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17章 他们跑什么
    “吕红玉!这家伙到底是谁?”

    楚东河几乎要疯了,此刻局势突然逆转,打破他们对吕红玉形成的逼宫阵势。

    这等于之前的一切努力,全都功亏一篑了。

    而此刻老黄带着一群保镖冲了进来,围在了吕红玉周围。

    “我现在不想跟你们多说什么,海哥还需要进行治疗。

    至于楚天集团的事情,我想如果我不掌权了,那也该海哥上位!”

    说着吕红玉向后院走去,秦兰兰叼起一只鸡腿,抱着个全家桶也跟了过去。

    “这人到底是谁?”

    面对楚东河暴怒的质问,楚天南战战兢兢的说道,“几位爷爷,他是……叶伟!”

    “叶伟?

    什么人?”

    有些人不知道叶伟是谁,然而有位老人参加了昨天晚上的拍卖。

    他从刚才就看着叶伟眼熟,突然他反映了过来,当下惊得站了起来,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难道就是昨天,一句话断定了陈立陈大师会死的那位叶大师!”

    众人闻言一阵哗然,要知道昨天晚上陈立突然暴毙拍卖场的事情,已经登上了今天的《中海日报》。

    现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并且不论是网络上的报道,还是报纸上的报道,都提到了一个被称为叶大师的国医高手。

    说是这位叶大师,在拍卖开始之前,就断定陈大师命不久矣。

    更是在拍卖开始前,劝陈大师回家,否则会死在拍卖场中。

    而结果陈大师果然死在了拍卖场中!现在很多有钱有势的大家族,都在想办法寻找这位叶大师。

    现在整个中海的富豪圈子里,都在打听这位叶大师到底是谁。

    “是他了!没错是他……”这位族老突然激动起来,颤抖的抬起手臂,喊着。

    而此刻叶伟在别院中,正在给楚海治疗。

    经过一天的自主进食后,楚海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

    只不过现在的他眼圈很黑,经过询问叶伟这才知道,楚海从醒过来后就没睡觉。

    他害怕自己睡过去,会再次陷入那种状态。

    叶伟此刻笑眯眯的出现,让楚海很是意外。

    “他们在外面逼宫,你是怎么进来的?”

    叶伟默默打开装着观音泪的容器,说道,“这只观音泪,属于极品的药材,就算是耄耋老人弥留之际吃下,也能延寿十年。”

    说着叶伟看向楚海,“楚叔叔,您是兰兰的父亲,所以我也不狮子大开口,只要您一个亿!怎么样?”

    楚海愣了一下,看着容器中的水母,微微蹙眉。

    “我虽然睡了十年,但却不是全然不知道的昏迷了十年。

    一个亿!小伙子,你这只水母的价格也太贵了!”

    “叶先生,我给你一个亿,这东西我要了!”

    楚海吃惊的看向吕红玉,怒道,“红玉!你在干什么?

    那只是一只水母……”“不管那是什么,只要能让你快点好起来,哪怕是十个亿,我也会给!”

    叶伟闻言看向随后跟来的秦兰兰,喊道,“兰兰,去找个大海碗!”

    秦兰兰答应一声,转身跑到别院的厨房,一阵洗洗刷刷后,拿来了个大海碗。

    而当秦兰兰走入房间的时候,楚海死死的盯着秦兰兰,眼神狐疑且不解。

    吕红玉此刻深呼吸了一下,说道,“天爱,叫爸爸!”

    秦兰兰闻言,看向面前这个瘦削的男人,有些不情愿的喊道,“爸!”

    “红玉,你说她是谁?”

    楚海不可置信的看向秦兰兰。

    吕红玉此刻拿出两份DNA鉴定结果,说道,“楚天爱,我们的女儿回来了,是这位叶先生帮忙找回来的。

    所以就算是没有那只水母,这一个亿我也愿意给!”

    叶伟此刻已经将观音泪放入了海碗中,他快速的抽出一根很长的银针,小心翼翼对准了观音泪的最核心的一颗暗红的小红点,就刺了下去。

    那是观音泪水母的心脏,就在叶伟刺破心脏的瞬间。

    整个水母瞬间崩溃了,居然变成了一碗清澈的犹如清水的液体。

    这一幕在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而叶伟此刻捧着海碗走向楚海。

    “喝下去,一滴也不许剩下,它会让你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彻底恢复到身体的巅峰状态。”

    楚海闻言将信将疑,颤巍巍的接过海碗,勉强的捧到面前喝了起来。

    啪啦……足足的五分钟,楚海喝完了这些液体,手再也捧不住海碗,直接丢在地上摔碎了。

    而后的一个小时里,众人肉眼可见的,看到楚海的身体一点点的胖了起来,皮肤开始变的有光泽。

    逐渐的楚海可以自己站起来了,不但可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甚至可以跳起来了。

    这对于一名卧床十年的人来说,苏醒两天不到的他是不可能做到的。

    一个小时后,楚海满面红光,而在身体个别地方,居然出现了妊娠纹。

    这是人体快速变胖的过程中,才会出现的纹路。

    而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打斗声。

    反应过来的族老们,带着百多名保镖闯了进来。

    老黄在跟他们纠缠了一个多小时后,最终寡不敌众,带着为数不多还能出手的保镖,退到了这处别院中。

    楚海听着外面的声音,不由皱眉问道,“外面怎么回事?”

    “几位族老想让我退位,让楚天南上位!”

    吕红玉脸色难看的说道。

    楚海闻言猛然推开门走了出去,“住手!”

    楚东河红着眼,因为恼怒之前喝的酒就有些上头了,脚步踉跄着在两名保镖的搀扶下,走入了别院。

    此刻他醉眼惺忪的看过去,不由的机灵了一下,醉意瞬间全无。

    “楚海……是你吗?

    你……你醒了!”

    他的声音颤抖,满脸的不可置信。

    “是我!”

    楚海冷然的说着。

    楚东河突然扶着额头,喊道,“哎呀,醉了醉了,回去休息了。

    海子,二伯累了,回头再找你聊天,走了!”

    有了楚东河带头,这群所谓的族老,居然一个个都准备离开了。

    楚天南不傻,他之前被教训了一顿后,就想利用族老逼宫吕红玉,抢夺楚天集团的控制权。

    当初他不知道楚海已经醒了,而族老们觉得掌权人必须是楚家人才安全,所以就有了之前逼宫的一幕。

    现在楚海醒了,就算是吕红玉退位,也没他楚天南什么事儿了。

    只不过就在众人要走的时候,叶伟却喊道,“几个老家伙听好了,你们所有人会三个月内全部翘辫子。

    所以你们回去后,最好看看自己的棺材准备好了吗!”

    这话一出,之前认出叶伟的那名族老,直接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毕竟有陈大师例子在前,这位新崛起的叶大师一言可断生死的!这感觉好像叶伟只要说谁死,谁就会死一样。

    然而叶伟说的却是真的,他的确通过望诊,观察到了每个人的胎光情况,如无意外这些所谓的族老,会在三个月里全都死光。

    “他就是那个叶大师……”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生,而后所有人都像是躲避瘟神一样,全都跑了。

    叶伟有些纳闷,自己都叶大师了,不是该有很多人上门求诊的吗?

    他们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