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59章 冰火两重天
    彻骨的冰寒顺着叶伟的手臂钻入体内,而后叶伟剧烈的咳嗽起来。

    勉励的关上书房的门,叶伟皱眉看着怀里的王千雪,她的冰寒体质发作了。

    而叶伟却因为王千雪的冰寒体质发作,引动了他的纯焱体质。

    剧烈咳嗽了一阵,叶伟强压住胸口火烧的感觉,将王千雪抱到了沙发上。

    这一刻叶伟脸上带着邪邪的笑意,看着王千雪婀娜的身姿,一股火在叶伟的身体里燃烧了起来。

    难以遏制的躁动,在他体内蔓延着,动物的本能强迫他扑了上去。

    呲啦!“嗯……”叶伟扯开王千雪上身的衣服,或许是感受到了叶伟身上炽热的气息,王千雪发出一声嘤咛。

    这下叶伟彻底癫狂起来,然而就在这时书房的门响了。

    “叶伟哥,不好了!千雪姐不见了。”

    门外传来叶青柠的声音,一下让叶伟清醒了许多。

    深呼吸了几次,帮王千雪整理好衣服,叶伟来到书房门口,稍稍打开了一道门缝。

    叶青柠古灵精怪的,看到门开直接把头探了进去。

    于是她看到了躺在沙发上,面色煞白的王千雪。

    “对不起!打扰哥哥了,我走了!”

    叶青柠用那种“我懂得”表情,笑着离开了。

    叶伟想要解释,可是王千雪的情况很危险。

    任何一种纯属性体质,都有其自身的缺陷。

    就好比王千雪的纯寒体质,平时不注意很容易诱发低温症。

    而叶伟纯焱体质的缺陷是,如果不刻意的压制脾气的话,他很容易发火。

    而发火对肝肺会带来巨大的伤害,叶伟之前不停的咳嗽,就是因为纯焱体质引发的。

    所以九叔和叶伟都知道,如果叶伟跟人发生冲突动手。

    势必会动怒,这样就会引发纯焱体质的反噬。

    并且很有可能,造成叶伟的暴走。

    就是说怒火大到一定程度,会让叶伟被怒火支配,做出些可怕的事情。

    然而叶伟和王千雪,不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两人有着很强的互补性。

    几根银针下去,叶伟看着王千雪缓和过来的表情,长长的出了口气。

    越靠近三十岁,王千雪的纯寒体质会发作的越发频繁。

    “唉!”

    叶伟叹息一声,而后又剧烈咳嗽起来。

    咳嗽声越来越剧烈,虽然他在给王千雪施针之前,已经在自己胸口刺了七八针,震住了心肺的纯焱火气。

    然而随着咳嗽剧烈程度越来越强,一大口黑血带着热气被叶伟咳了出来,落在地面上居然发出了“哧哧”声。

    反应过来的叶伟,赶紧在身上摸索着,好不容以摸出小瓷瓶。

    却因为手抖的太厉害掉在了地上,此刻坐在沙发边的叶伟,想要伸手去够。

    噗通……然而身体不受控制的叶伟,却是一头栽倒在地上全身痉挛着,咳嗽声却怎么也发不出来了。

    大张着嘴的叶伟,嗓子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呼吸困难的叶伟,渐渐的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要死了吗?”

    叶伟在失去意识前,脑海中闪过这个想法,他有些不甘但却无能为力。

    终于肌肉绷紧的身体松弛下来,叶伟就这么侧躺在地上不动了。

    王千雪眼睁睁的看完了整个过程,她以为叶伟会向她求救。

    毕竟两人特殊的体质互为对方的解药,在没见到叶伟之前,王千雪也曾一度认为,叶伟就是她的真命天子。

    但看到叶伟宁可去死,也没有向自己求救,于是王千雪做出了一个决定。

    她缓缓的起身来到叶伟身边,将叶伟的身体放平。

    看着平躺在地上的叶伟,王千雪迈步跨了上去,她先是撕开了自己的衣服,而后扯开了叶伟的衣服。

    她就这么慢慢的坐在了叶伟身上,附身下去的时候,王千学把身上的几根银针全都拔掉了。

    而后她的身体再次变的冰寒无比,她微微张口一股寒气从嘴里冒出,就这么吻在了叶伟的嘴上。

    以最亲近的方式贴在一起,王千雪犹如寒冰白雪的肌肤上,开始出现了粉红色。

    “呃……”不知过了多上时间,叶伟突然长长的倒抽口气,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王千雪则是贴在叶伟的胸口上,感受着来自叶伟身上那种火热的气息。

    久违的温暖将她包围了,王千雪有些贪婪的抱住了叶伟,很想让自己的身体跟叶伟融合在一起。

    她全身长兜着,尽可能的与叶伟贴的更近,好让身体更多的吸收到这种灼热的气息。

    在这种温暖中,王千雪渐渐的睡了过去。

    叶伟逐渐的感受到呼吸顺畅起来,一股沁入心肺的凉意,迅速的游走了全身。

    原本肺部那种犹如岩浆炙烤的感觉渐渐的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顺畅。

    也正是这种顺畅感,让叶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困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两个小时后,王千雪感觉叶伟的体温回复了正常,她这才起身穿上了睡衣。

    感受着充满暖意的身体,王千雪在叶伟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而后费力的把叶伟拖到了沙发上,这才离开了书房。

    回到了她和叶青柠的套间,她就被小丫头堵在了门口。

    叶青柠笑眯眯的一把关上了门,笑盈盈的看着王千雪。

    “千雪姐……采访你一下,第一次的感觉怎么样?”

    王千雪闻言唰的一下脸红了,低着头言语躲闪。

    “什么第一次,什么感觉,我不知道。”

    “唉……你别装了,我都看到了……”闻言王千雪心头一紧,“你都看到什么了?”

    叶青柠笑着说道,“还能是什么,你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像一只待宰羔羊的样子!”

    闻言王千雪这才松了口气,说道,“我的病发作了,叶伟那是再给我治病,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了睡觉去吧!”

    “真的假的,害的我白高兴一场!”

    叶青柠不疑有他,毕竟王千雪从不对她说谎。

    “真的!睡觉了!”

    说着王千雪回到房间里,她没有洗澡就躺下了。

    因为身体上还留着叶伟的味道,而且她有些喜欢上这个味道了。

    虽然他们只是肌肤之亲,并没有发生那种事情,可是王千雪每每想起那种感觉,全身都会不自主的燥热起来。

    贝齿紧咬嘴唇,王千雪脸颊羞红躲进被子里,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

    而在书房里,就在王千雪走后五分钟左右,叶伟缓缓的睁开了眼。

    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并且衣服都不见了,这让他心头一沉。

    他的第一反应是,他被王千雪给上了,然而感受了胸膛里正在恢复的那种灼热感。

    虽然比以前弱了很多,但他可以确定,两人并没有发生关系。

    如果他们真的发生了关系,那种灼烧的感觉早就消失了。

    全身无力的他,起身在地上捡起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吃下去后,他的脸色难看起来。

    “坎,为什么不阻止她!”

    随着叶伟的质问,坎妖娆的身形出现了,只是脸上带着尴尬的笑。

    “我以为主人是故意的……”叶伟微微皱眉,不耐的摆了摆手,感受这身体里被压制到极致的灼热感。

    然而就在这时弗莱德打来了电话,他很兴奋的喊道,“嘿,你的那个朋友,叫强巴的胜出了!”

    叶伟听着手机里的声音,“是吗?

    这太让人意外了。”

    声音上虽然很吃惊,但是叶伟的脸上却满是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