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49章 叶叔叔
    武子涵进小区门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

    在门口他看到七八个男人,懒懒散散有说有笑的向外走。

    小区的保安还对他们很客气的笑着,而这些人身上的那股痞气,让武子涵躲了很远,等这些人走了他这才进了小区。

    今天他跟几个朋友去校外聚餐,结果嗨过头了。

    等赶回学校的时候,前头几个跑的快的,顺利的进了宿舍。

    而他却因为脚踝的旧伤不能跑,所以落在了最后,被关在了宿舍楼外。

    不得已武子涵只能回家来睡,然而这一进门就看到叶伟手里拿着小银针,自己老妈穿着薄纱睡衣,两人姿势暧昧的似乎在做着某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让武子涵瞬间热血上头,门都没关就扯开嗓子喊了起来。

    还是夏美反映快,第一时间走到门口,一把关上了房门,扭着儿子的耳朵怒道。

    “能耐了!大晚上没回宿舍,去什么地方鬼混了?

    还有,老娘做什么事儿,还轮不到你管。”

    叶伟这个时候说道,“夏姐,他也是关心你,没别的意思。”

    说着叶伟看向他,笑着说道,“你妈今天有些不舒服,差点晕倒,打电话让我过来看看。”

    夏美指着叶伟说道,“他就是租咱家房子的那个医生,咱们家欠的债还是人家给平的……如果不是他已经结婚了,你妈我到不介意让他给你当后爸!”

    叶伟闻言一哆嗦,“姐,你不介意我介意,我顶多比他大七八岁……不合适吧!”

    夏美闻言一摆手,“什么跟什么,扯远了!臭小子明天还有课吧!赶紧睡觉去!”

    武子涵看着叶伟,对夏美欲言又止。

    而叶伟却看着武子涵的右脚,“等一下,你一会儿洗洗脚,我把你右脚脚踝的伤治了。”

    夏美闻言很惊喜,“子涵的伤能治?”

    “能!”

    叶伟点头,继续在夏美身上针灸,很快就把大部分银针收回了,只留下左耳上的一根。

    夏美此刻只感觉全身清爽心如平境,“儿子,赶紧去收拾一下,让你叶叔叔给你看看。”

    武子涵将信将疑的看着叶伟,听说自己的脚能治好,答应一声就放下东西去洗手间了。

    出来的时候,武子涵就听到夏美在跟叶伟絮叨。

    “儿子八岁的时候,他爸爸跑大车出车祸没了,那个时候赔偿了百多万。

    我一个女人不容易啊!他爸爸那边的兄弟多,看到有这么多钱,那是一个个上门来各种理由的借钱。

    还有人甚至拿着假的借条过来,逼着我这个寡妇还钱!我撑不住,但也不想把钱给他们,于是一咬牙就买了这里的两套房子。

    还别说,当年的决定还真对,现在光是这两套房子,就让我赚了不少。”

    说着夏美看到儿子过来,一招手,“儿子,来!”

    武子涵把鞋脱了,露出右脚。

    “这就是那年落下的病根,当年孩子他叔没要到钱,一怒之下踩了子涵一脚,从那之后落下了病根。”

    “没事,这个能治好!”

    听了夏美的话,叶伟安慰了一句,说道,“只是脚踝的一块骨头有轻微错位,简单的复位就行。”

    叶伟说着抓住了武子涵的脚踝,“会很疼!”

    武子涵闻言刚想做心里准备,而后就听到“咔嚓”一声。

    下一刻一股难以言语的剧痛袭来了,疼得武子涵大张着嘴,就是叫不出声来。

    他双手乱舞乱拍的,好半天才缓过来。

    夏美被吓坏了,而叶伟却是很淡定的说道,“没事了,就这一下疼,过了就不疼了。”

    将信将疑的夏美看向儿子,果然武子涵在缓过来后,很惊奇的发现脚踝居然一点也不疼了。

    “你试着动动,尤其是蹦跳,如果感觉不到异样的话,那就证明好了。

    只不过最近一个月,不要做剧烈的运动。”

    听叶伟这么说,武子涵跳了跳,果然脚踝的地方一点也不疼了,而且也敢使劲了。

    “这……”看到对方疑惑的眼神,叶伟说道,“人脚踝部位是由数块骨头组成的,其中有两块临近的骨头,不管是样子还是大小都是一摸一样的。

    而你的问题,就是这两块骨头调换了位置,我只是帮你恢复了。

    而这种情况,在西医中需要打开踝关节才能看出来,国医中如果没有相当的经验,也是很难那发现。”

    说完叶伟收拾了一下,对夏美说道,“姐,有你儿子在,我就走了。”

    说着拔掉夏美耳朵上的银针,叶伟就准备离开。

    “我去送送叶叔!”

    武子涵说着居然主动的把叶伟送出了家门。

    电梯门口,武子涵说道,“谢谢你!”

    “不客气!”

    叶伟淡然的说道。

    “你喜欢我妈吗?”

    闻言叶伟脸色一黑,但还是说道,“她是个好人,不过我结婚了。”

    武子涵闻言松了口气,“电梯来了!”

    叶伟走入电梯,满脸的苦涩,总感觉今天晚上的事情有些尴尬,同时内心深深的自责。

    因为他现在才明白,华阳路为什么没有国医门诊的原因了。

    而夏美跟他提到的那些人,想来现在已经到医中仙门诊了。

    如此想着,叶伟拨通赵倩的电话。

    “你半夜跑哪儿去了?”

    听到赵倩的质问,叶伟如实说道,“有急症病人我出诊去了,马上就到门诊了。”

    “嗯!没事儿了,就是刚才楼下有些动静,下去的时候她们让我别管。”

    “你看好多多就行。”

    叶伟溜溜达达回到门诊,发现一楼的卷帘门开了。

    推门进去,就看到了倒了一地的人。

    一个老头,三五个中年人,还有两个年轻人。

    王千雪面若寒霜坐在最里面,冷冷的看着躺了一地的人。

    褚倩然瑟瑟发抖的站在角落,叶青柠却是满不在乎的低头玩着手机。

    “你们怎么搞定的?”

    王千雪冷冷的说道,“你打来电话后,我就让青柠在一楼大厅,和上楼的楼梯道理,放了点闷倒牛。

    这是西川王家的招牌之一,早年间是国医给病人动手术,使用的最成熟的麻醉剂之一。”

    “我已经报警了,估计警察很快就来。”

    叶青柠说着,还跑到门口向外看了看。

    “这些人可不得了,溜门撬锁都会。

    我刚把药布置好,这群人把卷帘门打开了。”

    警笛声响起110到了。

    何老在警笛中醒来,看到警车和自己身处的环境后,直接哭了。

    因为叶青柠正跟警察说,“我们丢了五万块钱,丢了两部苹果11,都是他们抢走的,而且他们还想对我们……”眼镜男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叶青柠说道,“我是毕业于燕京政法大学的职业律师,按照刑法中第……我对这些人提起诉讼,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让他们把牢底坐穿!”

    “死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让我坐牢,哼!”

    眼睛男色厉内荏的说道,“你们不能拷我,唉……你们不能……你们会后悔的……”“在这里告诉你一句,只要我不放弃追究刑事责任,那么你们就会一直被羁押,且不得保释和保外就医。”

    叶青柠冷冷的笑着,“因此你们放心,在真正对你们判刑之前,我会把这场官司,托上个三五年,把你们以前做的事情,作为证据和补充罪行,慢慢的补充齐全。

    所以你们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叶伟全程默不作声,他很意外,没想到叶青柠居然是律师。

    而叶伟知道她的年龄,叶青柠今年才不过二十岁,居然已经从法律专业毕业了,还成了专业律师。

    “老子是本草堂董家的,老子是董家人,你们敢得罪本草堂,就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