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10章 敢嫁给这种人
    “爸、妈,你们怎么从医院出来了。”

    周一成几乎要哭了,尤其是看到父亲周泰昌神清气爽的样子,他的心里就说不出的高兴。

    “爷爷、奶奶……”周敏已经哭了,爷爷昏迷的消息她是知道的,她很怕爷爷这是回光返照。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周泰昌之前因为这中风瘸掉的腿,现在居然完全好了。

    并且看周泰昌的感觉,完全不像个重病的人。

    “爸,你的病?”

    周泰昌乐呵呵的看向了叶伟和九叔,这才说道,“好了!这还要多亏这两位,不然我可能真的挺不过去了。”

    没有过多解释,周一成很是感激的看向九叔和叶伟,做出个请的手势,把众人迎进了大厅。

    而在走入大厅前,九叔向叶伟说了一声,径直的向门口的董怀宁和阎鹤祥走去。

    “两位许久未见,身体可好!”

    阎鹤祥看到九叔的瞬间,冷哼一声别过了头。

    董怀宁笑的像个弥勒,“哈哈,老九还是这么健朗,咱们两堂一殿重聚首,又赶上我孙子结婚。

    怎么样今天我做东,借着老九的地方,好好聊聊!”

    “有什么好聊的,阎罗殿不接受妥协!”

    阎鹤祥说着就要走,而九叔却说道,“今天我出现在这里,可能这场婚礼要有些变故了。”

    本来还笑眯眯的董怀宁,笑容嘎然而止。

    “老九,这个面子不会不给吧!我孙子结婚而已,又不是……”然而九叔却扭头看向了站在门口,全身有些微微发抖的董来林。

    “我老了,没有以前的火气了,不像现在的年轻人,火气真的太大了。”

    董怀宁看到孙子的样子,心头咯噔一下,沉声喝问到。

    “老九,算是老夫求你了,我孙子到底怎么了?”

    九叔微笑摇头,缓步向大厅走去,“周家在中海商界,是个很不错的家族。

    至于你孙子,他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知道!”

    董怀宁看着董来林的脸色,就知道出事儿了。

    而他顺着董来林看过去的方向,发现董来林死死的盯着一个瘦高黝黑的男人。

    董怀宁似乎明白过来,刚想离开的他,却被阎鹤祥拦住了。

    “胖子,你难道不觉得,老九身边的那个小子很古怪吗?”

    董怀宁冷冷一笑,不屑的说道,“他是里面那位的徒弟,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是你想过没有,里面那位的徒弟,至于让老九如此的恭敬吗?”

    董怀宁一愣,也纳闷起来,如果是里面那位的徒弟,在老九面前也只不过是晚辈。

    完全用不着让老九,像个老管家一样伺候着。

    但是董怀宁还是担心自己孙子,“懒得想,等我孙子的婚礼结束,我亲自去问老九!”

    说着他扭动着胖胖的身子,走到董来林身边。

    “林子,你小子怎么了?

    你老婆的爷爷奶奶来了,怎么不过去?”

    然而董来林却像是被定身了一样,直到被董怀宁推了一把,他这才反映过来。

    “爷爷!”

    “你小子怎么了?”

    “没……没什么……”说完董来林却像是想起来什么,问道,“爷爷,你说一个人被吊起来后,完全剖开腹腔,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大?”

    对于孙子没头没脑的这个问题,董怀宁很不解,随口说道,“几乎没有,吊起来腹腔完全划开,最先出来的是肠子,这是人体中最难处理的器官。

    一旦出现坏死和梗阻,人基本上救不回来。”

    董来林听到爷爷的回答,整个人都失神了。

    “可为什么……那个家伙活过来了……为什么?”

    董怀宁觉得孙子越来越不正常了,肥嘟嘟的手在董来林的后背上拍了一下。

    “搞什么!给我精神点!”

    正在爷孙俩说话的时候,阎鹤祥走了过来,看向了远处的周泰昌。

    “你不是说,你孙媳妇的爷爷快不行了吗?

    怎么这老头,一夜间就好了?”

    这话提醒了董怀宁,不由诧异的看向了周泰昌。

    “事若蹊跷必有妖,阎王一起过去看看!”

    说着董怀宁率先走了过去,阎鹤祥紧跟其后。

    “恭喜周老康复出院!”

    董怀宁人还没到,就大声的恭贺起来。

    周泰昌看到董怀宁,乐呵呵的迎了上去。

    “同喜同喜,今天两个孩子大婚,老头子我也是病中忽坐起,强打精神也要来参加婚礼啊!”

    董怀宁一把搀扶着周泰昌,手直接搭在周泰昌的手腕上。

    然而短短的时间,董怀宁的脸色就变了。

    “您可不像有病啊!脉搏强劲有利,简直就像是年轻人,不得了啊!”

    这话是说给阎鹤祥听的,紧跟而来的阎鹤祥闻言,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哈哈,我能如此快的康复,还要多亏两位小朋友!这两位是小敏的高中同学,今天给我送来了一种神药,还说能让老夫延寿十年啊!”

    “神药!”

    董怀宁和阎鹤祥几乎同时喊了出来,而后看向了叶伟和强巴。

    这一看不要紧,两人几乎同时将目光集中在了叶伟身上。

    而阎鹤祥更是一下子猜到了什么,问道,“可是叫观音泪水母!”

    然而此话一出,周泰昌居然不说话了,只是微笑。

    是了!阎鹤祥眼中闪过一抹骇然,满脸的不可置信。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三辆警车停在了海韵阁的门口。

    车上下来了十几名警察,脸色一个个严肃无比,径直的来到董来林面前。

    这一幕被周敏最先发现,直接走了过去。

    “警察先生,请问出什么事儿了吗?”

    其中一名警员问道,“你是董来林什么人?”

    “我是他妻子,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婚礼!”

    董怀宁看到警察来了,又看到董来林惊恐的表情,心就像是被狠狠的攥住了。

    于是老头扭动着肥滚滚的身子走了过去,“哎呦,警察先生,我孙子今天在这里举行婚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刻之前的那名警员,一脸惊奇的看着周敏调侃道,“你可真大胆,居然敢嫁给这种人,服了!”

    周敏不由皱眉,疑惑的看向董来林。

    “看什么看,你个下贱的人!”

    “我草,新郎这么说新娘,你还想结婚吗?”

    一名警员闻言吃惊的说道,此刻十几个警察已经把董来林围住了。

    几乎于此同时,远处传来一阵的呼喝声。

    “站住,别跑!再跑就开枪了!”

    啪啪……随着两声枪响,周敏脑子一片空白,而后周围就传来惊叫声。

    几乎是同时,又是几声枪响后,一切恢复了平静。

    董怀宁明显感觉到事情不对了,因为他能看到,那几个被枪击倒的家伙,是跟董来林经常混在一起的几个人。

    “警察同志到底怎么个情况,今天我孙子大婚,你们能不能……”董怀宁的姿态放的很低,央求着。

    一名警员一摆手,“就他还想结婚,他霍霍的人还少吗!这种人抓住了,就该直接枪毙!”

    听到警方的话,董怀宁的态度骤变。

    “好啊!既然不给我面子,可以!那就请拿出证据来,证明我孙子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否则今天你们别想把人带走!”

    这时一名警员看向远处,冷冷的笑了,一指强巴说道。

    “别的不说,受害者就在那边,我给你们看张照片……”说着警员拿出一张强巴被人开膛破肚后的照片,周敏心头隐隐有不详的预感,好奇之下看了过去。

    结果看到了强巴肚破肠流的样子,顿时一口气没上来,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董怀宁看到照片上的人,脸色也是一白,立刻想明白了什么,身子摇晃了一下,被身后的警员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