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52章 碰瓷儿
    叶伟坐在库里南里,看着街道上忙碌的人群。

    一夜的忙碌让他很疲惫,然而就在他将要睡着的时候,却看到路边一家店铺门前围满了人。

    这还不是引起叶伟注意的地方,而是赵永刚的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想来多多和老岳父都在这里,叶伟如此想着,下意识的让龙五停车。

    儒庭斋,中海著名的收藏大家王儒庭的古董铺子,而这条街就是中海有名的碰瓷儿一条街。

    有句中海当地的戏言,没钱别去浦东街,挨挨碰碰万两银。

    说的就是,在普东街上一个不小心,碰倒了什么东西都有可能是古董。

    没有个万儿八千的,一般人别想脱身。

    叶伟拔开人群走入其中,一眼就看到赵永刚抱着多多,正跟人吵架呢。

    “两千万,王儒庭你个老小子,你怎么不去抢啊!”

    赵永刚把多多护在怀里,此刻多多手上满是血。

    “这是汝窑青釉洗,去年就在咱们中海,百丽拍卖公司的瓷器专场里,一千万成交的。

    知道谁买的吗?

    我!”

    王儒庭上次被刘德显教训了一顿后,足足休养了个把月。

    而之前赔了刘德显那么多钱,他的心都在滴血!今天他把手里珍藏的镇店至宝都拿了出来,为的就是吸引一些所谓的收藏界老手,这样他就可以脱手一批手里的瓷器了。

    然而没想到,有人居然带着个孩子来了铺子里,直接撞到了放着两个汝窑瓷器的支架。

    两个价值都在千万的汝窑瓷器,被打了个粉碎。

    “你还别跟我瞪眼,两千万一分钱也不能少!”

    王儒庭可是急火攻心,他心疼了。

    而此刻叶伟从人群外挤了进来,一眼看到多多流血的手,惊得急忙跑了过去。

    在检查了一番后,发现孩子的手只是擦破了点皮,他这才放心下来。

    “疼吗?”

    多多听叶伟这么问,很是坚强的摇摇头。

    而赵永刚一看叶伟来了,直接把多多塞到叶伟怀里,指着旁边一个带着七八岁男孩的中年妇女。

    “等一下,这件事情可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吧!她家的孩子推了我外孙一把,才让我外孙撞倒了架子……”“哎呦,你也不看看你是谁,还敢指我。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中年女人傲气的说着,一把将那个七八岁的小胖子楼在怀里。

    “我可是东城国际总裁蔡翔的老妈,这是蔡翔的儿子!你们这区区两千万的古董不算什么,但这不是我们打碎的,凭什么让我们赔钱!”

    赵永刚气不打一处来,看着地上的碎片,说道,“等等!这不对啊!你们别是给我演双簧的吧!你摔碎的这是不是汝窑,只有你自己知道。

    价格也是你自己说的,谁知道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叫板是不是,行!我让你明白明白!”

    说着王儒庭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片,在众人面前晃了晃,说道,“此件汝窑青釉洗,冰莹润澈,天青犹翠,釉薄处隐约可见粉色光泽,内周壁有冰裂纹,底周排布五枚芝麻花细小支钉。

    就这一块碎片,就足以证明我这两件瓷器的身份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大家都知道王儒庭是中海出名的收藏大家,就好比燕京的马来成一样。

    听到王儒庭的解释,周围人纷纷点头,并表示惋惜。

    “可惜了,这汝窑精品,本来存世就少,这一次碎了两件,唉……”“可不是吗?

    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小娃子,这钱可有的赔了!”

    “那可不是,这恐怕要倾家荡产了吧!”

    叶伟就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仔细的打量着这里的陈设。

    发现王儒庭的收藏还真不少,但是真正上得了台面的却没几件。

    “你说是就是啊!我要求鉴定,然后定损!不能你说多少就是多少!”

    听到赵永刚的话,王儒庭笑了。

    “定损?

    这不是车祸现场,老小子我可告诉你,老子铺子里……”哗啦……说话间一个清朝的青花瓷观赏瓶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尼玛的!这又是谁啊!”

    王儒庭几乎要崩溃了,扯着嗓子大喊道。

    但是当他看清楚那人时,却是一愣。

    叶伟此刻笑着看向他,笑眯眯的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手滑了!”

    说话间,叶伟又拿起一个瓷瓶,“老板这个怎么卖啊?”

    哗啦……王儒庭只感觉胸口发闷,又碎了一个。

    叶伟笑着看向多多,问道,“儿子,高兴吗?

    你还想砸哪个?”

    多多闻言直接指向了房间里,最大的一个瓷瓶,足足有一人高的样子。

    叶伟走了过去,刚想出手的时候,王儒庭直接冲了过去。

    “这个可不行,小子!我知道你是谁,那次在三号别墅,我谢谢你了!但是这次……”“这次怎么了?”

    叶伟饶有兴趣的看着王儒庭,指了指怀里的孩子说道,“这是我儿子,手破了!”

    王儒庭都要哭了,指着之前的那名中年女人说道,“是那个女人的孩子推的你家孩子,又不是我!你找不到我头上!”

    叶伟闻言看向了中年女人,问道,“唉,我儿子受伤了,你说怎么处理吧!”

    “哎呦,这可伤的真够重的,恐怕救护车还没到就好了吧!”

    中年女人阴阳怪气的讽刺道,“给你十块钱,多买几个创可贴,够了吧!”

    叶伟冷笑的看向对方,“还真不够,因为你的孩子推倒了我儿子,导致碎了两件瓷器,这钱得赔啊!”

    “嘿小子,你吃撑了吧!老娘我可是东城国际蔡翔的……”“老子管你是谁的妈!”

    说着叶伟突然拉过那名小胖子,直接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只见这小胖子蹬蹬的连续后退了七八步,接连撞到了两个展架!“哎呦喂,我的定窑,我的哥窑……完了……全完了……”王儒庭已经要哭了,而叶伟其实是故意的。

    他不知道之前打碎的汝窑是不是真的,但是小胖子撞到的这两个,却是实打实的定窑和哥窑的瓷器。

    “好了!扯平了!”

    叶伟说着看向中年女人,此刻小胖子趴在货架上,咧嘴哇哇大哭。

    中年女人被气的全身哆嗦,来不及跟叶伟理论,冲过去把孩子扶了起来。

    “你是不想活了啊!你给我等着,你别走!我叫我儿子过来,看他怎么弄死你!”

    中年女人一把将小胖子搂在怀里打起了电话。

    “儿子,你快来吧!你妈我还有你儿子,在外面被人欺负了!”

    中年女人带着哭腔的说着,叶伟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但是王儒庭彻底不淡定了,他全身颤抖着喊道,“那可是真的哥窑和定窑,我前后花了十几年,花费三千万才攒了这么几件啊!”

    “不久是三千万吗?

    我儿子来了就给你,几个瓷碗而已,嚎什么嚎!”

    中年女人挂断电话,怒冲冲的对王儒庭说道。

    而叶伟此刻却是眼前一亮,在儒庭斋的角落里,方向了一件被重新焗过的瓷器。

    他抱着多多走了过去,件这件瓷器拿起仔细观察起来。

    发现这件瓷器是一件,六瓣荷花碗,器形上非常的饱满,可以看到之前是碎成了四块。

    而后被人重新焗在一起的,只不过这个碗十分的薄,拿在手中给人感觉,轻轻一用力就能捏碎一样。

    并且这个瓷器的颜色,乍一看平平无奇,但是仔细一看却有种雨过天晴后,天空的那种蓝色。

    “这个多少钱?”

    叶伟下意识问出这句话,这落在王儒庭耳中有些意外。

    下意识看过去,王儒庭愣住了,那是个焗瓷根本不值钱,就算他开口说个天价,懂行的人也不会买。

    “你只要把这里的瓷器损失全都清了,这个瓷碗我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