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45章 庚金刀的下落
    刘长河开车离开,叶伟也没闲着。

    “准备个干净的碗,家里有小动物吗?

    鱼、猫、狗、老鼠都行。”

    刘家人不明白怎么回事儿,但还是把碗拿来了。

    “剪刀!”

    叶伟一旦认真起来,是完全忘我的。

    他拿着两个输液器,不断的抖动着,尽量把里面的粉末聚集起来。

    最后居然在输液管里聚集了将近一厘米长的粉末,这让他很吃惊。

    且不管这些粉末的成分,这些杂质进入血管中,多少都会引起一些疾病。

    可直觉告诉叶伟,这些粉末应该是某种药物。

    剪开输液管,将粉末倒入碗中,叶伟仔细观察起粉末的状态。

    细密的晶体,单一颗粒应该是透明的,没有显微镜只能目测一些基础的状态。

    “猪崽行不,前天家里的母猪刚下的,有十个呢!”

    刘长河的母亲憨厚的说道。

    “大娘要是猪崽死了你不心疼啊!”

    叶伟有些不舍的说道,刘玉堂一摆手爽朗的说道。

    “死就死了,没啥!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

    一只没睁眼的小猪崽抱了过来,叶伟将那些粉末轻轻的倒进猪崽的耳朵里。

    然后所有人就静静的等待起来,而叶伟这时说道。

    “至少四个小时以上,或者更长的时间。”

    就在这时刘长河回来了,叶伟这次没有去检查输液器,而是直接看包装。

    选好了输液器后,叶伟问了一句。

    “顶天医疗器械厂,是不是今天咱们去的厂子。”

    刘长河闻言说道,“是的!怎么了?”

    叶伟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道。

    “这几年刘家庄有没有出现,孕妇早产、白血病、儿童罹患重病的。”

    这话一出,房间里的其他人立刻就炸锅了。

    “你这么一说,我这才反映过来,这几年咱们村,还真是什么怪病都出来了。”

    “就是,白血病、肾衰竭的,还有癌症……年轻人得癌症的也特别多。”

    “是啊!也不知道怎么得上的,一开始说是刘玉贵的医术不行,可是到了县里的医院也是这样!”

    听到这句话,叶伟后背上起了一层冷汗。

    “几年了?

    这得多少人患病,这要死多少人!”

    九叔脸色更是难看,房间里的其他人也好像明白过来了。

    但谁也不肯定,所以都没有说,只是一个个攥紧了拳头。

    “不是说,还有位百岁老人刚去世吗?”

    叶伟突然说道,“去问一下,我们能不能过去看看!”

    “能!肯定能,不用打招呼!”

    刘玉堂激动的说道,“这件事情我就能做主!”

    说话间,叶伟已经给老人挂上了点滴,跟着刘家人去了那位百岁老人的家里。

    到了地方后,叶伟发现,老人的院子里跪满了穿着孝服的人。

    这是鲁东地区的习俗,叶伟和九叔在刘家人带领下,到灵堂中看到了老者的尸体。

    叶伟看到尸体的第一眼,就转头看向九叔。

    “是中毒,而且是刚中毒不超过半个月……”九叔低声的说道,表情愈发难看起来。

    叶伟低声说道,“九叔给中海打电话,把那家伙追回来。”

    从刘茂山的灵堂出来,九叔抓紧时间安排去了。

    而回到刘长河家里,叶伟就看到之前的猪崽,此刻全身发抖伴随着痉挛。

    他就这么静静的观察了半个小时,最终这只猪崽断气了。

    “去厂子!”

    叶伟几乎想都没想,大步向外走去。

    刘长河凝重的跟了上去,于是三人又回到了厂子里。

    他们走进生产车间,叶伟在那里发现了大量的这种粉末。

    “滑石粉……”叶伟捏起一些粉末,在手中拈了拈,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感觉说道。

    但是叶伟却看着指尖残留的,淡淡的黑灰色,瞳孔就是一缩。

    “里面掺杂了某种重金属……”听到叶伟这么说,九叔却摇头说道。

    “这不对,滑石粉本身可以做到无毒的,这里面可能直接掺入某种剧毒,只不过计量非常小。”

    生产车间的流水线尽头,有生产好的输液器。

    也为顺手拿起一个,仔细观察好半天,并没有发现里面有什么残留。

    “工艺没错,使用滑石粉也没错。”

    叶伟说着看向九叔,“庚金刀!”

    “大太爷的庚金刀吗?”

    刘长河闻言问道,“那把刀在大太爷去世后,就陪葬了!”

    说道这里,刘长河说道,“对了,这厂长叫刘玉坤,就是大太爷的孙子,那把刀还是他亲手放进大太爷棺材里的。”

    “现在棺材里应该没有那把刀!”

    叶伟很笃定的说道,“这家伙太狠了,刘先生明天忙完,带着你父亲检查一下去吧!”

    刘长河心头一紧,“叶先生你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庚金刀的价值吧!”

    叶伟认真的问道。

    刘长河被叶伟跳跃的思维搞迷糊了。

    “那不就是把刀吗?

    跟武士刀差不多,大太爷活着的时候很喜欢。”

    “那你可知道,那把刀值多少钱吗?”

    听到叶伟这么问,刘长河不在乎的说道。

    “一把刀而已,四五万顶天了!”

    叶伟微微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九叔却是叹息一声,“看来他是打定主意要把刀卖了,而我们的到来让他意识了我们的目的,所以带着刀跑了!”

    叶伟向外走去,此刻警察已经来了。

    在仓库里警方找到了,很多输液器里有粉末的成品。

    而这些成品,原本是要供给县里的医院,还有刘家庄周边村子的。

    整晚没睡的叶伟,在早晨的时候,得到了警方的化验结果。

    白色的粉末是一种慢性剧毒,对老人的身体有巨大的伤害。

    而成年人和孩子如果使用了,有很大几率引发多种癌症。

    同样熬了整夜的刘长河,坐在叶伟对面。

    他很想知道庚金刀的价值,憋了整个晚上他还是问了出来。

    “庚金刀值多少钱?”

    叶伟抬眼看着他,悠悠的说道。

    “三个月前,我拍卖了一把刀,花了二十五亿!”

    “哦!二十五……”刘长河闻言下意识的说道,可很快就反映过来,结结巴巴的说道。

    “……亿!”

    叶伟点点头,起身说道,“你说的路祭要开始了吧!”

    “差不多了,大概十点钟开始!”

    这时九叔走了过来,“死者为大,咱们还是过去吧!”

    到了之前的小院前,叶伟他们正好看到,众人将棺材抬了出来。

    之后棺材被摆放在路中间,两边跪满了穿着孝服的人。

    “路祭开始……”随着一位老者高喊一声,而后叶伟就看到了这辈子最壮观的磕头场面。

    少则十几人多则上百人一起磕头的场面,看的叶伟竟然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

    他能感觉出,这种磕头没有折辱他人的意思,而是大家对故去之人的最高礼敬。

    并且他们的叩拜很讲究,并不是双膝跪地,而像是武将一般的单膝跪地。

    当然辈分低的人,还是要双膝跪地的。

    叶伟看的仔细,整个叩拜的过程中,包含了作揖、行礼、叩、拜几个部分。

    一整套下来,叶伟在心里默默的算了一下,正好要磕一百零八次头。

    而现场磕头的这些男人们,每个都神情肃穆。

    叶伟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股铁血的气息。

    那感觉就像是古代的士兵,在叩拜统领自己的统帅一般。

    “少爷,老夫要上去了,刚有人让我带一趟一百零八拜!”

    说着九叔就这么走了上去,叶伟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看着九叔对着棺材叩拜的样子,让叶伟震撼的发麻。

    中海的商界皇帝,在鲁东的小村子里,叩拜一位亡故的老友。

    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肯定会轰动的!而跟着九叔一起参拜的,一共有一百多号人。

    二十多分钟后,当九叔回来,叶伟看到又有人上来叩拜。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到下午两点多,随着举幡的孝子摔盆后,一众人扛起棺材离开了。

    “鲁东地区的习俗,这里的民风很淳朴。

    只是庚金刀的价值,让刘玉坤动了歪心思。”

    刘长河此刻走了过来,“说道刘玉坤,他的父母现在都是癌症晚期,老两口没去一天医院,不过现在有点危险了。

    鲁东的俗话说,吃麦不吃糠命不过秋!”

    说着刘长河脸色难看的说道,“昨天我去村长家里去,他统计了一下,从五年前医疗器械厂建起来后,村子里的的癌症死的人,有将近五百人。

    而且大多是老人,所以这些年也没太在意。”

    就在这时,九叔说道,“刘玉坤抓到了,他们全家坐的是周天下的游轮,听说是您的事情……”九叔没说下去,叶伟则是苦涩的一笑。

    “还有庚金刀也追回来了,刘玉坤在中海全都交代了。”

    “回中海!”

    叶伟抬头看看天,说了这么一句。

    九叔微微点头,刘长河闻言亲自开车送两人离开。

    在车站,九叔对刘长河说道。

    “医疗器械厂的欠款,我会负责偿还,厂子复工的事情你要多费心了,过几天会有人跟你对接的。”

    言毕九叔和叶伟走了,刘长河却激动的呆在了当场。

    因为九叔的句等于是告诉刘长河,医疗器械厂以后就是他说了算了。

    上车后,叶伟想着翻看一下手机,就准备睡觉的。

    但是当他打开微信的时候,却看到了一条信息,让他一下就坐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