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23章 一根银针
    国医堂手术室里,张云刚一遍遍在幼小的病人身上施针。

    但是病人的癫痫症状,却总是反复发作。

    这次的治疗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了,张云刚始终不能解决取针后癫痫复发的问题。

    而且每次取针后,患者的复发就越厉害。

    最终张云刚叹息一声,骂道,“小兔崽子得的什么狗屁病,累死老子了。

    不行了,给家属下病危通知书吧!”

    病危通知书!赵倩看到的时候,整个人是懵的,难道多多就这么不行了。

    而且病危通知书中写道,用尽所有治疗办法,无法缓解癫痫症状。

    在癫痫中死去,那是多大的痛苦。

    可多多还是孩子啊!想到这个,赵倩整个人都崩溃了,根本握不住笔签字。

    护士没有办法,回到手术室。

    “不行啊!孩子只有妈妈在,现在人已经崩溃了,根本签不了字。”

    张云刚闻言怒了,骂道,“你是吃白饭的吗?

    没用的东西,我来!”

    他一把抢过病危通知书,走出手术室来到赵倩面前。

    第一眼看到赵倩,张云刚眼睛就是一亮。

    挺漂亮的女人,如果是单身妈妈,这就有必要勾搭一下了。

    “你好,请问您是小患者的妈妈吗?”

    赵倩红着眼看向面前的医生,“医生我儿子他……”“我是真的尽力了,可是孩子的癫痫反复发作,我也是无能为力。”

    赵倩不甘心,“想想办法,医生我求你了,再试试,一定能行的。

    只要孩子能救回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张云刚闻言心头就是一跳,笑着说道,“这个不是不可以,但是病危通知书,您还是签了再说吧!”

    赵倩一愣,有了钱勇那次经历,她一下冷静下来了。

    这人摆明了是对自己图谋不轨,多多如果让这个人继续治疗,恐怕会真的没命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冲了过去,直接撞开了手术室的门。

    这让张云刚心头火起,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抢他的病人。

    于是他将病危通知书塞到了赵倩手中,“患者家属赶紧把字签了,这样才好上一些更有效的治疗方案!”

    然后张云刚跑回了手术室里,气冲冲的骂道,“他吗的谁呀!有没有点规矩,这是我的病人。”

    这时候护士凑到张云刚耳边,“张主任这就是上次,顶替你的那位针灸麻醉师,听说是九爷亲自请来的。”

    “哦!他就是那个杀人犯!哼,九爷怎么可能会亲自请这种人渣过来!”

    张云刚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那人,满脸的讥讽。

    叶伟看到孩子时,正是癫痫发作的时候。

    他没有急着给孩子施针,而是拿过治疗记录。

    这一看他就皱起眉头,反复施针八次,每次拔针后,癫痫就会再次复发。

    “主治医生是谁?

    这明显是没有找对病灶,就开始混乱施针!”

    叶伟如此说着,伸手道,“CT!”

    护士拿着CT刚想送过去,张云刚一把抢了过去,亲自来到叶伟身边。

    他冷笑着看向叶伟,“你是医生吗?

    敢冲进我的手术室,病人出现问题了,你承担的起吗?”

    叶伟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抢过了CT看了起来。

    张云刚冷笑着说道,“我早就找过病灶了,没有!这孩子没救了,死定了!”

    叶伟闻言全身一颤,恶狠狠的瞪着张云刚。

    “你要是敢再多说一句,我拧断你的脖子!”

    张云刚习惯性的想要回怼,可是看到叶伟的表情后,他的话又咽了回去。

    而叶伟似乎在CT上发现了什么,对护士喊道,“剃刀拿来!”

    护士很快翻出了剃刀,叶伟一把抢过,直接给孩子刮了个光头。

    此刻他看着CT图片,最终确认了位置。

    头顶百会穴!三岁之前的孩子,头顶百会穴是没有闭合的,也就是说那里是没有骨头的。

    而百会穴一直到孩子三岁后才会闭合,民间的叫法是心门子。

    此刻在孩子的百会穴中间,有着一个小小的红疙瘩,乍一看就像是毛囊感染。

    但是叶伟只是用手一摸,脸色骤然难看起来。

    张云刚又凑了过来,脸上带着讥笑的说道,“唉,你会不会看,这里没有东西的,我最先检查的就是这里,你摸的地方就是毛囊感染!”

    叶伟根本不搭理他,而是对护士喊了一声,“镊子!”

    拿到镊子后,叶伟一手轻轻按压孩子的头顶百会穴,另一只手拿着镊子。

    叶伟非常快速的用镊子从百会穴上,拔出了什么东西。

    也就在叶伟拔出那个东西后,孩子痉挛了一下,癫痫居然停止了。

    叶伟用镊子夹着那根发黑的银针,送到张云刚的面前。

    “这就是你所谓的检查过了?

    你知不知道,你让患者多受了一个多小时的痛苦!”

    张云刚慌了一下,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冷笑的看向叶伟。

    “哼,你以为我没发现吗?

    只不过这种地方的异物,想要取出风险很大,必须要家属签病危通知书才行!”

    叶伟冷冷的看着张云刚,抬脚就要踢过去,此刻千玲珑推门走了进来。

    “把这个给九叔送去,让他给我好好的查!”

    叶伟收住了脚,冷着脸说道。

    千玲珑看到那根黑色银针后,吃惊的从叶伟手中接过东西离开了。

    浑然不知躲过一劫的张云刚,依旧讽刺道,“你就是个杀人犯,这次是你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

    叶伟没有心情搭理他,从手术台上抱起孩子,放在一边的轮式病床,推着孩子就走了出去。

    张云刚暗骂,这么好的机会,居然让这个杀人犯给抢了。

    如果刚才他把病床推出去的话,就有机会与孩子的母亲有更进一步的接触了。

    想到这里,张云刚追了出去。

    “病人家属,这人可不是我们医院里的医生,所以虽然他治好了孩子,我们医院可不保证,孩子以后不会复发!”

    听到这话赵倩猛然抬头看去,不由勃然大怒。

    “叶伟你个混蛋,怎么又是你,你知不知道,那是你的儿子啊!”

    这话一出张云刚激灵一下,这孩子居然是眼前这个杀人犯的。

    没想到这么个美女,居然被个杀人犯糟蹋了。

    看来这美女的眼光也不行啊!不过也好,他觉得自己比叶伟强多了,应该能俘获赵倩的芳心。

    “我说过我能治好他的!”

    “一个杀人犯,就算是孩子的父亲,也不能信!”

    张云刚不失时机的说道,洋洋得意地看着满脸怒意的叶伟。

    啪!毫无征兆的,叶伟一巴掌打出,张云刚被抽的原地转了一圈,跌坐在地上。

    一时间现场鸦雀无声,叶伟转过身还想推病床离开,结果却发现赵倩已经推着病床走远了。

    九叔这个时候阴着脸走了过来,正好看到刚才一幕。

    张云刚一眼看到,爬着冲到九叔面前。

    “九爷,您可算来了,这个杀人犯刚才打我,你一定要把他赶出国医堂。”

    然而张云刚没看到的是,九爷在叶伟面前却是微微躬身的,像是下人见到了主人。

    叶伟冷冷的说道,“这个人立刻给我开除,还有我交代的事情,马上给我查!”

    不过九叔还没表态,张云刚却是猖狂的喊道,“你个杀人犯怎么跟九爷说话的,你以为自己是谁,还马上开除我,九爷不会听你的!”

    然而下一刻,九叔却是低头对着张云刚说道,“云刚去财务把薪水结算一下,回到燕京后替我问你师傅好!”

    张云刚闻言心中一喜,刚想说什么,却觉得九叔的话不对劲。

    “九爷……你什么意思?

    你难道真的因为这个杀人犯,把我开除了吗?”

    九叔没再搭理他,转身来到叶伟身后。

    “已经派人先去找保姆了,那根银针不是一般的银针,我还要仔细研究一下。”

    张云刚趴在地上,半边脸上肿起了明显的巴掌印。

    他恶狠狠的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在周围医生和患者家属的注视下,狼狈的离开了。