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89章 螳螂捕蝉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哈哈哈……”范俊猖狂的大笑着,“……我的一生该结束了……”他的话在这里戛然而止,此刻大桥上两辆车相向而行,突然在桥中间的位置相撞,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

    嘭……哗啦啦……剧烈的撞击,让车上的零件到处乱飞。

    两辆车瞬间变成了两堆废铁,而撞击时一块飞出的铁块,直奔范俊的头砸了过去。

    随着一声犹如西瓜被砸开的声音,范俊的身体缓缓的软了下去。

    他手里那根削尖的一次性筷子,在秦兰兰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啊……”剧痛让秦兰兰发尖叫起来,下一刻她就看到少了半个脑袋的范俊,双眼圆睁的瞪着他。

    叶伟一个闪身来到秦兰兰身边,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下一刻秦兰兰就晕了过去。

    此刻十几辆车到了这里,有人用轮椅推着桑彪从车上下来。

    “老大!你没事儿吧!”

    叶伟看着桑彪,喊道,“看看那两辆车上有没有人!”

    于是桑彪的十几个小弟冲了过去,很快就有人喊道,“没人!”

    抱起秦兰兰的叶伟,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他跟老黄交代了两句后,抱着秦兰兰离开了。

    在车队离开后,老黄拿出手机报了警。

    国医堂急诊手术室里,叶伟帮秦兰兰缝合了伤口。

    吕红玉和楚海都来了,叶伟给他们讲了事情的经过后,匆匆的离开了。

    在去往多多病房的路上,叶伟接到了弗莱德的电话。

    “不用感谢我,这是帕克和摩根送你的礼物!”

    叶伟闻言一句话也没说,挂断了电话。

    此刻他的手机上,一条东滩大桥车祸的新闻,出现在了中海本地新闻的头条。

    两辆空车相撞,飞出去的零件砸死了一名路人。

    其中一辆车上装满了西餐餐具,剧烈的撞击让一柄餐刀飞出,刺中了一名开劳斯莱斯的司机。

    这是一起意外!不过叶伟更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儿子多多。

    他不顾一切的冲入病房,赵倩在睡梦中被惊醒。

    还没来得及阻止叶伟,她就看到对方,直接将多多抱在怀里,对着多多的耳朵仔细观察起来。

    没多久千玲珑带着手术工具跑了进来,叶伟从中拿出一只镊子,从多多的耳朵里夹出了有两个大米粒大小的胶囊。

    并且胶囊的外壁非常薄,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淡蓝色的液体了。

    看到液体时叶伟的眼神就是一凝,下一刻他几乎是屏住呼吸。

    千玲珑拿来试管,叶伟将胶囊丢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后,叶伟长出了口气。

    “这是什么?”

    千玲珑看着试管里的胶囊问道。

    “氰酸!”

    叶伟满头的冷汗,“几毫克就可以杀掉一个成年人的剧毒,这里面的计量足可以杀死七八个人了……哪怕是通过皮肤接触……”赵倩闻言就傻在了那里,叶伟最初没想到会这么惊险。

    就算是他看到多多耳朵里异物后,也没想太多。

    直到取出来后,他才知道如果再晚上几个小时,胶囊就会被其中的剧毒腐蚀透。

    啵!随着试管里传来一声轻响,千玲珑立刻拿起一颗专用的试管木塞,堵住了试管口。

    淡蓝色的氰酸液体,从胶囊里流出来,并不能铺满小小的试管底部,但是这却能杀掉几个成年人。

    而就在刚才,这些剧毒居然就藏在多多的耳朵里。

    叶伟能想到,范俊女扮男装,在给多多糖吃的时候,顺手摸了摸孩子的脸颊,胶囊就是那个时候放进去的。

    一想到这里,叶伟眼中满是怒火,范俊虽然已经死了,但是幕后的那些人还在。

    就在叶伟发愣的时候,赵倩一把抢过多多搂在怀里,神经质的查看多多身上的每个地方。

    “放心吧!孩子没事了!”

    啪!叶伟刚说了这句话,赵倩一巴掌抽在了叶伟脸上。

    “你给我滚!你给我滚啊!”

    千玲珑拉了一把叶伟,“您先出去吧!这里有我!”

    叶伟紧了紧拳头离开这里,大步向桑彪的病房走去。

    “给我辆车!”

    桑彪刚回到病房躺下,看到叶伟来了一下坐了起来。

    “老大……您不是被……”“少废话,拿来!”

    没办法,桑彪拿出一把奔驰车钥匙。

    中海深夜的凌晨,一辆黑色的奔驰大G,以极高的速度飞驰着。

    车窗打开,强劲的风吹在叶伟脸上。

    他的大脑在全速思考着,现在的局面很微妙。

    给多多下毒的人是范俊,在是范俊背后却隐藏着两只黑手。

    一只是郑奎和北美吴家,另一只竟然是百草堂的魏家。

    而弗莱德的出现,也代表着那些人知道他回来了。

    局势越来越紧张了,他有些后悔跟赵倩结婚了。

    三年的牢狱之灾,他在监狱里度日如年。

    当叶伟出狱后,以为他们不会贸然出现在中海时,却发现那个地方的人犹如嗅觉灵敏的猎狗,又一次找到了他!如此想着,叶伟将油门一脚踩到底,脸颊还有些火辣辣的,那是赵倩打的。

    看着眼前不断倒退的景物,叶伟嘴里突然冒出一句,“这都是你们自找的!”

    言毕,他一脚刹车踩下,而后突然拉起手刹。

    车子在空旷的公路上,甩出了个霸气的圆弧,直接冲入了一片废弃的库房区。

    车子停在一处废旧的仓库前,这里是老码头。

    而叶伟在来的方向上,几道远光灯照射过来。

    很快几辆别克车开了过来,很快就停在了奔驰车前。

    魏东林面带笑意的下车,后面跟着的是魏志英,以及一些带着口罩手拿棍棒的家伙。

    “这地方选的真不错!”

    魏东林冷笑着看向叶伟,“姓叶的,咱们之间的恩怨该解决了!”

    叶伟坐在大G的引擎盖上,冷笑着说道,“魏志英你跟范俊认识吧!”

    “你已经是个死人了,不妨告诉你!范俊就是我们魏家的一条狗,为了不让人怀疑,我只是拉着蔡翔这个傻子当掩护而已!”

    叶伟饶有兴趣的听着,丝毫不在意那些戴口罩的家伙,将他围在中间。

    魏志英表情很是狰狞的看着自己的手。

    那只手被叶伟废过一次,那种足以让人昏迷无数次的剧痛,他却无法昏过去的感觉,让魏志英刻骨铭心。

    “范俊他自己犯贱,为了靠近你他故意让我捅伤了他,最开始我还不理解。

    现在明白了,他是为了换取你的信任!”

    魏志英冷笑着,“不得不说他算计的很全面,当你发现孩子中毒后,居然真的没有怀疑他!”

    “儿子!别跟他废话,先把他控制住,咱们再慢慢的折磨他!”

    魏东林说着一挥手,周围的那些人一哄而上,结果他们却扑了个空。

    此刻的叶伟站在大G的车顶上,冷冷的看着他们。

    “曼陀罗花做成的糖,还有氰酸做成的胶囊,一个口服,一个入耳!”

    叶伟阴沉的说着,脸上带着诡异的冷笑。

    “口服的容易发现,但是耳朵里的胶囊,的确很难想到。”

    魏东林很是意外,“你居然发现了?

    真没想到,这本来是个必死的局。

    你打残了我的儿子,我本想杀了你的儿子,让你体会一下丧子之痛的!真的可惜了!”

    “你却别墅要刀,也是你算计好的,正是因为你的态度,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将魏家排除在外。”

    叶伟说着手不断的摸索着那枚黑色的兽首戒指,脸上带着阴恻恻的笑意。

    似乎感觉到气温下降了,围住叶伟的那些人全都打了个哆嗦。

    “废话真多!”

    魏东林突然不耐烦起来,他心中隐隐的不安,大喝一声,“都给我上,先打断他的四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