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44章 刘家庄
    九叔的话单刀直入,让刘长远一愣,稍稍反映了一会儿,才很谨慎的给出回答。

    “是!老人家,你问这个干什么?”

    九叔闻言看了看叶伟,这才说道,“砀山古称芒砀山,是当年刘邦斩白蛇起义的地方,所以才有这么一问。”

    “哦!原来如此,说起来我还真是,砀山刘家其实就是当年刘邦的后人,在家族里我们是要称高祖刘邦的。”

    “长远,你可拉到吧!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想办法要钱才是正事儿!”

    刘长远脸色阴沉下来,“我已经报警了,警察说这家伙去了中海,还查到他购买船票的信息,而且船已经开了……”“完了,这家伙全家都跑了,我派人去了他老家,家里就剩下他父母了,两个老人都八十多了。

    而且只有个瓦房小院,根本不值钱。”

    “这钱是要不回来了,老子辛辛苦苦一年多给这厂子送货,全白干了!”

    听着这群人的抱怨,叶伟和九叔心里也觉得奇怪。

    想来九叔来这里,也没有要钱的意思,这家伙跑路干什么?

    刘长河此刻说道,“啥也别说了,我看这样吧!这厂子咱们叫人来看着,真不行不还有法院拍卖吗!”

    “只能这样了,就算把厂子拆了卖废品,也不够还咱们钱的……”听到这里,刘长河这才拿起手机打了电话,很快就来了五十多号人。

    “行啊!刘家来人,我们就放心了,都先回去吧!”

    说着有人带头离开,厂长办公室里的人全都走了。

    刘长河看到叶伟和九叔他们没走,问道,“你们怎么不走。”

    “我在车站的时候,跟你说过我们是中海来的。”

    九叔笑盈盈的说着,刘长河苦笑一声,说道。

    “你说着家伙,欠了多少人的钱,居然连中海都有,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想的。”

    九叔闻言表情古怪,这人的思维一旦进入某个固定模式,除非九叔自己说破,这家伙想自己反应过来,估计要到后半夜了吧!这样想着,叶伟和九叔走入办公室。

    满地的烟头,呛人的烟味,让叶伟微微皱眉。

    刘长河坐在办公桌后一番翻找,最终一无所获,叹气一声说道。

    “两位,跟我走吧!我给你们找个住的地方,实不相瞒我家有位长辈去世了。

    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要路祭,要忙一天的!”

    九叔闻言脸色微变,突然一拱手,说道。

    “那就劳烦了!”

    刘长河看到九叔的这个手势,下意识的也拱了拱手。

    十几分钟的路程,叶伟和九叔住进了一家宾馆的标准间。

    他们倒是想住总统套房,可是这个城市也得有。

    在刘长河要走的时候,九叔突然问了一句。

    “冒昧的问一句,仙去的是刘家的哪位?”

    刘长河有些意外,但还是说道,“我的三太爷,一百多岁了。”

    “是茂山老哥哥不在了啊!”

    刘长河闻言脸色一变,意外的看向九叔。

    “老人家认识我太爷,之前在车站是晚辈失礼了。”

    “没事的,不知者不怪。

    我跟他认识几十年了,只是最近四五年没了联系。”

    九叔表情沉痛的说着,“还是来晚了一步,没能见老哥哥最后一面啊!”

    而刘长河却说道,“既然是太爷爷的故交,那就不能让你们住在这里了。”

    说着他进了房间,把两人的行礼拿上,向外走去。

    “老人家应该来过砀山,肯定知道这里距离刘家庄不远。”

    九叔微微点头,“郭庄旁边就是刘家庄,这个我是知道的。”

    上车后,刘长河带着歉意的说道。

    “这几年刘家很不顺,大太爷和二太爷三年前去世的,三太爷今年去世的。

    我爷爷辈的人,也都走的七七八八了。”

    刘长河的语气落寞,一脸的苦涩。

    “这座医疗器械厂,其实没欠我钱,只是厂长姓刘,是我的族叔。

    刘家人要脸面,他跑了我就要顶上来!”

    “仗义!”

    九叔微闭着眼,默默的说道。

    “鲁东人讲的就是仁义礼智信,其实我很瞧不上我那位族叔,也不知道给他投资的那位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这话一出九叔闭嘴了,叶伟看向他憋着笑。

    车子在没有路灯的路上,行驶了好长时间,最终驶入了一片树林中。

    就在叶伟和九叔疑惑的时候,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座三层的建筑,长约有五十米,装修的很现代,掩映在树林中显得很幽静。

    刘长远笑着说道,“到了!这是我自己开的农家乐,现在快春节了服务员都放假了。”

    说着三人下车,刘长远将叶伟和九叔,安排在了三楼的两个房间。

    安排妥当后,他们来到楼下的公共客厅,现在农家乐基本上都是这种布局。

    “当着你们的面,我不想说家族的事,可是实在憋不住啊!”

    听刘长河这么说,叶伟觉得奇怪。

    毕竟之前刘长河的表现很谨慎,怎么九叔表明身份后,他居然放下戒心了。

    然而还没等叶伟想明白,刘长河突然单膝跪地,用一种很古代的方式给九叔跪下了。

    而且不止这一下,而是跪下站起再跪下,反反复复三次。

    九叔一点也不意外,很淡然的接受对方叩拜。

    “砀山刘家刘长河,见过仇前辈!”

    九叔一点也不意外,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要到明天才能反映过来呢!”

    刘长河笑着说道,“其实在厂子里,你们一说是中海来的,我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但是那里这么多人,如果挑破你们的身份,太危险了。

    毕竟那些人都急眼了,本身收入就不高,族叔这一跑,可是要了他们的命了。”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跑进来,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长河,你爷不行了!长河……”客厅里的刘长河闻言腾一下就站了起来,震惊的全身发抖。

    九叔看了眼叶伟,说道,“别急,先过去看看,我和叶先生,都是医生。”

    刘长河感激的点点头,说道,“以前在三太爷那里听过,他说您是赛华佗!”

    说着刘长河他们就向外走去,院子里站着个胖子焦急的喊着。

    “长河,快去家里看看吧!你爸刚开车带老爷子从医院回来,医生说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了,让回来等死!”

    说话间,四人上车向着刘家庄驶去。

    这里距离刘家庄很近,也就一公里的路,两三分钟就到了。

    还别说,这里都是一栋栋的小别墅,门口还都预留了停车位。

    下车后,刘长河带头就跑进去,在爷爷的卧室里,看到父亲正在给爷爷换寿衣。

    “爸,你干什么,我爷还活着!”

    刘玉堂是个满脸褶皱面向憨厚的庄稼汉子模样。

    看到儿子过激的反映,他一把就将刘玉堂推了出去,力气之大很是惊人。

    “医生都说你爷不行了,你还有什么办法,现在不换上寿衣,等真的……”说道这里刘玉堂觉得这话不能说,“呸”了一声,骂道。

    “滚,三十好几的人了,整天胡混就是不结婚,到底没让你爷见到重孙,你还有什么脸来!”

    说着刘玉堂抬脚就要踹,然而他却看到我是门口站着两个陌生人。

    一愣神的功夫,刘长河就站了起来。

    “我带医生来了,让他们看看,兴许爷爷还有救!”

    “我呸!你能找什么靠谱的医生!市里张医生都说了,你爷是年龄到了根本没病……你……你……滚!”

    刘玉堂被气的胸膛起伏,九叔却是上前一步,拍了拍他的肩头。

    “别动气,静心养气!你说的那位医生说的不错,但也不是没有治好的办法。”

    刘玉堂想说,不可能!可是九叔不给他说的机会,跟叶伟一起来到了老人的床前。

    叶伟只是看了一眼,就皱眉不已,脱口而出。

    “这是中毒了!”

    九叔的脸色也阴沉下来,而不等众人反映,叶伟已经开始施针了。

    很快十几根银针下去,从老人耳中流出两股腥臭的黑血,紧跟着老人就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唉……”随着这一声叹息,这位枯瘦的老人,居然缓缓的抬起了手,虚弱的说道。

    “长河来了吗?”

    “爷!”

    刘长跪着爬到床前,握住老人的手。

    “要结婚生孩子啊!”

    “爷,您只要好起来,我立马结婚,您放心!”

    刘长河带着哭腔说着,而房间里的其他人也都抹了抹眼泪。

    “少量盐糖,只要鸡蛋清,开水冲开,喂老人喝下。

    村里有门诊吗?

    我写个药方,门诊的医生按照药方配好药送过来!”

    叶伟说着瞟了眼床头,顺手拿起了放在那里的笔记本和笔,刷刷点点的写了起来。

    刘玉堂眼前一亮,说道,“有,我亲自去!”

    他不相信叶伟和九叔,而是看到自己父亲醒了,所以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答应道。

    很快他拿着药方走了,没多久就回来了。

    手里拿着四瓶液体,还有一套输液器。

    叶伟接过输液器扯开刚想用,结果却看到输液器的管子里有白色的粉末。

    这让他微微皱眉的同时说道,“这个输液器不能用,赶紧去换!”

    刘玉堂已经很累了,但还是答应一声出去了。

    没多长时间,当他再回来的时候,叶伟没有急着扯开包装,而是隔着包装袋观察起来。

    发现这个输液器的管子里,也有白色的粉末。

    叶伟立刻警觉起来,于是他扭头看向刘长河,问道。

    “最近的医院在哪儿,去弄几套输液器回来。”

    刘玉堂急了,“还不能用吗?”

    叶伟摇摇头,刘玉堂当场就破口大骂起来。

    “我就说刘玉贵有问题,要不然这几年村里的老人怎么会死这么多,果然是这个老不死的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