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59章 曹永瑞之死
    当曹永瑞被拖出办公室后,整个公司里站满了西装革履的黑衣人。

    他们井然有序的,将所有员工和保安,与他的办公室隔离开来。

    “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

    曹永瑞对着桑彪喊道。

    “犯法?

    怎么可能,这些人都是嘉慧医药的员工,我们只是过来进行工作交接的,毕竟我们收购了你们风和集团!哈哈……”桑彪大笑着,把曹永瑞交给两名小弟带走了。

    曹永瑞一走入电梯,整个人都是一松,他觉得自己逃了出来。

    而押着曹永瑞的两名小弟,在到了地下停车场后,直接把他推了出去,然后坐电梯回去了。

    曹永瑞看着眼前的地下停车场,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他冲到了自己的车里,发动汽车后,坐在车里恶狠狠的笑了。

    “哈哈哈……穷碧就是穷碧,你居然刚放我走,等着吧!我会回来的……”手机突兀的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曹永瑞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叶伟的声音,“好玩吗?

    我真的放你走了,是不是觉得很庆幸,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这话让曹永瑞心头一紧,“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想说,我在你脖子上扎了跟银针,忘了拔了!”

    而曹永瑞却是冷笑起来,“好玩,怎么可能不好玩!只可惜你没能杀了我,现在我要走了,等风头过去我很快会东山再起的!”

    说着他在后视镜中,看到了脖子上的那根银针,顺手就拔了下来,丢到了车外。

    “对了,你脖子上的那根银针,没拔下来吧!”

    听到叶伟的话,曹永瑞一愣,“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这是我给你安排的死法!”

    曹永瑞闻言只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变了,他像是置身于地狱之中。

    眼睛看到的地方,全都在怪异的扭曲着。

    “滚开!都给我滚开……”曹永瑞双眼赤红的大喊着,汽车疯狂的冲出了地下停车场。

    十五分钟后,就在风和医药销售总部的楼下,随着一声枪响曹永瑞死在了他的车里。

    曹永瑞可能永远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拔下那根银针后,他眼前的世界突然变了,以至于他开着车想要逃离眼前这个怪诞的世界。

    或许在子弹最终穿过他大脑的瞬间,曹永瑞才发现他之前看到的都是幻觉。

    但是一切都晚了!他被警方击毙了,原因是危险驾驶,威胁路人安全,多次警告无果被击毙。

    桑彪走入办公室,说道,“叶先生问清楚了,没有造成死亡,只有几名路人受伤。”

    叶伟微微点头,对他说道,“你找个机会告诉赵倩,找到写字楼了。

    你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我走了。”

    刚走出恒泰大厦,叶伟居然接到了柳君如的电话。

    “你在哪儿?

    来国医堂一趟!”

    只是一句话柳君如就挂断了电话,叶伟微微皱眉,他是不想去的。

    不过他还是过去了,毕竟是去国医堂,想来应该是跟赵永刚的病有关。

    当叶伟到了病房后,赵永刚和柳君如正在聊天。

    看到叶伟来了,赵永刚笑着说道,“叶伟来了,你快来给我看看,这几天老感觉手脚麻木,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好!我看看,应该是伤口愈合过程中的正常反应,我给您针灸一下就好。”

    说着叶伟就开始为赵永刚针灸,而此刻柳君如和赵永刚再次聊了起来。

    “过几天你爸大寿,你要是不去,我该怎么说?”

    听柳君如这么说,赵永刚一脸的不高兴。

    他这么严重的伤,经过将近半个月的治疗,有了明显的好转,现在已经可以拄着拐活动了。

    “你觉得我能缺席吗?

    老头子当年可是执掌中海的首府,就算是退下来了,他的话在中海商界还是很有分量的。

    到那天会有很多人来,我要不在那些大人物你们谁能接得住?”

    柳君如闻言,不屑的说道,“还能有谁,你儿子呗!”

    “你说小军!这是他小子没来,如果来了,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赵永刚想要起身,这才想到叶伟还在给他针灸,于是放弃了。

    “那是你儿子,你打就是了,我绝对不心疼!”

    柳君如说着,看了眼叶伟,气就不打一处来。

    “就是要打断他的腿,让他到医院里来陪我!你说说这小子回来几天了,怎么就不来见我!”

    “他不是忙吗!等他忙完了,肯定会来见你的!”

    柳君如说着看了一眼叶伟,继续对赵永刚说道。

    “对了!昨天小雅的未婚夫闫斌,给小倩介绍了个对象,好像是风和集团的继承人,挺不错的小伙子……”赵永刚一听就打断了她的话,顺带看了一眼叶伟的反映。

    发现叶伟还在给自己施针,于是怒道,“你没完了!你能不能让孩子自己找个喜欢的,你就这么愿意给她安排啊!这叶伟不是挺好吗!”

    “我安排怎么了,我养她这么大白养了吗?

    我就是要让她嫁的好点,让她以后的生活不至于吃苦受累,怎么了?

    有错吗?”

    说着柳君如又人来疯起来,她指着叶伟骂道,“就这个窝囊废,你知道他昨天做的事儿有多恶心吗?

    他借别人的豪车,跟人家比谁的车贵,还说这车是要送给小倩的生日礼物。

    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玩意儿。”

    说着赵倩一把揪住叶伟的衣领,“我问你,那辆车呢?

    还回去了吧!丢人……”赵永刚闻言直接怒了,暴呵道,“够了!”

    柳君如愣了一下,病房里直接安静下来。

    一阵的沉默过后,赵永刚缓和了一些,问道,“小倩是什么意见!”

    柳君如像是受了委屈,眼中居然含着泪。

    “她能有什么意见,为了给你送饭直接就走了。

    我为了她能嫁的好,只能跟人家小伙子赔笑道歉……”叶伟默不作声的听着他们对话,其实他也明白,谁家的父母也不愿让女儿嫁给个穷光蛋。

    如此想着叶伟施针完成,再过五分钟就能取针了。

    此刻病房里的电视正在播放中海电视台的节目,突然画面一闪,主持人出现在一条大街边。

    “插播一条新闻,就在一个小时前,恒泰大厦楼下发生了一起恶性的驾车蓄意撞人事件。

    犯罪嫌疑人因不听劝阻,最终被警方当场击毙。

    据悉,该犯罪嫌疑人名叫曹永瑞,汝南省人在中海经营一家……”噹啷……柳君如手里的饭盒掉在了地上,傻在了那里。

    赵永刚被吓了一跳,“干什么呢?

    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小心点!”

    然而柳君如却指着电视,结结巴巴的惊恐说道,“他……他……他就是昨天……”赵永刚何等聪明的人,一下子明白过来,不由的皱眉起来。

    良久后柳君如黑着脸,拎着饭盒从病房离开,边走嘴里还在絮叨着,“扫把星,不要脸的贱货,就是个天生受穷的命……”而病房里,叶伟正默不作声的,把银针一根根的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