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75章 竞标会
    叶伟从马跃进手里接过一份资料,上面是三个白人的照片。

    他只是看到了照片,就喃喃的说道,“弗莱德这老鬼也来了,还有摩根、帕克这两个二逼。”

    听着叶伟呢喃着,马跃进好奇的问道,“少爷,他们都是干什么的?”

    “你不会想知道的!”

    说着叶伟放下手里的资料交给马跃进,“我上去了!”

    六楼的大展厅,是挑空的设计有将近一千平米的空间。

    此刻在这个偌大的空间里,摆满了各种石头。

    而展厅中的人并不多,放眼看去顶天一百多人。

    毕竟这次是竞标,说白了这里展出的石头,是要批量售出的。

    并不像赌石那样论块卖,要买必定是成批的买入。

    因此这非常考验竞标者的眼力,因为石头是要自己挑选的。

    当达到一定的量后,就可以向售卖者报价了。

    同样的其他人如果看好你挑选的这些石头,也会有人跟着出价,最终价高者得!东利飞正带着一群人,在一堆石头前反复的挑选着,手里还拿着一份资料。

    叶伟看向他不由觉得奇怪,此刻他才发现,原来这里的石头都备注有原产地的资料。

    暹罗盛产翡翠玉石,以质量高产量大著名。

    但是因为暹罗的翡翠和玉石,大多都埋藏在大山深处。

    鉴于暹罗的开采技术落后,每年的产量虽然多,但却都是表层的普通原石。

    而叶伟随手拿起一份资料,稍稍阅读后,这才明白过来。

    暹罗皇室为了能够深度开发本国翡翠玉石资源,因此给出优惠条件,让有能力的国外公司,通过租赁的方式开采原石。

    虽然每产出一吨原始,暹罗国会收取重税,但这也比在市场上收购这些原石来的便宜。

    “先生,看看我这里的原石吧!”

    突然犹如黄莺般清脆的声音,在叶伟耳边响起。

    叶伟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发现是个身穿暹罗传统服饰的美女,娇小可爱的样子让叶伟停下了脚步。

    美女看到叶伟停下,立刻送上一份资料。

    “我叫来米诺,这是我家乡的洛溪山,盛产白玉!”

    叶伟拿起资料扫了一眼,洛溪山位于暹罗与我国边境暹罗一边,拥有大量的白玉矿。

    看完资料,叶伟顺手拿起一块原石,心头不由的就是一动。

    低头看去,这是一块鹅蛋大小的石头,握在手里温润舒适,让人不忍放下。

    “叶大师看中了这里的原石?”

    张文年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顺手拿起一块,然后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很失望的丢了回去。

    而叶伟却是顺手拿起了被张文年丢掉的石头,入手之后叶伟愣住了。

    因为两块石头的感觉是一样的,接下来叶伟把每块原石都摸了一遍。

    之后叶伟的表情就有些不淡定了!此刻张文年在一边说道,“这里的原石里虽然都有玉,却不是极品。

    买回去加工的话,也出不来价格,真的很可惜啊!”

    叶伟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叶大师这么年轻,肯定不懂翡翠玉石类的生意了,我就跟你说说吧!”

    张文年很想跟叶伟结交,因此认真的讲述起来。

    “这玉石的价值关键取决于玉石本身的质地,质地好的玉石加工后的价格才会高,其次就是玉石雕刻大师了。

    而玉石的质地本身如果不好的话,就算是找到雕刻大师出手,其本身的价格也不会太高。

    所以咱们国内挑选原石,最主要的还是看玉石的质地。

    这洛溪山很早就有人知道盛产白玉,但是这里的白玉质地不好。”

    说道这里张文年有些犹豫,但还是说道,“洛溪山的白玉是玉石中质地最差的冰玉,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这种玉石在被做成饰品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的变小。

    有人曾经做过实验,一颗拇指肚大小的冰玉球,两年的时间就能缩小的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所以洛溪山的白玉不值钱,因为留不住啊!”

    叶伟听的心头一阵,同时在心中暗笑,这张文年是真不识货。

    冰玉!叶伟记得师父曾经说过,世人不知玉中帝王为冰玉,与其齐名的就是有玉中帝后的和田玉了。

    古书中有记载,天下有仙玉,以损耗自身增益人之寿命,若佩戴数载玉消而寿增!而张文年却是很热情的拉了一把叶伟,“走了,叶大师,如果有喜欢的,跟我说一声,我买下来送你。”

    叶伟不置可否的笑着,顺手跟来米诺要了联系方式后,就被张文年拉着走了。

    刚走开这个展位,张文年就贼嘻嘻的笑着说道,“叶大师眼光不错啊!这个小妞很可以的,一会儿你只要表达出对原石有兴趣,我保证她自己就会上门找你。

    而且暹罗女人很放的开,怎么玩都可以的!”

    叶伟一阵的无语,但是他却真的动了买下那座山的想法。

    于是叶伟跟张文年边聊天,边给马跃进发去了信息,内容是六号展位来米诺,买下洛溪山永久开采权,以及所有权!国外与国内不一样,如果带着资金过去,是可以花钱买到一片地的拥有使用权的。

    洛溪山这样的地方,临近边境一般都不会太发达。

    任何国家对于贫困地区都非常重视,一旦有外界资金介入,能够促进平困地区发展。

    那么各种国家层面的优惠政策,会多到让人发指。

    “终于找到你了!”

    这话听上去很别扭,不用看对方肯定是个老外。

    叶伟回头看去,脸色微微一变,对身边的张文年说道,“张总对不起,我的朋友来了,就不陪着您了。”

    “唉,叶大师客气了,一会儿竞标结束,我请您吃饭,告辞了!”

    张文年识趣的离开了,此刻弗莱德走了过来。

    “有八九年没见了吧!”

    张口弗莱德就说了这么一句,叶伟却是微微一笑。

    “那要看怎么算了,毕竟我才做了三年牢!”

    “你这是明知故问!”

    弗莱德冷冷一笑,“这次社长让我再次邀请你加入,你考虑怎么样了?”

    “一样的答案我不想说第二次!”

    叶伟冷冷的说道,“你们对我儿子下毒的事情,总要给个解释吧!”

    “你儿子?

    还下毒?

    恐怕你搞错了,这不是我们的风格!”

    弗莱德说着两人缓步到了无人的角落里,叶伟疑惑的看着对方。

    “我不撒谎,因为没必要,如果我们要对付你,根本用不着对你的家人下手。”

    叶伟闻言表情一松,因为之前就与他们有过接触。

    他知道弗莱德背后的组织,一贯的作风就是这样的。

    “不过你还要谢谢我,毕竟我帮你解决了那些雇佣兵!”

    此刻叶伟终于响起了那通电话,不由微微一笑说道,“还真的是你们,谢谢了。”

    “不请我和他们吃个饭吗?”

    弗莱德指了指远处的帕克和摩根,笑盈盈的说道。

    “我想该请吃饭的是你们吧!你是来找星岩的吧!”

    弗莱德的脸色变了变,阴沉的说道,“是啊!可惜一点头绪也没有!”

    然而叶伟的心却沉入了谷底,居然不是他们对多多下的手,难道真的是本草堂魏家动的手?

    “恭喜!东生珠宝以二十五亿,拍下暹罗他农山。”

    展厅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紧跟着就以暹罗语和英语,对现场众人重复了这句话。

    叶伟微微皱眉,看向洋洋得意的东利飞,笑的有些古怪。

    “弗莱德这边!”

    此刻帕克手里的盖革计数器疯狂的鸣叫着,上面的数值不断的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