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09章 妄言生死
    从小生活的孤儿院要被拆迁了吗?

    叶伟心中一阵的不爽,车子开回中海市区的时候,叶伟专门来到了孤儿院所在的那条街。

    老街周围全是新盖起来的大厦,只有孤儿院这片地方,还有三个老旧的小区,和孤儿院构成了一片脏乱差的地区。

    告别!叶伟在心里冒出了这个词儿,他今天是来这里告别的。

    告别他曾在这里度过的童年,但是他心中还有些不甘。

    因为叶伟一直想知道,当年是什么人把他送到孤儿院的,他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

    如此想着,叶伟开着凯佰赫战盾,在街道两边行人惊奇和羡慕的目光中,缓缓的驶离了这里。

    路上叶伟给九叔去了电话,“九叔,舟山区虹桥福利孤儿院的地,给我拿下来。

    哦!对了,孤儿院的老院长给我查一下,他是否还在世,住在什么地方告诉我。”

    当叶伟的车到了嘉德大厦后,刘德显、刘晨和刘萱都等在门口。

    刘德显亲自上前迎了上去,笑眯眯的说道,“叶先生,这次还希望您能帮忙掌掌眼。”

    “这次的拍卖是药材专场吗?”

    叶伟闻言不解的问道。

    而此刻有人突然冷笑一声,鄙夷的说道,“切!土老冒,什么药材专场,应该叫天材地宝专场。”

    说话的是个年轻人,看上去跟叶伟差不多。

    刘德显小心翼翼的凑到叶伟身边,说道,“他是东生珠宝的少总,东利飞。”

    叶伟微微摇头,说道,“没事儿的,谁让我穿的不好了!”

    这话一出,刘晨和刘萱脸上都露出笑意。

    叶伟这种T恤牛仔裤的打扮,在富豪圈子里还真不多见。

    毕竟属于这个阶层的人,大多都很注意自己的形象。

    “我还是不进去了,我对他们口中的所谓天材地宝,也不太感兴趣。”

    叶伟说着就要走,刘德显却拦住了他。

    “叶先生留步,这次有件神秘拍品,到目前为止没人知道是什么。

    但是我从小道消息听说,好像是一颗观音泪!”

    叶伟的身体一僵,很是惊奇的看向刘德显。

    观音泪是一种海生动物,在近代国医的记载中是被当作封建迷信删除的一种药材。

    当时的国医学者认为,观音泪是不存在的东西。

    而观音泪的功效,据说可以直接帮人延寿,据说耄耋弥留的老人服用后,也能延寿十年。

    “徐大师,您也来了啊!”

    刘晨此刻迎接上了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叶伟下意识的看过去,却见此人步态平稳有力,保养的不错。

    徐大师本名徐立是外籍华人,最近几年在国内闯荡出了不小的名头。

    “小刘啊!这次有什么看中的东西啊!”

    徐立笑眯眯说着,眼睛却看向了刘萱。

    “这次我是陪三叔来的,具体买什么东西,还没说好。”

    “嗯,听说你叔叔病了,我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给他看看!”

    徐大师说着就直接来到,刘德显面前。

    刘晨此刻赶忙介绍到,“三叔,这位是徐立徐大师,他想为您诊断一下。”

    刘德显微微皱眉,他看了眼叶伟,发现对方点头后,才说到,“好吧!”

    说着几人到了旁边的休息区,徐大师一把捏起刘德显的手腕开始把脉。

    叶伟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而这位徐大师的脸色在把脉的过程中,居然越来越难看起来。

    刘德显却满不在意,安之若素的等着对方开口。

    “哎呀!不好啊!”

    几分钟后,徐大师收回手,脸色难看的说道。

    但是刘德显却依旧不为所动,刘晨反倒有些急了。

    “怎么了大师?”

    徐大师看着刘德显,有些为难的说道,“病人还在这里,我怕说了之后吓到病人,还是咱们私下里说吧!”

    “说吧!无非是阳寿将尽,不就是个死吗?”

    刘德显的话很霸气,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叶伟就站在旁边,面带微笑的等着。

    他也想知道,这个老帮菜能说出什么来。

    “气盈血亏命不久矣,神仙难以回天,准备后事吧。”

    “哈哈哈!”

    刘德显闻言居然大笑起来,“好!你敢不敢跟老夫打赌,你说个时间如果老夫死不了,你留下你给我把脉的这只手。

    如果我死了,老夫给你一个亿!”

    徐大师闻言眼皮一跳,他重来没见过这样的人。

    以前他说出这番话,病人和病人家属,一般都会求着他出手医治。

    可是刘德显居然拿自己的命当儿戏,还跟自己打起了赌。

    他哪里敢打赌,于是连连摇头。

    “人贵在惜命,不惜命之人,就算是求着老夫出手,老夫也不会出手的。

    告辞!”

    说着徐大师就要离开,刘德显脸上带着冷笑。

    “呸!庸医一个!”

    徐大师脚步一顿,回头带着怒意的看向刘德显。

    “刘先生您葬礼的时候,我会去的!”

    “你等不到他的葬礼了,胎光已灭已经是活死人的你,能不能熬过这三天都难说!”

    此刻大厅里来了很多人,叶伟这番话一出,所有人都听到了。

    这其中就有前来参加拍卖的康奈欣和康奈平,以及一些国医行当中的高手。

    在中海的圈子里,这几年徐立徐大师的名望很高,甚至有隐隐盖过九叔的苗头。

    此刻一名年轻人,突然说出这番话,不免让众人为之侧目。

    “哼,黄口小儿,妄言生死,简直大言不惭。”

    徐大师不生气,反而冷笑的看向叶伟。

    “这人谁啊!居然敢对徐大师如此出演不敬!”

    “穿成这样,穷碧一个吧!还敢来这里,这拍卖会的组织者怎么让这种人进来了。”

    “走了,进去了。

    这种人也只能到这儿了,估计是来看热闹的,进不了拍卖场!”

    刘德显闻言却是冷冷一笑,说道,“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请你给我治病,你要用什么方法治疗,准备要我多少钱?”

    陈立闻不假思索的说道,“你已是必死之人,我虽然有办法,但却需要今天拍卖的压轴拍品,作为药引方可为刘先生延寿十五年。

    所以这已经不是钱不钱的事情了,而是看你能不能买下那最后的拍品了。”

    叶伟冷冷笑着,高声说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高招,原来是拍卖场雇来的托儿啊!”

    这话一出,还在看热闹的人,一下子躁动起来。

    因为所有人都觉得,这还真有可能。

    毕竟去年的拍卖会上,陈大师就是拍卖会的药材鉴定大师。

    而且这些年,很多参加拍卖会的人,都以获得一份陈大师鉴定过的药材为荣。

    陈大师闻言脸色一黑,怒道,“小子你要为你的话付出代价的!”

    “我草,你这种老骗子还要报复我,你怎么报复我?

    冲过来咬我吗!”

    叶伟讥笑着说出这番话,刘德显听的也觉得嘴角抽搐。

    并且他还发现,叶伟现在是越来越嚣张了。

    不过仔细想想,叶伟还是有嚣张的本钱的。

    如此想着刘德显一拍叶伟肩头,说道,“叶先生走了,咱们进去!”

    “黄口小儿,老夫跟你没完!”

    就在叶伟跟着刘德显走入会场的时候,呆愣了半天的陈大师,突然暴跳如雷的狂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