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82章 压轴拍品
    拍卖会现场楼上,叶伟推开交割现场的大门,这里还有一些买家在。

    而九叔已经等在那里,交割正在进行。

    当叶伟走过去的时候,陨石已经拿了过来。

    他迫不及待的一把扯开包装,直接从里面拿出这块圆盘状的陨石捧在了手中。

    在这一瞬间,现场有不少人看过来,当叶伟捧起圆盘的瞬间,所有人只感觉眼前一花。

    感觉像是圆盘突然闪了一下,然后就发现叶伟居然就这么捧着圆盘离开了这里。

    九叔看着叶伟离开的背影面露愁容,莫名的摇了摇头。

    拍卖会现场,当叶伟回来的时候,那块陨石已经不见了。

    而在他的手上却多出一枚黑乎乎的戒指,并且戒指的造型好像是一颗龙头。

    “叶伟哥,你来的正好,你看台上的那条项链如何,我想买下来给我妈!”

    秦兰兰看到叶伟回来,赶紧问道。

    叶伟抬头看去,此刻现场还在报价,而且参与竞价的人不少。

    这是一条很少见的玳瑁宝石项链,上面镶嵌的宝石是红翠。

    “一百五十三万!”

    王儒庭突然喊了一声,笑着对叶伟说道,“这玳瑁很少有人知道是什么,其实这是龟甲类动物的龟壳片,质感上感觉像是塑料,长期佩戴会有一定养生作用。

    所以素有少不戴玳瑁,老不戴黄金的说法。”

    秦兰兰闻言突然急了,喊道,“这位爷爷,你别跟我抢!”

    然后她大喊一声,“一百七十万!”

    果然这个报价出现后,现场的立刻安静了。

    王儒庭的脸色顿时黑了,低声的对秦兰兰喊道,“丫头,你乱喊什么,等着吧!这下可热闹了!”

    没等他的话说完,立刻就有几个报价喊了出来。

    “一百七十五万!”

    “一百八十万!”

    “一百八十五万!”

    秦兰兰根本没听王儒庭的话,现在看到又有人跳出来跟她拼价格,顿时不乐意了!“没完没了了,我出两百……呜呜呜……”只可惜她这句话没喊出口,叶伟一把捂住了秦兰兰的嘴,顺手按住了她要抬起来的胳膊。

    开玩笑,这两百万喊出来,肯定没人跟了。

    毕竟这款玳瑁宝石项链的价值,也就一百六七十万,而且还是高估了的。

    这群托儿就是等某些人突然报出个异常高的价格后,他们肯定会哄抬一波价格。

    “别喊了,他们这是故意哄抬价格,傻丫头!”

    叶伟边说边看向另一边的范俊,他都已经这样对秦兰兰的,这家伙居然还是面带微笑,一句话也不说。

    终于叶伟松开了手,现场再也没有人报价了。

    “丫头,你看没有人报价了吧!这款项链顶天就是一百六十万,你突然喊出一百七十万,这群家伙笃定你势在必得,所以三个托儿一口气抬了十五万上去!”

    王儒庭此刻压低声音对秦兰兰说着,脸上带着狡猾的笑。

    “听我的现在开始,咱们就报价了,就让这条项链砸他们自己手里。”

    秦兰兰困惑的看向叶伟,当发现对方点头后,她这才把手里的号牌放下。

    依旧是那个包间里,尖嘴猴腮的男人,几乎要要疯了。

    今天他手里好几件东西,最后都砸在自己人手里了。

    而在有两件拍品,就到了他今天最重要的拍品了,就是那只被称为“观音泪”的水母。

    此时一名黑衣人走了过来,战战兢兢的说道,“老板今天我们自己人拍到的拍品多达四件,其中光手续费就有三千多万了!”

    啪!尖嘴猴腮的家伙,把手里酒杯捏爆了,嘴角勾起了一抹很辣的弧度。

    而就在这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这家伙只是看了一眼,脸上就露出一抹惊恐。

    “许老!您有什么事儿……陨石,已经拍出去了……收回来?

    这个……对方已经交割了……”不知道手机里的人说了什么,这家伙的脸色瞬间变了。

    “重新买回来,不管用什么价格?

    对方要是跟我要一亿……好……好!”

    挂断电话,这家伙叫来手下,将一张金色的金属名片交给了手下。

    “去!把这张名片,送给那个拍下陨石的家伙,告诉对方我侯天要跟他谈笔生意!”

    开玩笑,这个打电话来的许老,可是他惹不起的人物,并且这有钱有势才能摆平的人物。

    接下来的两件是清朝的精品青花瓷,和珐琅彩梅瓶。

    不过最终的成交价格,依旧是高于这类瓷器的拍卖价格的。

    这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隐藏在拍卖会现场各处的那些托儿。

    只要出现势在必得的买家,这几个托肯定会来一轮密集报价。

    如此就算是拍卖场老手,也会变的很惊慌,从而在接下来喊出一个较高的价格,下意识的去震慑其他的拍卖者。

    “这嘉德的拍卖会也就是这一次了,下次绝对不参加了!”

    听到叶伟的话,王儒庭深以为然。

    而今天的陈仲和陈贺,从头到尾都没出手。

    他们不是不想出手,而是因为有叶伟和王儒庭在。

    他们多少听到了一些关于拍品的分析,因此有几次想出手,却被对方说的放弃了。

    “诸位接下来要参加拍卖的这件物品,是一只水母它有个名字叫做观音泪。”

    主持人上台,开始介绍观音泪水母。

    而在展台上和大屏幕上,都出现了水母的样子。

    这是一只头朝上的水母,就这一点就与观音泪有了区别。

    但是这只水母触手收缩的时候,确实像是一滴向上低落的泪滴。

    而叶伟可以肯定,这不是观音泪水母。

    不过现场有多少人知道这一点呢?

    近几年有人翻阅古医书,从而发现了观音泪的记载。

    但也是寥寥数字,“如泪水母观音泪,帝王续命之神药。”

    这是最长见的一句话,而一些生物学常识,大多认为水母没有一直头朝下的。

    毕竟水母是生物,可以向四面八方游动,不可能一直保持头朝下的。

    而台上这只水母,是放在鱼缸里的,可以看到水母在其中游动。

    “古书中记载,观音泪乃是历朝历代,皇帝用来续命的神药!”

    主持人激情四射的说道,“诸位朋友,如果让您用五千万买十年寿命你们愿意吗?

    如果这个寿命或许是十五年呢!”

    现场一下子炸锅了,因为大家都在怀疑,这个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然而主持人此刻说道,“请看大屏幕,这是来自国外权威机构的一段视频!”

    只见屏幕上是个垂垂老矣的老头,眼看气息微弱马上就要死了。

    结果有人拿来一个篮球大小的水母,只见对方拿着一只激光笔一样的东西。

    对着水母的身体打出一道射线,而后水母就瞬间变成了粘稠透明的液体。

    然后就是医生把液体给老者喂了下去,很显然视频中的老者恢复了健康。

    这在其他人眼中看来,视频就像是一段劣质的假药广告。

    但是很快就有人看到了,视频的角落里居然有FOY实验室的标志,以及一个二维码。

    并且视频中出现的医生,其中不少人也都认识。

    这还不算什么,有很多人认出了那位老人的身份,样子很像是詹姆斯·贝福特。

    那个当年第一个被冷冻的人,并且负责冷冻的公司,承诺将在五十年后复活他。

    最重要的是,詹姆斯·贝福特真的复活了,而且就在燕京完成的最后苏醒。

    现场一下子炸锅了,叶伟也很吃惊,他不明白这个拿水母骗钱的家伙,怎么搞到的这段视频。

    “我宣布上半场拍卖的最后一件压轴拍品,观音泪水母起拍价格六千万,每次加价不低于一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