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17章 如太一所想
    “我去!”

    叶伟猛然睁开眼睛,喊道,“我就那么一说,你打我干什么?”

    赵倩气哼哼的转身就走,“你该打!”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吗?”

    “我不听!”

    叶伟无语了,大步追上去双手抓住赵倩的肩膀,将她转过来。

    啪!又是一个耳光。

    “上瘾啊!”

    叶伟佯怒到,但还是说道,“我的意思是,咱们离婚后你妈不久不闹了!而咱们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不就行了。”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赵倩气鼓鼓的说道,“跟我离婚后,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就名正言顺了,对不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门诊里是不是养着女人。

    她叫什么来着,对了!褚倩然,当年……”说道这里,赵倩不说了,因为没法说。

    当年赵军杀了褚倩然的姐姐,叶伟给赵军顶罪这才坐牢的。

    “叶伟我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我以为我会先忍不住。

    没想到啊!最先忍不住的是你!”

    完喽!叶伟心里一声哀叹,而后他突然发现,有些时候他把某些事情想简单了。

    啪啪……叶伟狠狠的给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嘴欠!”

    听到叶伟这么骂自己,赵倩想笑。

    其实她心里很明白,最近事情很多,叶伟根本没时间去门诊。

    如果是赵永刚告诉赵倩,她还不知道叶伟的门诊里有个小美女。

    “行了!别装了,你就是真睡了她,我也不在乎了。

    老娘现在有儿子了,老公就不重要了。”

    赵倩说着终于绷不住笑了。

    叶伟看了一下走廊里,发现这里没人,一把捉住了赵倩的腰。

    “好你个小妖精,敢把刚才的话说一遍吗!”

    “哈哈哈……说就说,老公不重要了……啊……”两人嬉闹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倩和叶伟躲入一间无人的病房里。

    叶伟将赵倩堵在墙边,深深的吻了下去。

    然而就在情浓意密之时,赵倩却一把推开了叶伟。

    “这里是医院!”

    叶伟有些抓狂的跟赵倩分开,而后两人一起离开了医院。

    到楼下,两人遇到了带着多多来医院的赵永刚,赵倩直接把多多抱了过来带回了家。

    而叶伟却临时决定,却外滩庄园看看柳雅。

    他还是不死心,毕竟柳雅因为赵倩,才落得今天的下场。

    所以他想看看柳雅的情况,想试一下能不能让柳雅恢复过来。

    而在外滩庄园五号别墅里,郑奎和老夫人都被暹罗国王禁足了。

    虽然远在别国,但是大使馆的人还是很忠于职守的。

    上次他去医院看柳君如,还是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向暹罗国国王提出申请被批准后,才让郑奎去的。

    “奶奶,我们就这么被软禁在这里,公司那边的财权也出了问题,现在该怎么办?”

    老妇人面岑似水,苦涩的笑着。

    “孩子,我们输了,从一开始我就把事情想简单了!”

    老妇人拿出一张字条,送到了宋魁手里。

    当郑奎看到上面的内容,扭头看相了放在客厅里的那只观音泪水母。

    自从那晚的宴会后,水母就一直放在那里。

    此刻郑奎拿字条的手颤抖着,口中呢喃着,“百亿五只,一共有三十只!这个叶伟……”嘭!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郑奎嗓子里发出野兽般的咆哮。

    “为什么?”

    面对郑奎的问题,老妇人沉默了。

    良久后,老妇人颤巍巍的向楼上走去,嘴里嘟囔着。

    “我老了……争不动了,孩子你迟早是王,就没必要急于一时了,老国王不会动你的。”

    郑奎看着老妇人上楼,“奶奶,难道我们就这样回国了吗?”

    “不回去,留在这里干什么?

    这里是老国王给你的监狱,想出去就你自己走出去!”

    老妇人站在楼梯的拐角处,看向楼下的郑奎。

    “孩子,留下来你就是画地为牢,离开回去认错,你还有一线生机。”

    说完老妇人回房间了,只留下郑奎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大厅里。

    叶伟到了一号别墅的时候,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争吵声。

    柳建明和王梅在吵架!“都怪你,人家请的是赵倩,咱们家来凑什么热闹,现在好了女儿成了这个样子,以后咱们可怎么办啊!”

    “什么都怪我!你就不是个男人,当初我怎么就嫁给你这么个怂包了!”

    “是!我怂包,可是我没害咱们的女儿,可你呢?

    从小都给她灌输了什么……”“我怎么了?

    我让她找个有钱人嫁了有错吗?

    我让她跟闫斌在一起有错吗?

    我就是让她学着攀比,要不然她哪儿有向上爬的动力!”

    叶伟听着这些内容,苦笑着摇摇头。

    有钱人有有钱人的烦恼,叶伟其实就想跟赵倩,做个普通人。

    奈何机缘巧合,一切都偏离了他最初的初衷。

    可能有人说,你有钱了,所以站着说话不腰疼。

    可是豪车、别墅、奢侈品,只有用了才知道。

    叶伟很想说一句,我对钱不感兴趣。

    如此想着叶伟走入了别墅,来到三楼的病房里,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柳雅。

    此刻的柳雅双眼圆睁,平躺在那里盯着房顶看。

    如果不是还有呼吸,几乎跟死人没什么区别。

    叶伟走过去,轻轻的坐在床边,给柳雅把脉。

    而后叶伟就皱眉起来,最后摇摇头离开了。

    不是他不想救柳雅,而是真的无能为力。

    “就这么走了吗?”

    叶伟走到门口的时候,柳雅突然开口了。

    “你想说什么?”

    柳雅僵硬的扭过头,看着叶伟。

    “赵家这么对你,你为什么还这么爱她!”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柳雅愣了一下,反问道,“不需要吗?”

    “爱就是两个人对生活的态度,坚持在一起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是事情。”

    叶伟背对着柳雅,说道,“赵倩给我生下了多多,这是她对我的坚持。

    我替赵军去坐牢,这是我对她的坚持。

    男人一辈子是有可能只爱一个女人的,因为他爱的那个女人,也爱着她!爱情这东西根本没有保质期,有的只是你是否认同对方的人生!”

    柳雅扭过了头,“太深奥了,我不懂!但是我知道的是,没有钱在这个社会上寸步难行!”

    “鲍鱼鱼翅燕窝海参也是一天,米粥腌菜粗茶淡饭也是一天。

    没有哪个富豪每天都是山珍海味,也没有哪个穷人一辈子只能粗茶淡饭的。

    我很知足!”

    言毕叶伟离开了,柳雅却哭了。

    眼泪滑落在枕头上,她却在轻声呢喃着,“我错了吗?”

    叶伟离开一号别墅,却不想回水上嘉人,而是在外滩庄园里溜达起来。

    当他走到一处水塘边,在阴暗出溜过来一个人,直接单膝跪在了叶伟身后。

    “太一,查清楚了,是董怀宁在背后捣鬼,而祡龙是董来林的外公!”

    叶伟微微有些吃惊,淡然的一摆手,那人就隐没在暗处,就好像从未来过一样。

    “我就说康家兄妹再有钱,也不会那么容易把他请出来的,原来不小心废了他的外孙啊!”

    就这么呢喃了两句,叶伟转身离开这里。

    走的时候,他故意高声说道,“你们可以把董来林,当年纵火烧死自己亲生父母和妹妹的事情,宣扬一下!”

    言毕叶伟大步离开了!“以观音泪为饵,我就不信掉不出你们这些大鱼!”

    叶伟笑盈盈的走出外滩庄园的大门,来到马路边扭头看向路边大树的阴影。

    “你说是吧!坤!”

    一辆出租车,从远处开过来,车灯照亮了树下的阴影。

    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是阴影下的人,却显露出来。

    那是一名犹如祡龙一样消瘦的老头,此刻正对着叶伟单膝跪地。

    “如太一所想!”

    一句话说完,阴影中再也没了老者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