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04章 病菌变异了
    西方的法律体系,被称为富人的法律。

    如果资不抵债,富人可以申请破产保护,那么剩下的债务就暂时不用偿还了。

    有些人或许会利用手中剩余的财产重新创业,但更多的富人会变卖手中的财富,逃到别的地方安度晚年。

    “有涉险杀害十多个人的家族,那边的人能放过他们?”

    叶伟笑着问道。

    “当然不能,所以北美吴家的财阀集团,已经被迫进行清算了。”

    九叔笑着说道,“而且玲珑那边,也有新的进展,观音泪水母制作的口服消炎药,效果已经展现出来了。

    今天确诊的几百位病例中,有一半已经康复出院了。

    至于剩下的那部分中,再观察四十八小时后也能出院了。”

    叶伟想了想,说道,“等一下收集这些患者的信息,然后利用崇岳九州慈善基金的名义,开通一个流行疾病帮扶通道。

    对于这次感染流感的人群,只要他们到基金指定网点进行登记。

    咱们就去相关医院进行核实后,给他们报销治疗中的全部花销。”

    九叔明白叶伟的意思,慈善不是帮人脱贫,更不是给人以鱼的过程。

    而是通过小小的补偿,让患者的心里得到一定的平衡。

    叶伟不是圣母,而这么做只是身为富豪,应该肩负的社会责任,同时这种做法里,更多的还是商业利益。

    通过崇岳九州慈善基金的慈善活动,可以大幅度提高伟业资本的知名度,同时也对旗下的企业换来一次高调的曝光。

    这等于给伟业系的企业,集体做了一次超级广告。

    此刻多多已经被赵倩带走了,叶伟一个人站在海边,听着九叔汇报了近些天的其他情况。

    “有家名为天业资本的集团,就在咱们权利应对流感的这段时间,入驻中海了。”

    九叔的语气里带着担心,叶伟却觉得无所谓。

    “您不用太担心,市场里总要有不同的声音,必定会存在博弈。

    他们进来可以,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他们活得下去!”

    叶伟的话里带着杀气,然而九叔却忧心忡忡的说道。

    “我怀疑这背后,有家族的影子。”

    叶伟不是没想到,然而家族那边可一说是富可敌国的存在。

    现在的伟业资本,虽然看上去很强,但是要跟排名进入前五的环太平洋叶家相比,也只能是一只蚂蚁。

    “千里堤坝毁于蚁穴!”

    最后他说出这番话,九叔那边沉默了。

    挂断电话后,叶伟觉得鼻子下面热热的,伸手抹了一把满手的血。

    上火了?

    叶伟这样想着,但还是拿出纸巾认真的擦拭了一遍。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任何创面都有可能成为病菌寄生的温床。

    而进入某个不可能被感染的人体后,也是病菌发生变异的最佳温床。

    于是叶伟看向远处的赵倩和多多,笑了笑说道,“你们回去吧!我这里有点情况,最近就不回家了。”

    赵倩有些困惑,但是看着叶伟手里带血的纸巾,很是担心的喊道。

    “你怎么了?”

    “有点上火,没事儿的。

    我怕被病菌感染,自己隔离几天。”

    “照顾好自己!”

    叶伟闻言,笑着对赵倩挥挥手,而后就给庄园的疾控医疗队去了电话。

    而叶伟被隔离的地方,是九十一号别墅,一座位于浦江入海口的半岛上的别墅。

    在这座别墅里,有着非常齐备的各种医疗用实验设备。

    叶伟对之前的纸巾进行了分析,结果让他异常震惊。

    他居然被感染了,而且与之前的病菌同源,属于二代进化体。

    这座别墅里只有叶伟一个人,自从他进入这里后,就没让其他人进来。

    鼻子下面又有点热,流血了。

    叶伟用试纸沾了一些,放在显微镜下观察。

    让他意外的是,这次的病菌,居然在吞噬一种从未见过的人体细胞。

    叶伟之所以说没见过,是因为这种细胞的形态很奇怪,没有具体的细胞核和细胞质,但是这种细胞却非常的活跃。

    而病菌每次吞噬这种细胞,活跃度就会骤然增加,继而导致病菌的吞噬速度越来越快。

    就在观察的时候,叶伟感觉一阵的迷糊,身体像是被掏空了。

    感觉力量如流水般的外泄出去,现在的他连站立都有些困难了。

    坤此刻出现了,八部众许久没有露脸了,现在他的出现,让叶伟有些警惕。

    曾经被师父控制的八部众,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当年叶伟的师父收服他们的理由是,他们可以随时刺杀叶伟的师父,但是只要叶伟的师父没死,他们就要听从叶伟师父的指使。

    久而久之,经过了很多年,八部众里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但是现在这份承诺,落在了叶伟头上。

    “你要杀我!”

    坤苍老瘦小的身躯,微微颤抖的笑着,面对叶伟的话,他沉默着。

    “现在的确是动手的好时候,只不过你们八个人只有八次机会,你确定要浪费这一次吗?”

    坤昏黄的眼看向叶伟笑了,“现在的你还有几分力气?”

    叶伟苦笑没有说话,但是双手中突兀的多出了两把唐刀。

    火红的赤炎火鸾和霜白的冰雪牡丹,叶伟拄着双刀勉强站立,冷笑着说道。

    “五行刀,八卦剑,四象棍,三界戟、两仪拳,太一……体,来吧!”

    然而坤却没有动手,而是笑盈盈的说道,“我劝你不要这样,那种病菌是可以吞噬能量的,太古时期的人寿命悠长,就是因为这种病的出现,人的寿命才会降低到这种程度。

    就好像当年西方人发现美洲一样,真正让美洲土著消亡的,不是坚船利炮而是感冒病菌。”

    叶伟眼中闪过一抹骇然,他不解的看向坤。

    而坤却是继续笑着说道,“我们要杀的是你师父,而你很快就会成为普通人了,已经不需要我们出手了。”

    “是吗?

    我命令你……”坤打断了叶伟的话,冷笑着说道,“实力决定一切,你又不是没去过那个地方。

    但时如果没有你师父,你真以为我们会听从你的指令。

    哈哈哈……”坤沙哑的笑声,让叶伟皱眉不已,自己的实力在流失吗?

    “我只是病了,可是实力还在……”说话间叶伟突兀的拔出了赤炎火鸾,一刀斩向坤。

    在出刀的瞬间,房间里闪过一抹橘红,赤炎火鸾的刀身宛如燃烧一般。

    然而这一刀,却被坤一根手指接住了。

    “哈哈哈哈……”坤癫狂的笑着,“我说了感冒最初出现的时候,是一种吞噬能量的病菌,这是上古大神灭绝的最主要原因。

    后来人类失去了掌控这种能量的能力,所以病菌吞噬的东西也就变了。

    但是……哈哈哈……你身上充沛的能量,却让病菌返祖了……”“呸!”

    叶伟突然吐出口血水,得意的笑了。

    “你得意的太早了,难道忘了病菌会传染的吗?

    现在我倒要看看,其他的八部众,还会不会接纳你,又或者你留下跟我一起研究对付这种病菌的方法。”

    这番话让坤惊骇莫名,抹了把脸上的血,怒目圆睁的他,嘶吼着扑向叶伟。

    “老夫杀了你!”

    “你要真杀了我,你也会死!”

    叶伟被掐住脖子,但却很淡然的说出这句话。

    坤疑惑的愣了一下,反问道,“你真的有办法?”

    “怎么都是死,总要尝试一下,万一成功了呢?”

    最终坤妥协了,叶伟被松开后,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打坐吸收能量的方法,难道这是那个地方特有的?”

    坤很诧异,纠正道,“那叫吐纳……是通过呼吸吸收天地之间的生命能量,而在上古这种能量被称作炁!”

    叶伟练习过吐纳,只是吐纳的过程中除了肺活量增加,他没有吸收到哪怕一丁点的能量。

    相反他脑子里多出来的记忆里打坐的方法,让叶伟可以做到犹如鲸吞般的吸收能量。

    因此之前他还想问赵曦的问题,看来也不用问了。

    因为打坐和吐纳本就是两种不同的方法,而这是属于叶伟和家人的秘密。

    “咳咳咳……哇哇……”突然叶伟剧烈的咳嗽起来,连续的突出了几口血,这是病菌在加快吞噬体内的能量。

    而透过窗户玻璃上的反射,叶伟看到他头上居然出现了几缕白发。

    “你要死了!”

    坤的脸色难看,他盯着叶伟说道。

    叶伟没说话,而是默默的站起来。

    在药柜里翻出了经脉注射用的感冒药,直接给自己来了一针。

    而后他拿着银针,在身体的几个部位扎了下去。

    感受到情况得到了缓解后,叶伟却有种奇怪的感觉,身体好像被掏空了。

    而他能感觉到了,别墅外海洋方向,似乎有大量的能量,正在向他涌来。

    并且隐隐有倒灌入体内的感觉,这让叶伟面色聚变。

    如果说病菌没有进化,而是蜕变为最原始的病菌,那这么多能量最后爆发起来……他会死!药物可以镇压病菌,但是面对适合病菌繁衍的温床,药物也会变的杯水车薪。

    观音泪!叶伟想到了观音泪,但是观音泪不是万能的。

    现在实验室已经给观音泪有了明确的定位,那就是对人体损伤进行全面修复,但却不能遏制病菌和病菌,以及癌细胞的继续扩散。

    “老夫要被你害死了。”

    坤开始流鼻血了,这跟叶伟最初的症状一样。

    “你到底有没有办法,老夫可不是你,抵抗力没你那么强。

    这一身的能量,可是我几十年的积攒……我……咳咳咳……”叶伟的体内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考验,他甚至能清晰感受到,血液中的能量和病菌正在进行某种量变。

    此刻大量的能量,毫无节制的涌入叶伟的身体,而那些病菌在拼命的吞噬着。

    然而叶伟却感觉到状态在一点点的回升,虽然很缓慢,虽然还时不时的会吐血。

    此刻叶伟看着身上几根银针的位置,在状态稍微好了一点后,他看向精神逐渐萎靡的坤。

    “自己……用银针刺在,手少阳、天聪、魁灵……”一口气说了七八个穴位,叶伟勉励的说出了最后一句。

    “正三反四捻动银针,你试试……”坤接过叶伟丢来的银针,摸索着完成了针灸,下一刻他的脸色猛的变了,惊骇莫名的喊道,“这是灌顶!你是在害我……”而后坤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黑血,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