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69章 到底是谁
    叶伟离开市立医院,步行向国医堂走去。

    同时他给九爷去了电话,让他把多多和魁元,安置在较为隐秘的房间里。

    而在回去的路上,不断有人对叶伟微微颔首点头,其中不少人叶伟是认识的。

    他们都是桑彪的手下,其中还有龙五和马跃进的手下。

    几乎每间隔十来米,就会遇到两三个他们的人。

    叶伟不动声色的走着,而在他身后那些暹罗人已经出现了三个。

    在又走了一公里的路程后,跟在叶伟身后的三个人,已经换了两三波了。

    这时叶伟的手机响了,一条信息发了进来。

    叶伟低头看了一眼内容,有人去了水上嘉人别墅已经离开了,在恒泰大厦嘉慧公司所在的楼层也出现了这些人。

    这让叶伟心头一惊,没想到对方已经查到了这种程度。

    不过叶伟担心多多的情况,而且现在天才刚黑,真的要动手也要等到夜里。

    毕竟月黑风高杀人夜,叶伟可不想留着这些家伙,继续威胁自己的家人。

    最终当叶伟走入国医堂后,跟在他身后的人才离开了。

    此刻叶伟站在国医堂一楼大厅里,看着外面陷入的沉思。

    对方似乎并不愿进入国医堂了,显然应该有些忌惮。

    然而就在叶伟走入院长办公室后,九叔脸色阴沉的把几个牛皮纸包放在了桌子上。

    “少爷,您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

    叶伟微微皱眉,但是拿到鼻尖上闻了一下,顿时脸色大变。

    “硝酸甘油……”然而在他脑海中,第一反应却是炸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

    九叔脸色阴沉的说道,“国医堂的两层地下车库里都又发现,而且都是在靠近承重柱附近发现的。”

    “这群人到底要干什么?”

    叶伟正在疑惑中,此刻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没多想,叶伟直接给个挂了,毕竟现在的电信环境太差了,诈骗电话太多。

    “起爆装置是你拆的?”

    叶伟看着牛皮纸包上的两个洞,看向九爷问道。

    “是龙五!他曾经在部队里服役过,对弹药军械特别精通。”

    “给警方电话,让他们派便衣过来。”

    九爷困惑的问道,“如果警方介入,这些人可是要被遣返的,那……”“那样我就更好动手了!”

    叶伟冷冷的说道,“只要不在国内,那些人会帮我清理掉这些人的。”

    “我知道了少爷!”

    九叔走了,叶伟起身向外走,结果却看到一个奇怪的老头,站在办公室外。

    走廊里没有一个人,老头佝偻着腰,一步步的向叶伟走了过来。

    然而叶伟看到这人,却是露出一抹冷笑。

    如果魁元在这里,肯定能认出来,这就是对他进行催眠的德猜阿赞。

    “摩诃耶……婆娑罗那……”叶伟几乎和老者同时诵读起同样的经文,并且两人的语速越来越快。

    渐渐的德猜阿赞的脸上露出一抹惊恐,他颤巍巍的身体连连后退,不可置信的盯着叶伟。

    而叶伟却是带着狞笑一步步的逼近!这里是国医堂的顶楼,除了院长办公室外,其他房间里根本没有人。

    两人声音似乎带着奇妙的共振,头顶的灯罩在声音的震颤下,居然发生了龟裂。

    噗通!终于德猜阿赞跪在了地上,惊恐的看着叶伟。

    “你到底是谁?”

    他用蹩脚的汉语问道。

    “你可知道,阿加猜就在中山监狱服刑。”

    叶伟冷笑着说道,“说!是不是你对我儿子下的毒?”

    “阿加猜……他在中海吗?

    他不是两年前就死了吗!”

    “回答我的问题,我儿子是不是你下的毒?”

    “你儿子……下毒?”

    看到德猜阿赞的表情,叶伟突然反映过来了。

    马跃进的消息里说了,对方是九个男人,其中就有这个德猜阿赞,而且对方是前天入住的。

    可是对多多下毒的是个女人,应该不是这些人。

    “你们只为了水母?”

    叶伟疑惑的看向对方,此刻德猜阿赞满脸的惊恐。

    “你是阿加猜的徒弟?”

    德猜阿赞惊恐的看着叶伟,脸上满是不甘。

    然而叶伟却是诡秘的一笑,德猜阿赞眼前的景色却完全变了。

    此刻的他站在一条陌生的马路上,耳边是急促的汽笛声。

    一道刺眼的灯光照射过来,德猜阿赞不由眯起眼睛。

    等他看清冲过来的是一辆重型卡车时,他只敢全身犹如四分五裂般的剧痛,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然而周围的景色再度切换,他又回到了走廊里。

    但是这里早已没了叶伟的身影,而他却是吐出了一口血,脸色惨白的缓缓起身进入电梯离开了。

    阿赞就是降头师,这个职业在暹罗非常流行。

    其实这个职业并不神秘,这本身就是一种依靠气味和声音,对人进行催眠的特殊职业。

    只不过进行了神神鬼鬼的包装后,让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觉得他们很神秘不可招惹。

    叶伟在坐牢的时候,就曾经遇到过一位来自暹罗的阿赞,这人因为贩毒被判无期,并且不得引渡。

    叶伟跟他是不错的朋友,并在他身上学了不少阿赞的催眠手法。

    当德猜阿赞坐电梯下去后,九爷和叶伟出现在走廊的拐角处。

    “少爷,就这么让这家伙走了?”

    叶伟看着电梯门,“他活不过今天晚上了!”

    不过叶伟心里的疑惑更严重了,如果不是这些暹罗人,那么对多多下毒的人到底是谁?

    如此想着叶伟来到了一处特殊的病房里,此刻透析机已经撤了,多多的脸色有些发白已经睡着了。

    赵倩坐在病床边,看到叶伟来了,她也没有好脸色。

    “多多好点了吗?”

    赵倩没有回答,而是默默的起身把叶伟推出了病房。

    叶伟就这么退出了病房,看着赵倩关上房间的门。

    没多久,赵倩从门下传出了一张纸。

    叶伟拿了起来,发现依旧是离婚协议书。

    而在这张纸的背后,赵倩写了一句话。

    “如果你不能给我和孩子安定的生活,请签字!”

    叶伟紧紧的握着离婚协议书,一言不发的站在门口良久,这才默默的离开。

    回到院长办公室里,九叔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警方恐怕不能对他们怎么样了,他们身上有暹罗国皇室的公函,这几个人属于暹罗皇室的保镖。”

    叶伟闻言愣了一下,立刻想到中午的时候,家里人的对话。

    郑奎明天会代表暹罗皇室来中海,但却没有人告诉他郑奎来中海的目的是什么。

    “少爷,后天有个拍卖会,拍卖会上又出现了一只观音泪!”

    叶伟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心头一惊。

    而后就看到九叔手里的画册,当看到上面观音泪的图片后,叶伟却是笑了。

    “这次拍卖会,据说暹罗皇室也会参加,国医堂也受到了邀请。”

    突然这时叶伟的手机响了,一条新闻的推送出现在屏幕上。

    叶伟扫了一眼后,像是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