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300章 人格融合
    “10栋别墅,老刘成了伟业资本的人了,变的这么财大气粗了吗?”

    马泰咧嘴笑着说道,蒲扇般的大手,拍的刘德显全身直颤。

    “外滩庄园,一天百万,我去这辈子居然也能住在这里!”

    有这些家族的小辈,激动的小声喊着,然后就被家族的长辈瞪了回去。

    “我可没那么大方,这是九爷特批的。

    他说了武术传承是千年大计,所以外滩庄园最近一个月,免费提供给八极拳协会使用。”

    李琦闻言微微皱眉,不免感叹一声。

    “唉,穷文富武,一种拳法传承数百年,习武者何止千千万,这些都是钱啊!老刘替我们感谢九爷……”刘德显想说,要感谢也不能感谢九爷,而是要感谢叶伟,只不过他没必要跟这些人说。

    刘萱和刘晨兄妹,分头带人去别墅安顿,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们要围绕着“拳谱”宗翠莲,学习正统的古八极拳。

    外滩庄园就算是旅游季节都没这么热闹过,现在突然来了这么多人,顿时有些熙熙攘攘的感觉。

    叶伟站在一号别墅的顶楼,看向庄园里人来人往的景象,脸上带着笑意。

    而在不远处有人指向了叶伟这边,“唉,刘萱姐,那边的别墅好大啊!”

    “那是一号别墅,是庄园主人的家,你们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遇到里面的人客气一些。”

    众人闻言全都点点头,不由的向一号别墅多看了几眼。

    而在刘晨那边同样也有人问道这个问题,刘晨也是这样回答的。

    深夜凌晨三点,六十号别墅的院子,突然亮堂起来。

    百多号人稀稀拉拉的来到这里,慢慢的聚集在六十号别墅外。

    而六十号别墅的院子,已经清空了,改造成了一个宽敞的空地。

    一位个头不高的中年女人,正在空地中练拳。

    她的每招每式虎虎生风,同时伴随着一阵莫名的响声。

    “劲力生风落地生根,动如巨石下山猛不可挡,静如磐石稳如泰山,原来书上写的是真的!”

    李琦瞪大了眼,生怕漏下什么细节。

    而周围的小辈,则是趴在六十号别墅外的栅栏边,手里拿着手机拍着视频。

    肖文秋站在客厅里,透过窗户看向院子里,心情很是复杂。

    哥哥死了,那是他咎由自取,更何况是被母亲杀的。

    自幼母亲虽然很忙,但是家教却很严格。

    而肖文春却叛逆的很,更是跋扈的不像话,从初中开始就不经常回家了。

    所以肖文秋就成了宗翠莲的重点培养对象了,但在家里爷爷却特别宠爱肖文春。

    这让肖文秋不止一次的产生过杀了自己哥哥的想法。

    “老天都在帮我,这就怪不得我了。”

    肖文秋这么说着,脸上上过一抹冷笑。

    民不告官不究,纵然是命案必破,但为了家族企业,想来家族还是会保下母亲的。

    “那边的小辈,看都看了,有没有谁上来跟我过两招的!”

    突然院子里宗翠莲高声喊道,但却没人回应。

    宗翠莲却是冷冷的一笑,说道,“既然没人出来,那么今天就到了这里了。”

    说着她瘦小的身体转身回了客厅,在进屋之前她留下一句话。

    “以后每天这个时间过来,大大方方的看!”

    外面一众人突然齐齐的拱手,口中喊出同一个字,“是!”

    “唉唉,我第一次知道,挤、靠这两种居然是靠腿部的爆发力来达到预期效果的,而且这种发力的感觉好顺畅啊!”

    一位年轻人,不断的作着几个动作,身上发出“嘭嘭”的声音,似有一股劲力从后背爆发出来。

    “老子早就教过你,是你小子不学,现在知道了!”

    一位中年人朝年轻人的头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回去找点休息,这一个月你们谁敢出去泡夜店,回来后打断腿!”

    跟着身后的一群年轻人闻言,全都一缩脖子,齐齐的说了一声,“知道了!”

    其实他们心里都有准备的,生在八极拳家族,自幼练习八极拳。

    对于每五十年会出现一位“拳谱”的传说,可是从小听到大的。

    这次能来这里,这些年轻人心里可是很兴奋的,至于出去喝酒玩闹,他们还不至于这么没眼力劲儿。

    当所有人都散去后,叶伟的身影出现在六十号别墅外。

    宗翠莲站在门口,正笑着看向叶伟。

    “多谢了!”

    叶伟一拱手,“不客气。”

    宗翠莲做了个请的手势,叶伟迈步走入客厅。

    “你想好了?”

    叶伟坐下后直接问道。

    “想好了!”

    听到宗翠莲的回答,叶伟解释道。

    “多重人格的治愈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杀死其中一个人格,让活着的人格成为唯一人格。

    第二种是两种人格达成共识,相互融合成为一个新的人格。”

    “不用说,我选第二种!”

    宗翠莲打断了叶伟的话,很是诚恳的说道。

    叶伟一点也不意外,点头说道,“我会用银针封闭五感,让你进入内心世界,与另外一个你见面,至于是你杀了她,还是她杀了你,又或者你们变成一个新的人,这就是不是我能管的了。”

    肖文秋就在一边,他紧张的看着母亲,一时间不知所措了。

    他从小就觉得自己有两个母亲,一位是教自己八极拳的母亲,一位是养育自己长大的母亲。

    “妈!”

    叶伟将要施针前,肖文秋突然跪下了,磕了三个响头后,趴在了地上。

    宗翠莲摸着肖文秋的头,说道,“我杀你哥,是因为他走了歪路,日后一旦集团落到他手中,用不了几年就会败光。

    而你哥哥这样,其实是你爷爷故意纵容的。”

    说完她对叶伟微微点头,叶伟一针落下,宗翠莲就闭上眼不说话了。

    连续的几针下去后,叶伟封锁了钟翠兰的五感。

    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叶伟也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在钟翠兰的意识世界里,会有怎样的一番景象。

    叶伟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宗翠莲能自己醒过来,那就证明两个人格消失了一个。

    想到人格这个词,叶伟突然意回忆起师父的一句话。

    “人的格注定了一个人的气运,在一些古墓中出土的一些书,近代是不允许解读的。

    其中就有三魂对三格的论调。

    是说,人有人格、命格、神格三种,而人格主脾气秉性,命格主为人处事的态度和气运有关,神格主三魂,说白了神格才是跟人的寿命相关的。”

    话说道这里,叶伟记得当时师父说完后,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不高兴的事。

    而此刻叶伟站在宗翠莲的身边,这个女人太矮了,坐下后跟个五岁的孩子差不多高。

    一边是跪在地上的肖文秋,客厅里安静的可怕,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

    当第一缕阳光撒入客厅后,宗翠莲睁开了眼,抬手轻轻抚摸着肖文秋的头。

    “傻儿子,起来了。”

    肖文秋担心了一整晚,听到母亲的话全身一颤,抬头困惑的看向母亲。

    而宗翠莲却看向窗外,对站在她面前的叶伟说道。

    “叶先生,对不起!我没能做到我说的,那个人格已经崩溃了,在我出现后她居然上吊了。

    不过我继承了她的记忆,这算是融合还是……”叶伟稍稍沉思了一下,苦笑着说道,“理论上说,两种都是融合,死掉的人格会留下记忆,而活着的人格会继承这部分记忆。

    而融合也是如此,所以差别不是太大。

    只不过和平融合了那个人格的话,会让你的脾气有所改变而已。”

    宗翠莲闻言微微摇头,很果断的说道,“我讨厌那个人格的脾气,内柔外刚看似果断,实际上却是优柔寡断!”

    叶伟微微拱手,说道,“治疗结束了,我该走了。”

    “钱我会给你的,我喜欢你的脾气,至于多少……我看心情吧!”

    宗翠莲的话让叶伟一愣,他本想说免费的,但却没说。

    肖文秋已经爬了起来打开门,叶伟就看到钟海就站在门口。

    “叶先生您也在啊!”

    叶伟微微点头,并没有多话。

    钟海则是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宗翠莲,眼神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

    “妹妹……”他突然喊出这么一句,让叶伟颇感意外。

    而再看宗翠莲的眼神,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中,良久后她变的激动起来。

    “哥……”叶伟没有走,看着已经呆住的肖文秋,推了他一把。

    “去倒茶!”

    听到叶伟的提醒,肖文秋答应一声,很快端来了三杯茶。

    然后叶伟就听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在当年那个特殊的年代,钟海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世家。

    父亲叫钟月林,在钟海的记忆中,父亲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

    但是就在妹妹钟莲出生后,父亲先是一晚的时间会了功功夫,并且伸手很是了得。

    钟海现在还记得,当年父亲和本村的男劳力们,为了争夺灌溉水源,跟邻村的打了起来。

    父亲一个人就干掉了对方三十多人一战成名!那之后就有很多人找上了门,要跟父亲学功夫。

    只不过事情还是出了一些变故,一场突发的灾难,让钟海的父母先后去世。

    那些人也就离开了,只留下钟海和妹妹钟莲,就这么生活了大概三五年,从外面来了两个人,将钟海和钟莲分别抱走。

    后来钟海长大点,知道自己到了余杭,但是老家是哪儿的他却记不起来的,养父母也不愿说。

    “我小时候皮,没跟咱爹学过功夫,但却没少看。

    昨天夜里你在院里的打的那套拳,我看的仔细……有咱爸的影子!”

    钟海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喊道,“对了,你的胳膊,当年种天花,爸妈都不在了,我没照顾好你……让你胳膊上烂了个大坑,都能看到骨头了!好了之后留下了个好大的坑。”

    宗翠莲闻言轻轻的露出了肩膀,在那里还真的有个酒窝一样的坑。

    钟海很激动,继续说道,“还有脚上,我记得很清楚,我背着你去家具厂做工。

    那时候你还小,到处乱跑让钉子刺穿了脚面,的了破伤风……差点就是了……”宗翠莲脱下鞋,脚背上有个不太明显的伤疤。

    但是她却是满脸的困惑,问道,“可是我跟我哥分开的时候,记得很清楚,我哥没你这么高的身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