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79章 捡漏而已
    大厅里的气氛很是微妙,叶伟一行人带头走了进去。

    这次的拍卖会,上拍的所有拍品中,有一半是九叔提供的。

    其中就有叶伟在儒庭斋得到的那个柴窑瓷碗,以及一些稀有的药材,比如观音水母等。

    拍卖会分为场内和场外,场外是嘉德大厦的包间。

    包间里是通过电视来观看拍卖现场的直播,手里有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进行报价的。

    叶伟在主会场落座后,并没有看到阎鹤祥和闫婧晶,还有暹罗皇室的人。

    反倒陈仲和陈贺坐在了叶伟身边,在陈家父子身边坐着的居然是王儒庭。

    这老头看到叶伟也在,居然笑眯眯的到了叶伟面前。

    “叶大师,今天我才知道,您就是那个一言定生死的叶大师。”

    王儒庭很是恭敬的说道,“上次您跟我说了之后,我立刻就去找了我的一位国一朋友。

    当时他也对我说,我可能命不久矣。

    于是他就给了我一个药方,说是能找齐上面的药,我就能迈过去这个坎。

    也就是我运气好,遇到了魏家的魏东林,一口价给了他五千万,直接把药方上的药弄齐了……”叶伟听王儒庭侃侃而谈,最后陈仲不得不坐到了王儒庭的坐位上。

    “手腕给我!”

    叶伟听的实在是烦了,于是对王儒庭说道。

    对方立刻识趣的闭嘴了,一脸兴奋的把伸了出来。

    叶伟给他把了会儿脉收回了手,发现王儒庭的病真的好了。

    “你朋友给你的是《凝神汤》吧!”

    “就是这个,叶大师也知道!”

    叶伟微微点头,看向王儒庭,笑着说道,“还不错!”

    而这个时候,闫婧晶来到叶伟面前。

    “我三爷爷让你过去,有事情要跟你谈。”

    叶伟头也不抬,“阎罗殿去不起啊!”

    “是关于水母的事情,闫家可以给出更高的价格!”

    闻言叶伟笑了,“你们能出多高的价格?”

    “暹罗皇室两拨人都在找这个东西,目前我们知道除了拍卖会上这个,就是你手里的这个了。”

    叶伟闻言一愣,看向闫婧晶,发现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暹罗皇室有两拨人在找这个!为什么?”

    闫婧晶耐着性说道,“还用问吗!有人希望现在的国王活着,有人希望国王快点死。”

    叶伟闻言看着闫婧晶,说道,“留下来一直等到最后,这次的拍卖会……会有惊喜的!”

    说着叶伟接到了龙五的信息,于是他跟身边的秦兰兰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嘉德大厦贵宾拍卖包间里,闫婧晶把跟叶伟的交谈,如实的告诉了阎鹤祥。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不管他把水母卖给谁,都会得罪其他人,所以咱们开出什么价格都无所谓了。

    他就是要让需要的人去争,而且拍卖会最初宣传那只观音泪,并不是真的!”

    闫婧晶大吃一惊,“不是真的,那爷爷您还来……”“有假就有真,这个挂出假观音泪的家伙,应该也是今天的买家。”

    阎鹤祥冷笑着说道,“不信你等着看,等真的观音泪出现后,竞争肯定很激烈。”

    “可是爷爷,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会……”阎鹤祥一摆手,打断了闫婧晶的话。

    “把我的四个徒弟送给了警察,张云刚莫名死在了国医堂,老九这家伙连个解释都没有。

    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所以他叶伟别想从我手里拿到一分钱,而且今天不管是谁买了真的观音泪。

    他都要给我乖乖的献出来!”

    本来还很和蔼的阎鹤祥,突然变的狠厉起来。

    闫婧晶被吓的瑟瑟发抖,站在旁边一动也不敢动。

    此刻在另一间包间里,郑奎站在老妇人身边。

    而老妇人正在摆弄一些东西,“这情蛊并不存在,只是咱们暹罗的一种结婚习俗。

    所谓的下蛊,全都是两情相悦,才会找个龙婆、阿赞帮他们下蛊。

    为的就是获得双方家人的认同,孩子你就怎么这么喜欢赵倩吗?

    居然会想到让我帮你下蛊!”

    郑奎眼神闪烁,但是老妇人却像是明白了什么。

    “我明白了,但是我唯一能帮你的,就是等你们结婚后,我可以下蛊弄死她!”

    郑奎眼中闪过一抹喜悦,说道,“真的吗?”

    老妇人没在说话,而郑奎却是直接跪在了她的面前。

    “今天的那只观音泪,不管用多大的代价,都要拍下来,明白吗?”

    老妇人面无表情的说道,“郑宏这老不死的,当年就是夺了你爷爷的王位,所以我让他这辈子都没有儿子能活过三岁!这样你才能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现在该是你继位的时候了。”

    说话间拍卖开始了,包间里的电视正在播放现场画面,主持人正在邀请拍卖师上台。

    叶伟此刻也回到了位置上,而第一件上拍的是一件饰品,水种满绿翡翠金丝项链。

    起拍底价五百万,而这款项链如果在珠宝店里出售,至少一千五百万起。

    “哥,这个我喜欢,你说多少钱能拍下来!”

    听到秦兰兰这么问,叶伟看向了范俊。

    “你说呢?”

    范俊看了一眼叶伟,却没说话。

    “闷驴!咱们不理他,哥你说!”

    叶伟闻言看着范俊,笑的很玩味。

    “这个应该在两千万左右,天然水种翡翠还满绿的,百年内能出现的,不会超过五十件。

    而这个还是条项链,估计两千万以上都有可能!”

    果然一开始报价,直接就让秦兰兰傻眼了。

    “一千万!”

    “一千八百万!”

    “两千万!”

    三次报价,直接到了叶伟说的价格。

    而此刻叫价突然停住了,秦兰兰小声的问叶伟,“哥,要不我也喊一嗓子!”

    然而叶伟却一把按住了秦兰兰的手,“不对劲!这价格推的太快,等等!”

    “两千零五十万!”

    终于又有人报价了,叶伟听到价格,小声的说道,“这才是真买家,之前的都是托,故意把价格抬上去,就是怕卖家卖亏了!”

    秦兰兰有些不相信,然而两千零五十万的报价后,果然没有人再叫价了。

    “我擦,这就是拍卖啊!太黑了!”

    王儒庭此刻笑着说道,“拍卖会这种地方,就是新人买坑,老人捡漏的地方!”

    叶伟微微点头,很认同他的话。

    “新人一般会跟风报价激烈的拍品,这些东西一般都是做局,而这些所谓的新人,要么是为了洗钱,要么就是真的不懂。

    而老人简陋,主要是捡一些不懂行的新卖家。

    他们拿来的东西,往往有些极品,而本身报价就比较低。

    一般就算是竞拍下来,也到不了真正的市场价。”

    最终这条项链以两千零五十万成交了,秦兰兰看到这个情况,不由暗暗惊呼幸好自己没叫价。

    这个时候主持人在此上台,用清脆好听的声音说道,“柴汝官哥钧定,是我国瓷器六大名窑。

    而柴窑一直都是六大名窑之首,雨过天晴云破处,者般颜色做将来。

    正是当年柴世宗对柴窑烧造瓷器的要求,然而柴窑存世极少。

    柴窑的特点,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罄。

    今天第二件拍品,就是一件明代修复的柴窑青天镶金瓷碗!起拍价格两千万!”

    王儒庭就坐在叶伟身边,当看到这个碗的时候,他顿时就跳了起来。

    手指颤抖的指着台上的瓷碗,惊骇莫名的王儒庭都结巴了。

    “这是……这是……你从我儒庭斋拿走的那个瓷碗……”叶伟微微点头,拍了拍坐位,说道,“捡漏而已!”

    听到这句话,王儒庭是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中海古董瓷器的行家,居然让个矛头小伙子,在自己眼前捡漏,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