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12章 刘德显走了
    不等刘德显说话,叶伟就阴沉着脸说道,“死人不该出现在这里。”

    “是吗?”

    老人蜡黄的脸上露出个诡异的笑容,“那个老家伙,在监狱里还好吧!”

    叶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眼神中闪过一抹狠厉,“你是谁?”

    “一个亿,这是我最后的出价,不卖的话,我也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老人此刻的笑容很是狰狞的说道。

    “不卖!”

    刘德显的脸色也很难看,不过他是在害怕。

    老人闻言转身就走,叶伟起身刚要去追,但却被刘德显眼疾手快的了拦住了。

    “叶先生!此人不能追……”叶伟愣了一下,他能感觉到刘德显的手在发抖。

    “气息内敛,如同行尸走肉,这是习武之人的一种极道境界。

    你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叶伟大吃一惊,不解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夜长梦多,叶先生请你今天晚上,务必用这三种药材,将我的病治好!”

    刘德显突然很郑重的说道,神情显得很是焦急。

    “为什么?”

    叶伟是真的懵了,毕竟通过国医的望诊,他可以断定这人早应该死了才对。

    而刘德显却很是神秘的说道,“他是那个地方出来的人,叶先生求你了。

    如果你今天不用药材治好我的病,那我只有把这些药材,卖给他了!”

    叶伟愣了一下,默默的拿起了那个放着三种药材的盒子,直接将药材全都娶了出来。

    “让服务员准备酒,度数越高越好!”

    刘晨闻言亲自出去了,而后叶伟家那个三种药材,全都握住了攥在手里,开始不断揉搓。

    水灵芝、火芥子、木石葵被叶伟徒手碾成细沙般的粉末,缓缓的了落入茶碗中。

    三种药材的量本就不大,只是填满了半个茶碗。

    这时刘晨已经取来了白酒,叶伟接过后倒入了茶碗中,而后将充分混合了药材的药酒,分成了两份。

    “脱掉上衣!”

    听到叶伟的话,刘德显推掉了身上衣服,露出犹如年轻般健壮的上半身。

    此刻叶伟端起其中一碗混有药材的药酒,“喝下去!”

    刘德显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下一刻他的眼睛就瞪了起来,眼球暴突像是要飞出眼眶。

    而他上身的皮肤,也在瞬间变的赤红,犹如烧红的烙铁。

    “忍住了!”

    叶伟说了一声后,拿出一盒银针,全部倒入了另一个盛有药酒的茶碗中。

    而后他从其中捏起一根银针,刺入刘德显的头顶百会穴。

    之后叶伟一次性拿出两根银针,分别刺在刘德显的肩头。

    “人体有三盏明灯,这就是所谓的胎光,现在我要重新帮你点燃。

    忍住了!”

    言毕叶伟开始不断的捻动三根银针,刘德显的皮肤也越来越红了。

    隐隐似乎是在发光,像是燃烧起来一般。

    但是刘德显的头上,却不见任何的汗水,反倒是有一缕缕白色的水汽蒸腾而上。

    “燃!”

    随着叶伟的一声喊,三根银针上突然冒起三朵蓝色火苗,最初很小犹如烛光摇曳。

    此刻叶伟开始在刘德显的前心后背,不断的刺入银针。

    每刺下一根银针,最初的三根银针上的火焰就暴涨一分。

    最终火焰由蓝色转为白色,当叶伟将最后一根银针刺下后,三根银针上的火焰居然消失了。

    但是肉眼看过去,却可以隐约的看到因为燃烧的高温而引发的景物扭曲。

    噌噌……突兀的,叶伟将刘德显肩头的三根银针取下,但是三朵看不见的火焰却依旧在燃烧。

    而随着火焰的燃烧,刘德显的皮肤开始逐渐的恢复正常。

    几乎在变回正常的同时,叶伟快速的将其他银针逐一取下。

    当最后一根银针被取出的后,刘德显彻底恢复了正常。

    此刻的他除了头发花白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犹如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

    上身虬结的肌肉,犹如刀削斧劈,整个人充满了一股难言的爆发力。

    而在最后,叶伟站在刘德显背后,腰马合一抬手就是一掌,重重的拍在了刘德显的后心。

    “哇”的一声,一口黑血从刘德显的口中喷出,居然散发着白色的寒气。

    燕京闫家的阎罗殿,拥有的针灸之法,名为阎王帖。

    乃是古代刺杀贵族高官和皇亲国戚的一种极为隐秘的手段。

    这次叶伟用了三味要药材,以阳克阴的手法,将最后残留在刘德显体内的阴毒逼了出来。

    “好!”

    刘德显突出这口血后,很是畅快的大喊了一声。

    包间里的三人,全都感觉整个包间,似乎都因为这一声喊,而剧烈震动起来。

    “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年轻时候,哈哈哈……”刘德显笑声如雷,拿起衣服想要穿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衬衣已经太小了。

    不得已他只穿了最里面的秋衣,和西服外套。

    而叶伟将泡有银针的酒杯,用服务员送来的保鲜膜,认真的密闭好收了起来。

    他准备回家给多多针灸,说白了叶伟这次肯出手,也是因为这种药,也可以用在多多的癫痫治疗。

    “哈哈哈……叶先生,我起初以为你只是能治好我的病,没想到你居然让我返老还童了。

    我感觉自己身体……”刘德显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此刻刘萱才让服务员上菜。

    一番饕餮后,叶伟问出之前的问题,“刘总,你之前说的,那人是习武之人,而且是什么极道境是什么意思?”

    刘德显眼神闪烁,不愿多做解释的说道,“就是那个地方出来的人,你最好不要招惹!”

    既然刘德显都这么说了,叶伟也就没再提起。

    夜里十一点左右,四人离开了东康府宴。

    来到停车场后,就在刘晨拉开车门的瞬间,整辆车居然从中间断开了。

    刘德显脸色阴沉的看着这一幕,脸上带着冷笑,“他这是盯上我了!”

    而就在叶伟以为,刘德显要找那个人报复的时候,刘德显的一句话却让他的心一沉。

    “走!今天就回燕京,刘萱你去安排包机,咱们现在就走!”

    叶伟闻言说道,“坐我的车走吧!我送你们去外滩庄园!”

    “不用了,我们直接去机场,至于三号别墅里的东西,麻烦叶先生帮忙收拾一下。”

    叶伟非常意外,他没想到刘德显会这么心急着要离开。

    而看向旁边那辆车,叶伟这才到抽了口凉气。

    这辆车的切割面,异常的平滑,感觉像是被人一刀斩断的一样。

    将三人送到机场告别的时候,刘德显留下一句话,“如无牵挂,速来燕京避祸,我可以庇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