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30章 我是不是你妈
    刚才还在看笑话的众人沉默了,他们听的很清楚,赵倩喊柳君如“妈”!千亿女富豪的母亲,是眼前这个疯癫的老女人。

    因为不管怎么看,以柳君如的气质,不管如何看这个老女人,都不该是赵倩的母亲。

    赵太太有些慌了,毕竟刚才她们的打赌还算数,事实证明她输了。

    这就意味着,她要给柳君如一千万。

    她和她老公的身价是挺不菲的,一千万扔出去也无所谓。

    可是她得罪了的人,就有点恐怖了。

    “你这是怎么了?”

    赵倩被柳君如似是的抓着手腕,此刻的柳君如面色发发青,呼吸急促,眼神空洞涣散。

    “我是你妈……我……是……你……妈……”她嘴里反反复复强调这句话,整个人处于极度紧张且僵直的状态。

    叶伟皱眉扶住了柳君如,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被气的。

    因此叶伟的眼神非常的不善,不管柳君如以前对他如何,但柳君如是小倩的养母,是小倩的至亲。

    至亲被人欺负到这种程度,叶伟感觉像是被人打了脸。

    “赵总、叶总,对不起啊!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和柳姐只是开了个玩笑,我……”赵太太想要解释一下,然后周围的人却在这一刻反水了。

    “明明是你逼着她证明自己女儿是赵总的,你现在怎么反悔了!”

    “就是!敢做不敢当啊!”

    “狗眼看人低,现在被人打脸了吧!”

    这一刻所有人把矛头对准的赵太太,在一片谩骂声中,赵太太变的惶恐无措,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解释了。

    “天啊!”

    突然柳君如头上的假发掉了,露出了光秃秃的头。

    周围的人群发出了一片惊呼声,这样的光头他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肯定是柳君如接受了放化疗,所以头发才会掉光的。

    有病,且是绝症!这是所有人看到柳君如的光头后,首先想到的。

    “她太可怜了,没想到居然身患绝症。

    怪不得赵总会把母亲带来,原来也是为了治病啊!”

    “赵总真是个好女儿,这么孝顺的孩子现在不多见了。”

    “是啊!有本事还孝顺,看样子应该还很顾家,多好的女儿啊!”

    赵太太看到柳君如的光头后,更是觉得腿脚发软,几乎要站不住了。

    “这女人太恶毒了,欺负一个的了绝症的人,良心让狗吃了!”

    “就是!这种人恐怕就是常说的那种,为富不仁的畜生吧!”

    “真没想到,赵太太是这种人,以后咱们还是少跟她来往!”

    赵太太是真的欲哭无泪啊!而回想之前她做的那些事和说的那些话,的确欺人太甚了。

    “妈,我是你女儿,消消气……别生气了,我来了,我这不是在这儿吗?”

    柳君如的脸色缓和了过来,难看的脸上露出那么一抹骄傲。

    此刻她一把抓住了叶伟手腕,“这就是我的女婿,这是我的女儿,现在他们两个都来了,信了吧!”

    信了吧!这三个字,在整个游轮的八层回荡着,柳君如感觉有了靠山,底气也足了。

    挺直腰板的她很是傲慢,然而叶伟却发现,柳君如的呼吸非常急促,隐隐感觉不妥。

    可还没等他有所反映,柳君如“噗”的喷出一口黑血,人一下子瘫软下去。

    “这可不赖我啊!我真不知道她有病啊!这真的不赖我……”赵太太跌坐在地上,当场就喊了起来,面色煞白的她只感觉这次完蛋了。

    无意间教训一个不起眼的老女人,没想到却碰到了个惹不起的主儿。

    叶伟此刻哪里还有时间追究别人的责任,直接一把抱起柳君如,对赵倩说道。

    “打电话,让玲珑准备手术室,咱妈的血型是什么,你让玲珑准备十个单位的。”

    赵倩紧跟在叶伟身后,焦急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还不知道,不过应该是辐射造成的,突发性脏器变异……”这话让赵倩有点慌了,但还是按照叶伟说的,给千玲珑去了电话。

    很快叶伟抱着柳君如,跟赵倩一起坐上了电梯。

    游轮的手术室,与医院里的手术室不同。

    这里集成了CT透视成像,磁共振等等,医院里才有的大型体检设备,以及各种医学实验室,可以直接对病人进行血液,以及组织样本的实验筛选检查。

    与昨天七号大厅的临时手术室不同,这处手术室里,很多医生围绕着柳君如正在忙碌着。

    抽血的,进行透视检查的等等,诸多的西医检查手段全都上了。

    而叶伟却只是一只手搭在柳君如的脉搏上,闭着眼感受着脉搏的变化。

    之后他又在柳君如的胸腹分别进行按压,同时观察按压时柳君如的表情变化。

    最终叶伟确认了一个住不好的结果,也是他最开始推断的,没敢跟赵倩说的那个结果。

    “辐射造成的,多脏器异变大出血,同时伴随着血液异变,造成的败血症和血友病!”

    叶伟不想欺骗赵倩,继续说道,“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是,郑奎之前从国医堂接走她造成的。

    毕竟她本该持续接受治疗的,现在她至少已经有一天半的时间,没有接受抗辐射治疗了。”

    赵倩的身子有些摇晃,对于这个结果她很难接受。

    而柳君如此刻面色苍白如纸,呼气非常微弱。

    “你别急,现在还要等具体的实验结果出来,现在已经给她注射凝血剂了。”

    最终让一份份的检验报告出来后,叶伟确定了自己的诊断。

    最后叶伟将赵倩送出了手术室,“在外面等,现在有观音泪在,这种病很容易治愈的。”

    是的!叶伟没有说谎,只不过这个治疗过程的风险太高了。

    因为按照叶伟计划的手术方案中,必须要让柳君如的心跳停止一段时间。

    但是让心跳停止容易,可是让心跳重新出现,谁也没有十全的把握。

    所以叶伟把最终的希望,压在了观音泪水母的身上。

    虽然他不知道,柳君如最后能不能康复,会不会留下某种顽固的绝症。

    但可以肯定的是,柳君如胸腹的脏器异变,肯定会被治愈。

    毕竟这是观音泪的药效最好的部分,可以让受到损伤的身体和身体器官,恢复到健康状态。

    可是具体效果如何,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叶伟心里没谱。

    但他还是有后手的,真不行就这么做。

    “体外循环机,深度麻醉,准备抗凝剂……”随着叶伟一连串专业的术语说出,所有人都忙碌起来。

    殷虹的血液从柳君如的左手经脉流出,另一边几袋血浆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准备着。

    这次不是比拼缝合、刀法的时候,现在的叶伟是赌!如果失败了,叶伟很清楚会发生什么,赵倩肯定不会原谅他。

    医者不是万能的,但是医者必须要尽量做到万能!这就是医者,因为病人来到医者面前,本就是走投无路后的选择。

    任何一位医者,要做的就是尽量治好病人的病。

    嘀……嘀……嘀……心电图上跳动的小光点,正在变的缓慢,心跳从最初的九十一百,慢慢的降到了现在的三十多。

    叶伟果断的决定了,开始注射血浆。

    因为柳君如体内病变的血液,已经全部抽到了体外循环机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于此同时,观音泪水母已经被处理好,通过食道插管被注射到了柳君如的胃部。

    “心跳控制在三十以上四十以下……”叶伟紧盯着各种仪器的数据,此刻一名护士说道,“血压过低,血浆的速度太慢了!”

    “增压注射!”

    想都没想,叶伟下意识的说道。

    此刻一名医生提出了担心,“患者的脏腑异变,有许多出血点,增压注射的话会造成大出血,如果这样根本无法控制!”

    叶伟沉默了,抬手示意等一等,然后他看了看时间,说道,“体外循环机停止,继续输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柳君如服下观音泪后的半个小时,叶伟终于又说话了。

    “现在开始增压注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