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92章 我答应你们
    “爷爷,小占他也是一时糊涂,更何况您都出面道歉了,这件事情我看就……”八十八好别墅里,陆奇目龇欲裂的吼道,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听爷爷的话。

    而陆天的脸色更加难看,冷冷的说道,“陆家能发迹靠的是什么?

    就是那位曾经的中海首府,可是小占他干了什么!我就不信你没看出来,现在中海的九皇帝,暹罗正大集团,还有周天下,都拥趸在赵家这边。

    如果这个家族决心要对付咱们家,不……他们已经决定出手了。

    今天下午,陆天集团就要变天了……”陆天说着闭上了眼睛,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而他现在也明白了一句话,“千里堤坝毁于蚁穴!”

    太讽刺了!一巴掌就换了陆天集团的天,这个国内数一数二的建设集团公司,今天就要异主了。

    不过陆天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庆幸的,幸好是他们,如果是其他人,恐怕陆天集团的下场会更惨。

    陆奇的内心还在挣扎,很艰难的说道,“我主动请辞还不行吗?”

    “请辞?

    孩子啊!这已经不是请辞的事了,伟业资本刚刚成立就干掉了东南金融界的脊梁,他们背后的力量有多大,你动动脑子想想也就明白了。”

    陆天这么说着,缓缓的起身疲惫的上楼去了。

    在到了二楼后,陆天再次说道,“下午陆奇陆然陪我去九州国医总部,陆占回燕京赶紧去闫家,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

    陆奇闻言错愕的看向儿子,“爷爷,小占他……”“别问了!医者杀人不见血,自古就有的说法。

    你真以为对方就这么放过陆占了吗?

    天真!”

    陆天说着颤巍巍的回卧室去了,陆占直接瘫坐在沙发里,感觉全身都不舒服起来。

    “爸,我要死了吗?”

    陆奇恶狠狠的看着陆占,冷冷的说道,“还不至于,我就不信了,他们敢这么做!”

    一号别墅里,多多成了全家人的焦点,在一群美女的包围下,多多度过了一个快乐的中午。

    然而叶伟去陷入了焦虑中,他只在监狱里得过一段焦虑症。

    那时候每天都有几十个挑战者,等着他去对付。

    他每天都会累的爬不起来,可是躺下了他又怕明天的挑战者中有高手。

    好在这段时间只持续了五个月,他就把周山监狱里能打的人,全都打服了。

    而他刀匠的外号也是那个时候打响的,一柄铁木制作的唐刀,漆黑如铁奇重无比,当然这把唐刀也有名字叫木麒麟。

    中午叶伟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童庆楠打来的。

    童庆楠在网络上收集了一些信息,MMA联赛拳手公会内部,最近流传着叶伟对战廖英的部分视频。

    目前已经有多位MMA职业选手,决定前来中海挑战叶伟。

    并且在中海一直都有野滩格斗的传统,最近在东滩、外滩、江滩上个地方的格斗场上,冒出了好多名叫叶伟的地下拳手。

    还有就是北美的吴家,似乎在暗中谋划着什么,并且可以肯定是针对叶伟的。

    而这第二个电话,是来自周山监狱的,叶伟服刑期间的典狱长退休了,让叶伟去他家一趟。

    因为叶伟的师父委托他把木麒麟带出来,而这在叶伟心里是个很不好的信号。

    那是他与师父的一个约定,当有一天木麒麟到了他手上的时候,就证明师父离开了。

    当然叶伟的师父曾经跟他说过一句话,“好个天道轮回,让我没有错过你!”

    于是下午家里的事情刚结束,叶伟就一个人打车离开了。

    浦江区的某个老旧小区里,叶伟见到了退休的典狱长。

    典狱长外号疤瘌脸,因为他脸上有一道刀疤,几乎斜着贯穿了整张脸。

    “疤瘌脸!”

    “臭小子,这外号也是你能叫的!”

    典狱长看到叶伟的时候咧嘴笑着,脸上的刀疤像是一条蜈蚣扭曲着。

    “牛叔,这回行了吧!”

    叶伟笑着说道,跟典狱长拥抱了一下。

    等到了客厅里坐下,典狱长关上房门,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你师父走了,他把木麒麟留下了!”

    说着典狱长走到卧室里,翻箱倒柜的好长时间,拿出了一个一米五长的盒子。

    叶伟看到后赶紧过去,一把接过盒子。

    木麒麟通体以一种极其特殊的铁木做成,全长一米三,重量在三十斤。

    与其说这是一把刀,倒不如说这是跟棍子。

    刀身圆润厚重,刀尖部分是个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麒麟头。

    如果说这就是根棍子也不为过。

    叶伟打开盒子,单手拿起木麒麟的一刻,心中异常的激动。

    而典狱长最后还拿出一封信,笑眯眯的说道,“这是他走的时候留给你的!”

    叶伟接过只是看了一眼,就愣在了那里。

    信里的内容有很多,但是有一句话,却让让叶伟瞬间明白了很多。

    “我就是你,但是你比我更优秀,加油吧!孩子!”

    就这封信结尾处的一句话,让叶伟明白了信里面的所有内容。

    得到木麒麟后,叶伟道谢离开。

    当他走出小区的时候,不经意回头,发现典狱长居然还站在那里。

    叶伟对他挥了挥手,拦下了辆车离开了。

    他没回一号别墅,而是直接去了九州国医大厦。

    下午四点的时候,几辆宾利停在了九州国医大厦的楼下。

    陆天在两个孙子的陪同下,来到了大厦的顶楼。

    九叔已经等候多时了,见到陆天的时候,他笑呵呵的说道,“老哥还是这么硬朗啊!”

    “你就别笑话我了,我哪有你厉害,你也就比我小一岁,看看现在的你,再看看我……能一样吗?”

    千玲珑坐在茶海边沏茶,两位老者各坐在茶海两边,笑意盈盈的。

    陆奇和陆然站在陆天身后,时不时打量办公室的布局。

    别的不说光是眼前的这个茶海,就是罕见的整个黄花梨根雕做成的。

    长度约三米,宽一米多高约八十公分,光是这个根雕的价值,在拍卖行拍出个三五亿绝对不是问题。

    这是九州国医大厦的超顶级待客室,整体打造的风格是复古的江南庭院式。

    陆天打量了一圈,不免赞叹到,“用两百多平打造这么个江南庭院,这里的所有木制建筑,恐怕是某个古宅整体拆迁后在这里复原的吧!”

    这番话让陆奇和陆然的眼睛直了,他们自以为现在的陆家已经算是国内顶级富豪了。

    但是看到这里的布局后,又听道爷爷陆天的话,他们这才明白过来。

    九叔微笑着说道,“都是一些小钱,以前都是住院子的,别的地方住不惯,所以就弄了这么个地方。”

    小钱!陆奇看着面前这个空间,完全被震撼了。

    整个这个空间位于九州国医大厦顶楼之上,头顶是挑空高达十米的玻璃幕墙,阳光可以轻松的照进来。

    而这里的整体布局,完全是苏州园林风格,园艺花卉池塘凉亭,以及那种青砖瓦房,都透漏着浓浓的江南风情。

    目力所及之处,全部都是拥有几百年历史古董。

    “这是我从公司曾经的一位员工手里买来的,这是他家里的祖宅。

    大概二十多年前吧!我替他还了大概一个亿的外债,他这套院子给了我。

    后来这座大厦建成,我就动了把院子迁到这里的想法。

    没事儿,我就站在这个地方向外看,感觉很是奇特啊!”

    九叔说着起身来到巨大的玻璃幕墙边,透过玻璃看向外面。

    陆天颤巍巍的起身,也站在那里,眼前的景象让他无比的震撼。

    高耸的大厦外面,是中海这座城市,让你感觉整个城市就在自己脚下。

    而再看身后是古色古香的园林,现代与过去在这一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古今的对比在这一刻,让人有种穿越的感觉。

    此刻房间的门被推开,叶伟大步走了进来,背着从典狱长那里拿来的盒子。

    他没跟任何人打招呼,而是缓步来到玻璃幕墙边,怔怔的出神起来。

    此刻师父留给他的那封信里的内容,在他的脑海中过了一边。

    “师父……”他终于明白了,这才是一切的真相。

    “少爷,您来了。”

    九叔来到叶伟身边,毕恭毕敬的喊道。

    叶伟回头看着他,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看向远处的陆家人。

    “谈的怎么样了?”

    “刚来,还没开始!”

    “你们聊!”

    说着叶伟走入了那间青砖瓦房里关上了门。

    如果说之前的陆奇还有些疑惑,但是当叶伟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没法不相信了。

    “这位是?”

    陆天疑惑的看向九叔问道。

    “我家少爷,其实外界都理解错了。

    我只是九州国医集团的大管家而已,少爷才是真正的拥有者。”

    说着九叔坐了个请的手势,几人回到了茶海边,品上一杯香茗,话题就此打开。

    “我是代表伟业资本董事会,邀请陆老哥过来的。

    我们其实是想投资你的陆天集团,只不过集团要改个名字。”

    陆天一愣,继而陷入了沉思。

    “你们打算投多少?”

    “你们陆天资本整体估值的一半,大概一千两百多亿,不过我们要绝对控股,也就是持有60%的股份。”

    陆天有点发愣,因为这个结果比他预想的好太多了。

    九叔继续说道,“伟业资本刚成立,在成立当天我们就定下了投资的方向,一是基础建设类的公司,二是技术研发类的公司,以及医药和医疗器械类的公司。

    只不过我们的这笔投资进去后,陆天集团就要改名为伟业基建集团了。”

    “这个我需要开个董事会啊!”

    陆天想要拖延一下时间,他不想就这么被吞掉。

    毕竟一个两千亿市值的建工集团,被一千多亿蚕食掉,他觉得太亏了。

    九叔微笑不语,默默的喝着茶水。

    但是陆天却被九叔的微笑,搞的心绪不宁。

    咯呀!此刻叶伟推门从房子里走出来,手里提着漆黑的木麒麟,说道,“陆老,今天咱们就在这儿,进行治疗吧!回头别忘了,把治疗费给了。”

    陆天听到这番话,甚至不由的一僵,当下说道,“我答应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