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18章 提前了
    上了出租车,叶伟看了眼司机说道,“水上嘉人。”

    司机没说话,默默的点点头,开车离开外滩庄园。

    一路无话,到了水上嘉人小区后,叶伟直接下车,进了小区。

    若有细心的人会发现,这名司机接上叶伟后,根本没有打表。

    “都回来了?”

    下车后的叶伟莫名其秒的说了这么一句。

    司机看向叶伟,面无表情的说道,“都回来了。”

    叶伟点点头迈步走入小区,出租车就这么停在了小区外的停车场里。

    这一夜注定要有很多人睡不着。

    不甘心的郑奎,还在五号别墅里喝着闷酒,而在他面前一名皮肤小麦色的壮汉笔直的站立着。

    “我不想这么做的,都是他们逼我的。”

    郑奎喝的醉醺醺的,但眼睛却很明亮。

    “游轮……什么时候开?”

    壮汉用古怪发音的汉语说道,“后天一早!”

    “人能给我带来吗?”

    壮汉自信的一笑,“没问题!”

    郑奎闻言随意的一摆手,壮汉就消失在大厅的黑暗中。

    于此同时,董怀宁的房车上。

    “爷爷……不回家,咱们不回家……”犹如骷髅般的董来林,眼神中满是恐惧。

    董怀宁却一句话也不说,沉默的看着他。

    “回家”对于董家人来说是一种痛苦,本草堂源自十万大山所在的地方。

    在这里生活的人,号称是羲皇后人,以草木入药,饲养虫蛊。

    当然还有传说中的一些骇人秘法,巫蛊之流。

    “我不想被虫子咬……我不想成为……”“别说了,好好休息吧!”

    董怀宁打断了董来林的嘶吼,纵然是他杀了亲生父母和妹妹。

    但是董怀宁只有这一个孙子,所以他还要董来林为他这一脉传宗接代。

    转身董怀宁从房车卧室里出来,一名全身裹在黑袍里的女人站在外边。

    “确保让自己怀上!”

    女人白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对着董怀宁微微点头走了进去。

    当卧室的门关上后,董怀宁躺在沙发上,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房车在高速公路上狂奔,他们不敢做飞机和高铁,因为警方会严密布控这些地方。

    毕竟董来林现在已经是通缉犯了,他们只能通过高速公路离开中海,回到十万大山中去。

    对于董怀宁来说,几百亿的家业又如何,本草堂在十万大山里的传承,才是他的根基。

    所以回家这个词儿,对于董家人来说,是一个及神圣而有可怕的词儿,那里意味着十万大山千里毒瘴。

    “姓叶的来日方长,咱们后会有期。”

    董怀宁堂在沙发上闭着眼,嘴里像是梦呓般的说出这番话。

    于此同时在东康私人医院的ICU病房里,詹姆斯·贝福特第三次喝下那种像水一样的粘稠液体。

    他的身体又一次发生了绝大的冰花,苍白的头发褪去长出了黑色的头发,甚至整个人的脸都在蜕变。

    最终他变成了一个黄种人,而且拥有异常健康而又年轻的身体。

    而此刻吴洪海却正站在ICU病房外,很激动的看着里面的一幕。

    他今年五十多岁了,自从小儿子吴峥死后,他现在的样子苍老的像是七十多岁的老头。

    阎鹤祥正站在他的身边,声音低沉的说道,“110亿六只观音泪水母,值得吗?”

    吴洪海看着ICU里的人,异常兴奋的说道,“只要他能活过来,千亿又如何?”

    詹姆斯·贝福德,此刻看着重生的自己,脸上却露出一抹狡诈的神色。

    接下来的一天注定不平静,九叔也没睡,他叫来了千玲珑好一番的安排。

    国医堂明天开始,不再接收任何一名病人,医院进入全面修整。

    此刻的国医堂,已经开始配合病人转院了。

    在九叔的办公桌上,摆着三张游轮的船票。

    “当年,他们就是在这艘船上,陷害了他……让他进了监狱。

    现在他们又联手了……”千玲珑一言不发的看着师傅,而九叔却是说道,“玲珑啊!上了船不用收着了,这次让他们看看,为什么别人都说咱们国医堂才是国医正宗!”

    “是!”

    千玲珑很是恭敬的微微颔首,等到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她的身上像是燃起了一团火。

    浦江市,董怀宁的那辆房车刚刚下了高速,董怀宁从车上下来,另一名与他有几分相似的老者上了房车。

    在离开的时候,这名老者说道,“大哥这次去要小心,来林折了或许是好事儿。

    咱们这一辈六兄弟,只有你一个人有后。

    我们都是孙女,让来林留下传宗接代才是最好的选择。”

    董怀宁什么也没说,脸色阴沉的钻入一辆S级奔驰内。

    大概一个小时后,这辆车出现在了浦江港。

    一艘超级游轮静静的停在港口,董怀宁和胞弟董怀天,带着身后一众孙女上了这艘游轮。

    当来到游轮上后,董怀宁凝重的看向远处的海面,薄雾迷蒙婉如仙境的样子,让他眯起了眼睛。

    “突然提前……到底是什么意思?”

    董怀天站在他身边,“听侯天说,好像是那个人的徒弟入世了。”

    早晨,水上嘉人别墅,叶伟起的很早。

    但是到了楼下,还是看到赵永刚在做早饭。

    “起这么早?”

    面对赵永刚的询问,叶伟笑着说道,“爸,您不也回来的挺早吗?”

    “担心多多吃不惯你们做的饭,我就提前回来了。

    估计小家伙也快醒了!”

    赵永刚说着,将煮熟的鳕鱼肉一点点的撕成一绺绺的,认真的挑出里面的鱼刺。

    叶伟简单洗漱后,就准备离开。

    而赵永刚这时叫住他,“唉,那个……如果让多多跟他亲外婆走……”叶伟听赵永刚结结巴巴的说出这句话,不由的一愣。

    “带多多走?

    为什么?”

    “你和小倩都有一大堆事儿要忙,而且都……太有钱了。”

    赵永刚说的很费劲,“多多还小,少不更事。

    等大了,你们又能有多少时间管孩子,所以我觉得还是让孩子的亲外婆带走的好。”

    叶伟一阵的无语,他不是什么都会的人,至少对于儿子,除了宠溺和惯着,他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惯子如杀子,再说了小倩的亲生母亲,平时很少管理公司的事儿。

    这次如果不是为了赵倩,才不会出现在中海呢。

    她就要回新加坡了,我觉得让多多去那边……”“外公……我不走!”

    突然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多多穿着睡衣已经站在了楼梯口,眼泪汪汪的。

    赵永刚一阵的心疼,跑过去一把抱住孩子。

    “多多啊!怎么自己跑下来了,来外公抱抱!”

    叶伟看着儿子却没有走过去,让多多离开……的确是个好的选择。

    因为谁也不知道,几天后的中海商界中,会卷起怎样的风暴。

    如果某些人被逼急了,真的很有可能会波及到多多……他是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段和力量,保儿子一个周全。

    但凡事都怕万一,没有什么是绝对安全的。

    尤其是在动荡面前,永远不能把妻儿留在风口浪尖。

    如此想着,叶伟跟赵永刚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

    当他来到水上嘉人小区门口的时候,一辆林肯轿车挡住了去路。

    侯天那张欠揍的脸,笑眯眯的看着叶伟。

    “把陨石交出来!”

    叶伟闻言手在戒指上摩挲着,脸上却带着冷笑。

    “没有什么陨石,你找错人了。”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更清楚我背后代表了什么……”叶伟打断了他的话,“打住!我还是那句话陨石没有,你也不用吓唬我。

    那个地方的人又怎么了,我没有的东西,他还能让我变出来?”

    说着叶伟来到车尾处,一只手推在上面,就好像在推一辆纸糊的车一般,生生的把横在路上的车,原地转了半圈让出了路。

    “没事儿别学人堵路,会挨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