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60章 行且珍惜
    “苍龙不抬头,你把我当蛇耍啊!”

    叶伟挂断电话,脸色阴沉的厉害,一个人离开书房准备到海边去看看。

    外滩庄园就建在临近浦江入海口的位置,在庄园里既能看到江景,也能看到海景。

    而在叶伟走后,一脸宅男样的兑,搂着坎的小蛮腰,站在一号别墅外的阴暗处,看着叶伟离开的背影。

    “差一点他就死了,可惜了。”

    “老大说了,他最好别死,一旦那个家伙回来,咱们还不如现在呢!”

    兑说着看向坎,贱兮兮的笑着说道,“困了吗?”

    “困了!不过老娘今晚有约,走了!”

    说着坎打落兑的咸猪手,袅袅婷婷的走了。

    江海交汇之处,叶伟站在那里,隐约的能感觉到,在大海的深处,充满了那种他可以吸收的能量。

    在游轮上的时候,周围充满了这种能量,并没有感觉到海洋上的能量有多充沛。

    现在站在这里,望向大海的方向,叶伟才感受到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伟就地打坐下来。

    深秋的夜晚天气微凉,但开始打坐后,叶伟全身就开始出汗了。

    早晨六点多的时候,太阳从海面上升起,阳光让叶伟感受到,大海深处的那股能量,在阳光的催动下愈发的活跃起来。

    七点钟,叶伟起身看着身上覆盖的那层黄褐色泥垢,向一号别墅走去。

    路上经过三号别墅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正在别墅院子里打拳的刘德显。

    自从上次这家伙暗中联合祡龙对付他后,叶伟给了他一些教训,现在看来恢复的差不多了。

    只不过相比以前走路生风龙行虎步的样子,他现在的样子更符合他的年龄。

    刘德显一套拳刚打完,一眼看到叶伟经过,立刻开门迎了出来。

    “叶先生,您回来住了。”

    叶伟看看身上脏兮兮的,说道,“回来了两天了,有什么事儿吗?”

    刘德显尴尬的笑着,说道,“上次我也是迫于董家的压力,才把祡龙带到你门诊去的。”

    “我知道,不过我有个疑问,你为什么没参加这次的国医大会?”

    “这个……叶先生您就别问了!”

    看到刘德显羞愧的样子,叶伟知道这家伙是没脸去。

    “昨天董家有人来找我,打听了一下您,我没敢说……只说是找您看过病……”叶伟文而言微微点头,他心里明白,看来那天叫嚣着自己是董家人的家伙,还真没说谎。

    “嗯!”

    叶伟随意的答应一声,就准备离开。

    而刘德显又说道,“这次来的人叫董來翔,说是来保释他的一位族兄的,只不过保释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

    “嗯!”

    叶伟很随意的应答着,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

    看到这一幕,刘德显有些懊丧。

    最初他与叶伟的关系还算是不错至少是朋友,然而现在两人的关系直接就是路人了。

    “叶先生……”刘德显突然大声喊道,他是想问自己还能不能回到之前状态,那种身体状态让他很怀念。

    而叶伟却是回头看了一眼刘德显,说道,“你在我这里有一次免费服用观音泪的机会!”

    “多谢叶先生!”

    刘德显躬身一礼,但叶伟却并未回头。

    回到一号别墅洗澡后,换了一身衣服叶伟就准备出去。

    可是刚走到客厅,就看到赵倩、王千雪和叶青柠都在。

    王千雪正好面对楼梯的方向,刚好与叶伟四目相对,这个瞬间她居然脸红了。

    赵倩看的清楚也很敏感,猛的回头看去,正好看到叶伟过来。

    这让赵倩的心一紧,疑惑的看向王千雪。

    “多多,阿姨陪你出去玩好吗?”

    王千雪生怕赵倩说出什么难听的话,直接对多多说道。

    叶青柠一拍脑门,像是也想到了什么,说道,“嫂子,昨天还有几家没发去律师函,我现在就去发!”

    于是客厅里就只剩下叶伟和赵倩两人了,然而叶伟却是低头向外走。

    “别走,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

    “我还有事儿……”然而叶伟还没说完,赵倩就挡住了去路。

    “你跟王千雪之间有事儿,说吧!”

    叶伟抿着嘴,脸色很难看,他不想说谎。

    可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全都不能让赵倩知道。

    这让他为难起来,该怎么跟赵倩解释呢?

    “不想说?”

    赵倩的眼神中带着恐惧,因为沉默就代表了有事情。

    她几乎可以想到发生了什么,因为王千雪的表现与之前反差太大了。

    并且敏锐的赵倩,今天看到王千雪的时候,就感觉到对方的变化,虽然说不出是什么地方变了。

    “好!”

    赵倩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我不问,我也能理解,且行且珍惜吧!”

    说完这句话,赵倩的脸色阴沉下来,转身离开了。

    门口三辆劳斯莱斯已经等着了,叶伟看着赵倩离开,心中不由的一声叹息。

    然后他就大声喊道,“差不多了,门诊该开张了。”

    华阳路医中仙门诊外,董來翔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

    他接到董来顺的电话后,连夜从闽圳感到中海,下了飞机直奔警察局。

    本以为把保释费交了,就能把人捞出来。

    谁知道,警方居然说,受害者已经提起诉讼了,所以董来林不能被保释。

    而想要保释的话,必须让受害者撤诉。

    董來翔站在门诊外,骂骂咧咧的,身后跟着的几名助手也颇为不耐烦。

    已经好几天了,天天在这儿耗着,打对方的手机还打不通。

    “娘希匹的,这是什么破门诊,黑店吧!”

    一名助手把烟头丢在地上,狠狠的踩灭后说道。

    董來翔再次拿起手机,按照门诊牌子上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然而还没等接通,他就看到一个年轻人带着三个大美女,径直的走到门诊前开门进去了。

    董來翔一看机会来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跟了上去,结果对方进去后反手把卷帘门放下了。

    哐当一声后,一个声音从里面传来,“今天不营业,想要就诊请提前预约。”

    董來翔闻言脸色就一变,就这么个破门诊还预约。

    于是他抬手砸向卷帘门,喊道,“开门,我不是来看病的,我有事情找你们商量!”

    呼啦啦……卷帘门被拉了起来,一个年轻人冷冷的看着董來翔。

    “什么事儿?”

    董來翔阴着脸,捂着鼻子说道,“你就是这里的老板?

    前几天这里发生了一起入室盗窃案,其中有个家伙是我哥……”“进来说!”

    年轻人冷冷的说着,把董來翔让了进来。

    这次对方的态度让他很满意,想着一会儿聊开后,直接用钱砸到对方同意撤诉为止。

    “我叫董來翔是……”自我介绍刚说了个开头,年轻人就插话了。

    “闽圳本草堂的吧!董怀宁是你什么人?”

    董來翔一愣,不免有些恼怒,但还是说道,“那是我三爷爷!”

    年轻人闻言点点头,“哦!”

    “我这次来是想让你们撤诉的,我的一位老哥哥,他……”“青柠过来,你跟他谈吧!”

    年轻人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对着里面喊道。

    之后跑出来一位小姑娘,看上去顶多二十岁的样子。

    “怎么了?”

    “是这样的!”

    董來翔压着怒火,把来意说了。

    最后他说道,“我可以出五十万,作为赔偿……”“五十万!”

    小姑娘大叫着,看上去很意外。

    董來翔一下子心里有底了,心想还是年轻没见过钱啊!然而这小姑年接下来的一句话,去让董來翔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