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09章 惊喜
    早晨六点,周家的碧云庄园别墅外,一排豪车披红挂绿的,鞭炮已经响了两遍。

    周敏身穿混洁白的婚纱,坐进了婚车里。

    中海这边的习俗,新郎是不能去接亲的。

    没有闹婚的习俗,一切都很是平静,周家人的脸上虽然都挂着笑意。

    但却感觉不到多少喜庆的气氛,昨天殴打强巴的四个人就着接亲的队伍里。

    而就在车队启程的时候,庄园外又开进来一只车队。

    清一色的迈巴赫足足有二十辆,排着整齐的队伍开了进来。

    如此一来,新郎这边的车队,就低了一个档次,显得很没面子。

    但这也只是小小的插曲,因为周家的老太爷就在昨天晚上陷入了深度昏迷中。

    如果周敏的爷爷撑不过这一关,那么碧云嘉园面临的,将是各方催缴贷款的局面。

    而在医院里,守着周敏爷爷的是周敏的奶奶,其他人都被老人家赶出了医院。

    在老人家看来,孙女的婚事是人生大事。

    而自家老头子,其实早已有了征兆,她不希望孩子们,因为老头子的病耽误了终身大事。

    肖淑芬马上七十岁了,但是身体健朗。

    在床上躺着的是周敏的爷爷周泰昌,老人已经陷入昏迷了。

    虽然还没上呼吸机,但是医生对老人的状态并不看好。

    “老头子,你说过的,等儿女都长大了,你要带着我看遍祖国的山山水水的,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肖淑芬没有哭,而是微笑着说道。

    她与周泰昌相濡以沫五十年,人生大起大落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两人都一起挺过来了。

    她相信这次周泰昌依旧能挺过来。

    似乎是在回应肖淑芬的话,周泰昌居然真的清醒过来了。

    “对不起啊!老太婆,我可能真的要先走一步了。”

    看着精神奕奕的周泰昌,肖淑芬心里一紧。

    这是回光返照,老人坚持不了多少时间的。

    然而现在家里,正忙着孙女的婚事,想要赶过来是不可能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叶伟和强巴赶到了,他们还带来了一只观音泪水母。

    此时正是上午八点中,在另一边浦江区的一栋奢华的别墅中,周敏和董来林正在按照老规矩拜堂。

    夫妻三拜,拜见高堂,送入洞房等等……一番的嬉闹后,男方家人就开始准备去酒店了。

    周敏从娘家上车后,脸色就非常不好看。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从昨天开始,她只要一闭眼就会看到强巴。

    而且她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心中惴惴不安的。

    尤其是当她到了董来林的家里,在看到董来林的瞬间,她的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了。

    她很想给强巴去个电话,但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给自己的前男友去电话,的确有些不妥。

    早晨十点,男方家开始组织人去海韵阁,今天董家包下了整个海韵阁。

    中海市立医院里,肖淑芬紧张的看着周泰昌。

    刚才这两个年轻人,让老头子喝下那种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别说延寿十年了,就算是延寿两年,她也会跪在两个年轻人面前磕头。

    “老头子,你现在怎么样了?”

    周泰昌活动着手脚,之间因为中风留下的残疾,在服用了观音泪后,居然也恢复了。

    周泰昌感受着腿上闯来的力量,满脸的震惊。

    “小伙子我该怎么报答你!”

    叶伟闻言却是把强巴推到了前面,“要感谢您还是感谢他吧!”

    周泰昌闻言眯起了眼睛,突然说道,“我记得你啊!你不就是格桑家的小子强巴次仁吗!还跟小敏谈过恋爱的……”“没想到爷爷还记得我!”

    然而周泰昌的脸色却是一变,叹息到,“你该早回来的,只要你回来,我绝对不同意小敏他爸爸安排的这场婚礼。

    拿孩子一辈子的幸福,去做商业联姻……可耻啊!”

    “爷爷,您要是觉得这场婚礼不合适,咱们还是有机会阻止的!”

    叶伟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老人闻言凝重的看向强巴,“孩子,如果我做主,让小敏跟你结婚,你会娶她吗?”

    “会!”

    看到强巴肯定的回答,老人看向了肖淑芬。

    “走,老婆子!咱们去看看小敏的婚礼去!”

    海韵阁门口,周敏和董来林并肩而立,笑盈盈的看着参加婚礼的宾客。

    “哎呦,大美女!不声不响的就结婚了,还找了这么帅的大帅哥,羡慕嫉妒恨啊!”

    “周敏……你真不够姐们,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早点告诉我……”来来往往的宾客,周敏全都微笑面对。

    然而她的眼睛,却始终看着远方的停车场,似乎在期待某个人的出现。

    “强巴次仁可能来不了了。”

    董来林也在应付他这边的宾客,抽空对周敏说道。

    “你什么意思?”

    周敏心头一紧,压低声音问道。

    “能有什么意思,就是不能来了呗!也许昨天就离开中海了,或者是想不开投海自尽了也说不定啊!”

    “董来林你够了,我昨天就说了,我只陪你演好这场戏,婚礼结束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请你不要拿我朋友的性命开玩笑!”

    面对周倩的警告,董来林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婧晶,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在中海。”

    董来林一眼看到闫婧晶,笑着迎了上去。

    闫婧晶一身火辣的红裙,带着大的墨镜从车上下来。

    “本草堂的大少爷结婚,我就是在燕京,也会飞过来的。”

    说着闫婧晶看向远处,小声的说道,“我三爷爷也来了,在那边……”两人看向一个方向,阎鹤祥正跟一个胖墩墩的老头聊天,这人是董来林的爷爷董怀宁。

    而就在两人寒暄的时候,一支由劳斯莱斯组成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到了海韵阁的正门口。

    其中三辆库里南,三辆幻影。

    “谁这么牛逼,这可是老子的婚礼!”

    董来林看到这一幕,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好。

    然而看到下车的人后,他立刻闭嘴了。

    九叔率先从金色的库里南里下来,面对这位中海的首富,也是中海最大的地头蛇。

    董来林想着迎上去打个招呼的,然而他却看到九叔下车后,居然来到后门边,像个老管家一样的帮人开车门。

    董来林心中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需要九叔亲自开门。

    周敏也走了上来,毕竟身为中海商界的人,对九叔有着与外地商人不一样的敬重之情。

    只见九叔打开车门,一只手更是挡在了车顶上。

    叶伟就这么迈步下了车,一身小西装显得他格外帅气。

    然而董来林看到叶伟的瞬间,瞳孔就是一缩。

    能让中海九爷开车门的年轻人,让董来林心中窜起了莫名的惶恐与不安。

    “叶伟!”

    周敏下意识的喊了出来,而后大步的走到叶伟面前,质问道,“强巴呢?”

    董来林闻言,突然反映过来,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意。

    他可以肯定强巴就算是活下来,也应该在重症监护室。

    “他?

    他在后面那辆车上,而且他给你带来了一个惊喜!”

    董来林闻言惊疑不定的看向叶伟,昨天强巴有多惨他可是一清二楚,因为那是他的杰作。

    然而此刻在金色库里南后面的那辆车的副驾驶上,强巴西装革履的下车,显得异常挺拔英伟。

    下车后,他对周敏摆摆手,来到车的后门。

    打开车门的瞬间,周敏直接捂住了嘴,眼泪唰的就下来了。

    就连站在门口另一边的周一成,也是全身一哆嗦,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