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88章 给他
    叶伟没说什么,默默的跟了进去。

    走进客厅里,叶伟就看到一位二十多岁美女,正低头玩手机。

    有两位保姆一个从楼上卧室出来,一个准备上楼。

    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很大,中年人皱眉不已喊道,“你玩手机开什么电视,不知道老爷子怕吵吗?”

    美女很不耐烦的关上电视,嘟囔道,“凶什么!老爷子病了难道怨我吗?”

    “闭上你的乌鸦嘴!”

    中年人说着,冷冷的看一眼身后的叶伟。

    “把鞋换了,这种高档别墅,你这辈子都不会来第二次!”

    叶伟淡然的一笑,在门口的鞋架上换了双家居鞋,这才跟着中年人准备上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叶伟听到美女饱含讥讽的声音响起。

    “这么年轻啊!国医不都是那种快死的老头吗?

    果然是不靠谱,咱爸是真老糊涂了!”

    叶伟脚步一顿,但还是继续跟着中年上楼。

    “哥,这么轻易带外人见老爷子不好吧!”

    中年人冷哼一声,“哼,我如果不带他去,老爷子能骂死我,你信吗!”

    说话间两人到了二楼的主卧门口,中年人打开门,此刻夕阳洒在房间里。

    以为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阳台上的摇椅上,怎看着外面的景色。

    他并没有回头,但却说道,“是老九推荐的你,他说我的病如果你不能治,这天下可能就没人能治了!”

    老人的声音沉稳大气,带着上位者的气势。

    “老人家过奖了!”

    叶伟主动说道。

    中年人觉得奇怪,因为八十八号别墅的门是朝北的,老爷子在这里是看不到门口的。

    “陆奇你出去吧!”

    听到老人的话,中年人有些不满。

    “爷爷,这么个外人在这里,你就不怕!”

    “怕?

    爷爷我一声怕过谁!五几年的时候出境打过仗,六几年的时候为了把桥墩打下去,老子带着十几个弟兄,下到五十多米深的河床下,上来的时候就活了我一个人啊!这都没怕过,我会怕这么个后辈吗?”

    老人的话铿锵有力,带着不容辩驳的威势。

    中年人叫陆奇,应该是老人的孙子,按照这个年龄来算,老人至少已经九十岁了。

    叶伟迈步进屋,陆奇出去前狠狠的瞪了叶伟一眼,关上了卧室的门。

    “年轻人过来坐!”

    老者很健谈,面对叶伟的时候也没什么架子。

    “以前家里穷孩子都知道礼数,现在家里富有了,孩子们却都跟看门的恶狗一样。

    那句话说的好,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为读书人。”

    “您老这话说的,岂不是不希望大家都变得富有吗?”

    叶伟笑着说道,坐在了老者身边,手轻轻的放在了老者的手腕上。

    “我身体好的很,我儿子都没熬过我,可认识我的人却都说我是活死人!”

    叶伟边把脉边说道,“您老的身体确实无恙,当年您在建桥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奇遇啊!”

    老者微微睁开眼睛,看了叶伟一眼。

    “小家伙挺会说话!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就算我现在,得了什么绝症,我也不怕了!说吧!”

    叶伟摇摇头说道,“您老真的没病,所以我才会问,您老当年是不是有什么奇遇。”

    老者微微沉思,便开始在身上摸索起来,良久后在脖子上摘下一块用红绳串着的玉佩,笑盈盈地说道。

    “你说的是这个吧!”

    叶伟接过玉佩,入手温润带着点温度,玉佩的颜色偏红,像是被血侵染过。

    “好东西!”

    叶伟由心而发的赞叹一句。

    虽然这块玉佩,只是一块简单的椭圆造型,上面什么纹路都没有。

    但是叶伟却感觉到,玉佩中居然蕴含了大量的能量。

    这种能量,就是他在海上打坐时,才能感受和吸收的那种能量。

    “都说玉养人,这东西我都戴了一辈子了。”

    老者说着,把玉佩戴了回去,说道,“记得九几年我摘下来一次,第二天我就中风了。

    那时候还没去燕京,老九给我治的病。

    那时他就告诉我,这块玉佩最好不要摘下来。

    我听进去了,一直戴到现在。”

    “九叔说的对,您就该一直戴着!”

    听到叶伟说“九叔”,老者很诧异。

    “你居然叫他九叔,还姓叶!难不成……”叶伟接过老者的话,说道,“是!”

    “原来如此!”

    老者笑盈盈的说道。

    说话间夕阳西下夜色降临,老者脸色难看起来。

    “气短胸闷,心口偶有绞痛,精神萎靡,昏昏欲睡……”听到叶伟的话,老者点点头。

    叶伟毫不犹豫的在老者身上插了几根银针,问到,“现在呢?”

    老人瞳孔中猛的上过一抹亮光,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呼……好舒坦!已经有好多年没这种感觉了!”

    叶伟什么话也没说,而是撵动这银针,老者显得很是享受,闭着眼睛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

    “舒坦!”

    几分钟后,老者红光满面的说道。

    叶伟收起银针,“今天的治疗就到这里,明天我还会过来。”

    老者闻言点头,问到,“你治好我需要多少钱?”

    叶伟笑了笑,“不要钱,您是九叔的朋友,所以预约的钱就够了。”

    “有意思的小家伙,以前给我看病的那些所谓大师,张口闭口的就是几百万上千万,可是看病的水平就一般了。

    你还真是个例外!”

    老者说着拿起一部老式的功能电话,眯着眼按下一个键放在耳边。

    “陆奇上来!”

    没多久陆奇上来了,看到叶伟的时候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了。

    “爷爷你叫我!”

    “送他离开!”

    老人说着看向叶伟的脚,继续说道,“还有下次,别让他换鞋了。

    你才吃了几年白面,就把自己当皇亲国戚了!以后不能这样了!”

    陆奇嘴里答应着,却颇为不屑的看向了叶伟。

    叶伟向老者道别,跟陆奇下楼。

    刚到楼下,别墅大厅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年轻人冲了进来,“爸、姑姑,我的车被人划了!”

    陆奇闻言脸色一变,对叶伟催促道,“赶紧走!”

    叶伟在门口换了鞋,就向外走。

    “陆占都说了多少次了,在学校里好好上学,别没事儿开车出去乱跑!”

    美女叫陆然,虽然看上去比陆占大不了几岁,但说话还有点长辈的样子。

    “姑姑,你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于是陆占就把车怎么被划的说了,“……我给了那小崽子一巴掌,结果那小崽子的妈直接叫来了几十辆车,让人把我的车给砸了!”

    “砸了?”

    陆奇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这才发现陆占手里拖着两个超大的行李箱。

    “这行李箱里是什么?”

    陆占脸色难看的说道,“钱!他们陪我的钱,一共两千万!”

    陆然跳了起来,“哎呦呵,碰到对手了!知道对方是谁吗?”

    “听说了,好像是原佳慧医药的老板,叫赵倩的!”

    叶伟本已经走到门口了,听到这话当时就停下了脚步。

    “两千万!那可是法拉利恩佐,你爸在你考上大学后,托朋友花了三千五百万买下来的!”

    陆然急了,叫嚷道,“而且这车可是时间越长越贵,全球就那么百多辆而已!”

    陆奇看着儿子,心里窝着一股火,骂道,“贱女人,居然干砸我儿子的车,我要让她的公司关门!”

    陆占恶狠狠的把两个行李箱丢在地上,还踩了两脚。

    “咱们家不缺这个钱,炫富到咱们家头上了,这事儿没完!爸,我要让那个女人在我面前下跪认错!”

    陆奇点点头,冷冷的说道,“放心,这是必须的!”

    “那个……打扰一下,有句话请您转告给患者,如果他还想继续治疗的话,就准备十个亿,不然的话明天我就不过来了。”

    叶伟的声音突然想起,让三人都没反应过来。

    等陆奇明白过来后,叶伟已经离开了。

    “十个亿,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说这种话!”

    陆奇低声说着,冷眼看着叶伟离开的背影。

    “给他!”

    很突然的,老者的声音从二楼传来,三人被吓了一跳。

    而陆奇当场就喊了起来,“爷爷你糊涂了,那就是个骗子!”

    “给他!”

    老者的态度很强硬!陆奇也怒了,“不给!”

    “那好!你明天就给我卸任,把所有职务都给我辞掉,从集团里滚出去!”

    “爷爷!”

    陆然喊了起来,“大哥掌管公司十多年了,您这样公司的股价会暴跌的!”

    老者闻言,阴沉着脸,说道,“那就把钱给他,现在马上!”

    老者的语气很有压迫力,让陆奇不得不低头。

    此刻陆占跳了出来,像个孩子般的撒娇道,“太爷爷,你这次一定要给我报仇,我的车被人砸了。”

    老者看向陆占,冷哼一声,“那是你活该!”

    说着老者看向陆奇,“你把那些钱送回去,小占马上给我回学校,不能在这里过夜!”

    闻言陆占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别墅。

    陆奇不解的看向老者,“爷爷……这是为什么啊!”

    老者头也不回的说道,“小占的话,你刚才过脑子了吗?”

    言毕老者回了卧室,陆奇满心的愤怒,嘟囔着,“不就是佳慧医药的老板吗?

    想什么想!一个突然崛起的千亿小公司……”陆然却多个心思,悄悄的在手机上查起了最近关于佳慧医药的消息。

    “哥……你快过来看看,那个欺负了小占的女人,就住在外滩庄园一号别墅!”

    陆奇闻言凑了过去,而后脸上露出一抹怒意,直接给儿子去了电话。

    “小占你回来,跟我找那个女人去!我提你讨回这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