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18章 准备棺材吧
    “二哥,咱们跑什么?

    那个姓叶的说我们几句,难不成我们还真会在三个月里全死了不成。”

    一名族老在跑出豫东庄园后,对着楚东河喊道。

    楚东河闻言心中苦笑,“哪里是那个叶大师,你难道没看到楚海醒了吗?

    这楚天集团,就是楚江和楚海兄弟联手创建的。

    他醒了,还有楚天南什么事儿!你难道还要留下来继续逼宫吗?”

    “是啊!还有楚海的精神头也太好了,他能是睡了十年的植物人吗?

    要我说,之前的楚海就是躲起来了,在背后指挥吕红玉控制楚天集团的。

    咱们居然还傻乎乎的,上门逼宫!唉……”一群族老就这么站在豫东庄园门口,在保镖的保护下聊了起来。

    “老四醒了吗?”

    楚东河看向一边,昏过去的老者正被保镖背着。

    他昨天参加了嘉德大厦的拍卖会,刚才是真的被叶伟的一句话,就给吓晕过去了。

    “老四向来胆小,没想到居然被姓叶的一句话给吓晕了,真他娘的丢人!”

    而此刻那名背着老四的保镖,伸手摸了一下老人鼻息,脸色骤然白了下来。

    “族老……族老……他……没气儿了!”

    楚东河听到这句话,当时就感觉一阵的晕眩。

    “什么?

    老四……他……”“放下他,平放好!”

    楚东河大声喊着,而后看向了豫东庄园门口。

    老黄正看着这一幕,楚东河一张老脸纠结万分。

    “阿黄,拜托能否请叶先生出来,拜托了!”

    老黄本想讽刺两句的,但是人命关天,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一条生命消逝的。

    不过不等老黄转身,叶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救了他,给他一口气,也只是让他躺在床上受罪一个月。

    你们想好了……”楚东河闻言,脸色难看的厉害。

    “那也要救,就算是那样,也算是多活了一个月!”

    叶伟叹息一声,手里捏着银针,直接刺了下去。

    檀中、神道、神门、少冲,阳白……连续的二十多针下去。

    最后叶伟单手化掌,在老者的胸口上按了一下后。

    这位被称呼为老四的老者,全身剧烈痉挛了一下后,张口开始呼吸起来。

    只是人已经没了意识,陷入了昏迷状态,成为了植物人。

    而后叶伟看向他们,以同样的手法给几个族老,或多或少的都进行了简单的针灸。

    之后他说道,“三个月是极限,你们中有些人剩余的时间,可能还不如躺着的这个时间长,你们还是回家准备棺材吧!”

    楚东河闻言脸色一白,人最怕什么?

    不是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而是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

    叶伟给出了一个时间,告诉他们会在这个时间到来之前嗝屁!这是族老们最害怕的,这无异于让他们在剩余的生命里,无时无刻的,感受着死亡即将来临的恐惧。

    叶伟说完这番话,就直接上车准备离开了。

    此刻秦兰兰追了出来,“叶伟哥,我妈说她明天会去孤儿院参加葬礼,她让我告诉你一声。”

    叶伟脸上嬉皮笑脸的表情不见了,变的异常严肃。

    “替我谢谢她,我走了!”

    凯佰赫战盾在一阵引擎的呼啸声中,渐渐的远去了。

    路上叶伟一直在想一件事情,在监狱里师父曾经说过,有些人是救不回来的。

    当时他还觉得只要医术够高明,就没有救不回来的人。

    这几天他深刻的体会到了这种无力,从拍卖会上的陈大师,到孤儿院的老院长,再到今天楚家的这几位族老。

    他们都是师父常说的那种,胎光渐灭油尽灯枯的状态,除非有观音泪这种奇特的药材,否则根本救不回来。

    这跟他们身上的病无关,他们只是油尽灯枯了而已。

    车子一路疾驰,叶伟来到孤儿院。

    现场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老院长的黑白照片,被挂在了孤儿院正门的大礼堂里。

    遗体已经从国医堂运了过来,经过了殡葬师的化妆后,老院长看上去很是安详。

    “嗨!老子刚出去一天,谁他妈的把这里变成灵堂了!”

    叶伟闻言不由勃然大怒,此刻向外看去,却看到一秃顶的中年人,夹着个小皮包迈着小短腿跑了进来。

    “谁死了……这是谁……”中年人骂骂咧咧的,一眼看到遗像,脸上闪过一抹惊喜。

    “哎呦喂,你个老不死的,可算是挂了。”

    “吴有才你找死!”

    梅东福大喊一声,就冲了上去,抬手就一拳砸了过去。

    “住手!”

    叶伟不由暴呵一声,制止了了梅东福。

    “不能在老院长面前动手!”

    吴有才有恃无恐的笑着,而此刻从他身后跟着出现了一群人。

    “梅东福,你还想打我!你难道忘了,你跟你师父是怎么被我们请出去的吗?”

    梅东福此刻双眼赤红,对着叶伟喊道,“大师兄,师父之所以伤的这么重,就是他带人打的!”

    叶伟闻言不由皱眉,“他们?

    不要说老院长了,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连你都打不过……”“那是因为有这个!”

    吴有才冷笑着,拿出一把枪,顺手抓住一名从他身边跑过的孤儿,把枪顶在了孤儿的头上。

    叶伟似乎明白了什么,冷冷的看着吴有才。

    “我知道你们手上有功夫,但是这些孤儿没有,兄弟们把他们的手脚给我打断。”

    吴有才得意的笑着,喊道,“还有,把灵堂给我砸了,老不死的都翘辫子了,还跑我这里摆灵堂!”

    叶伟看着吴有才,眼神阴冷的渗人。

    “魁元、梅东福,你们看好灵堂,这些人交给我!”

    吴有才闻言猖狂的笑了,突然把枪对这天开了一枪。

    嘭……“你们是觉得我不敢开枪是吗?

    哈哈哈……你可以试试……呃……人呢?”

    他的话说了一半,却找不到叶伟的人影了。

    紧跟着叶伟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结束了!”

    而此刻冲向灵堂的那些家伙,也已经被魁元和梅东福全都放趴下了。

    叶伟用银针定住了吴有才,疑惑的看向梅东福。

    “他们不可能打伤老院长的,东福你给我说实话!”

    “哈哈哈……”不能动的吴有才,此刻突然狂笑起来,狰狞的说道,“我是不行,但是有人可以!”

    说着吴有才突然大声喊道,“他吗的,出来吧!你要看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