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28章 少爷真是神人
    “哪天我要是死了,也是被你气死的!”

    周海滨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国内就这么几个超级家族,关西李家、西川王家,中原徐家、开封赵家,凤阳朱家,还有鲁西刘家!我就不明白了,这些你以前就没听说过吗?”

    吴婷有些委屈,回了句,“我上哪知道去!”

    周海滨一屁股坐下,脸色难看的说道。

    “西川王家的实力,一百个碧云家园也赶不上啊!”

    说着他用手捂住了胸口,脸色难看的厉害。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一位急救医生喊了一句,“谁叫的救护车!”

    然后就看到周海滨发青的脸色,短短时间里他的嘴唇都白了。

    “速效救心丸、除颤器,赶紧上来两个人,心脏病突发……快!”

    说话间医生冲了过去,一把扶住想要躺下的周海滨。

    “别躺下坐稳了,你心脏病发作了,躺下就完蛋了!”

    说话间又一名医生跑了进来,快速的拆开了包装,将一粒速效救心丸送到了周海滨嘴里。

    五分钟后,周海滨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而这个过程中,吴婷被吓的呆立当场,一直到抢救结束,她都没回过神来。

    周海滨最终缓了过来,他半躺在椅子上,衣服被扯开,胸口不断的起伏着。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活着真好。

    同时他也想到王千雪的话,再不进行治疗他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此刻急救医生抬担架夹就上来了,把周海滨抬上了担架。

    吴婷此刻才想起来,为什么周海滨一犯病就有急救医生来。

    “医生,能问一下,是谁打的急救电话吗?”

    急救医生困惑的看着吴婷,说道,“不是你们自己打的吗?”

    言毕他们抬着担架走了。

    吴婷嘴里嘟囔着,“不管你是谁,谢谢你……谢谢你了……”就在他们走后,马跃进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心中很佩服叶伟。

    叶伟来的时候,他也刚到包厢门口。

    两人碰面后叶伟只是听到周海滨说话的声音,立刻就判断,这家伙一会儿可能会突发心脏病。

    所以当下让他去打了急救电话,做完这个后他才进的包厢,才听到了后来周海滨的那番话。

    “少爷真是神人啊!”

    马跃进感叹了一声后,缓步离开了这里。

    外滩别墅里,叶伟把王千雪和于慧送到一号别墅的门口。

    “你走吧!我没事儿!”

    叶伟想说他今天没地方住了,想在一号别墅里的书房休息一晚上。

    可他看了看于慧还是放弃了,看来两个女人似乎要聊些什么。

    于是叶伟离开了,他找到了徐阳让他把十七号别墅给叶伟打开了。

    之所以住在这里,是因为这里距离十六号别墅很近。

    徐家兄弟,还有那个徐十六都在,他不着急杀他们。

    报仇讲究的是个过程,当年他们对叶伟造成了怎样的伤害,现在叶伟也要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体会一下。

    叶伟站在十七号别墅二楼的主卧里,看着不远处的十六号别墅。

    此刻他能清晰的看到,十六号别墅的院子,客厅的灯还亮着,二楼主卧的灯也亮着。

    他能看到徐艳阳和徐朗,在一楼和二楼之间来回走动。

    大概晚上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有医生穿着防尘服给他们量体温。

    而后没多长时间,九叔的电话就来了。

    “少爷,徐永来中海了。

    刚下飞机就到我这里来了,已经到国医大厦了,您要不要过来。”

    叶伟想都没想,说道,“告诉他,现在的条件是,徐家在新丰银行、九州商业银行和福泰银行的所有股份。”

    “少爷,这样恐怕不好谈吧!”

    九叔为难的说道。

    而叶伟却不在乎,“没事儿,你就这么跟他去谈。”

    拒绝一次,就加一分筹码,这是师父交给叶伟的。

    只要你占据绝对的优势,那么再过分的条件都能提。

    不要怕对手不答应,因为他们不答应,会失去更重要的东西。

    叶伟就是在赌徐永舍不舍的。

    他两个儿子和徐十六这位徐家的强者。

    九州国艺大厦内,九叔和徐永在某间待客室里见面了。

    当九叔说出新的条件后,徐永直接站了起来。

    “他想干什么,他知道这是多少钱吗?

    做人不能太无耻!”

    九叔则是眼观鼻鼻观口,沉默着不说话。

    徐永掌控着徐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他知道这个家族有多难管理。

    徐家每代人,男丁都很兴旺。

    这也导致徐家现在的分支很多,而老祖宗的规定就是,这些徐家人必须让主家养着。

    谁当上家主,谁就养着这些人。

    因为这是徐家的根基,也能保证徐家的血脉延续更长时间。

    徐永接过徐应龙的衣钵后,也是这么做的。

    但是他现在羽翼不丰,主要还是靠着父亲的威严,以及十六叔的强大武力,为他做后台支撑的。

    也就是说,一旦十六叔有意外,他家主的位置肯定不稳。

    而徐家的家训中还有一条,不惑后子嗣早夭,需从旁系过继子嗣。

    但是等到他徐永百年后,就等于旁系被扶正,而他这一脉就算是断子绝孙了。

    这也是他不愿看到的,所以摆在徐永面前的选择并不多。

    但是叶伟要的实在是太多了,他自己下不了这个决定。

    于是徐永说道,“我给家里去个电话。”

    九叔微微点头,徐永拿出手机给父亲徐应龙去了电话。

    良久之后徐永阴着脸回来了,站在九叔面前好半天才说道。

    “徐家愿意投资伟业资本,你们说个数字,我们马上就能答应,不管是多少!”

    九叔闻言却是摇摇头,认真的说道,“我家少爷说了,我们的条件不会改,没有第三种选择。

    他还告诉我,即便是第三种选择看上去非常诱人,我也不能答应!”

    徐永闻言只感一阵胸闷,双拳紧握的他,从出生以来从未面临过这种局面。

    他犹豫了再三,说道,“我需要再打个电话。”

    九叔做了个请便的手势,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这次徐永用了很长时间,最后脸色也阴沉的说道。

    “你们条件我们答应了,不过要把病治好再说,如果你们不答应,那么徐家将不会再妥协了!”

    九叔闻言起身,说道,“少爷让我明天早晨八点给他回复,所以你还有思考的时间。

    你还是好好的考虑一下,明天早晨见。”

    徐永呆呆的看着九叔离开了,显然对方还是不答应,他又给父亲徐应龙打去了电话。

    现在他已经明白了对方态度,现在只要徐家说不同意,那么对方肯定会继续增加筹码。

    并且对方肯定知道,徐家掌控了八家国内的商业银行,对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动徐家的根基。

    别管是动人,还是动产业!徐永不是没有其他办法,比如他现在可以临时成立一架公司。

    将徐家手里的银行股份,通过股份转让的方式,将绝大部分股份转让到那家空壳公司。

    可是对方也是商界老手,这种手段一旦被识破,对方如果对那家公司出手的话,徐家的损失就大了。

    并且很有可能留不住人!徐永不想冒险,这次对方算是稳准狠的打在了徐家的七寸上。

    他不得不让步了!于是徐永给九爷去了电话,很艰难的说道,“我答应你们的要求!”

    外滩庄园十七号别墅里,叶伟一直在等消息,现在是凌晨两点半。

    “应该让步了吧!”

    叶伟这么说着,果然九叔的电话来了。

    而后叶伟说道,“既然他答应了,明天股份交接,每个环节都不能放过。

    现在就开始安排收购团队,让他们去这三家银行的总部,准备随时进行交接!”

    挂断电话后,叶伟的胸口起伏的有些快,因为他很快就要迈入十万亿俱乐部了。

    虽然手段上有些阴暗,但是商战就是这样。

    你不用这些手段,别人也会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你的。

    而就在这时,叶伟突然看到,就在十六号别墅不远处,有个黑影突然闪了一下。

    叶伟看的清楚那是个人,下一刻叶伟消失在十七号别墅。

    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在十六号别墅外了。

    靠在别墅外的围栏上,叶伟看向一片黑暗的树丛,淡淡的说道。

    “出来吧!”

    随着叶伟的声音落下,于慧气喘吁吁的走了出来,现在的她一身黑。

    紧身的黑色连体衣,让于慧的身材展露无余。

    可以说这是非常棒的身材,但是于慧脸上的表情,却让叶伟很困惑。

    “你来这里干什么?”

    “不关你的事儿,别妨碍我做事!”

    于慧说着还想退回去,但是叶伟却说道。

    “让我猜猜你是谁,我了解到的资料是,徐十六有个徒弟是个女的。

    但是资料中说,他和这个女徒弟的关系好像有点不一般!”

    叶伟的话刚出口,就感到脖子一凉,一把锋锐的匕首抵在了脖子上。

    “你再说我就杀了你!”

    “我说对了!”

    叶伟一点也不害怕,很平淡的说道。

    “我要杀了那个老家伙,你根本不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

    听于慧这么说,叶伟有些意外。

    “就你的实力,想要杀徐十六,恐怕……”“我给他吃了药,明夜沙!”

    叶伟有些吃惊的看向于慧,“明夜沙无色无味可溶于水,服用者到了晚上会全身酸软无力,一旦昏睡就不会被叫醒,除非天亮后背阳光照射在身上才会醒。”

    他看向于慧,饶有兴趣的说道。

    “看来他对你做的事情相当过分啊!”

    “关你屁事!”

    于慧说着就要走,但是叶伟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不能走,如果你信我,就多陪王千雪几天,我向你保证徐十六不会活着离开这里。”

    于慧很意外的看向叶伟,“为什么?”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叶伟说着松开了手,于慧缓缓的退回到到黑暗中说道。

    “五天后,如果他还活着,就别怪我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