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37章 再相遇
    徐家完蛋了!徐永名下数万亿的现金,引起了徐家旁系分支的觊觎。

    因此在徐永入狱后,徐家内部爆发了,一场因为争夺家产引发的血腥屠杀。

    连续发生的灭门惨案,警方没费太大力气,很轻松的就抓住了凶手。

    按说得到这个消息后,最高兴应的该是叶伟。

    但他却高兴不起来,从得知叶良才突然宣布黑拳比赛结束,叶伟越发的心神不宁起来。

    当知道肥城徐家的事情后,叶伟内心的恐惧更加不可收拾了。

    也正是如此多多的生日宴,才会安排的如此低调。

    并且现在的叶伟更是一步,也不愿离开赵倩和多多。

    他总有种感觉,好像他只要稍不留神,赵倩和多多就会消失。

    这种焦虑已经折磨了他好几天,而赵倩早已发现了叶伟的异常。

    她没说出来,而是默默的陪在叶伟身边,给他一定的安慰。

    东康府宴中,叶伟和家人全都来了,唯一没来的是柳君如。

    她现在怀孕快三个月了,正是妊娠反应最强的时候。

    所以她一个人留在了七十七号别墅里。

    而今天参加多多生日宴的,还有八部众所有人,以及九爷、龙五、桑彪、王芸、高雅等人。

    当然叶青柠、褚倩然、王千雪也来了,而门诊的房东夏美也来了。

    好像这个女人是听说柳君如今天没来,这才决定过来的。

    这让赵倩和叶伟,对赵永刚投去了狐疑的目光。

    然而赵永刚却说了一句,“你妈怀孕了,回去别乱说!”

    赵倩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然而叶伟心中的不安却越发强烈起来。

    这次的生日宴,叶伟和赵倩没在门口迎客。

    张伟进带着武久平父子,废了好大力气才找到这里。

    “叶先生,赵总!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武久平,国内最大的女包轻奢品牌就是他的。”

    武久平谦和的笑着,将礼品送上,笑盈盈的说道。

    “叶先生好,初次见面不成敬意,一定收下!”

    说着武久平把儿子武艾伦让了出来,“我儿子武艾伦,刚毕业一年,今天带出来让他见见市面。”

    武艾伦显然不想来,但还是应付着寒暄了两句。

    “哥,切蛋糕了!”

    叶青柠突然从包间里探出头,喊了一声就回去了。

    叶伟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对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向包间走去。

    武久平没看到叶青柠,但是武艾伦听到声音的一刻,就确定是叶青柠了。

    武艾伦愣在了当场,看着叶伟等人的背影,他心中充满了怒火。

    良久他才挪动脚步,武久平看到儿子没跟上来,喊道,“儿子,这里!”

    然后武久平对包厢里的人说道,“九爷,真不好意思,我那儿子刚毕业,没什么社会经验,来的时候还跟我闹别扭呢!”

    说话的功夫,武艾伦还没过来,仅十米的距离早该过来了。

    武久平有些生气,但是回头的时候,却看到武艾伦站在另一个包间外,正呆呆的发愣。

    “艾伦,过来!”

    武久平的呵斥,让武艾伦如梦方醒,但人却浑浑噩噩的走了过去。

    此刻武久平笑着说道,“我儿子,艾伦!”

    然后他就跟武艾伦介绍起包间里的人。

    “中海九爷,这可是商界的神话,中海的商界皇帝。

    龙五你得叫五爷,中海地下世界的皇帝。

    马跃进你马叔叔,中海酒店业的扛把子。

    这是桑彪叔叔……”一口气介绍了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最后介绍到张伟进。

    “这是张叔叔,还有他的女儿张涵,你跟小涵应该算是同龄人了!”

    这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是在给武艾伦介绍对象啊!张伟进也没反对的意思,笑着说道,“我家丫头还在上学,不过我听说你考上了中海大学的研究生。

    以后有空你可以辅导小涵的学习。”

    气氛还算融洽,武艾伦也对在座的这些人感到震惊,因为每一个都是中海如雷贯耳的大人物。

    不过他现在更关注的,还是在隔壁包间里的叶青柠。

    刚才看到她的时候,叶青柠是背对着门口的。

    武艾伦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叶青柠并不知道。

    孩子的生日宴,本身就是成年人联络人脉的理由,当然这是外人的理解。

    推杯换盏间,生日宴进行过半。

    孩子的饭量本就不大,再加上开饭前的生日蛋糕,多多早早的就吃饱了。

    叶青柠孩子心性,看到多多离开了饭桌,她也跟着离开了。

    于是两人就在东康府宴里溜达起来,不知道是谁先提议的,两人居然玩起了捉迷藏。

    武久平在的包间里,大家正畅快的聊着。

    而武久平想要加入伟业资本的意思,也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

    但是九叔却始终没吐口,也不说可以,也不说不可以。

    武艾伦带着挤出的笑容,默默的听着他们的聊天。

    突然他感觉裤脚一紧,像是被人拽了一下。

    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却正好看到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对着他做了个嘘的手势,而后钻到了桌子下。

    叶青柠此刻正趴在走廊的墙上数数,“四十八、四十九、五十……多多,小姑要开始了,你藏好了吗?”

    说着叶青柠开始一个包间一个包间的找,结果到处都找遍了,就是没见到多多。

    “唉,小家伙躲什么地方去了!”

    说着叶青柠推开了,武久平所在包厢的门。

    一眼看到九叔也在,她笑盈盈的喊道。

    “九叔,你见到多多了吗?”

    九叔一愣,笑的说道,“青柠小姐……多多我没见到啊!”

    然而说着的时候,九叔感到脚下有什么东西,低头看去却发现多多从桌子下露出头。

    九叔的表现,让叶青柠看在眼中,“哦!那我走了啊!”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可叶青柠却缓步走了过去。

    她突然掀开桌布,一把将多多从桌子下抱了出来。

    “九爷爷坏,出卖多多!”

    多多被叶青柠抱着,毫不留情面的喊着。

    而九叔却笑呵呵的说道,“小少爷说的对,哈哈……不过下次不要躲在桌子下了!”

    只不过此刻的武久平和武艾伦父子,却有些古怪起来。

    武久平瞪大了眼睛,几十年阅历的他,在看到叶青柠抱着多多后,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尤其是九爷对叶青柠恭敬的态度,武久平就想给自己一巴掌。

    而武艾伦却没看出这些来,眼中满是怒火。

    “艾伦?”

    叶青柠也很意外,本来满是笑意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而后她抱着多多离开了包间!然而最惊讶的还是张伟进,叶青柠他是见过的,但却是刚知道她的身份。

    “你回来!”

    然而走到门口的叶青柠,却被武艾伦的一声怒吼叫住了。

    “为什么?”

    叶青柠站在那里,转身回头看着武久平,脸上满是厌恶。

    “艾伦,那天是我真的对你动心了。

    这个我承认,但是你爸的那番话说的很对,我们不合适!”

    说着叶青柠抱着多多就离开了,武艾伦看向父亲,此刻他才明白过来。

    聪明的人在爱情面前,都是愚蠢而又自私的。

    若当天武艾伦当天够冷静,就不会觉得叶青柠是因为他贷款买车而离开他了。

    现在听到叶青柠口中说出这番话,武艾伦当场愣在了那里。

    “儿子,我……我……”武久平想要解释,但是武艾伦不想听了。

    这些天武久平对他说的够多了,什么女人只认钱,只要钱够让女人干什么都可以。

    诸如此类的话,武艾伦听得都有些反胃了。

    “爸爸!”

    “多多,你在这儿啊!”

    叶伟的声音响起,于是包间里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少爷!”

    “叶先生!”

    “老大!”

    叶伟看向包间,笑眯眯的点点头,抬手虚压了一下。

    然后他拿出一把车钥匙,说道,“保时捷没订到,不过我弄一辆粉色的劳斯莱斯,就在酒店外停着,要不要过去看看。”

    叶青柠闻言笑了起来,一把抢过车钥匙,问道,“是曜影还是魅影?”

    “魅影!”

    “太好了!哥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现在我终于凑齐劳斯莱斯全系列了。”

    说着叶青柠对多多说道,“走,跟姑姑看车去!”

    他们走了,叶伟笑了笑刚想离开。

    然而武艾伦却是突然喊道,“叶青柠!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我送你的车不好,所以……”叶青柠刚到电梯门口,扭头看向武艾伦。

    “保时捷系列,我还真的就差那辆车,喜欢是真喜欢。

    但是你家人的态度,让我不喜欢!”

    说着她就要抱着多多走入电梯,武艾伦却是怒吼道。

    “咱们如果结婚了,我们可以跟父母分开生活的……”“结婚!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这话是桑彪说的,而叶伟却不想在这里多留,转身回自己的包间了。

    武艾伦眼神不善的看向桑彪,“你说什么?”

    他表情扭曲,像是受了奇耻大辱,声音低沉的质问道。

    “你先搞清楚那位大小姐是谁,你想娶她是根本不可能的。

    如果你们结婚,只可能是你倒插门过去!”

    武久平听到这番话,之前还有点不确定的想法,彻底被肯定了。

    “她就是个爱钱的女人,凭什么让我倒插门……”然而武艾伦的话没说完,九叔的声音响起。

    “我家小姐的婚姻,只能事把男方娶进家门,不可能嫁出去,这是叶家近百年来的规矩!”

    武艾伦还想说什么,但是仔细品了一下九叔的话后,他愣住了。

    武久平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都怪我嘴欠!”

    张伟进也是倒抽了口凉气,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老朋友的儿子,居然差点就跟叶家有了关系。

    而就在这时,刚下去的也叶青柠和多多居然又回来了。

    在她们身后跟着一大一小两位老外,叶青柠正跟其中那位帅气的白人男士说着什么。

    而多多也正跟一位金发碧眼的小女孩,用汉语说着些孩子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