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08章 叶良才
    坤回到叶伟身边,“少爷,我做的还行吧!”

    “嗯!”

    叶伟只是答应了一声,手中握着霜雪牡丹,转身回了酒店。

    而在黑拳赛场中,十几辆警车和十多辆救护车到了现场。

    马犇的伤是最重的,很有可能会高位截瘫,其次就是李忠了。

    他们都是伤到了脖子,而其他人只是断了手脚而已。

    这次八极拳协会的年轻人来了十多个人,全部都被打断了手脚。

    李琦和马泰等一众家主的脸色非常难看,但是他们也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

    但是这口气他们咽不下,可是当听到其他人说了那个神秘的老头后,几位家主惊骇的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习武人有几大境界,比如魁元的是气息内敛,如果是个国医手法高深的人,看到魁元肯定以为他是个死人。

    这些在习武之人中也是众所周知的,而坤的状态被称为外力内收。

    看似瘦弱的老头,体内却蕴藏着巨大的力量,一旦动手便可发出摧枯拉朽的巨力。

    “这个时代还有这样的人吗?”

    “极境的习武者,这连上一代‘拳谱’都没能达到,这个时代不可能!”

    “那可是极境啊!气息内敛、外力内收、内气外放、气力圆融、三花聚顶……这些都是传说中的境界啊!”

    在国医堂手术室外,所有的外科医师几乎都来了,十多个受伤的人全都在这里。

    此刻一名医师跑了出来,“你们谁马犇的家人!”

    马泰站了出来,“他是我孙子!”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恐怕他想要恢复很难了,肯定是高位截瘫了。”

    说着医生用手在脖子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带着口罩的脸上异常难看。

    马泰的脸色黑沉沉的,眼神中跳动着可怕的精芒,像是择人而噬的野兽。

    “再想想办法,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行。”

    “办法是有,只不过太贵了,要……要……”医生欲言又止,马泰不耐烦起来,“说啊!”

    “观音泪水母,可这个东西要十亿一只啊!”

    “十亿!”

    马泰脸色一白,他的家族有十个亿,三十个亿也有。

    只不过那些都是家族的钱,马泰虽然是家主,但是他手里的钱也就个把亿而已。

    十亿!马泰的眼红了,他不想说放弃,那可是他孙子啊!然而这时千玲珑带着口罩,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老谢你在这儿胡说什么呢?

    什么十个亿,五百万买五十只观音泪口服液,每两个小时服用一支。

    一直喝到患者脚趾有反应就行,剩下的不还有一个伤了脖子的吗!同样的方法,估计他们两个有一天多,应该就能恢复了。”

    说着千玲珑看向其他人说道,“想要让他们能尽快好,一共买一百只观音泪口服液就够了。

    有这个口服液,骨折也只需要七天就好。

    你们如果需要,我这就给你们开药,你们各自去付钱就行了。”

    被称为老谢的医师有些们懵,小声的问千玲珑,“玲珑,这观音泪口服液好像没那么贵吧!”

    千玲珑笑了笑却没有解释,毕竟市面上以保健品销售的观音泪水母,里面的观音泪液体是被稀释过的。

    而千玲珑说的那种,是纯的观音泪溶液,需要在低温下保存的那种。

    毕竟谁也不能一口气消费十个亿,所以这种方式更容易让危重的病人接受。

    不过这个价格可是少爷叶伟安排的,至于那几个老外可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他们每个人都必须买下一百支口服液,而千玲珑给他们开了个天价,一百支一亿美金,大概约七个亿。

    黑人约德尔听到这个数目后,几乎想都没想直接就付钱了。

    约德尔可不是穷人,他自己打MMA并且每次开始比赛前,他还会参加暗地里的赌局买自己赢!然而他在最巅峰的时候,故意输给了一个弱鸡,原因就是那次他压了对方能赢。

    并且如果对方能赢的话,他那一局就可以拿到五亿美金。

    输了比赛后的约德尔直接宣布退役,拿着五亿美金躲了起来。

    这次他能来这里,是雇主开出了五千万美金的天价,要不然他也不会来。

    而其他人就没他这么有钱了,从手术室出来后,雇主给他们每人都通了电话。

    最后商定了的结果是,五千万之外额外给他们一千万的医药费。

    所以大部分人只要了二三十支,但是千玲珑可不会给他们纯的观音泪口服液。

    这些人出手太狠了,叶伟可不想让这些人太早的恢复。

    而在酒店里马跃进正跟人交涉着,来人指明要见九叔。

    可九叔目前还在恢复中,身体条件不允许见外人。

    “叶先生是吧!九爷已经休息了,请明天天亮再来吧!”

    叶先生看着马跃进,冷笑着说道,“我来了,他老九还睡得着吗?”

    这话让马跃进很恼火,但还是很恭敬的说道,“抱歉,不管阁下是谁,九爷已经休息了,真的不能见你!”

    “高奎!”

    这位叶先生似乎不高兴了,突然高喊一声。

    “在!”

    紧跟着一个声音响起,同时伴随的是地面的震动。

    一个身高至少两米的壮汉,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来。

    壮汉全身上下都是虬结的肌肉,反射着酒店大厅里的灯光,感觉这人长了一身大理石的肌肉。

    “前面开路,遇到任何挡路的人,直接……打死!”

    叶先生冷笑着说道,而后壮汉答应一声,径直向前走去。

    “叶先生你这么做过分了!”

    马跃进不想事情闹大,只能边后退边喊道。

    “过分!你拒绝我就已经很过分了,你居然敢这么说,掌嘴!”

    叶先生的话音刚落,名叫高奎的壮汉一把掐住了马跃进的脖子,一只手就把对方提了起来。

    犹如蒲扇的大手高高举起,眼看着就要打下来。

    这要是打实了,非把马跃进的头给打爆了。

    “搞什么,少爷在睡觉,你们吵到他了。”

    坤佝偻着腰走了出来,声音低沉的说着。

    可奇怪的是,他的声音居然可以让所有人都能听到。

    只不过叫高奎的大个子,似乎只听那位叶先生的话,手掌在这个时候落了下来。

    啪!咔嚓!没有人看到坤什么时候跳到了高奎的肩头,一只手抓住了高奎的两根手指,硬生生的掰断了,同时也拉住了他的胳膊。

    高奎的这巴掌没能落下去,坤一只脚踩在高奎的头顶,居高临下的看向那位叶先生。

    “我们少爷在睡觉,请你们安静一些。”

    说话间高奎松开马跃进,用另一只手去抓坤!咔嚓!很有节奏的三声脆响,高奎另一只手的三根手指也被掰断了。

    然而高奎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依旧试图将坤从头顶打落。

    啪!结果一声响,高奎一巴掌拍在了自己头上。

    而坤也失去了耐心,骂了一句,“憨子!”

    然后他一脚踢在了高奎的后脑勺上,下一刻这个两米的大汉两眼一翻晕了。

    而这位叶先生脸色阴沉,冷冷的看着坤。

    “我认得你,今天你在擂台上表象的很厉害!”

    坤一点也不意外,笑着说道,“少爷跟我说了,你就是一只怕死的老鼠,儿子都死了,居然都不敢跳出来骂俩句!”

    “你!”

    叶良才全身发抖,而在身后的十几位保镖,已经把坤团团包围了。

    “你什么你?

    现在九州国医集团,是我家少爷说了算,你要见九爷的话还是算了!”

    “国医集团是家族的资产……”“是吗?

    不过少爷跟我说了,他是从你们老家主那里继承来的,所以名正言顺。

    而且现在国医集团归属少爷的投资集团,已经跟家族没关系了。”

    坤说着转身就要走,顺带还在躺在地上的高奎腿上踩了一脚。

    咔嚓!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坤走远了,叶良才脸色阴沉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转身就要走。

    “走可以,别忘了带上自己丢的垃圾!”

    说话间坤消失在电梯里,叶良才回头看去,几名保镖上前,奋力的把高奎抬了起来。

    这是今天晚上最后一个小插曲,叶伟在房间里打坐着,一直到到第二天早晨八点多才睁开眼。

    感受着身体里多出的那套循环系统,看着身体表面出现的褐色泥垢。

    这感觉很奇妙,像是那种能量很有规律的,反复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洗了个澡后,叶伟到了九叔的房间。

    此刻九叔已经醒了,精神状态虽不如从前,但可以看出病基本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少爷!”

    九叔看到叶伟躬身行礼,叶伟双手搀住他,说道,“您不用这样。”

    “那可是灌顶啊!这可是恩同再造啊!”

    九叔很激动的说道。

    叶伟却是摆摆手说道,“您老活着比什么都强,接下来咱们要开始杀羊了。”

    “我听马跃进说了,昨天叶良才来了。”

    九叔却并不紧张,“他是想依靠家族的力量,把咱们吞了。”

    “他可不只是想吞了伟业资本这么简单,他还想找个人把我取而代之!”

    叶伟冷笑着看向窗外,窗户对着的就是昨天举办黑拳比赛的地方。

    就在醒来后,叶伟看了一下中海的黑拳比赛,发现在这之前黑拳比赛就是个不合法的地下黑拳赌场。

    只是最近有神秘人用了一波操作,直接把比赛洗白了。

    酒店外的海滩是野滩,偶尔有人提着桶在涨潮落潮的时候赶海。

    啪!嗖……突兀的叶伟面前的玻璃上破了个洞,同时叶伟感到耳边一阵灼热,带着一股劲风划过。

    哗啦啦!叶伟身后的鱼缸碎了,水流了一地。

    “趴下!”

    叶伟一声大喊,所有人都趴了下来。

    这个时候在远处的海滩边,一个黑漆漆的人影直接逃到了海里消失了。

    这是针对叶伟的暗杀,所有人是趴在地上爬出的房间。

    直到坤出现在海边后,叶伟才又走回了房间。

    在鱼缸后面的墙壁上,卡着一颗变成了饼状的子弹头。

    将子弹头从墙上抠下来,叶伟眼神冰冷的呢喃着。

    “既然要玩,很好!老子就陪你玩!”

    说话间,走出房间找到九叔说道。

    “天业资本成立的过程中,有什么黑料吗?”

    “名下没有本土实体产业的资本集团,按照常理说根本不能注册的。”

    听到九叔的回答,叶伟冷冷的一笑,说道,“弄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