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43章 鲁东之行
    “还要等一周?

    叶先生,您要知道,这次机会很难得,我……”爱德华费解的盯着叶伟,他有点不耐烦了。

    毕竟已经等了好几天了,他希望叶伟能尽快动身去万国岛。

    叶伟很坚决的说道,“我最近有很多事情要忙,当然您也可以先回去,毕竟中海现在出现了一例朊病菌感染者。”

    朊病菌!爱德华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显然他有些害怕了。

    “这不可能吧!在北美朊病菌只在动物中传播,并没有传染人的先例。”

    叶伟很认真的说道,“但朊病菌传染人只是时间问题,并且只需要一次变异就可以。”

    “哦!上帝……”爱德华愣在那里好长时间没在说话。

    但是让叶伟奇怪的是,只比多多大一岁的丽莎,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一个四岁的孩子,能知道什么是朊病菌吗?

    “丽莎!能让叔叔给你把脉吗?”

    叶伟如此想着说道。

    爱德华闻言显然很警惕,“你要干什么?”

    “我只是看出了一些问题,当然如果孩子不想就算了。”

    叶伟表现的很随意,但是心中的疑虑却越来越大了。

    爱德华闻言下意识的居然看向了丽莎,而叶伟看的很清楚,丽莎的表情有很细微的变化。

    “好吧!”

    爱德华答应了,而丽莎伸出手来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抗拒。

    太反常了!然而就在叶伟搭上丽莎的脉搏后,他却显得异常的平静,甚至脸上还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丽莎真乖,最近有没有不舒服吗?”

    丽莎懵懂的看着叶伟,乖巧的摇摇头。

    “叔叔,我是不是生病了?”

    叶伟笑着摸了摸丽莎的头,“没有,是叔叔看错了,丽莎很健康……”说着叶伟松开了丽莎的手腕,看向爱德华说道。

    “我有我的难处,有些事情必须去做。”

    “七天,只有七天,否则叶先生您这次的名额,将会被别人取代。”

    叶伟微微点头,笑着说道,“我知道的!”

    爱德华闻言起身告辞离开,在他和丽莎走后,叶伟的表情却怪异起来。

    一直陪在叶伟身边的赵倩,看到他这个表情问道。

    “怎么了?”

    叶伟微微摇头,说道,“没什么!”

    赵倩看叶伟不说,也不再多问。

    “对了,你去鲁东干什么?”

    “师父走前交给我的事。”

    说着叶伟从赵倩手里接过行李箱,但他却怎么也不想走出别墅的门。

    看他不走,赵倩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有点舍不得!”

    叶伟突然转身将赵倩拥在怀中,良久不愿放开。

    赵倩轻轻拍着叶伟的后背,“你怎么跟孩子一样,多多有时候也这样!”

    “我去看看孩子!”

    叶伟说着三两步到了楼上,多多已经睡了。

    白天的时候,跟八部众练武累到了,所以早早的就睡了。

    叶伟站在床头,看着熟睡的儿子。

    “儿子,老爸走了,放心很快会回来的!”

    说着他摸了摸多多的脸颊,不料多多伸手抱住了叶伟的胳膊。

    这让叶伟更加不舍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次很舍不得多多。

    此刻赵倩上来了,叶伟对她说道。

    “要不我带多多也去吧!”

    看叶伟不舍的表情,赵倩笑着说道。

    “这样你带我们一起去,省的你在外面找人了。”

    “你刚怀孕还是别了,就留在这里!”

    叶伟说着偷偷的拿开胳膊,这才离开了别墅。

    走出七十七号别墅,叶伟看到八部众正在外面等着。

    “保护好他们。”

    “是!主人!”

    叶伟拉着行李箱走了,八部众一直到叶伟的背影消失,这才离开。

    外滩庄园门口,一辆车停在那里。

    九叔给叶伟开门,等叶伟上车后,他才上车。

    “少爷,为什么不坐飞机。”

    车上九爷不解的问道。

    “不踏实!”

    叶伟只说了这一句,九叔微微皱眉。

    这次他们是坐高铁出行,中海到鲁东的砀山,大概需要三个小时。

    出狱后叶伟这是第一次以铁路的方式出行,走入整洁的甚至有些奢华的车厢,叶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因为他坐牢那年,高铁还很少。

    而仅仅三年后,高铁已经蜕变成了动车,车速居说已经提到了四百公里。

    坐下后,九叔对叶伟说道,“少爷,垚天刀我已经拿到了,荀非可能被判无期!”

    “嗯!”

    叶伟答应一声,看着车窗外。

    “垚天刀,就在我行李箱里。”

    听到九叔这么说,叶伟很诧异。

    “文物!”

    九叔乐呵呵的说道,“我特意到警察局开了一封信。”

    “其实用不着这样的!”

    叶伟这么说着,九叔却是笑着没说话。

    “那名朊病菌患者是怎么回事儿?”

    听到叶伟这么问,九叔表情凝重了一些。

    “他跟几个朋友刚从北美回来,在那边他们吃过鹿肉,而且是他们自己打猎时猎杀的鹿。”

    闻言叶伟想都没想,说道,“其中肯定有人吃了鹿脑。”

    “是,就是患病的那人吃的,从北美回来后两天,被朋友发现昏迷在家里了。”

    叶伟边听边点头,九叔详细的说着。

    “现在那人已经被断定为脑死亡了,但是心脏还在跳动,我们争取了他们家人的同意宣布了死亡,但却维持着那人的心跳。”

    “辅助维持,还是自主维持?”

    九叔的脸色有些难看,“目前还是自主维持,甚至于他现在还能无意识的自主活动,本能的进食。”

    叶伟倒抽口冷气,“这太危险了!”

    九叔不说话了,他们心里都有忧虑,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三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鲁东省砀山,这是个四线城市。

    走出砀山的车站,叶伟和九叔看着车站的广场。

    “不是说有人来接吗?”

    叶伟问道。

    九叔也在寻找,他之前打了招呼。

    为了这次鲁东之行,九叔特意通知了几年前收购的一家企业。

    对方听说九叔要来了满口答应,并且还反复确认了九叔来的时间。

    没多久叶伟看到远处一辆宝马车边,有人举起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接九爷”!看到这几个字,叶伟嘴角有点抽抽。

    但还是跟九叔走了过去,不过那人看了看叶伟他们,却并不搭理。

    “小伙子,你是来接中海的……”“老头起开,别挡着我接人。”

    那人很霸气打断了九叔的话。

    叶伟看了眼这人,大概三十岁出头,方脸很壮实个人。

    “唉,哥们,我们就是你要接的人。”

    然而那人却是不屑的看了看他们,继续高高举起手里的牌子。

    叶伟表情古怪,而九叔却是拿出手机,翻找了一会儿给对方打去了电话。

    结果对方并不接电话,这让九叔有些挂不住脸了。

    反复的打了几次电话,结果对方直接关机了。

    九叔脸色难看,叶伟微微皱眉,拉了拉九叔。

    “走了,咱们自己打车走!”

    九叔一脸的无奈,被叶伟拉着离开了。

    上车后,九叔说了地方,结果司机却用很诧异的目光看着他。

    “你要去郭庄的那个医疗器械厂?”

    九叔没多想,只是“嗯”了一声。

    “哎呦,我是真没想到,那个厂长居然欠了这么多人的钱,你们是我今天拉的第三个了!”

    九叔有些困惑,问道,“这话怎么说?”

    “老爷子可真逗,还怎么说,破产了呗!就在昨天,突然宣布破产了。

    听说厂长都跑了,活脱脱江南皮革厂的翻版!”

    听出租车司机这么说,叶伟和九叔都很意外。

    之前九叔联系的时候,对方可是答应的好好的,怎么转眼间就破产了呢?

    “对了,这事儿可奇葩了。

    我听说这厂子的效益还不错,不知道怎么就宣布破产了。

    而且厂长还留下一句话,想要钱就去中海找什么九爷。”

    听到这里,叶伟和九爷似乎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砀山郭庄是个远离城市的地方,周围没什么旅馆,更别说酒店了。

    叶伟和九叔在医疗器械厂下车的时候,看到厂子的大门开着,里面横七竖八停满了车。

    不少人聚在厂长办公室里,大概有十几个全都抽着烟。

    叶伟和九叔下车后,出租车司机就走了。

    两人来到办公室外,就有人看到他们了。

    “你看,又有人来了,也是要账的吧!别看了,厂长带着全家跑了!”

    “你们来的也太晚了,不过来了也好,咱们人多,正好商量一下,去看看怎么去中海,找个那个什么九爷要钱去。”

    叶伟闻言看向九叔,而九叔却是老脸一红,无奈的摇摇头。

    “万儿八千的也就算了,这厂子可欠了我十几万呢。”

    一个老头说着,一拍大腿。

    “老子今天不走了,就住这里了。”

    “别说了,我刚交了货款,两百多万啊!结果他突然说破产了,钱也不退了,狗娘养的!呸!”

    叶伟和九叔什么也没说,就在门口站定,看着眼前这个占地三百多亩的厂子。

    嘎……一阵狂暴的刹车声传来,之前在车站看到的那辆宝马,直接一个甩尾停在了厂子的主路上。

    车上下了之前见过的那名大汉,此刻他嘴里骂骂咧咧的。

    “他娘的,咱们都被骗了!哪有什么中海来的九爷,人家知道这厂子亏钱,还能舔着脸过来给他还钱!”

    “报警!咱们所有人加起来,得超过一千万了吧!这么多钱,警察不会不管。”

    壮汉骂咧咧的走过来,一眼看到叶伟和九叔,脸上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

    “火车站的时候,我就猜到了。

    你们肯定也是来要账的,可惜那时候我不能走,抱歉了!对了,我叫刘长远!”

    说着那人伸出手,叶伟礼貌性的握了握手说道,“叶伟!”

    “叶兄弟,咱们算是认识了,这家伙欠你多少钱?”

    刘长远这么问,叶伟有些尴尬的看向九叔。

    而九叔却阴沉着脸说道,“五千万!”

    这话一出,现场出现了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

    而叶伟心里却是想笑,虽然不知道厂长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叶伟可以肯定,这家伙肯定是知道九叔要来,故意跑路的。

    想来这些年那家伙也赚了不少,只是不想归还九爷最初的投资而已。

    不过就在这时,九叔却对刘长远问道,“你姓刘,那你是砀山刘家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