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09章 伟业叶伟
    啪!博云大厦中海最高的建筑之一,也是世界第八高的单体建筑。

    没有人知道,这座大厦也是环太平洋叶家的产业。

    叶良才阴沉着脸,整整一夜没睡的他,听到手下带来的消息后,彻底怒了。

    居然有人派杀手去暗算叶伟,结果还失手了。

    更可气的是这名杀手,居然找到了这里,在前台直接开口要见他,还说要五百万美金!叶良才听到消息,直接把手里的青花瓷杯给摔了,眼神阴郁的看着窗外中海繁华的景色。

    “高奎的改造如何了?”

    叶良才没有回头,身后的那名手下哆嗦了一下,还是说道。

    “失败了,高奎之前就接受过注射,这是第二次了,他现在身体是恢复了,但是脑子死了!”

    “干!”

    叶良才狠狠的一拳打在面前的落地窗上,钢化的玻璃颤了一下,受伤的剧痛让他握住了手腕。

    吴洪海此刻推门进来,看着地上的碎片,脸上露出冷然的笑意。

    他很愿意看到叶良才吃瘪,之后这样他才能展现出自己的价值,继而慢慢让叶良才听从自己的命令。

    “什么事让你这么生气?”

    叶良才听到声音豁然回头,骂道,“是你派的杀手吧!”

    “杀叶伟吗?”

    吴洪海有些意外的问道,“如果是杀叶伟的,那就是我了。”

    “你难道就没脑子吗?

    我安排黑拳比赛是为什么,现在还不是杀的他时候,你这头猪!”

    叶良才几乎要疯了,人生最可怕的几件事里,猪队友是最可怕的。

    “现在杀和以后杀有什么区别吗?

    还有你还真想通过整容,弄出另一个叶伟来吗?”

    吴洪海讥笑着说道,“如果你针对的只是叶伟这个人,那么杀了他就是最直接的,你搞这么麻烦不觉得累吗?”

    “麻烦?”

    叶良才的眼神能杀人,他恶狠狠的盯着吴洪刚。

    “看来你是真的不明白,怪不得北美吴家这么轻易就被搞成现在这样了。”

    吴洪海的脸色难看,冷冷的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我问你,吴家怎么就申请破产保护了?

    我想就算你现在还保留了过半的财富,恐怕坠机的内幕一旦曝光,吴家在北美也待不下去了把!”

    叶良才的话犹如一把刀,狠狠的插在吴洪海的心头。

    然而叶良才却是冷冷一笑,继续说道,“这就是老九和叶伟他们聪明的地方,他们不要你们吴家的钱,他们要的是你们在北美待不下去。

    北美吴家传承到你这一代,也有一百五十多年了吧!前后也有五六代人了!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叶伟他们轻易就能将你们搬倒吗?”

    吴洪海脸色难看,但却无法反驳。

    “别以为你投靠我,我应该很高兴。

    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你带来了大量的资金,我是不会接纳你的。”

    听到这段话,吴洪海深深呼吸一下,露出笑脸说道,“商人之间只有利益没有感情,不过暗杀叶伟的事情,是我之前发布的任务,当时给出的条件就是,暗杀成功是一千万美金,失败了的话只要能活着回来,也能拿到五百万美金。”

    叶良才阴沉着脸说道,“既然这样我希望不要再有下次,还有你的那个高奎死了!”

    吴洪海全身一颤,呆愣了好半天才问道,“高奎不可能啊!这家伙改造那种程度,就算是七八个特种兵都很难近身……”“自己看吧!”

    叶良才阴沉着脸,将平板电脑丢到吴洪海面前。

    视频里是坤与高奎动手的画面,看上去轻描淡写的几下高奎就被打倒了。

    吴洪海看着视频抿着嘴,好半天没出话来。

    “还七八个特种兵,对方就出来一个老头,就把他给解决了。

    我让人给他进行第二次注射,结果人就挂了。”

    叶良才说的很随意,眼神冷淡的看着吴洪海。

    “想让我高看你一眼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拿出点真本事。

    还有我重新请来了几个人,这次你来负责他们的强化!”

    言毕叶良才走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只留下吴洪海站在那里。

    国医堂里,马泰和李琦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就在刚才马犇的脚有感觉了,而李忠也醒了过来。

    就在昨天晚上的时候,他们一个被医生断定为高位截瘫,另一个脑震荡严重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现在两人都恢复了,这让两位老人喜出望外,心里的大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大笑一阵后,两位老人的脸色陡然一变,那样子阴沉的可怕。

    这一幕落在两个年轻人眼中,心头就是一寒。

    李琦握着拐杖狠狠的拄在地上,怒道,“我老头子是不是太长时间没出来看看了,还没听说过什么样的擂台,可以把人往死里打的。”

    “就是!”

    马泰也冷哼一声,说道,“等你们好了,我们几位家主,带着协会所有人都去,这场子咱们必须找回来。

    你们放心这次八极拳六大家族,都把各自家里藏着的那批人叫来了。”

    马犇和李忠闻言面面相觑,藏着的那批人在八极拳协会中,算是公开的秘密。

    据说这些人从小没上过学,从三五岁开始表现出极高的天赋后,就被家族的长辈带走,成年累月的练拳喂招。

    而每个八极拳家族叫这种人为“种子”,而且每个家族的家族一旦去世,新的家主就会从这些人中选出。

    “这次如果不是那位前辈出手,八极拳的脸面算是掉在地上捡不起来了!”

    “这不是小事儿,更何况这次‘拳谱’现身,咱们还被打成这个样子,丢人啊!”

    马泰和李琦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显得很激动。

    “哎呦,这么热闹啊!”

    坤走入病房,叶伟跟着坤身后。

    李忠和马泰看到坤后,齐齐喊了一声,“前辈!”

    “前辈!这就是那天帮你们出气的前辈?”

    马泰非常震惊,在视频中判断不出对方的身高,在他的想象中这人怎么也得一米七左右。

    可是见到坤后马泰也被惊到了,因为眼前的老者也就一米五多点,佝偻的身子微微驼背。

    李琦拄着拐杖挪了两步,一拱手,“前辈好,多谢你之前出手救了孩子们。”

    而坤却没有回话,转身看向叶伟,恭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少爷!”

    “叶先生!”

    听到坤的那声少爷,所有人就是一愣。

    一位八极拳的极境高手,居然是叶伟的手下,这让马泰和李琦的脸色很不好看。

    而叶伟像是心里有事儿,有些漫不经心的走进病房。

    “他们都好点了吗?”

    “好多了!”

    李忠和马犇都这么说着,但是看向叶伟的眼神却有些怪。

    毕竟救他们的是坤前辈,跟叶伟没什么关系。

    现在叶伟跑过来摆出这种姿态,好像长辈在关心晚辈一般,众人心中说不出的别扭与不快。

    “少爷,您来了!”

    千玲珑带着几名实习医生过来查房,一眼看到叶伟很是恭敬的打了招呼,这才到了马犇的床前。

    众人看在眼中,心中大为疑惑。

    一位国医堂的医生为什么叫叶伟少爷呢?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刘德显的声音响起。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还在隔离吗?

    怎么就有人跑出去了,还被人打断了手脚!”

    说话间刘德显走入病房,一眼看到叶伟脸色也是一遍。

    “哎呦,少爷也在啊!”

    前一刻的张扬霸气,下一刻的低声下气。

    前后的对比被众人看在眼中,众人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叶伟就刷是外滩庄园的主人,也不知道让刘德显这样的大佬也低声下气的吧!就算他会一些医术,可以治好一些疑难杂症,可依旧是个郎中,怎么也不算什么大人物吧!马泰心中不悦,身为习武之人的他,也不懂的隐藏自己的想法,低低的哼了一声。

    叶伟本就不在意,其实他本想走的,如果不是看到千玲珑来查房,他早就离开了。

    只不过叶伟对坤有恩同再造之恩,他可见不得别人对叶伟不敬。

    “少爷,既然人家都不领情,咱们也该走了。

    要我说当时,您就不该让我出手。”

    说着坤对叶伟做了个请的手势,叶伟微笑摇头缓步走出了病房。

    叶伟走后众人看向面面相觑,同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马泰。

    “看我干什么?

    我刚才就是鼻子不舒服……”马泰说着摸了摸鼻子,刘德显知道他的脾气,不由苦笑的摇头。

    “马哥唉!你呀!”

    刘德显一脸无奈的说着,千玲珑此刻已经检查了两人的情况,转身带人离开了。

    刘德显赶紧吧把病房的门关上了,用很小的声音说道。

    “你们只知道我是伟业资本的执行总裁,名头听上去很好听,实际上我头上还有人,我也就相当于工头而已。

    而叶先生可是伟业投资的真正主人。”

    马泰闻言还来劲了,不屑的笑着说道。

    “别扯淡,老刘我跟你说,万亿富豪我也不是没见过,最年轻的也得四十多岁了。

    就这个小年轻,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刘德显依旧小声的说着,“叶先生只是低调而已,你把伟业资本的伟业倒着念一下,就什么都清楚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一个个的全都变了脸色。

    “明白了吧!”

    刘德显无奈的苦笑着,很不情愿的说着。

    伟业……业伟……叶伟……“哎呀……你这个老刘,你怎么不早说。

    我当初还在纳闷,你老刘就算是今非昔比了,也不可能免费住在外滩庄园啊!搞了半天……哎呀……咱们习武之人敢作敢当,回头我找个机会跟叶先生道歉。”

    马泰恍然的说着,满脸的懊恼。

    李琦拄着拐杖,却是说道,“行了!这位叶先生一看也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道歉这件事情……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爷爷……爷爷……”突然马犇喊了起来,肚子向上挺起,整个人高高的躬起,四肢更是怪异的扭曲着,表情扭曲痛苦。

    马泰脸色聚变,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马犇……这是怎么了?

    医生……医生……快来啊!救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