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07章 坤出手
    “还有老外!”

    马犇一愣,笑着喊了起来,“来的正好!”

    说着马犇习惯性的一拱手,但是对面这位黑人却不管这些,趁着他低头的功夫,一记提膝就直奔马犇的面门而去了。

    台下发出一阵惊呼,都以为马犇这下完蛋了。

    然而马犇头也没抬的侧身躲过了,紧跟着就是依靠背部的发力,一招靠山崩就打了出去。

    嘭!闷响一声后,黑人倒退了一步,也仅仅是一步。

    而马犇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让他胸口阵阵发闷。

    反震是任何格斗技巧中都存在的,所谓的借力打力以及卸力,其本身就是建立在即为敏锐的身体反映之上的。

    但是身体如果反映不及时,或者压根没有预料到,反震会让出手的人很难受,严重的还会受伤。

    马犇感觉后背像是被重锤砸了一下,让他呼吸困难。

    还没等黑人动手,马犇摇晃的走了两步,直接跪倒在擂台上。

    按道理说,马犇算是输了。

    但这不是常规的比赛,黑人此刻居然抬脚上踢,直奔马犇的面门而去。

    这下如果踢中了,轻了是脑震荡,重的话会直接没命。

    叶伟眯起眼,他也没想到对手会这么做,在武术圈子里这是很没武德的事。

    “打死他……打死他……”在一阵阵呼喊中,黑人的一脚踢在马犇的脸上。

    叶伟站在高处,可以清晰的看到,马犇的脖子向后仰去,后脑勺直接贴在了后背上。

    脖子断了!“犇子!”

    台下八极拳众人的眼都红了,李忠更是怒吼一声三步跳上了擂台,疯了般的冲向黑人。

    一套帮、挤、靠、顶、崩就招呼上去,而黑人只是双手护头,弯腰躬身依靠脚步躲闪。

    可八极拳讲求的是劲发八面拳出八方,盛怒之下的李忠一套拳法打出去,却只是把黑人逼到了角落里。

    逼退黑人后李忠冲到马犇身边,发现人经昏过去了但还有呼吸。

    此刻黑人开口说话了,这家伙居然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

    “你是第二个挑战者吗?”

    此刻八极拳协会的其他人也都上来了,全是年轻人。

    他们一个个红着眼,李忠将马犇交给其他人照顾,扭头看向黑人厉声说道。

    “是!”

    言毕李忠犹如一头发怒的猛虎,身形一闪就冲了上去。

    黑人不敢硬抗,毕竟李忠之前的一套攻击,让他心里一阵的后怕。

    这是一种他从未感受过的力道,就像被一辆疾驰中的汽车撞了一样。

    所以黑人就靠在角落里,这样他可以尽可能的缩小被攻击的面积。

    但是八极拳的攻击核心就是中线,正所谓双手是一扇门,守住中线就立于不败之地。

    而八极拳中有个分支被称为开门八极,在实战中的意思是专打中门,任你中门宛如铜墙铁壁,在狂风骤雨的攻击下也会被打开。

    但是……叶伟依旧站在高处微微摇头,这些年轻人毕竟不是专业的格斗运动员。

    不管是体力上,还是身体的强度上,跟对面的黑人相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如果李忠用的形意拳的话,或许还有破开黑人双手的机会。

    然而传统武术中分类很多,比如以养生为主的太极,以巷战近战为主的咏春,以表演为主的各种拳法套路,以及从战阵中演化出来的拳法。

    比如脱枪为拳的形意拳,就是这其中代表。

    而近代的传统武术中,公认实战能力最强的三种拳法中,形意拳和八极拳都在其中。

    但是现代格斗的发展,从最初的擂台对战,开始逐步的向接近实战演变。

    于是就出现了,UFC和MMA两种格斗竞技比赛。

    反观传统武术,因为生活节奏的加快,留给年轻人练拳的时间越来越少。

    这也就是为什么,传统武术和格斗竞技之间的差距,被拉开了很大距离。

    黑人的防守还在继续,但是怒火之下的李忠,很快就消耗了绝大部分体力。

    嘭!对方很简单的一记直拳,直接打在了李忠的面门上。

    啪!还没等李忠倒下,黑人的一记鞭腿直接抽了上来。

    李忠直接一个倒栽葱,临空头朝下倒栽在擂台上。

    “功夫,垃圾!”

    黑人傲慢的竖起大拇指,而后轻轻的反转朝下,轻蔑的笑着。

    而台下却发出一阵欢呼声,其他参赛选手中不少都红了眼,但却没人敢上去。

    叶伟站在高出看着这一幕,想到了一件事。

    他第一次看黑拳比赛的时候,霍东说过为了对付强巴,举办方请来了几位MMA的退役选手。

    但是那天叶伟让强巴走了,所以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兄弟们跟他拼了!”

    台下八极拳协会的众人发出一声喊,七八个人一哄而上冲入上了擂台。

    黑人并没有惊慌,因为从另一边的入口,又上来五六个老外,全都带着轻蔑的笑容。

    大战一触即发,不过结局可以预料到,八极拳一方铁定会输。

    一群每天都要进行大量训练的职业选手,对上一群只学会了一些发力技巧,但却不经常进行系统训练的业余选手。

    这个结果是必然的。

    叶伟不打算出手,想要这些人意识到差距,没有死伤是不会让他们清醒的。

    李忠被抬了下去,抬上的七八个人一个个摆出八极拳的架势,这在叶伟眼中就像是小孩子打架。

    果然对方一出手,这些人几乎没有一合之力,也就一分钟多点,所有人就都躺在了地上。

    黑人再次站了出来,依旧是那个动作,依旧是那句话,“功夫,垃圾!”

    而后抬上的五六名老外不屑的狂笑着,只不过这次台下没有人欢呼了。

    毕竟这是在国内,敢这么贬低功夫,稍微有血性的人,就不会容忍这种事情。

    而之前马犇的失败,众人还觉得是个学了三角猫功夫的家伙上台找虐,所以大部分都在叫好。

    但这里面还是有明眼人的,很快他们就看出了问题。

    于此同时,叶伟身边有个身影突兀的消失了,叶伟看着擂台的方向低低的说了一句。

    “骨断筋折就行,别搞出人命!”

    “少爷放心……”坤突兀的出现在擂台上,抬头看向叶伟方向,低声说道。

    消瘦犹如骷髅的老头,弓腰驼背的样子,感觉一阵风都能被刮走。

    “唉,这群孩子真惨啊!”

    坤环视了一周,有点意外。

    因为躺下的这些人,每个都伤的不轻。

    此刻有人正在往下抬人,而那五六名老外正准备离开。

    “唉,还打吗?”

    这句话的声音很大,犹如洪钟大吕,现场一下子安静了。

    当看到抬上的坤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一个老头!这是来找死吗?

    黑人第一个回头,满脸困惑的看着坤,居然很温和的说道,“老人家这里是年轻人的擂台,你还是下去吧!”

    坤看着黑人笑眯眯的,“呵呵,你这孩子心肠还不错,就是嘴太臭,人也太黑了。

    行啊!就这句话我让你少断根骨头,只废了你双手双腿吧!”

    黑人听懂了坤的话,但却是满脸的疑惑。

    然后坤摆出了一个八极拳姿势,下一刻口中发出一声喊,“担!”

    说话间黑人还没反应过来,坤拉着黑人的手臂,一扯一拽转身将黑人胳膊反向扛在了肩头,然后狠狠的向下一压。

    咔嚓!“啊……”黑人发出一声短促的痛呼,不可置信的看着坤的后背。

    如此瘦小的小老头,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力量。

    然而还没等黑人反映过来,坤再次出手了。

    坤瘦小的身体跳起,双手扒住黑人的一条腿,口中暴呵一声,“蹬!”

    咔嚓!坤一脚踹在黑人的膝盖上,而后黑人的腿就从膝盖的位置折了。

    “呃……”黑人这次没有忍也忍不住了,剧痛从腿上传来整个身体失去了平衡。

    瞬间出手两次,还要下台的几名老外,这才回头看去。

    他们就看到黑人一条胳膊一条腿,以怪异的角度扭曲着跪在地上。

    而在黑人肩头上还站着个瘦小的老头,此刻正扯着黑人的胳膊向后背方向掰。

    同时坤的口中再次暴呵一声,“挂!”

    咔嚓!“呃啊……”黑人发出了非人的惨叫,现场安静的除了海浪声就只剩下惨叫声了。

    最终黑人瘫在了地上,双手和一条腿都以极其诡异的角度扭曲着。

    此刻的坤缓步走到黑人面前,嘴角含着冷酷的笑意。

    “撼!”

    瘦小的身躯高高跳起,双脚对准了黑人最后一条完整的腿,狠狠的踩了下去。

    “咔嚓!”

    黑人这次没有叫,剧痛让他叫不出声了。

    只是身体还是条件反射的猛然向上坐起,但很快又躺下了。

    “法克,什么鬼……这老头是怪物吗!”

    反映过来的老外们将坤围在中间,眼神中带着怒意与困惑。

    他们不理解,如此瘦小的身躯里,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坤依旧笑盈盈的,抬头看着周围的人,“现在该你们了,让老夫告诉你们,什么是功夫!”

    “弹腿!”

    “扫腿!”

    “崩膝!”

    “搓踏!”

    “勾挂、肘顶!”

    “挨挤、半步崩!”

    ……台下已经醒过来的那些八极拳协会的年轻人,像是见鬼了般呆呆的看着台上的坤。

    他每用出一招,这些人的拳头就握紧一分。

    海浪声与骨折的声音,像是一首美妙的交响,每一下都砸在他们内心深处。

    三分钟,算上黑人在内的六名老外,全部被打断了四肢。

    在看坤,在后来的动手过程中,他的一只手始终背在身后,只用双脚和一只手跟五个人对打。

    震撼!“牛逼!”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台下骤然爆发了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但是八极拳协会的年轻人们,还想冲上擂台去,可就是眨眼的功夫,坤已经消失了。

    当发现坤消失后,现场的欢呼声渐渐的小了下来。

    而在距离现场几百米外的一辆悍马中,两个人坐在车里,看着现场传过来的视频沉默着。

    突然其中一人说道,“我请来的人全都被废了!”

    “再去请就是了,这些人给他们一些钱也就打发了。

    我来之前带了一批药,可以让人变的很强……”黑暗中车厢里的灯亮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消瘦的脸上带着惊喜看向了他身边的吴洪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