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08章 不可能完成的手术
    “呃……呃……”水手搏击俱乐部外,两名医生正扶着墙呕吐。

    他们身上淡蓝色的无尘服上满是血迹,橡胶手套上也是。

    其中一人抹了把嘴,脸色苍白的发青。

    “再惨烈的车祸现场,老子都见过,这种还是第一次见,太惨了!”

    “别让我知道做这件事的人是谁,否则老子非把他肢解了!”

    另一名医生捂着肚子蹲下,脸色难看抬头看向楼上。

    “你说这人还能活吗?”

    “不是说还有心跳吗?

    肠子也放回去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扛过感染期,难啊!”

    说着这人摸出一盒烟,抽出两根问道,“抽吗?”

    另一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烟。

    “妈的,戒烟都五年了,今天算是破戒了。”

    楼上临时搭建起来的手术室里,叶伟双眼赤红宛如神魔。

    周围十几位副手,疯狂的准备着各种手术器械。

    每个人都忙的脚不沾地,千玲珑也在其中。

    与其他人一样,千玲珑的脸上带着震撼,一把把的手术刀止血钳,不断的递出去。

    此刻的叶伟犹如八臂罗汉,一柄柄的手术刀用了一次就丢了出去。

    强巴身上各处有着十几把止血钳,一些伤口在叶伟非人的手速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缝合。

    强巴受的伤可不是外表看上去那么简单,整个胸腔的肋骨几乎全断了。

    叶伟不得不打开整个胸腔,对肋骨进行重新的矫正。

    脊椎断成了五六节,这些需要重新固定,确保观音泪水母发挥作用的时候,不至于造成极刑。

    十几个单位的血浆,已经下去了一多半了。

    强巴的心跳更是掉到每分钟不足四十次了。

    而最让叶伟头疼的是,强巴手臂和腿部的韧带,大部分都已经断裂,这些也需要重新缝合。

    经过三个小时不间断的手术,叶伟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千玲珑赶紧拿来止血棉捂住了叶伟的嘴巴,而后她就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叶伟额前的一绺头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

    千玲珑帮叶伟捂住嘴,眼睁睁的看到这一绺头发彻底变成了白色。

    九叔也在现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掏出了个小瓷瓶。

    然而他却犹豫了,手攥着瓷瓶迟迟没有上前。

    叶伟终于不咳嗽了,千玲珑拿开止血棉,却看到棉花已经被黑血染透了。

    然而叶伟却并不在意,依旧保持异常快的速度进行手术。

    凌晨两点整,整个手术持续了四个小时,叶伟才将最后一针缝合好。

    现场光是丢弃的手术刀,堆砌的都有手术台高了,各种手术器械更是多不胜数。

    止血棉几乎丢的满地都是,此刻正有护士用消毒液打扫地面。

    一整桶的消毒液就这么倾倒在地面上,刺鼻的气味让所有人的脑子都是一轻。

    此刻千玲珑再看向叶伟,已经有人将观音泪水母拿了过来。

    但是叶伟的手在不断的发抖,捏着银针的他想要对准观音泪的心脏。

    不过手抖的太厉害了,他根本做不到。

    千玲珑毫不犹豫的接过银针,迅速的把银针刺入了观音泪的心脏。

    叶伟看到观音泪变成了粘稠的液体,脚下一滑跌坐在地上。

    “事急从权,用注射器直接注射到胃部,那里我留了一个注射口,完成后你来缝合!”

    千玲珑微微点头,问道,“他能活过来吗?”

    叶伟瘫坐在地上,脸上掠过一抹冷笑。

    “只要我想,就算是死人,我也能让他活过来!”

    千玲珑没再发问,而是按照叶伟说的,把一切都做完后,现场也已经打扫干净了。

    这里是一座留守村,虽然紧挨着大都市中海,但是几年前这里就只剩下一些老人了。

    九叔这个时候才走了过来,将那个瓷瓶递了过来。

    此刻瓷瓶已经被九叔攥的温热,叶伟接过来后微微一怔,很是自责的看向九叔。

    “让您担心了!”

    九叔笑而不语,叶伟直接倒出几粒黑色的药丸吃了下去。

    “少爷,我们已经把这片地方搜了一遍,也找了周围的住户询问。

    这个俱乐部的老板,在两年前搬走跟儿子去住了。

    不过这里经常会有一些人过来,偶尔还会听到一些惨叫声。

    但是这里是搏击俱乐部,所以也没人觉得异常!”

    叶伟听着九爷的讲述,脸色阴沉的说道,“强巴绝对不是第一个,这之前肯定有其他人受到了同样的对待!”

    “警方已经介入了,只不过您在手术,他们还没进入现场勘察。”

    叶伟闻言对千玲珑喊道,“玲珑,紫外线灯!”

    很快千玲珑拿着一盏紫外线灯送了过来,叶伟打开灯随便对着周围照射了一下。

    周围的墙壁和地面上,就出现了一些星星点点的银白色亮斑。

    九叔自然明白这些亮斑是什么,脸色异常的难看。

    很显然新鲜的血迹不会出现这种反射,这些亮斑是血液干涸沉淀后留下的。

    血液干涸后,就算是把表层的血液刮干净,被紫外线灯照射之下,依旧会出现这种情况。

    “两个小时后,我会让强巴配合警方调查,他会告诉我们凶手是谁的!”

    而强巴依旧在昏迷,但是他的大脑还在运转。

    他看到了一条漆黑的隧道,在隧道尽头有着光亮。

    他奋力的奔跑,终于走出了隧道,却看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他走入这个世界后,感觉全身的痛楚都消失了,身体变的异常轻盈。

    一身白袍的他,忘乎所以的在这个世界中游荡。

    然而就在他忘我的在这个世界中游荡的时候,一条条奇怪的触手突然出现,将他拽回了隧道中。

    凌晨四点,水手搏击俱乐部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叫。

    “啊!”

    强巴猛然从手术台上坐起,他全身都在颤抖,而周围却很温暖。

    窗户外红蓝相间的灯光不断的闪烁着,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

    记忆中小腹的那道刀口不见了,身上更没有那些被拳刺打出来的血洞。

    他感觉像是做了一场奇怪的梦,现在梦醒了。

    嗅着空气中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他看到了叶伟的身影。

    “醒了!”

    叶伟手里拿着一套衣服,“穿好了,警察要对你问一些问题。”

    而此刻周围的医生和警察,都满脸震惊的围了过来。

    强巴更是一脸懵逼的穿好衣服,从简易的手术室内走了出来。

    “姓名!”

    “强巴次仁。”

    “年龄。”

    “二十九。”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到这里的吗?”

    “记得,是周海超带我来的。”

    “之后呢?

    之后你见到了什么人,又发生了什么。”

    “之后……我见到了董来林……还有……”强巴强打精神说着,脸色异常的难看。

    而其中一名警察拿出了一张照片,里面的强巴被吊了起来,肚子被豁开肠子流了一地。

    看到照片的瞬间,强巴的身体不由的一颤,双眼赤红的瞪着。

    “我记得……我记得……是他们……就是他们……”早晨六点,警察走了。

    强巴坐在轮椅中,叶伟推着他走出了搏击俱乐部。

    半个月后这里就被拆迁了,买下这片地皮的是嘉慧医药旗下的滨江地产公司。

    一辆金色的库里南停在外面,两人坐车离开这里。

    路上叶伟问道,“去参加婚礼,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吗?”

    “没有……”强巴有些疲惫的说道。

    闻言叶伟微微一笑说道,“我帮你准备了,保证周敏和周家人都很喜欢!”

    强巴问道,“那现在我们去做什么?”

    “中海市立医院脑外科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