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38章 谁算计了谁
    扎昆听到警员的话后,面如死灰的瘫坐在地上。

    而郑欣面无表情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用暹罗语说了句,那名警员就率先离开了房间。

    郑奎缓步跟上,在离开会议室的时候,很是不屑的看向叶伟。

    “国王陛下来了,你们之前的所作所为,公主和我会告诉国王的,你们就等着吧!”

    秃顶老头看着两人离开,嘴角噙着冷笑。

    “阎罗殿、本草堂、国医堂,两堂一殿发起的国医大会,到现在举办了有二十多年了吧!”

    老头说着看向阎鹤祥和董怀宁,“你们可还记得,当初你们为什么要举办国医大会?”

    这话一出阎鹤祥和董怀宁的脸色就变的很差,他们心里自然很清楚。

    当初国医势衰,大家才联合起来,一起谋求发展。

    可是随着得到的利益越来越大,以及外界对国医的认可。

    作为最主要的三个独立体系的国医团体,大家都想独吞这部分利益。

    也就在十几年前,国医堂几乎占据了国医市场的半壁江山。

    因此在那年的国医大会中,创建了国医堂的那位,被人构陷锒铛入狱。

    而幕后的黑手就是阎罗殿、本草堂,至于今天的这一幕,很明显是这两家想要阻止国医堂再次崛起。

    “其实你们心里很清楚,若不是那个地方的人出来,国医想要复兴根本是痴人说梦!”

    老头说着不屑的看向阎鹤祥和董怀宁,“现在看来有些人是忘本了,如此的话这国医大会明年就别办了!”

    “坤!”

    叶伟突然开口,“退下吧!”

    老头闻言看了眼叶伟,恭敬的一拱手后,人就消失了。

    阎鹤祥和董怀宁一愣,他们看到老头是从门口离开的。

    可是老人离开后,他们却像是突然忘了有这个人出现过一样。

    这感觉像是做了个梦,醒来后却记不清楚梦的内容。

    至于叶伟,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动用这股深藏在暗处的力量。

    而之前他之所以不用,是因为这些人的能力,每一个都很强,但是之前的对手,还不足以让他们出手。

    当然吴峥那次,是因为在他身边还跟着廖英,如果没有廖英叶伟是不会动用他们的。

    吴洪海没有走,一直坐在叶伟对面,他脸上带着冷冷的笑意。

    叶伟看向他也在笑,两人没有说话。

    而站在吴洪海身后的吴嵘却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匆匆的离开了。

    等到吴嵘离开后,吴洪海这才说道,“你的人杀了吴峥对吧!”

    叶伟微笑没有说话,吴洪海也在笑。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叶家的那些人,会不会接受你这么个年轻的家主,如果你去接任家主之位,你会不会在到了叶家后就被做掉呢!”

    吴洪海笑的很得意,“又或者,这次的发布会,会不会引来叶家人的报复,他们中的一些人会不会对付你呢?

    就好比之前发生的一切!”

    说着他站起身大步向外走去,而叶伟虽然还在微笑。

    吴洪海说的没错,而这也是为什么,发布会的视频,到现在还没有发到网上的原因。

    最终这个会议室里只剩下了叶伟他们。

    于此同时在游轮的甲板上,国王卫队正在逐层安检,此刻郑欣正站在国王郑宏面前。

    “王兄,国医堂的人太嚣张了,他们不但打伤了暹罗警察,还大言不惭侮辱暹罗,还请王兄对他们进行惩戒!”

    郑宏眯着眼听完郑欣的话,却是顾左右而言他。

    “妹妹,郑婷和郑欢也在这条游轮上,你有没有看到他们。”

    “她们……”郑欣显然没想到,然而她刚想辩解。

    扎昆就表情异常严肃的来到国王面前。

    “陛下,我是漫山港警察总署警长扎昆,就在刚才我们抓到了几名私藏毒品的罪犯!”

    他这个时候跑来这么做,就是想让国王帮忙收拾烂摊子。

    如果现在还站在公主这边,搞不好他就要卸任回家了。

    “毒品!”

    郑宏是最恨毒品的,听到这种情况,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带上来让我看看!”

    扎昆闻言一摆手,立刻就有七八名警员,带着三个人走了过来。

    为首的就是董怀天,而紧跟着来的两个人,却让郑宏的脸更黑了。

    “婷婷、欢欢……怎么是你们?”

    来人正是曾经出现在嘉德拍卖会的那对暹罗姐妹,这次也是乘坐这艘游轮回暹罗的。

    她们可是国王郑宏老来得女,对她们可是格外宠爱。

    而扎昆看到老国王脸色阴沉,却是心中暗喜。

    “陛下,船上还有几个嫌疑犯,为了抓捕他们,已经有四十多名警员被打伤晕倒了。

    我请求国王出动您的护卫队,抓捕这些犯人。”

    扎昆表现的痛心疾首,甚至单膝跪地,单臂横在胸前锤击胸膛,表示自己对抓捕缉嫌疑犯的决心。

    “名字!”

    郑宏表情平淡,看不出喜怒,但是一边的郑欣却是黑了脸。

    听到国王问对方的名字,扎昆喜出望外,直接爆出了叶伟、九爷和千玲珑的名字。

    之后扎昆满怀期待的,等着国王出动卫队,将这些人抓起来。

    但是国王却是黑着脸,冷冷的看向扎昆。

    “卫队,将扎昆逮捕,即刻起他不再是漫山港警察署的长官了。”

    这些对话都是用的暹罗语,跟在国王身后的魁元和梅东福,根本没听懂。

    而此刻郑宏却用蹩脚的汉语说道,“多谢两位告知我内情!”

    郑欣听到国王用汉语这么说,心头就是一紧。

    记下来郑宏看向了郑奎,说道,“卫队,将郑奎皇子拿下,即日起郑奎皇子将被逐出皇室序列,成为一名普通的暹罗公民,即刻生效。

    其名下的所有的公司,以及银行账户中所有的钱,统一没收充入皇室国库。”

    “爷爷,为什么?

    为什么啊!”

    郑奎被两名卫队士兵反剪双手押的跪在地上。

    然而郑宏却没看,转头看向了郑欣。

    “即日起,郑欣公主革除公主头衔,只保留皇室身份。

    且永久取消其参与皇室产业经营的权利,同时神绛堂一并取缔!”

    郑欣懵了,呆愣愣的看着郑宏,嘴唇颤抖的问道,“哥,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

    我是你妹妹啊!”

    郑宏面岑似水,眼神冷冽如刀的说道,“你们在中海做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为了跟我的女儿争夺观音泪,不惜花了二十六亿抢下观音泪。

    只不过很可惜,国医堂的医生不远千里带着观音泪水母过来,治好了我的病。

    现在你们用这么粗陋恶毒的手段陷害他们,真当我是傻子吗?”

    郑欣闻言跌坐在地上,但她还是说道,“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不关郑奎的事情,你不能把郑奎赶出皇室。

    不然的话,未来谁来继承国王的位置。”

    “国王不一定非要是男人,女人也可以!婷婷和欢欢这次的表现让我很满意,所以新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将从她们两人中选出一个。”

    郑宏的话犹如晴天霹雳,郑奎绝望的挣扎着,可是嘴里发出的声音,却是无意义的嘶吼。

    他不甘,但却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仅仅是瞬间,郑奎从身价数十亿美元,直接变成了身无分文的普通人。

    郑欣呆愣愣的看着国王郑宏,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刻从会议室找到这里的阎鹤祥和董怀宁,看到郑欣和郑奎的下场也都愣住了。

    他们相互对视一眼,心中都冒出个想法,国医堂学聪明了,要抓紧时间对国医堂进行打压。

    否则等国医堂全面展开报复,他们可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阎鹤祥的手机响了。

    接通电话后,阎鹤祥只敢眼前一黑差点摔倒。

    阎罗殿财务部来电话,就在几个小时前有超过百亿的流动资金,被人转出分流到数千个账户中。

    虽然已经报警了,但是经过银行系统的跟踪查证。

    发现资金通过了七层分流,转账到七八千个不同的账户中,追回已经不可能了。

    几乎就在阎鹤祥接到电话的同时,董怀宁也接到了电话。

    本草堂全部的流动资金,足足七十多亿,被莫名奇妙的转出,同样经过数次分流转账,已经无法追回了。

    两个老头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着点损失对他们来说,虽然不算太致命,但是造成的打击却很重。

    “他们……原来也在算计我们!”

    董怀宁这么说着,靠着墙缓缓的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