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101章 醒了
    “姓叶的!你别血口喷人,我也是有医师资格证的人!”

    梁安说着掏出了自己的证件,递到监察队的人面前。

    然而叶伟冷冷的一笑,说道,“我有说你是无证行医了吗?

    我要说的是你破坏行业规矩,蓄意坑蒙拐骗。”

    “什么?”

    梁安愣了一下,继而冷笑起来,“你说我坑蒙拐骗,你有证据吗?”

    叶伟转身回到房间里,从里面拿出一包中药。

    然后他从里面揪住一根枯草般的一味草药。

    “七日眠,想来监察队的诸位,不会不陌生吧!这是一味常用与安眠的草药,安眠效果极强,这么一根足够一个人睡上两天的!”

    “这!”

    监察队的人一阵的无语,看向梁安的眼神不善起来。

    而叶伟此刻再次拿出一味草药,“蔓陀萝花,大家都不陌生吧!麻沸散的配方里的第一位药!”

    “还有这个!”

    说着叶伟又拿出一味药,“罂粟花的壳,而且是这么大的量,长期服用会有什么效果不用我多说了吧!”

    叶伟的表情很是严肃,冷冷的盯着梁安。

    “一个植物人,你给他吃这些东西,我是真不知道,你是相让他醒过来,还是想让他继续长眠啊!”

    吕红玉最初没明白过来,不知道叶伟要干什么。

    但是听到叶伟的这番话后,她几乎要疯了。

    “梁安!你居然敢这样,楚家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没有!那不是我的药,不是我的!”

    梁安慌了,然而他已经被两名警察控制住了。

    叶伟把这包中药,以及在房间角落里看到的药渣,拿出来交给了监察队的人。

    而楚天南看到风向不对,不知什么时候跑了。

    吕红玉面色难看,最终她叫来庄园所有的保镖,直接下达了死命令。

    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进入这座别院。

    而后吕红玉亲自搬了把椅子,坐在别院门口,作为最后一道防线。

    叶伟将客厅的门反锁,看向轮椅上的楚海。

    “离魂汤,孟婆针,好狠的手法,好毒的心肠,真不知道是谁要害你!”

    说着叶伟将楚海抱起来,直接到了卧室里。

    将楚海正面朝上放好后,拿出了一盒银针。

    “看你的运气了,希望你有足够的意志力,可以挺过来。”

    言毕叶伟收敛起脸上的表情,从盒子里捏出一根银针,手悬在那里半天没有落针。

    然而他的手却在变化,手背上的青筋暴突,渐渐的蔓延到手臂上,最后连叶伟额头的青筋也鼓了起来。

    直到此刻他才快速的落下了第一针,而后一根根银针落下,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当最后一针落下,叶伟的手机响了,但他没有去接,而是一根根的捻着银针。

    大概过去了一小时后,楚海的全身更叶伟一样,青筋暴突异常狰狞。

    同时楚海的四肢也开始颤抖起来,他的眼球开始转动,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叶伟不断捻动银针,随着每一次捻动,楚海身体的颤抖就越发剧烈。

    渐渐的他喉咙里发出了“呵呵呵”的声音,叶伟用手将他脸侧过来,防止口水和唾液堵塞气管。

    “啊!”

    突兀的别院中传来一阵非人的嘶吼,坐在别院门口的吕红玉猛地站了起来。

    她的脸上满是惊喜与担心的表情,十年了她又一次听到了楚海的声音。

    虽然这个声音,是那么的可怕骇人。

    但是她不在乎,她只想着楚海能醒过来。

    叶伟此刻全身被汗水湿透了,此刻的他跟楚海一样,全身的青筋暴突,表情狰狞可怖。

    只不过叶伟一直紧绷着嘴,表情异常的严肃。

    此刻他盯着楚海的头顶,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三根青黑色的银针,正在从楚海头顶百会穴的地方,慢慢的拱了出来。

    而每多出来一点,楚海的身体就抖动的剧烈一分。

    叶伟心里很清楚,这三根银针不能用手拔出来,否则神仙也救不回他!“杀了我!小伙子,杀了我……让我去死!”

    楚海虚弱的说出一句话,发音很是古怪,这是十年没有说话的结果。

    叶伟依旧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的盯着那三根银针。

    此刻叶伟可以断定这不是闫家的手法,孟婆针本就是源自中原地区,属于很小的一种针灸门类。

    叶伟曾经听师傅说过,孟婆针与普通的银针不同,他们的银针是中空的,偶尔用于放血。

    并且孟婆针本是国医结合中世纪西医的放血之法,形成了一套看似新颖实际上很落后的针灸手法。

    因此孟婆针不算是国医针灸之一,且形成的时间较晚,到现在还不足百年。

    终于三根银针从楚海的头顶自动脱落下来,叶伟小心翼翼的拿起其中一根仔细观察起来。

    果然如同传说中一样,这根银针是中空的,而银针本身因为时间太久,已经生锈发黑了。

    “我想死……”楚海此刻看着叶伟,眼神不在呆滞,而是充满了灵动。

    叶伟看着他,说道,“恭喜你摆脱樊笼重获自由,你应该自信满满的活下去。

    这十年你一直都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对不对!”

    “对!”

    楚海的眼中满是绝望,而此刻叶伟开始拔针,只不过这个过程很慢。

    “吕红玉、吕总还在等你,你为什么要去死!”

    叶伟说着缓缓的拔出一根银针,此刻楚海的手能动了。

    而他看着叶伟的脸,眉头紧皱起来。

    “你看起来好眼熟,像是我的一位故人!”

    “是吗?”

    叶伟说着又是一根银针拔出,楚海的小臂能动了。

    他缓缓的抬起小臂,看着自己的手,眼中的泪水犹如决堤的洪水肆虐着。

    “他在等你,一直在等你,你也应该知道吧!”

    叶伟说着继续拔出银针,现在他是两根一起拔出,楚海逐渐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终于叶伟拔出了最后一根银针,楚海猛的坐了起来。

    然而十年没有活动过的身体十分的虚弱,仅仅坐起来几分钟,他就躺了回去。

    “我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楚海的话让叶伟很触动,毕竟十年过去了,他变成“植物人”的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有出现。

    而现在的国内却是一个现金即将消失的社会,他可以听到一些信息,但是没有亲身体验的话,是无法感受到那种剧烈的变化的。

    当叶伟把最后一根针收回去后,他对楚海说道,“现在这个时代,是个伟大的时代,你与其自暴自弃,到不如庆幸自己能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醒来。”

    楚海翻了个身,消瘦犹如骷髅的脸上深陷的眼窝中,一双明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叶伟。

    “我可以吗?”

    叶伟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对着外面喊道,“他醒了!”

    吕红玉就站在别院门口,听到这句话后,她没有动,而是捂着嘴哭了起来。

    大约五分钟后吕红玉擦干净眼泪,笑盈盈的走到卧室里。

    当她看到楚海真的醒了过来,并且可以自由的控制身体动作的时候,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叶伟很是疲惫,身体摇晃了一下,收起那盒银针,说道,“我走了!”

    “等等!”

    楚海突然叫住了叶伟,“你叫什么名字?”

    “叶伟!”

    叶伟说出自己的名字后,大步的离开了。

    吕红玉追了出来,“叶先生……”然而叶伟却早已离开了别院,因为此刻他看到手机上有好几个赵倩的未接电话。

    他边走变回拨了回去,很快赵倩接通了电话。

    “叶伟你在哪儿,之前打你电话怎么不接?”

    赵倩的声音并不焦急,这让叶伟放心下来。

    “什么事儿?”

    叶伟问道。

    “有点小事儿想麻烦你,公司扩充了业务团队,所以想买几辆商务车,想让你帮我买!”

    叶伟闻言,不由笑了,“就这个啊!我明天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