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86章 骂九爷
    “老板!阿全对不住你了,夫人对我有恩,我不能不听她的话!”

    阿全伸手抓向叶伟,同时对钟先生说道。

    但是他的手伸到一半,发现胳膊不能动了。

    胳膊上的银针是什么时候插上的,他的目光没离开叶伟,也没看到他有什么动作。

    这个年轻人始终带着淡然的表情,眼睛平静的让阿全觉得可怕。

    “你们谁也动不了!”

    王千雪此刻得意洋洋的走到叶伟身边,手里还捏着七八根银针。

    华芳看着阿全等人不动了,不明所以的张口就骂。

    “你们这些吃白饭的是猪吗!给我把他们扔出去,现在马上!”

    王千雪冷笑着说道,“他们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你个蠢女人!”

    “动不了?

    什么动不了……不就是插了根破针吗!”

    华芳不容分说的冲了过去,直接拔掉了最近一人神上的银针。

    结果这名保镖惨叫一声,直接瘫软到地上晕了过去。

    王千雪看着惊呆的华芳,悠悠的说道,“哎呀,这可怎么办?

    你杀人了……”叶伟此刻静静的看着发生的一切,他对王千雪有了新的认识。

    华芳可不是吓大的,毕竟活了几十年了,怎么会被吓到。

    于是她有拔下了一个保镖身上的银针,这个人也倒地晕了过去。

    华芳还不信邪,一口气连续拔下了三根银针。

    结果与之前的两人一样,他们全都晕了过去。

    华芳真的害怕了,同时也绝望了。

    “这是你们逼我的,要死一起死!”

    说着她拔下了阿全身上的银针,癫狂的笑着,抓着手里的一把银针,扑向了钟先生。

    但是她刚冲到一半,却发现自己也不能动了。

    王千雪再次出手,一根银针刺在华芳的胳膊上。

    “都跟你说了,我们不想搀和你们的事情,是你非要我们治的,现在治好了你却反悔了,可惜晚了!”

    王千雪说着在华芳惊恐的注视下,拔掉她身上的银针。

    下一刻她与之前的几人一样,也晕了过去。

    而后王千雪看向已经傻在原地的钟先生,说道,“真不知道是这个老头走运,还是你老婆太傻,总之你捡回一条命!”

    此刻救护车已经到了七十二号别墅门口,急救医生将钟先生抬了出去。

    叶伟看着房间里的几个人,问道,“少阳穴,直通心脏,你是怎么做到……”“让他们晕过去的是吗?

    你什么时候倒插门进了西川王家的门,我再告诉你!”

    王千雪说着率先走了出去,“走了,这些人再有十几分钟就醒了。”

    说着她拉起褚倩然的手向外走去,叶伟摇摇头无奈的一笑,最后离开别墅。

    关上别墅门的一刻,叶伟就看到两女再向他招手。

    “我就不回门诊了,让司机送你们回去,我就直接回家了!”

    王千雪的脸色一冷,拉着褚倩然就上了车。

    溜溜达达的到了一号别墅,叶伟看到赵倩带着多多在庄园里散布。

    多多马上就要三岁了,现在的他看上去还是瘦瘦小小的,只比普通的两岁孩童高一点。

    叶伟一阵的心疼,多多从出生开始,就被癫痫折磨着。

    昨天晚上他从赵倩的手机里,看到了多多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照片。

    刚出生的时候,多多全身发紫像是只小猴子,满月的时候还皱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

    一岁时,看上去跟六个月的孩子差不多,一岁九个月才学会走路,两岁了才交出第一声妈妈。

    现在多多马上要三岁了,但是赵倩觉得多多个头太小,跟普通的三岁孩子有很大差距,所以不想让多多去上幼儿园。

    叶伟不知道赵倩的决定对不对,但是看到多多脸上的笑容,他突然冒出了个想法。

    既然早晚要离开,那么多多在这里上不上学,又有什么必要呢!“爸爸!”

    多多一眼看到叶伟,飞奔着就朝他跑来。

    叶伟张开双臂迎上去,一把将多多拥入怀中。

    “爸爸,你知道吗?

    今天妈妈一直都陪着我,我好高兴!你什么时候也能这么陪着我……我要每天都这样……”“好!听多多的,以后每天都这样……”赵倩笑着看着向这对父子,夕阳下她理了理鬓角的头发,脸上带着幸福的笑。

    而七十二号别墅里,华芳和阿全先后醒来。

    卧室里没有钟先生的影子,华芳的心就是一沉。

    然后她就报警了,说是自己重病的丈夫被人绑架了,而绑架方是国医堂。

    她没说是叶伟,她觉的偌大的一家国医类的三甲医院,讹上一笔应该很容易的。

    毕竟现在医患关系中,患者始终是强势的一方,医院方面才是弱势。

    很快警车就到了七十二号别墅,带着所有人就去了国医堂。

    而此刻的国医堂里,九叔亲自接待了钟先生。

    钟先生看到九叔的时候,激动的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后来九叔了解了钟先生的意图后,并得知是少爷推荐来的,所以在跟对方签订了有关协议后,就让人取来了观音泪水母。

    一直到现在,钟先生已经服用了一个小时了,而他的变化也是有史以来最明显的。

    他最初的表现是蜕皮,全身上下不断的蜕皮,几乎没二十分钟就要蜕皮一次,并且伴随着身高的增长。

    钟先生最初只有一米五的身高,但是经过三次蜕皮后,他的身高已经到了一米七五左右了。

    并且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钟先生的身体停止蜕皮,开始大量的出汗。

    在出汗的过程中,钟先生的排汗速度非常快,而他本人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在喝水。

    而且最初的汗水腥臭无比,到后面逐渐变的没有味道了。

    九叔和千玲珑此刻正在调阅钟先生,服用的观音泪水母的资料。

    现在的培育基地里,每一只观音泪水母都有编号,记录了这只观音泪水母出生到现在的所有资料。

    此刻的钟先生看上去犹如五十多岁,而他的实际年龄已经七十多了。

    钟先生的数据,很快就到了叶伟手机上。

    这时叶伟刚吃完晚饭,全家人坐在一起聊天看电视,气氛很是融洽。

    叶伟看到微信上的照片后,跟赵倩耳语了几句就离开了。

    当叶伟到了国医堂,再次见到钟先生的时候,他差点认不出对方。

    “少爷来之前,我们对钟先生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发现他的寿元至少增加了二十年!”

    叶伟也很吃惊,似乎把观音泪放入地下培育后,其中的延寿成分好像增加了许多。

    不过叶伟还是问道,“DNA信息,以及警方的指纹采集备案都做了吗?

    钟先生发生这么大的改变,现有的身份证件可能要失效了。”

    “这点少爷可以放心,由于观音泪实验的特殊性,每次临床实验在病人无家属的情况下,我们都有政府户籍部门的人陪同。

    现在他们已经经过核实,新的身份证件已经申报了,估计两天后就能出来。”

    九叔说着,把实验过程中的视频给叶伟看,同时还介绍了一些细节。

    “这是一只长期生活在最深处的水母,出来之前我们预留了部分样本,这只水母体内的成分比例与其他水母相同。

    唯一不同的是,水母所含成分的量是普通水母的两倍以上。”

    就在这时急诊科的主任来了,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说道,“九爷,有人报警说我们的救护车绑架了一名病人,现在家属过来要人呢!”

    九叔很意外的看向叶伟,两人对视一眼一起走了出去。

    华芳现在有警察撑腰,阿全也在,底气十足的在急诊大厅里叫嚣着。

    “你们国医堂的救护车绑架了人,我就在你们这里要人,不但如此我还要求精神损失费、心灵创伤费,共计一个亿!你们不赔给我,这事儿就没完。”

    一名警员听到这番话是大邹眉头,乍一听这女人是为了自己男人,可是后面的话直接拐到了钱上。

    这让警员感到事情有些蹊跷,多了个心眼儿的他,悄悄的开始录音,兴许这件事情中另有隐情。

    叶伟远远的就看到华芳,停下脚步对九叔说道,“你去把事情处理了,报案的人是钟先生的老婆!”

    九叔闻言看向大厅里叫嚷的女人,微微颔首向外走去。

    而叶伟则是戴上口罩,借了件白大褂混在了医生中跟了上去。

    警察一看九叔来了,纷纷露出恭敬的表情。

    作为中海商界风云人物,更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著名国医,中海人对九叔有着某种特有的尊重。

    “九爷爷!”

    其中一名年轻的警察,很亲热的喊道,“这位女士报警说,国医堂的救护车带走了他的老公……”“是绑架!”

    华芳觉得对方的用词不准确,更正到。

    九叔微微点头,缓和的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知道,我们是街道有人打来的急救电话,在外滩庄园的七十二号接到的病人。

    目前病人还在接受治疗,生命体征平稳,病情正在急速好转。

    不过我们也正愁找不到他的家属,正好家属来了,那就请把诊疗费交一下吧!”

    不躲不必,大方承认,几句话扭转局面。

    而且众人对九叔非常信服,九叔说了病人情况良好,那就不会有假!相反的,众人对患者家属投去的厌恶的眼神,毕竟这年头医闹多了。

    兴许这女人就是看医药费太贵了,这才故意报警的吧!华芳自以为占理,没想到被眼前的糟老头子,三言两句给带过去了。

    她气不过,张口就骂了起来。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你算干嘛滴,老娘我说了,你们这家黑心医院绑架了我老公,我现在要求你们赔钱!”

    九叔没说话而是站在那里,现场所有人的目光中带着厌恶,看着华芳的无赖表现。

    “你个死老头子,老娘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个棺材瓤子跳出来跟我说话,你也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都他妈的爬进棺材里的人了,你还爬出来给老娘捣什么乱!”

    这番连珠炮的咒骂,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在中海敢这么当面咒骂九爷的女人,这华芳绝对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