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97章 死了这条心吧
    想要真的搞明白这种病,必须要有一些专业的医学知识。

    而普通人根本无法理解这种病的成因,所以叶伟没打算解释。

    因此在把唐刀放入陆天手中后,叶伟就让所有人离开了别墅。

    此刻别墅里就只剩下叶伟和陆天了,而陆天身上正在散发着大量的白气。

    雾蒙蒙的白气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了,但是有赤炎火鸾在手,这些白气无法再回到陆天身上。

    “唉……”随着一声叹息,陆天动了一下,身上发出一阵脆响,僵硬的关节终于可以活动了。

    “多谢了!”

    陆天的声音很虚弱,此刻他双手捧着刀,脸上逐渐有了血色。

    叶伟就在他身边,并不怕这些白色的寒气。

    “多年在深水中工作,就会造成极为严重的湿寒入体,而且您身上还有其他的小毛病,才会造成现在的情况。”

    陆天微微点头,说道,“以前的国医也是这么说,大部分都是让我去汗蒸,但是效果并不好!”

    “寒气在内,汗蒸的热气在外,这样寒气无法出来,只是压制所以效果不会好!”

    叶伟心里很清除,赤炎火鸾的那种热就是从内而外的,正好可以把寒气驱赶出体外。

    “我本想最后驱赶寒气的,只是忽略了天气的变化,导致你寒气发作,是我的失策。”

    陆天微微摇头,“不是你错,在第一次犯病之前,我的身体一直不好,直到我戴上这块玉后,我的身体一年比一年好,可是谁也没想到,在我八十大寿那年……”“我明白,如果没有那块玉,你在八十岁那年,就应该不在了。”

    说话间,陆天的脸色红润起来,身上沙发出的白气有了淡淡的腥臭味。

    陆天开始出汗了!到了这一步,叶伟从陆天手中接过赤焰火鸾,说道,“大量饮水多出汗连续三日,告辞!”

    说着叶伟拿着赤炎火鸾,双手交错的瞬间,这把刀就消失了。

    陆天看到叶伟犹如变戏法的一幕,不由微微眯眼,手不自觉的摸向了脖子里那枚玉佩。

    而在叶伟即将走出别墅的时候,陆天突然说道,“明日我会让人把五十亿打到您的账户上,算是您为我治疗的诊费!”

    叶伟回头一笑,微微颔首大步离开了。

    一夜无话,早晨叶伟起床的时候,看到多多正趴在餐桌上练习写字。

    而赵倩严厉而又认真的样子,颇有虎妈的风范。

    看着天色还早,叶伟到了庄园里跑步,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后,来到浦江的入海口处打坐了一会儿。

    虽然还搞不明白,被他息收入体内的这股能量是什么。

    但是叶伟能感觉到,每过一段时间体内的能量就会消耗掉一部分。

    叶伟觉得这好像就是生命的能量,因为赵倩自从学会打坐后,他通过望诊观察发现,赵倩的身体情况年轻了不少。

    时间到了上午九点,叶伟感觉到吸收到的能量里,带着一股灼热之力,与早晨那种蓬勃之力不同,这股灼热之力中隐约能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暮气。

    叶伟起身仔细琢磨这种感觉,脑子里的一些东西乱糟糟的,始终无法系统的呈现。

    而他还隐约的觉得,那些断断续续不连串的东西,是他很久以前就知道的。

    回到一号别墅后,叶伟换了身衣服就去医中仙门诊。

    到了地方后,叶伟却看到,医中仙门诊居然开门了。

    而坐诊的居然还是没有行医资格证的褚倩然,这让叶伟很生气。

    但是悄无声息的躲在门口,听了褚倩然对病人病情的诊断后,叶伟却是欣慰的点点头。

    褚倩然不是科班出身,如果是的话,现在去考医师资格证,应该也差不多了。

    中午的时候,褚倩然给最后一位病人开好方子后,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王千雪此刻坐到了她身边,开始给她分析起上午那些病人的病因和病理。

    叶伟这时才出现在门口,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的说道。

    “前天的预约中,不是还有一个吗!人到中海了吗?”

    王千雪抬头看向叶伟,然后假装没看到,继续低头跟褚倩然分析病理。

    “五十亿!”

    突然楼上传来一声惊呼,然后叶青柠一阵风的从楼上跑下来喊道。

    “有人刚刚往咱们账户上,转了五十亿啊!”

    然后叶青柠这才看到了叶伟,“堂哥!五十亿……太好了,我要买辆迈凯伦720粉红色的!”

    叶伟知道这是陆天让人转的,没太在意,而是问道。

    “另一个预约的患者,有消息了吗?”

    叶青柠闻言拿出手机翻看了一会儿,说道,“有了!他们预定了外滩庄园的六十号别墅,预计下午两点入住。

    患者还更新了病情进展,患者年龄四十八岁女性,梦游时堪称武林高手。”

    记下了基础信息后,叶伟算了下时间说道。

    “告诉他们,我最早今天下午傍晚时分过去,最迟明天早晨十点上门!”

    “遵命!”

    叶青柠大喊一声就要联系患者,不过她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追问道。

    “唉,哥你给谁看病了,对方能给你五十亿?”

    “反正不是打劫来的,正好钱到位了,也好长时间没去东康府宴了,中午带着你们去那里吃饭!”

    听说去吃大餐,叶青柠大喊一声跑楼上去了。

    叶伟对着楼梯喊道,“别忘了给我通知患者!”

    “知道啦!”

    叶青柠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叶伟一回头就看到王千雪瞪着他,“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五十亿啊!你还真敢要!”

    而后王千雪笑了笑,说道,“一顿饭可解决了不问题,说说这笔钱怎么分吧!”

    “分?

    为什么要分?

    这钱是我自己挣得,难道还要跟你分吗?”

    王千雪一瞪眼,还想说点什么,转念一想说道,“既然青柠要买美凯伦,那我和倩然也要这个车吧!”

    叶伟闻言笑了笑,说道,“行,你们说了算,下午带你们去文化路买车!”

    “我不要,我连驾照都没有!”

    褚倩然受宠若惊的说道。

    正说着桑彪打来电话,“老大,肖文春的老妈来了。”

    “嗯,你看着处理就行!”

    桑彪却是说道,“这位是来保释肖文春的,我得消息他早晨到的中海,直接去了首府办公室刚出来。”

    叶伟听出了点意思,问道,“怎么还真的要保释肖文春不成,他这可是入室盗窃涉险性侵他人未遂啊!”

    “投资啊!听说这老女人很魄力,张口就要投资二十个亿,在中海郊外建厂,帮忙解决人口就业问题。”

    “知道了!”

    说着叶伟挂断了电话,正好看到叶青柠下来,“差不多了该走了,去吃饭。”

    东康府宴,马跃进最近有些忙,他在中海的这些个酒店,本身就过户到了叶伟名下,所以这次伟业资本,他没有参与进去。

    今天马跃进接到了中海市首府的电话,说要请一位投资商在这里吃饭。

    所以他中十点就到了这里,一直候着。

    就在刚才他刚把一行人送进去,安排妥当后才刚坐下,叶伟的电话就过来了。

    “老马还有包间吗?”

    马跃进闻言立刻站了起来,“少爷,包间还有,我给您安排。”

    时间不长,叶伟带着三位美女就来了,马跃进亲自带着进了包间。

    临走之前,马跃进还特意提醒叶伟,“少爷,您隔壁吃饭的是首府,您看我要不要过去说一声,您一会儿过去敬个酒!”

    “等会吧!今天就我们四个,如非必要我就不过去了。”

    叶伟一摆手,马跃进走了。

    很快服务员上来了,叶伟让三位美女点菜,而就在这时隔壁房间里,传来一阵笑声。

    而关上门后,他们还能听到隔壁的对话。

    并不是包间隔音不好,而是隔壁的人说话声音太大。

    “肖家在余杭敢说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我们家解决了余杭三分之一的就业,今年的资产总量更是超过了一百五十亿,估值更是达到了六百亿。”

    说话的声音很年轻,而且语气狂傲。

    而接下来这人说话,叶伟他们就听不清了。

    但是没过多长时间,一个高亢女声响起。

    “估值一万多亿,那就是个屁!你告诉我,那个什么嘉慧医药,能拿出一百亿的现金吗?

    现在的商业运作都是这样……前段时间,那个地产公司叫什么的,也是一万多亿的估值啊!可是呢?

    银行几十亿的贷款,都能逼着贱卖手里的商场。

    首府我想您心里应该明白,实实在在的钱投过来,与一个假大空的公司,有多大区别。”

    然后叶伟他们就有听不到那人的声音了,不过时间不长,女人的声音再度响起。

    “多谢多谢!首府放心,咱们现在就把投资合同签了,下午您一定要让文春出来。

    毕竟孩子伤到了腿,我可不想他留下残疾啊!”

    菜上来后,叶伟这顿饭很沉默,他一直在听隔壁的对话。

    而且隔壁吃饭很快,似乎都没怎么喝酒,没一个小时人就离开了。

    等叶伟他们吃完饭后,桑彪打来了电话。

    “老大肖文春被保释了,那个叫霍东的突然把所有罪名都扛下来了。”

    “知道了,你派个人给我盯着肖文春,高雅那边……”叶伟说道高雅,犹豫了一下,突然问道,“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咳咳咳……”桑彪被这句话呛到了,咳嗽了好半天才说到,“老大,你的思维太跳跃了,我跟高雅……还结婚……”“怎么了?

    高雅也三十多了,你都快四十了,该结婚了吧!还有你们结婚后,不就顺理成章的进入伟业的董事会了吗!”

    听叶伟这么说,桑彪很是感慨的说道,“可是……老大你说我能跟她走到最后吗?”

    “试试啊!”

    叶伟笑着说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鞋子合不合脚啊!”

    “嘿!老大你有点变了,不过我还是比较习惯以前那个酷酷的你!”

    调侃了几句,叶伟本来要带美女们去买车,结果王千雪接了个电话说今天去不了了。

    于是叶伟把她们送回到医中仙门诊,然后回了外滩庄园。

    来到六十号别墅外,叶伟就听到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在咒骂着。

    “你是不是傻啊!为了个三十多的女人,搭上了自己的腿,你还想着上那个女人……我说了这事儿不成,她是哪家公司的第一秘书也不成,你就给我死了这条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