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06章 轮回梦
    “我知道了,你好好养病,等病好了,怎么都好说。

    在中海咱们才是狼,他们只是羊。”

    叶伟说着狠狠握了握九叔的手,眼神中闪过一抹狠厉。

    九叔微笑点头,挤出个微笑,“谢谢你少爷。”

    叶伟明白九叔的意思,毕竟九叔、赵曦以及八部众,都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

    但是他们掌握的方法,在吸收那种能量方面,真的不如叶伟的方法来的直接。

    而叶伟利用穴位刺激的方法,达到了他们口中说的灌顶效果,九叔自然要感谢他。

    “好好养病!”

    叶伟笑着拍拍九叔的手,之后又调整了一下几根银针的深浅,保证能够达到最佳效果。

    离开九叔的房间,叶伟直接瘫坐在沙发上。

    从某种程度上说,叶伟算是大病初愈,身体还很虚弱。

    然而刚出来的他,一口气治疗了五六个人,这让他空前的疲惫。

    马跃进很有眼力劲儿,当下安排了一个安静的房间,让叶伟住下。

    于是叶伟很快就睡着了,然后就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一片漫无边际的草原中有棵大树,但是距离叶伟很远。

    此刻他正向大树下走,而在叶伟心里却有明确的感觉。

    在那颗大树的方向,有他最想见到的人。

    那个人他很熟悉,但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样子了。

    叶伟肯定只要能见到他,就能记起对方的样子。

    如此想着叶伟加快了脚步,眼看着就要大树边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

    他听到身后有人喊他,回头看去却是赵倩抱着多多,在极远的地方对着叶伟挥手。

    猛地叶伟心头一惊,豁然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客房的沙发上睡着了。

    然而梦里的地方为什么那么熟悉,而且就在叶伟靠近大树的时候,赵倩和孩子叫住了他。

    叶伟后背都是冷汗,在医学中有一种梦,可以让人在睡梦中死掉的。

    “轮回梦!”

    轻声说出这个名字,叶伟的心狂跳起来。

    很多人都有过这种梦,而且某些人不止一次的做过这种梦。

    不过大部分人都能在最后关头,被潜意识里的“保护者”叫醒。

    叶伟的“保护者”就是赵倩和孩子,可关键的是叶伟从未做过轮回梦。

    不过有专业学者进行了一个统计,他在所在的城市里寻找了百位做过轮回梦的人。

    经过了长达十年的跟踪观察,这百人中有七十多人,因为意外死亡了。

    而剩下的二十多人还活着,似乎梦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作为医生的叶伟来说,轮回梦的出现,却代表了某种特殊的意义。

    因为就在今天之前,他才刚经历了一场要命的重病。

    而在这个时候做这种梦,让叶伟对自己健康产生了怀疑。

    房间里拉着窗帘,外面正是中午时分,叶伟坐在沙发边,轻轻的拉开了一点窗帘。

    初冬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房间里,撒在叶伟的手背上。

    哧哧……一股带着腥味的白雾蒸腾而起,让叶伟收回了手。

    此刻叶伟发现他的整个手,似乎都在散发着隐隐的红光。

    而后叶伟就觉得头嗡的一下,一股难以压抑的怒意蹿了出来。

    还好他还保留了一丝的冷静,突兀的霜雪牡丹出现在手中,清凉之意从手心流窜到体内,逐渐的将心头的怒意消融。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阵的警报声响起,房间里的烟雾报警器被触发了。

    消防喷头天女散花般的瞬间喷出大量的水,落在叶伟身上的瞬间化作了水蒸气。

    而这却让叶伟觉得很舒服,再配合着手里的这把霜雪牡丹,刚刚爆发起来的纯焱体质,就这么被压制住了。

    叶伟暗叫侥幸低头看着霜雪牡丹,如果没有这把刀他今天必死无疑。

    回头看向之前坐的沙发,上面留下来一个黑色人形印记。

    而叶伟身上的衣服也被烧了个干净,就这时马跃进疯了般的推门进来。

    一眼看到光着身子的叶伟,马跃进当场就愣住了。

    “少爷,您这是……”“给我找身衣服过来!”

    马跃进答应一声,很快找来一身睡袍。

    叶伟披上睡袍手里依旧拿着那把霜雪牡丹,回头看一眼房间叹了口气。

    马跃进什么都没问,而是命令人对房间进行了打扫。

    很快叶伟被安排在另一个房间里,透过窗户看着远处的大海,叶伟打开窗户就地打坐起来。

    手握霜雪牡丹,大量的能量从海洋深处飞来,直接灌入叶伟体内。

    此刻叶伟有种特殊的感觉,就像之前赵倩说的那样,他身体里似乎多出了另一套循环系统。

    但是这套循环系统内运转的不是血液,而是他吸收的那些能量。

    “小倩要跟我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吗?”

    叶伟微微睁开眼,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在他的理解里,他似乎进入了打坐的另一个境界,比之前更高的一个境界。

    之前吸收能量的时候,身体就像是个饿了很久的人,怎么也吃不饱。

    但是现在的他能感觉到,一旦吸收到一定程度后,那些体内多出来的犹如血管一样的东西,会变的非常疼。

    当然继续吸收也是可以的,但叶伟不敢冒险,万一这些血管一样的东西被胀破了怎么办。

    所以叶伟感觉到胀痛后,果断的停止了打坐。

    只是叶伟还是陷入了关于轮回梦的迷思中,那棵大树到底代表了什么?

    生命吗?

    不会那么简单的!叶伟很想再进入那个梦中,不过此刻天色已经晚了。

    他给赵倩发去了一条微信,“今晚陪九叔,不回去了。”

    赵倩的回复很简单,“家里没事儿,放心!”

    放下手机,叶伟再次睡了过去,梦中又是那片草原,还是那棵大树。

    只不过叶伟这次出现在了大树下,漆黑的大树主体,摸上去犹如摸到了生铁。

    这一刻叶伟突然感觉到一丝明悟,这是一棵铁树,木麒麟就是用铁树做的。

    如此想着叶伟看到,在大树的根部,插着一把漆黑铁木做成的唐刀。

    可这把刀与木麒麟不一样,这把刀的刀身是开了刃的。

    但是刀柄却跟木麒麟一样,叶伟轻轻的握住刀柄,想要拔出来。

    可叶伟试了一下,却没能拔出来。

    “你的心不静!”

    一个宏大的声音在整个空间内响了起来,叶伟下意识的松开了刀柄,而刀身却往下沉了一些,必刚才插的更深了。

    叶伟四下看去,却并没有看到周围人。

    哗哗哗……一阵风吹过,铁树的树叶发出声响,却让叶伟一阵心悸。

    “刀匠……回去吧!”

    “谁!”

    那个声音再次说话,叶伟被惊了直接坐了起来。

    房间里的灯开着,窗户也开着。

    潮湿的海风出来,让叶伟感觉全身发冷。

    此刻叶伟才发现,他手里居然还握着霜雪牡丹。

    又是轮回梦,叶伟真的害怕了。

    看来眼时间,凌晨两点半,只不过叶伟怎么也睡不着了。

    那把拔不出的刀,像是根刺卡在叶伟的喉咙里,咽不下去也拔不出来异常难受。

    穿好衣服,叶伟到了总统套房,九叔已经能起来打坐了。

    千玲珑就陪在身边,叶伟只是看了一眼,跟龙五说了两句后离开了。

    扬帆海景酒店外不远处,就是一片野滩。

    叶伟离开酒店后,就向那个方向走去。

    在野滩的方向,一阵阵劲爆的音乐,和一些人的呼喊声传来。

    看来是在进行黑拳比赛,走近后叶伟能看到高高的擂台,以及那些熟悉的铁栅栏。

    只不过擂台上打比赛的人,却不在是那些是业余选手了。

    双方的进攻颇有看头,其中一方使用的还是八极拳。

    而且叶伟能看出,使用八极拳的一方,脸上和身上有明显的血迹,并且呼吸粗重。

    显然他至少已经打了一个回合了,而他对面的壮汉却是精力充沛,举手投足间明显是个高手。

    肘顶、背靠、肩担,使用八极拳的家伙,直接攻入中门,一番刘畅的攻击过后,他的对手直接被打的面色发白。

    因为这一套进攻,主要攻击的是胸口,通过这套攻击会让对手呼吸困难,甚至是无法呼吸。

    这也是为什么,有句老话常说,太极十年不出门,八极半年打死人。

    噗通……壮汉倒下了全身抽搐,使用八极拳的家伙,直接将壮汉翻了个身,在对方的后背上狠狠的拍了两下。

    “呃……”壮汉突然张开嘴,发出一声低沉的出气声,紧跟着就恢复了呼吸。

    然后这人站起身,对着台下一拱手,喊道,“我已经连胜两场了,是不是晋级了。”

    “李忠晋级!”

    此刻在现场的音响中,传出一个神秘的声音宣布到。

    李忠!叶伟突然想到了什么,台上的家伙好像是经常跟在李琦身边的那位年轻人。

    能够跟在家主身边的人,肯定是李家看重的人才。

    在得到肯定后,李忠拱手离场。

    而之前的壮汉爬了起来,怒气冲冲的私下看着,找到李忠离开的方向后,他向擂台下出去狂吼着。

    “王八蛋你别走再来,老子非杀了你不可!”

    然而此刻已经有人顺着楼梯上来了,直接挡住了壮汉的路。

    “好狗不……”壮汉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正要上来这人,以八极拳中的崩劲,直接打回到擂台上。

    力道之大,让这人腾空了一米多,重重的砸在了擂台上。

    而此刻新上来的这人,对着周围一拱手,笑盈盈的说道,“我叫马犇,谁来挑战我!”

    姓马,看来是八极拳马家的人。

    叶伟饶有兴趣的站一处山崖顶上看着。

    从这个角度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场地里发生的一切。

    在铁栅栏里还站着几个面熟的人,不用问他们也是八极拳协会的人。

    而叶伟从之前那名叫李忠的家伙那里,看出了对方使用的就是从宗翠莲那里学来的古八极。

    只不过这次上台的人,却让叶伟眯起了眼睛。

    此刻上来的居然是位黑人,叶伟看他身上的肌肉线条,就知道这是那种在职业赛场上打过的人,与之前的壮汉有着天壤之别!“这些家伙,恐怕要吃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