离开。

    等到他们都走远了,叶申才突然开口。

    “这是那谁的孩子吧!”

    叶申林叹息一声,“是了!当年家族排斥他们,最终让他们把孩子送到了孤儿院,没想到都这么大了。”

    “听说老家主,想让他继承家主的位置,你们觉得可行吗?”

    叶申华摸着下巴说道。

    “我到希望别来继承,家里这些狗东西,让他们自己去挣就好了,都死光了才好!”

    叶申才说着,看着电视,“嗯,一群不知好歹的东西,把老家主弄进监狱,还把咱们几个从族老会里赶出来……他们都死光了才好。”

    这番话后,大殿里陷入了安静。

    而叶伟在经过一座廊桥后,走入偏殿。

    叶良烈在前面走着,这里没有外人。

    “听说叶青飞是你杀的,只是尸体一直没找到,你藏哪儿了?”

    叶伟面色平淡,根本没有回答。

    叶青柠和褚倩然跟在身后,也没说话。

    “良才哥可是很看重这个儿子的,他和他的父亲目前在家族里,能量很大的!”

    叶良烈说着,转过一道回廊说道。

    “你们都觉得是我杀了叶青飞?”

    叶伟终于开口了,依旧很平淡。

    叶良烈站住了,回头看着叶伟。

    “不是你吗?

    要知道他可是抓了你儿子,难道你……”“尸体不尸体的,我不知道!至于叶青飞……我就是知道,也不会说。”

    面对叶伟的回答,叶良烈无奈的摇摇头,在一扇雕花木门前站定。

    而后双臂较劲,他口中猛的发出一声喊,门这才发出“吱呀”一声,被缓缓的推开了。

    “汪汪……”狗叫声随着门开响起,叶良烈表情严肃的对身后喊道。

    “青柠带着你朋友离开!”

    叶青柠脸色一变,带着褚倩然原路退了回去。

    房间里飘出一股屎尿味,让叶伟皱起了眉头。

    而此刻在叶伟脑海中,浮现出了一种病,狂犬病!叶伟头上浮出一层冷汗,因为狂犬病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可能被治愈的病。

    世界历史上,一直到现在,没有一个狂犬病病发后治愈的案例。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狂犬病菌虽然是一种弹状病菌科的病菌,其病菌血清也被提取出来了。

    但是狂犬病菌,却具备极易变异的特性,几乎每个病发的病人,出现的患病症状都有不同。

    这时叶良才丢给叶伟一个防毒面具,而后他自己也带上了。

    然后叶伟就看到叶良才,拿着个大型的肩背式的雾态消毒机,开始对宫殿内进行喷撒。

    大概五分钟后,叶良烈才让叶伟走了进去。

    走入其中后,叶伟的瞳孔就是一缩。

    在昏暗的房间角落里,一个肮脏的几乎看不出人样的老头,正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怕光、恐水、怕风、亢进、幻视,这些狂犬病的基础症状都有。

    而不同的是,老头很健硕非常强壮,在他嘴里还有两颗獠牙。

    “呜呜……”此刻他防备的盯着叶伟,呲牙咧嘴的发出低声的怒吼。

    “能治吗?”

    叶良烈的表情凝重,看着趴在角落里的老人,声音颤抖的问道。

    “叽叽叽……”此刻一只老鼠从老人面前爬过,还没等叶伟反应过来,老人一把抓住就送到了嘴里。

    “咯吱……咯吱……”刺耳的咀嚼声,让叶伟感到全身发寒。

    老鼠的头被老人一口咬掉了,他就这么生吃了这只老鼠。

    “出去说!”

    叶伟觉得呼吸困难,防毒面具让他觉得憋闷。

    来到外面,叶良烈看着叶伟说道。

    “想问什么,尽管问吧!”

    叶伟平静了一下内心,问道,“他是怎么感染上的。”

    “注射!这是家族内的阴谋,为了保证我父亲百分百的能死掉,所以他们选择了狂犬疫苗,在我父亲挂点滴的时候注射了进去。”

    “我明白了!”

    叶伟打断了叶良烈,说道,“注射的话,直接感染血液,病菌会随着血液循环,直接到达大脑,这根本没有潜伏期,两个小时就能发作。”

    “是!”

    叶良烈说到这里,紧紧的攥着拳头说道。

    “老家主进了监狱后,我父亲就成了继任者,然而还没等到上任,就成了现在这样。”

    “狂犬病发作后最多两周人就不行了,你父亲怎么会坚持到现在的!”

    面对叶伟的问题,叶良烈说道。

    “不知道,而且我父亲非但没有死,反而越发的健硕,并且他有理智。

    他能认出我,认出青柠,认出家里所有人。

    但是他骨子里好像还有种野兽的本能,有着很强的领地意识。”

    叶伟明白了,虽然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但是现在里面的这位老人,拥有很强的领地意识,就像犬科动物一样。

    “多长时间了?”

    “快八年了。”

    “多长时间没见过太阳了?”

    “至少七年!”

    叶伟思考着,缓缓的说道,“给他洗澡清洁身体,必要时用麻药放翻。

    我写个药方是西药,如果有准备一下。”

    说着叶伟拿出手机,开始写药方,然后用邮件的方式发给叶良烈。

    “电解质……泻药,维生素……这……”叶良烈困惑的看向叶伟。

    叶伟很平静的说道,“历史上没有人治好过狂犬病人,是因为病人的身体对水有恐惧,所以遇到水后气管和食道会本能的关闭。

    还有就是病人不够强壮,所以无法用腹泻疗法。”

    说道这里,他看向宫殿里,说道,“他不同!他很强壮,而我的这种方法是脱水疗法,通过反复点滴补充和拉肚子,对他身体内的液体进行快速且大幅度的替换。

    这样也许有一线生机。”

    叶良烈阴着脸,谨慎的看着手上的药方,“能有效?”

    “不知道,我是根据病理推断的,当然这里还需要最关键的一味药,目的是恢复病人的神经系统,而我手里正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